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103)

※我流返祖au,全员有兽耳兽尾可拟兽化,剧情向,bug有,ooc有。


※此章花裴主场,九尾白狐安排上了。


※白虎出没,此系列的两位bug是双A设定,所以这次出现的这个皮得来也很帅,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请勿上升!ooc是我的!不要抢,ok?!至于黑龙会不会出现……我不知道,因为还没写到那里,总之这只白虎已经和黑龙修成正果了。


此系列全员甜甜撒糖。


看完以上再决定是否接着往下么么哒。


————————————————


  103、


  裴文德只能算得上半个妖族人,他本质还是兽族人,体能实在有限,而土狼就是看准了这个,让听话的实验体陪他一个人打起了持久战。实验体虽然没有自主思考能力,但他们听话啊,土狼们下达的指令他们每一个都能很好的完成,走位,攻击,躲闪这些事情土狼们只要一开口,实验体们就能精确的执行。


  果然是被训练好的成品。


  裴文德这可算是切切实实的体会到了。


  就在裴文德打算放弃去击杀指挥实验体行动的土狼,打算转身杀出去的时候。好几条白色的尾巴突然从土狼后方窜出,直接贯穿了土狼们的身躯。


  突然的袭击,土狼们都惊恐了,因为裴文德出现,所有的战力都去周旋那个缉妖司的首领了,而且时间过去了那么长也没见到一个人来帮,他们根本没想到后方突然杀出了一个帮手。


  没有了土狼们语言上的鞭策,实验体执行完最后一个指令之后就不知道要干嘛的都楞在了原地,就像是失去操纵杆的控制而停止的游戏角色一样。


  土狼们艰难的回头看去,一头白色的大狐狸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的身后。刺穿他们身躯的尾巴只是在他们的身体里停留了片刻便收了回去,粗略数了数,九条尾巴中有四条尾巴沾染上了红色,很是显眼。


  谁?


  因为实验体停止了攻击,裴文德也得空看了过去。是一只九尾白狐,微眯着眼睛,幽绿色的双瞳发着光,周围弥漫着危险的氛围。对于妖族来说,被刺穿身躯并不会立即的失去所有的行动能力。


  土狼捂着被贯穿的伤口,张嘴,一口鲜血涌了出来,伤到肺了。“这,这个体型……猎,猎食者?”


  九尾白狐露出了尖锐的牙齿,似乎在说,答案我不满意。爪子在泥土地上掀起了碎石,九尾白狐虽庞大的身躯但很是灵敏,上去就将一只土狼的左肩膀咬没了,范围大到靠下一些的心脏也被咬掉了半截。然而九尾白狐并没有吞掉他咬下的一块肉,松开了嘴,肉块失去了束缚他的东西掉落在了地上。


  幽绿色的双瞳倒映出了裴文德满是伤痕的身影,白狐仰天长啸了一声,抬起爪子就将剩下的土狼一并击倒了。


  原本雪白蓬松的皮毛被红色的血液染红了,大片大片的,像是浴血一般。只是四个人的血液并不足以将这个比人还高的九尾白狐染透,白一块红一块的,说实话并不是很好看。

  

  妖族人并不只是体能,化兽后的身体构造与兽族人又异,生命力也比兽族要顽强,就算被九尾白狐的利爪所刺穿,土狼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九尾白狐并没有注意到,抬起步子就向裴文德走去。

  

  但是那只还没死绝的土狼动作,在裴文德眼里是非常的清晰,动作缓慢,视线中除了向他走来的九尾白狐之外就是行为呆滞的实验体。裴文德也管不上向他走来的九尾白狐是不是他所想的那个人,从腰间取出比飞刀刀刃要长一些的匕首,瞄准还能移动的土狼就是一个投掷。对于这种该杀的裴文德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匕首擦过了九尾白狐的皮毛,九尾白狐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缩了缩脖子,在裴文德看来可以说是相当可爱,没错了,这只比人还大的九尾白狐是他家花无谢了。

  

  就在裴文德喊出花无谢的名字,九尾白狐眯眼一笑后,他们听到了什么东西被打开了的声音,下意识的回头看去。身后的土狼也已经死绝了,那刚刚的那个声响是什么?这里除了实验体以外应该没有活物了才对。然后运输车辆在他们的眼前很是自能的自动打开了,里面果然关押的是没有被驯服的猎食者。他们身上铐着沉重的枷锁,似乎是为了防止他们挣脱。但是现在沉重的枷锁似乎也随之松脱了。

  

  “???”

  

  “!!!”

