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97)

我流返祖au,ooc有,bug有


曹光:我要做一只不以大橘为重的橘猫!减肥!


沈面:你胖吗?回去吃多点。


罗非:我同意,都快瘦成竹竿儿了。


曹光:∑( ̄□ ̄;)


————————————————


  97、


  次日,他们依照着昨天商量好的安排开始了行动。孩子们也分为两拨人,一队跟着罗非他们,另一队跟着韩沉。宫铁心则是在临时搭建出来的研究室里研究极端派所谓的成功实验品。裴文德看了一下时间,也出发前往之前他让缉妖司去往的地方。


  林静所制作的探测器看似操作简单,但是要全面的探测地下,还是需要多个键位配合,曹光近乎是靠本能操作的,罗非对此是望尘莫及。


  “这里显示的……是地下结构?”罗非看着探测器屏幕上显示的图像,像是什么通道一样,四通八达的,范围还不小。


  “如果探测器没有问题的话……是的。”曹光一遍移动着屏幕上显示的图像,一遍跟着地下通道的方向寻找着入口可能会出现的位置。


  “跟和老鼠洞似得。”罗非看着那些纵横交错的通道。


  罗非让曹光半蹲下身子,让身边的孩子们看屏幕上的图像,罗非指了指屏幕上的图像,“你们看到这几条线了吗?往这几个方向去,应该有一个就是入口。”他指出了几条路都是死胡同,虽然还有一些往前或往别处延伸的通道,但仔细想想应该不会是入口所在的位置。


  跟着他出来的有三人,小白猫,兔宝宝和沙丘猫。三人点了点头,就往不同的方向跑了去。


  “找到了记得回来!别自己进去啊!”曹光不放心的喊了一声。


  然而三个孩子早就跑的没影儿了,只听到隐隐约约的知道了三个字。


  “他们不傻的。”沈面对于自家小奶猫对待那些孩子像是对待自己家的孩子就有些不是很理解,这些孩子又不是他们家的,干嘛这么上心?


  “我知道,但小孩子贪玩。”曹光可不知道他家白狼先生在想些什么,他只知道小孩子就应该呆在安全的地方,让他们做事感觉就像是雇佣童工,这个是不可以有的,他怎么说也是个良好市民。


  “我们在这里等他们吧。”说着罗非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本小本子,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钢笔,不知道在小本子上写画着什么。


  “罗非哥,你干嘛?”曹光对于罗非的举动很是不理解,这里有什么东西需要记录的吗?


  罗非写写画画了一会儿才回答道,“记仇,记血海深仇。”


  “???”


  罗非看着曹光一脸的懵逼笑了起来,“和你开玩笑的,我在画路线图。”


  “……”曹光和这只猫探长虽然是表兄弟,但其实算不上特别的熟,在他的认知里他这个罗非哥都是很高冷的,除了断案就是断案,没想到还会逗比?!这次算是成功的刷新了对猫探长的认识了。“画路线图干嘛用?”


  曹光是个好奇宝宝这事罗非没少听赵云澜提起过,“我在想他们打老鼠洞的时候是什么逻辑。”上面是室外训练场,下面是生活区。“给我看看这附近的地下构造。”


  曹光虽然听不懂,但还是操作着探测器,让身旁的猫探长看他想看的东西。罗非一边看着探测器的画面,一边在手中的记事本中绘制出图像,虽然谈不上完全复制,但大致上还是一样的。


  “如果说那三条路中其中一个是入口,那么这些方形地方应该就是什么室了。探测器是什么检测原理你知不知道?”


  “……不是很清楚,林静哥没有跟我说。但我想应该是探测到地下的空洞吧……”曹光只是个大学生,还是外语系的,对于这些高科技虽然有些研究但总归不是专精。


  罗非一下子也忘了曹光还是一个在校大学生,“探测器分为这么几种,一种是探测金属,一种就是你说的探测空间。如果若是后者的话……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要找的地方。”他现在真的觉得问题不是一般的小,再不快些,他们好不容易拉出来的优势又要没了。


  “面面,你上次是出来是在什么方向?”


  “我出来的地方已经塌陷了。”沈面知道他家小奶猫像什么,他想从那个地方再进去,想法很好,只可惜那个出口并没有逃脱爆炸的波及。


  “你就说你出来是在哪个方向!”


  “……”沈面拗不过,抬手指了指往西的方向,“应该在那边。”


  “走,我们去那边看看。”曹光拉着罗非就往沈面所指的方向走。罗非和沈面都很太理解曹光这是要干嘛,罗非刚刚也是清楚的听到了沈面所说的,那个地方已经塌陷了,就算找到了也没用啊。


  急忙中罗非还是合上了笔记本,任由曹光的拉拽。沈面本就是不放心他家小猫而跟来的,自然也不会任由他家小猫自己到处乱跑。


  也不知道是不是山间地动山摇是常有的,这里塌陷了这么多天也没有之人来这里。罗非看了看地上的痕迹,除了他们之外,近期并没有人在这附近活动过,就像是这里的塌陷并没有引来任何的生物的好奇。塌陷的地方就像是堆放了乱石的巨大坑洞,对于这个环境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违和可言。只是乱石中掺杂的金属让人觉得不对劲,罗非自己行动惯了,宫铁心又不在,他和沈面又不熟,他更不会让他那还在读大学的小表弟跟他一起下去勘察,索性自己跳了下去。


  而曹光站在前面,打开了探测器,探索着这一块区域。这些在沈面看来有些多余,隧道塌陷了,连接着小镇的地下基地也算是毁了个彻底,在这里继续也只是浪费时间罢了。


  “你们到底想找什么?”


