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98)

我流返祖au,很无聊的剧情练手文,ooc有,bug也有。衍生群像。


如果三次没有意外日更,如果有,就隔日更。【我叔出关了,那老顽童随机抓侄子侄女陪他玩(:3_ヽ)_我也很无奈】


今天是双医组√真实觉得双医特别合适斗嘴,谢南翔嘴贫,何开心嘴利两个人都不是会让着对方的存在( ⌯᷄௰⌯᷅ )


————————————————


  98、


  “小南?”赵云澜偶然经过观察室,看到谢南翔在里面瑟瑟发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地上散落了一堆的药材。刚踏进观察室,一声玻璃被撞击的声音吓了她一跳。抬头看去,这不是他们关押这猎食者的观察室吗?


  “小南你来这里干嘛啊?”赵云澜很清楚这个观察区玻璃的厚度,据说就算是里面发生大爆炸也不会将这个玻璃给震碎,制作原理他不清楚,反正对于妖族的科技是兽族那边没有的这事他早就知道了,也懒得深究。


  “我,我看这里虚掩着,就进来看看……”话还没说话,一声撞击吓得谢南翔抱紧了头,兔子对于这种近在咫尺的危险还是相当的害怕的,更何况他是一只家兔,不是反应灵敏的野兔!哇呜了一声后,“哥你留着这个活着干嘛啊???”猎食者就是他们的天敌,这事已经不用研究了,常规操作难道不是就地处死吗???


  “总之有用啦,我说你别那么害怕,他又不会跑出来。”赵云澜将被吓的躲在地上的谢南翔给扶了起来,很残忍的让他直面被观察区的猎食者。


  都好些天过去了,这只猎食者依旧生龙活虎的,这让赵云澜有些不知道怎么办好,本以为关他个几天会乖,现在这么看来他还是太天真了……要不给他断食?


  “小南,你之前有接触过猎食者吗?”赵云澜问。


  “怎么可能接触过?!”他读的是医科,治病救人的,不是解剖生物做研究的。


  赵云澜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双手拍了拍谢南翔的肩膀,“给你个任务,想办法弄个镇定剂,给里面那只大家伙的。”说着还不忘指了指被玻璃隔开还生龙活虎的猎食者。


  “……哥,你刚刚有在听我说话吗?”


  “嗯?你刚刚说什么了?”


  “……”谢南翔已经不想和赵云澜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他现在是一个被特调处征用的医生,特调处总局的局长就是他的顶头上司,所以上司下达任务了他没有理由不接,“哥,你到底想从这头猎食者身上拿什么东西?血液?还是毛发?还是取活胆?”


  “你当他是熊吗?取活胆。”赵云澜对于谢南翔这清奇的思路是翻了个白眼,“要拴住这么一个猛兽肯定用了铁链之类的东西,如果是有人故意放它出来对付我们的,那么它身上一定有被禁锢的痕迹。”


  “……直接杀了它查看不是更方便吗?”赵云澜不能理解谢南翔,谢南翔同样也不理解赵云澜。


  “你嫂子好不容易活捉回来的,留着有用。”


  “哥醒醒,我们都知道他是哥夫。”


  “吃里扒外!”赵云澜抬手就轻拍了一下谢南翔的脑袋,原本顺滑整齐的头毛被掀了起来几分。


  谢南翔抱着头,理了理头发,赵云澜没有用力,手掌只是轻轻的扫过他的头毛,“我这叫让你认清现实,镇定剂的原料这次我们没带来……不一定能做出来啊。”


  刚说样“碰”的一声撞击吓得谢南翔又缩了缩脖子,也许是知道猎食者出不来,他回头对着里面的天敌就吼道,“你脑袋不痛啊?!总是撞玻璃!”


  猎食者不甘示弱的对着谢南翔张嘴就是一声嘶吼,因为被隔开在两个空间的关系,原本足以震慑住人的嘶吼声现在变得有些小了,谢南翔对此也并不是很怕。


  “……蠢兔子你在干嘛?拿个药怎么就跟猎食者玩起来了?”等了半天没等到谢南翔回来的何开心出来找,就看到谢南翔对着被观察区里的猎食者气哼哼的像是在吵架一样。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玩了?!明明是猎食者欺负我在前,我报复在后好吗?给你挂眼科啊!”


  “???”何开心莫名被呛,不甘示弱,“我两只眼睛视力很好,不需要挂眼科,我帮你挂脑科得了。”


  在一旁听着的赵云澜原本以为自己是在吃狗粮,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两人吵架莫名的好笑,而且似乎非常适合下饭。


  猎食者突然异常冷静的抬爪子拍了两下玻璃,似乎在控诉着什么。逗得赵云澜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差点就后仰在地上了。


  “……”气氛迷之诡异。


  但同时谢南翔对于被关起来的天敌产生了很多的疑问,狂暴,杀戮,毫无人性可言的怪物刚刚居然突然冷静下来,很有行动规律的拍了两下玻璃。


  “猎食者的智商真的高。”谢南翔最终得出了这个结论。


  对于这一点赵云澜哼笑了一声,“废话,他要是不高能成为我们的天敌么?”


