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101)

我流返祖au.,全员长出兽耳兽尾设定,注意避雷。bug有,ooc满屏都是(:3_ヽ)_

此章裴文德单亲带娃(x)

昨天群里抽奖,然后emmmmm因为中了……亲爱的顾债主成功让我恢复更新,接下来可能不会是日更,加班结束就恢复日更!

另外,有人提议买吧唧送多达百页的设定说明书,字数大概在35w↑↓你们要吗?(:3_ヽ)_要我就去画一套贴纸和吧唧,《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全文是赠品,数量有限那种,购买全套吧唧+贴纸前五十个送全文实体设定说明书,非卖品!!!

高亮!!!要就来评论,没有评论我就默认你们不要(:3_ヽ)_

接下来是正文

————————————————

  101、

  因为中途要迁就小白犬,裴文德的速度算不上快,当他终于追上早他几天出发的缉妖司的众人时嗅到的是令人不适的血腥味,小白犬吸了吸鼻子,“这是什么味道?”

  “生命的消逝的味道。”裴文德不住的加快了脚步,小白犬知道现在没时间给他喊累了,后腿一蹬,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试图跟上奔跑在他前面的大白犬。

  但就算裴文德加快了速度也只看到了重伤的弟兄和勉强还能移动的人。

  “这……怎么回事……”小白犬虽然也参与了之前的攻略战,也见过杀戮,但现在这里的氛围给他却是不一样的感觉。树林间弥漫着血腥味让他这犬族灵敏的鼻子有些不适,甚至有点反胃。

  裴文德化回人的模样,挨个的检查着他们的伤势,“老裴,你敢不敢再来晚一些?好直接收尸。”山狼咬着牙还要调笑一下,这让裴文德很是不满的瞥了一眼。

  “老裴带着孩子呢,你体谅一下嘛。”山猫忍着身上的疼痛扯出了一丝力气调侃着。裴文德看得出来他们身上的伤口已经经过简单的处理,但因为伤口的存在会影响处理伤口的动作,所以包扎上药说不上有多美观,但至少都还活着。

  “这,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小白犬看着眼前这些伤势严重的大人们还有心情开玩笑,他这个小孩子看着都着急。

  “别这么悲观嘛,反正迟早要死的,现在还活着就多笑笑,死了就笑不了了。”山狼对于小白犬的紧张觉得相当多余,也可能是他早就洒脱惯了。

  裴文德早就知道他们的脾性,对于他们这个态度也不觉得有什么惊讶或者愤怒,拿出随身的急救用品,抛了一些给小白犬,“你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赶紧帮他们换一下药,重新包扎一下吧。”

  突然抛来的东西让小白犬急忙化回人形,一阵手忙脚乱后才接住了抛来的瓶瓶罐罐。

  “止血散,简单清理一下伤口撒在伤口处就行了。”裴文德解释着。

  小白犬没见过这种类型的药物,或者说他不记得这种药物了,在研究所里他只见过针针管管的医疗器械,这种散粉似得外用药他根本就不会。

  缉妖司的众人只是受伤动不了,嘴还是能动的,看着手忙脚乱的小白犬忍不住的哈哈哈的笑了,但笑到一半因为扯到伤口而嘶了一声倒抽了一口凉气。

  “谁还没有第一次?让你笑孩子,这叫报应。小娃儿你别太温柔,把止血散往他伤口上撒就对了”还有力气说话的人七嘴八舌的调侃着对方,而躺在地上连动一下都没有力气的人则是表示很遗憾,他们也想参与,但是他们非保留力气让伤口愈合的快些,不能乱动。

  就是这样的欢乐支撑着他们活下去的。

  “说认真的,到底怎么回事?”裴文德确认了缉妖司的人确实只有伤没有死之后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刚刚注意力都被自己人给吸引了,完全没注意到周围还横七竖八的躺倒着一些不是缉妖司人的尸体。兽化的四肢,人的模样,还有的半个身躯都化兽了,但另外一半还是人的模样,可以说真的是各式各样任君挑选。

  山狼咬了咬牙像是抑制着什么,可能是疼痛也可能是别的,待自身稳定些才开口道,“我们确实追上了极端派的人,正如罗探长所说的那样他们往西南方向去了。一开始还能扛着,谁知道极端派竟然饲养了猎食者。”

  “老裴你别管我们,赶紧回去,现在只有你一个人扛不住的,我看他们至少带着四头猎食者。”刚刚的调笑氛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去了,一个个都正经了起来。

  小白犬看着很是不理解,一个手抖,止血散撒多了,伤口接触到止血散的人疼的嗷呜了一声。这种药粉止血有奇效,但药粉与伤口接触会引起剧痛,一般不会用在日常止血上。因为普通人用了轻则痛面部扭曲,重则痛晕实在没有什么人愿意用这种药,他们宁可慢一些都不愿意痛一些。

  缉妖司的人在兽族人的眼里已经不算是人了,所以也没人关心他们用什么药,所以这种药也就只剩下缉妖司的人还在用了。

  山狼的脖间突然泛起了青筋,暗红色的纹路也开始出现了,是妖化。缉妖司现在虽然知道妖化其实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但是妖化带来的撕裂性的疼痛还是让他们无法忍受的。山狼痛苦的伏在地上,变换着姿势试图减轻身体上的疼痛。

  “喂!你别妖化啊!你妖化也先化兽啊!”山猫看着满地打滚的山狼着急的都忘了自己身上有伤了。

  “这是重点吗?!”山狼痛苦的在地上打滚,他不是不想化兽,只是疼痛让他忘了自己该怎么化兽了。

  裴文德对此只能感叹道,女性果然都是爱美的生物。他从怀中摸出了在他出发前宫铁心交给他的药丸,二话不说直接给山狼塞了进去,为了防止山狼将药丸吐出来,裴文德甚至是用手捂住了山狼的嘴。

  “……”缉妖司一众表示画面有些微妙,“老裴,你下手轻点,别把人给捂窒息了啊!”