  曹光一边看着探测器探测到的画面,一边与他眼前的事物做着比对,“我只是觉得奇怪,往北方向是纵横交错的地下通道都没有被炸毁,爆炸只是到这里就结束了……你说没被炸毁的地方是什么地方?”


  他所在意的方面也是罗非所在意的,美洲狮当时所说的话是当极端派知道沈面这头白狼王站在他们敌对方的时候他们就有所准备,并且启动了爆炸装置。问题来了,既然要玉石俱焚,为什么不毁的彻底一些?关于这点罗非怎么也想不通。


  然而罗非并不是什么力大无穷的人,看着脚下这些乱石堆下边压着什么东西他也没办法搬来乱石一一确认。视线转向了地面断层,似乎并没有什么通往另一个地方的通道门,看样子这里就是个单纯的地下入口。借着地势,罗非从坑洞里爬了上去,“怎么样,你那边有没什么发现?”这话明显是在问曹光的。


  “这块地方地下面有一条通道,但显然不是从我们脚下延伸出去的。”曹光的手指指了指屏幕上显示的路线,距离他们所在地还有一些距离。


  曹光回头看向塌陷的方向,一直通往山下。这里应该是通往小镇那个地方的,黑市商会和洪帮要彻底清理到这里还需要好些天,但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就是整个炸毁区域的另一个尽头。可能是离爆炸源头比较远,这里并没有像小镇那边一样波及大,这个地方更像是点到即止。


  “那条通道在哪里?”现在从这里回到镇子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罗非很清楚这一点,他们来就是为了找到寻解开尚存的疑惑。


  “这边。”曹光看着手中的探测器,确认了一下位置后迈开步子就往探测器上所显示的方向走。然而探测器上的画面和现实中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曹光一脚踩空,自由落体的感觉让他一惊。


  “看路。”沈面一把将小猫捞了起来。


  曹光看了看他脚下,是塌陷的地面,这要是掉下去不死都半残。吓得他一松手,探测器就从他手机脱了出去。


  “?!”


  沈面抱着曹光,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手。罗非一个激灵,一个箭步,伸手接住了从曹光手里脱出去的探测器。


  “罗非哥!”


  曹光的一声惊呼,罗非低头一看,自己的半个身子已经探了出去。


  “……”果然,真的是祸不单行。罗非在内心感慨了一句后,抱着探测器顺势来了个侧空翻,不算稳健,但好歹还是成功的落在了下面的乱石堆上。脚没崴,脸没伤,手中的探测器也没磕碰到什么,很完美。


  “哇……罗非哥没想到你身手这么好。”曹光挂在沈面的手臂上,不知道是忘记挣扎了还是要压根就不打算挣扎,愣愣的看着下面的罗非。


  罗非干笑了一声,这哪里是他身手好?只不过碰巧而已。


  沈面将曹光放到了安全的地面,罗非见时机差不多了,就将探测器给沈面抛了过去,而自己也化兽攀爬回了安全地。这个时候他真的不得不承认,化兽真的很方便。他甩了甩身上的毛才发现自己忘了自己化兽模样穿着衣服了,毛被压在衣服下边甩不开,这个让他还是有些难受。


  “罗非哥……你好瘦啊。”


  曹光看着眼前的俄国蓝猫,修长的身躯他看着有些羡慕,他是虎斑猫,也叫黄狸,但更多人喊橘猫,虽然说十只橘猫九只胖,但他在橘猫中算得上是瘦的了,可现在和眼前这只俄国蓝猫比……橘猫果然还是在体型上有某种优势在。


  罗非极少化兽,他瘦这事他自己知道,只是套上衣服就看不太出来了,化兽后似乎相当的明显……


  “我想减肥了。”曹光看着俄国蓝猫修长的身子,真的说得上优雅,也很好看。


  “你都瘦成什么样了?减什么。”沈面第一个不同意。


  “小孩子长身体,减什么。”罗非作为兄长也表示不同意。


  曹光撇了撇嘴,从沈面手上拿过探测器,像是闹脾气一样不理他们,开始继续找路的工作了。


  罗非的大脑并没有一刻是停止思考的,就算刚刚出现了插曲,他的脑子依旧在思索着这个地方所存在的可能性。


  推翻了所有的可能性,结合他们已知的情报,被炸毁的应该是还在运行的地方,而探测器所探测出的地道,不是废弃的,就是不属于极端派的地方,极端派只是依着这些地道在扩建着他们的地下基地,只是……为什么会在小镇的西边开设扩建,而不是往山北边这些已有地道的地方扩建?这个他还是想不出最合理的可能性。


  “罗探长,我这边发现了一个通往地下的洞口,但是有石门。”沙丘猫突然窜了出,也不管是不是吓到他们了,直接将所发现的告知。


  曹光拍了拍胸脯,显然是被吓到了,“你下次别出现的这么突然……会下出心脏病的。”


  沈面看着曹光这反应噗嗤一下笑了,笑这种东西会传染的,罗非也不知怎么的跟着笑了。沙丘猫刚还委屈的低下脑袋认错,现在看着两个人笑了很是不解,曹光更是没好气的瞪了身旁这两个人一眼。


  罗非收了收情绪,“带我们去你发现的洞口。”


评论(9)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