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99)

我流返祖au,全员有耳朵尾巴,bug有,ooc有。衍生群像,剧情练手文。正在学着试图将一个世界观在事件中交代清楚,并且将事件完整解决。顺便练一下逻辑思维。

吵架误会没有,追妻火葬场没有【火葬场这个我全系列的文都不会有的】所以不刺激,很平淡。衍生联手打boss轻松向,大概。

————————————————

  99、

  罗非他们虽然发现了进入的洞口,但这个石门和之前他们发现的金属门是一样的,门的外部并没有任何的钥匙孔或者是什么开关。最后他们只能在洞口的地方扔下个坐标点,方便日后再来。曹光也因为探路的任务结束了,回到旅店继续研究破译程序。

  那边的众人则是对着手头上有的地图开启了一个小小的会议。宫铁心的地图虽然有标记地点,但都是他已知的,不知道的地方就和一张普通的妖族地图没什么两样。他们现在就算是行动上快了对方一步,但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底牌这事让他们很是头疼。

  “让赵云澜看看那边的研究所里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证明研究所的所有者的物件?”罗浮生就算想不出绝妙的对策,但也知道要做什么。现在已知的有美洲狮,秃鹫和猜测可能是蛇族的地盘,还有角马和土狼两方的势力他们无从得知。妖族地界非常大,究竟有多大现在还没有人能划出和区域来,因为只要没有被兽族圈起来的地方都可以算是妖族的地盘。

  在这么大的一个地方,一下子寻找到两个确切的点可以说是根本不可能。

  “我已经给赵云澜说了,但他没有回我信息,也不知道是没看到,还是没找到。”罗非已经是第八次看手机了,对于以前的他来说这么频繁的看手机是不正常的,可现在他不得不这样做。

  “现在我还有一个疑问。”虽然现在摆放在韩沉面前的是一张妖族地界的地图,但他现在所想的并不是关于妖族的问题。“安插在兽族里的眼线,是五个势力中的哪一个?”当然韩沉也想过是极端派联合的,但总不可能五个人每个人都派出那么几个,这样返回的信息不统一不说,只要他们五个其中一个缺失,那么他们想知道的方面就会减少一方,这么不稳定极端派没理由想不到的。

  “……”这话让宫铁心彻底沉默了,他所知但得信息都是他投机取巧得到的,至于极端派他们有没有什么首脑会议他就不清楚了,他也只是知道偶有几个首领来到北研究所。

  “现在已知的是兽族永创那边“有”,或者他们“就是”极端派的人。”罗非必须将其中的思路给理清楚,他们现在这里的人有哪些他很清楚,但对方有多少人,他总得估算出个大概,要不然没法应对就不好了。“韩沉,你那边有没有永创集团的人员资料?最好是高层的。”

  “你还真会要。”韩沉对于罗非这种一要就要最高层的行为虽然说不上意外,更有种意料之中,但他还是意思意思的回了一嘴,“你等等,锦曦他们也不是真的清闲的。”说着拿出了手机留给白锦曦去了一条消息,让她帮忙调出永创集团的资料。

  “铁心你那边有没什么发现?”罗非看向身旁那位这段期间都扎进解剖室的宫医生。

  宫铁心长出了一口气,“人,是没什么新发现。”无非就是大量的药剂给实验品的身体机能造成的变化,有的可逆,有的不可逆。“但是我在猎食者的身上发现了一种我没见过的成分,目前还不知道是猎食者自身就有的还是外界给他注射进身体里的。”

  “……能检测出是什么东西吗?”

  宫铁心对此表示无能为力,“这里没有相应的设备,要也得带回理我们最近的中部研究所才行。”

  众人的视线齐刷刷的看向了一直旁听的沈面。

  “中部研究所我没去过,你们总得给我一条路线图吧,要不然我就算瞬移往返,时间也无法确定时间。”瞬移是得瞬移者去过的地方才可一下抵达,若是没去过,他们就只能沿途一个点一个点的确认地方和方位,虽然说会比人徒步、开车前往要快,但也并不是真的一瞬间就能到的。

  众人低头看向了桌面上的地图,没有路线可言。罗浮生和韩沉很是默契的抬头看向了宫铁心和罗非。

  “别看我们,我们来这里并没有走什么阳关道。”罗非知道他们想表达什么。

  “那就没办法了,如果不知道路在哪里我瞬移是没法用的。我可不想瞬移撞树。”沈面很干脆的拒绝了。

  “……”在某种方面来说,他们可以算得上人心不齐了,这还怎么玩?!

  沈面拒绝的这么干脆罗浮生和宫铁心其实知道原因,曹光紧张这头白狼王,这头白狼王又何曾不是呢?往返的时间不能确定让一个有了牵挂的人去显然不合适。

  “我去吧。”宫铁心说。

  这三个字很成功的换来了罗非的视线一份,宫铁心看了看罗非,“emmmmm……让孩子们去?”