  

  “无谢!把实验体掀出去!”裴文德在劝说实验体离开无果后,急忙的朝九尾白狐吼了一声。

  

  花无谢原本只想保护他的裴大哥,但是现在裴文德让他保护实验体……虽然很不情愿,但九条尾巴很是灵活的将身旁的那些呆滞的实验体给打了出去,而他也顺势跑到了裴文德身边。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失去枷锁束缚的猎食者开始肆虐,也许是占着他们数量多,也可能是对人有着本能的虐杀,猎食者跳下关押他们的牢笼,下来就是一口一个小朋友。而呆滞的实验体因为没有得到相应的指令,就这样站在原地任由猎食者的捕食。他们不叫也不喊,就这么呆滞的看着自己的同伴沦为猎食者口中的食物。

  

  猎食者是真的聪明,发现这些实验体不反抗,他们也就放弃了一口气把他们全部杀死做储备粮的想法。反而是看向了裴文德和他身边的九尾白狐,大概是没有见过与他们体型相当的动物,他们并没有立即的扑上来,而是在旁边来回观察。

  

  被花无谢用尾巴圈起来的裴文德数了一下,两辆运送车,每辆车上下来了两只,一共有四只猎食者,这回可是比四只土狼加一群实验体还要难搞了。无论是力量还是智慧,猎食者都是比那些人都要高的。裴文德不知道实验体的变异是否能对抗猎食者,他只知道,他就算化兽也拿不下一头猎食者。

  

  “有多少把握?”裴文德问。

  

  “一只的话还是没问题的,四只……有点悬。”花无谢答。

  

  裴文德和花无谢配合出任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前在缉妖司出任务的时候偶有机会偶遇花无谢,在缉妖司同僚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们俩配合着抓了好些的犯事的妖族人。所以他也知道花无谢的回答不只是在说他们能否将猎食者全数消灭的把握,而是包括了他们逃跑的几率有多少。裴文德看着四周,猎食者盯着他们将他们围入他们的圈内,看来猎食者的捕猎习惯并不是单只行动,而是有成群结队捕猎的,他们听着猎食者喉间发出的代表警告的低吼声。

  

  多年的经验告诉裴文德,现在的情形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他和花无谢顺利的逃脱,第二条就是……被围困在这里直至被这四头猎食者联手杀死在这里。

  

  花无谢牵制住了一只,让裴文德逃,然而裴文德不是那种会抛下同伴自己逃命的人,更何况眼前这个还是他深爱着的人。有种东西是亘古不变的,当你拥有软肋的同时,上帝会给你穿上作为保护软肋的盔甲。裴文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窍门,化兽之后的他霎时间变成了体型与九尾白狐相仿的大白犬,宛如传说中的山间圣兽一样。张嘴就将准备扑向花无谢的猎食者给咬住甩了出去,猎食者被突然变化的裴文德吓了一跳,原本就是那么小的一个人小人儿,现在居然已经是一头和他们体型相仿的野兽,这让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面前的这两个猎物了。

  

  2V4,胜算虽然大了一些,但是他们似乎忘了一件事。裴文德是突发的洪荒之力摸索到了正确妖化的窍门,身体对于妖化后的变化并不那么熟悉。在这些狡猾的猎食者面前,裴文德这种做法有点愚蠢。因为身体不习惯妖化而带来的机能僵直,裴文德咬着牙,想让自己的身体动起来,然而无果。虽然没有重重的倒在地上,但他站着也就像是一个雕像一样动弹不得。

  

  花无谢自然也是看了出来,但是他不能让猎食者们也看出来,不然他们会将所有的攻击都向着裴文德的,他只能弄出更大的动作,让猎食者们不去注意已经进入僵直状态的裴文德。

  

  “我还在想这里怎么这么大的动静呢,星海的人居然被变异野兽困住了?”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猎食者和花无谢都停了下来,开始寻找说话的人在哪里。

  

  星海?变异野兽?这是什么?裴文德没有听懂。他能理解变异野兽是指猎食者,因为猎食者却是与他们常见的动物不太一样。但……星海又是什么人?

  

  一只白虎慢悠悠的走进他们的视线,而这只白虎身穿着他们所没见过的制服,还……直立行走?!

  

  猎食者看到直立行走的白虎,开始夹起尾巴,一步步的往后退去。白虎似乎也看见了花无谢和僵直动弹不得的裴文德,花无谢知道猎食者为什么夹起尾巴退后了,因为这头白虎自身带着很强的威压,就连他都觉得这头白虎是个危险的存在,下意识的将裴文德挡在了自己的身后。白虎的腰间挂着两把刀刃,看不出是用什么东西打造的,裴文德并不清楚这样的武器有何用途。


  结合现在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身穿衣服的野兽多半是妖族人,但直立行走且佩戴着武器的妖族人别说裴文德了,就连花无谢都没见过。

  

  “别那么紧张,自己人。”白虎看着警惕的九尾白狐,举起双爪,灵活的兽爪张开却并没有露出尖锐饿的指甲,柔软的肉垫暴露在外,笑了笑。


  花无谢见过宫铁心妖化,但是白虎的肉垫却和宫铁心那头雪豹的有些不太一样,看着就觉得要比宫铁心那灵活的大爪子还要灵活。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他只认识两个人,一个是沈巍,另一个就是沈面。

  

  裴文德只是身体僵直,意识还是清醒的。听着白虎的话,他满脑子的疑问,谁特么的跟你是自己人啊?!我们不认识吧!?


评论(1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