  “哥,你说如果猎食者这么高的智商,他们要是再进化一些是不是能赶超我们的文明?”谢南翔对此真的开始细思极恐了起来。


  他们人类万年前还没返祖之前的那段时间,战争将他们原有的科技高度给毁坏了,战争也随之消停了。高科技的对拼结束,却进入了原始的侵略战,原本的国家四分五裂变成了一个个城市的小团体,紧接着人类返祖开始长出了兽耳兽尾后猎食者也随之出现,在人类茫然期就猎杀了不知道多少的返祖人。经过了近乎千年的内忧外患他们才有了现在的兽族,妖族。


  在这漫长的时间里他不相信猎食者是一直都是最开始的模样,尤其是刚刚那头被他们活捉来的猎食者的举动,让他是更害怕自己所想的事。


  “……”这回不只是何开心,就连赵云澜这种拥有遥远记忆的人都陷入了沉默。


  “赵云澜,你确定你弟是兔子?可别是什么乌鸦吧……”何开心是领教过谢南翔的乌鸦嘴了,但是现在谢南翔所说的这事可不是什么小事,至少和以前他见识过的相比,这真的不算小,都上升到种族灭亡的问题了。


  “他那垂下来的耳朵,要真是,估计也是变异的。”赵云澜附和道。


  自家哥哥不帮自己这事谢南翔能忍?“哥,到底谁胳膊往外拐啊?你摸着良心再跟我说一遍。”


  “诶,你别给我扣锅,我摸着良心的告诉你,我和你家这只小熊猫没有路,没有腿,你可不能诽谤啊。”


  对于赵云澜这个思维跳脱,何开心和谢南翔都不知道要怎么评价这个昆仑君好了,这个传闻中的昆仑君不太一样啊!


  因为他们所在的地方正好是西北小镇去往东边兽族的必经之路,所以他们分为了两队,沈巍带着一部分人往北方向驻守,花无谢带着一部分人往西南方向去。这样一分散地君殿人手本就不足,原本想征用童子军的赵云澜看到手机里罗非给他发来的信息可以说是愁的不行,人手不足真的是硬伤。赵云澜看了看身边这两医生,他们肯定没有什么认识的打手的了。


  “说正经的,这里的那些活体试验品你们搞得定吗?”赵云澜收起了现在除了接受信息就暂时没有什么用途的手机。


  “按照老铁的方法,他们确实不会再进入狂暴状态,如果不是一群涌上来,应该是没问题的。”何开心说。


  “药的剂量我已经做了调整,起效时间比之前缩短了,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他刚到这里的时候确实不太适应这种类军事化管理的地方,到经过了解他发现,这里也不是什么监狱一类的地方,以前也许是,但现在更像是一群人为了生存避难而找到的一个废弃研究所的感觉。


  稍微的熟悉适应后,谢南翔在这里可以说是浪的飞起,在农田的区域硬是和这里的人一起开辟出了药田,食物充裕,药草也在自己栽种,这里可以说已经不是特别需要依赖外面的物资过活了。这里制药室也有,研究室,医疗室都一应俱全,这里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个小天地,有吃有住,除了没有工资什么都好。


  “那这里就交给你们了。”赵云澜得到了这两位医生的准话后看了看现在的时间,在脑海里不知道计算了些什么后转身就往研究所的大门走。


  “诶?!哥你去哪儿啊?!”谢南翔这些天也是知道赵云澜的做事风格,知道他哥肯定是要去工作了,但工作在研究所里做不就好了吗?干嘛要出去?


  “出去一下。”赵云澜丢下了这四个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谢南翔还是不明白赵云澜这是要去干嘛,而且赵云澜丢下的四个字完全就是废话嘛!


  “他自然是有事的,我们回去吧。”何开心倒是一点都不在意,他清楚如果真的需要他们帮忙的赵云澜不会不说的,这里的人现在都得听他差遣。


  谢南翔现在的处境对他自己来说有些尴尬,他不知道特调处在干嘛,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计划些什么,他除了被告知制药以外什么都不知道。大有一种稀里糊涂的感觉。何开心对于人的情绪相当的敏感,所以当他家的小兔子情绪出现了一丝变化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


  何开心真的觉得自己现在的工作量不是一般的大,不单只是要关注这里原本在这个工作的员工心理健康防止他们反水,还要安抚那些一不留神可能就会狂暴的活体试验品的情绪,现在他这只小兔子心理健康他也要时刻关注,哎,心理医生就这么被用到了极致,他真的不得不佩服赵云澜的安排能力。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