  “那你让他别挣扎。”裴文德都快手脚并用了,明明刚刚还要死要死的人,现在力气大的快能挣脱他这个满血的人。

  “不挣扎不可能吧,他这个样子。”缉妖司其他的人看着也是捉急,他们都是经历过妖化过程的人,虽然最后都靠着自身毅力压制住了,但那过程是真的不好受。

  “深,深呼吸!”小白犬看着突然发生的事也有些不知所措,所幸的是这个情况他见过,就在之前所呆着的那个研究所里。他回想这宫医生当时的做法,但是下一秒他就发现了不一样的,在研究所里除了有宫医生安抚之外,还有一种他说不出的感觉在镇压着全场,这里没有那种感觉。

  “呜呜呜!!!”山狼拍着地面,嘴巴因为被捂着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就这样折腾了好一阵子,山狼终于平静了下来,力气也变回了之前那样若有若无,扒拉着裴文德手。裴文德感觉到力道正常了,便松开了手,山狼白了自家首领一眼,“差点死在自己人手里。”

  “呵,放在以前你已经死了。”山猫冷笑了一声道,要不是花无谢和宫铁心的科普妖化,按照缉妖司的规矩,妖化的同僚会被首领就地正法。

  山狼不反驳,因为他也算是缉妖司的老成员了,祖师爷的规矩他清楚的很。他下意识的动了动身体,却发现……“嗯???”

  “嗯?”裴文德看着疑惑的同僚也跟着疑惑了起来。

  “诶哟!伤口不疼了!”山狼一下子就蹦跶了起来。

  但没蹦跶两下,腿一软跌坐回了地上,伤口不是不疼了,是不那么疼了,可现在他的臀部是真的疼,实打实的叠在了身下的石块上,哎哟了一声。

  “……”众人表示不想说话了,让你皮。

  “难道妖化可以加速伤口恢复?”缉妖司的人发现了端倪。

  关于这个裴文德其实也不确定,因为以前并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也可能是老裴刚刚给他的药丸起的作用?”

  “化兽可以缓解强制妖化的痛苦。”小白犬想起了以前他们也曾经出现过山狼的情况,但宫医生都会耐心的安抚他们并且让他们开始化兽。

  “……”缉妖司一众因为小白犬的话都陷入了沉思,可这种说法山狼觉得不可行,就拿他刚刚来说,出现进入强制妖化状态要化兽真的没那么简单,撕裂性的疼痛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反胃想吐。

  “我,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小白犬感觉到氛围有些不对,刚刚还有说有笑的,突然之间沉默让他的心咯噔了一下。

  “没有,他们都在想着怎么在妖化的时候能顺利化兽。”裴文德伸手揉了揉小白犬的脑袋,“你在这里照顾一下他们,你对妖化比较熟悉,要是他们再有妖化现象,又没办法及时化兽,就把这个塞进他们嘴里。”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沉甸甸的布袋,交到了小白犬的手中。

  “你们还能动的帮一下他。”裴文德对着身边还能坐起身子的同僚简单的交代了一句。

  “那你呢?”

  “回去搬救兵?”

  裴文德将身上的支援用品卸了下来,交给了山狼和小白犬,“我?我去追极端派。”

  “就你一个人?!”

  “裴文德你疯了啊?!”

  “裴先生???”

  对于裴文德的做法众人纷纷开口阻止,包括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也试着动了动身子,试图加入阻止的行列。对面不是一个人,是一队人,以一敌百什么是相当不实际的行为,兽族对妖族,他们还是很清楚的。兽族之所以能抵抗住妖族全归功于兽族人数上的优势,裴文德这种做法无疑是在自寻死路。

  “缉妖司有规矩,任务一旦开始就没有中途放弃的选项。”裴文德整了整自己的装备。“作为首领,我已经破了祖师爷的一个规矩,不能再破了这个规矩。”

  裴文德不等其他人的反对,化生白犬便跑了出去,小白犬想拦也拦不住,扑了个空。下巴可在了铺有碎石的泥地上,擦的生疼。山狼赶忙上前将这个小娃娃扶了起来,下意识检查着他身上有没有磕碰到哪儿。

  小白犬因为曾经是极端派的实验品,注射过药物,他的体质已经和兽族的孩童有些许不一样了,这种小磕碰还不至于让他哇哇大哭。他将脸上的泥沙抹掉,看了看地上的伤员,又看了看裴文德离开的方向,听话留下?还是跟上去?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好。

评论(2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