  “……”这下集体沉默,虽然这个提议并不是不行。

  “东西不重的话让小矛隼和小山雀去吧。”韩沉看了看他们所在的地方和中部研究所的距离,不长不短,罗非也和他们说过,宫铁心和裴文德化兽后以直线全速前进用时不过24小时,如果走天空应该能更快。

  “东西不重,就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孩子们的飞行。毕竟他们并没有受过这方面的训练。”宫铁心说。

  韩沉看向罗浮生,“你看看能不能让洪帮给他们准备一套化兽用的装备,最好轻便一些的。”

  “这小镇里有专门的商店,要不我们带他们自己去挑?”对于化兽后用的装备罗浮生这个妖族人还是很有心得,这个就跟脚上的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是一个道理。

  “……那我们先去吧。”韩沉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按照兽族的时间看都没有到歇业的时间,那么妖族的店铺更不可能歇业了。

  罗非应了一声,就目送罗浮生和韩沉离开后,“铁心,你保留一些样本,以防万一。”

  宫铁心闻言点了点头也就离开了,沈面看着散了差不多,“没事那我就先回去了。”也不等罗非同不同意,沈面一个瞬移就消失在了这个临时的会议厅里。

  罗非低头一笑,收好了桌面上的地图,至从宫铁心全身心投入在研究那些实验品后地图就一直由罗非保管了,头脑风暴也不是没有消耗的,罗非的大脑现在就是个虚拟的线索墙,什么信息都有。要不是他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大脑这种情况怕是要晕过去,但就算他习惯,硬件也不一定真的一直顺畅着的,电脑运行过多的东西也会卡顿,更何况是血肉组织的大脑呢。

  罗非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将大脑里的线索墙稍微的整理了一下,让自己不那么眩晕卡顿后才起身准备离开。

  走到门前他就看到小白猫趴在门边,“有什么事吗?”推开一遍的门,蹲下来看着这只站起来还没他手肘高的小女娃。白色的猫尾巴在她的身后晃悠着,看上去并不是害怕的情绪。

  “韩先生把矛隼接走了。”

  他们这些孩子现在脑海里的记忆是从实验室开始的,他们的父母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他们自己叫什么,他们都不记得了,所以也不知道和自己朝夕相处的伙伴的姓名。

  “嗯,因为有些时需要他去帮忙。”对于孩子罗非还是会选择性的告知一些事,毕竟现在的孩子可聪明着呢。

  小女娃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满。

  “你好像不太开心?”小孩子没有成年们那么多的面具,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全都写在脸上了,罗非连微表情都不用观察就能看出这小女娃现在是个什么情绪。

  “罗探长你骗我。”小白猫撅着小嘴说。

  “嗯?怎么骗你了?”虽然小孩子的情绪很容易看懂,但小孩子的思维有时候真的不是他们能看得懂的。

  “韩先生和罗先生是不是打算带走矛隼不要我们?”说着小女娃已经开始眼泪汪汪了。

  哈???罗非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情况???

  小白猫看罗非一脸的疑惑就解释道,“韩先生和罗先生对矛隼好好,对我们都不一样。”

  罗非明白了,这小女娃心里不平衡了。孩子嘛,都是希望自己有人疼的。罗非起身将小白猫抱了起来,耐心的解释道,“那这样,探长问你几个问题,你回答看看好不好?”

  这个人类年龄不足、或者只是刚满十岁的小白猫伸手抱住了罗非脖颈,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小矛隼按照动物来说,他和你们有什么不一样的?”罗非抱着小白猫一边问一边往客厅里走。

  小白猫思索了一会说:“嗯……矛隼他会飞,我们不会。”

  罗非故作惊讶和赞赏,然后接着问,“会飞是不是比在地上跑要快?”

  小白猫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因为天空上没有树挡着。”

  问与答的过程中罗非已经抱着小白猫走回了沙发旁,罗非依旧没有将小白猫放下,而是跟她一起坐到了沙发上后接着说,“那我就没有骗你了啊,你看矛隼会飞,速度快,韩先生他们只是想让矛隼帮忙送一个东西去一个地方,不是要带走他。”

  “可,可是矛隼确实被他们带走了嘛。”小白猫知道自己误会了,但还是嘴硬不想承认,“还说给他买新衣服……”

  罗非听到这个哈哈哈的笑了起来,感情这小女娃是妒忌小矛隼有新衣服穿,看来小孩子的心思也不似表面那样单纯。“那探长也带你去买新衣服好不好?”

  这话一出,银喉长尾山雀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噗呲一下变成了人,坐在罗非的身旁,“探长!我也要新衣服!”

  罗非一怔,这些小家伙们是串通好的不成?这两小女娃真的是……罗非噗嗤一声就笑了,连连应下。“不过,我们要等宫医生一起,好不好?”

  “好!”女孩儿就是女孩儿,爱美还是她们的天性。

  稍微给自己放个假好了。

  罗非看着开心的蹦跶出去的俩小女娃,是时候该劳逸结合一下了。

评论(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