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96)

我流返祖au,此章带娃预警!宫非面光浮沉在线撒狗粮,裴裴觉得心很累


我今天如此高产真的没人夸一下我吗(இωஇ )【臭表脸!】


————————————————


  96、


  大人们聊事情自然是不会让孩子在场旁听的,罗浮生让洪帮的人带着这些孩子去了另一间包间,在罗非,宫铁心,韩沉和曹光的安抚下,孩子们总算是乖乖的松开了宫铁心和罗非。


  “他们怎么在这?”裴文德见过那些孩子,而且还挺熟悉的。他记得清清楚楚,缉妖司护送宫铁心和罗非出发的时候,那些孩子很是乖巧的呆在那个实验基地里目送他们离开的,怎么一转眼就……


  宫铁心对此也是很无奈,至从那些孩子知道极端派骗了他们之后,虽然没有闹脾气,但却开始不那么乖巧了。他也想过可能性,最为可能的就是,那些孩子缺乏安全感。地君殿的人除了花无谢,其他人对于照顾人这种事都不是很懂,花无谢是那边的重要领导,管不过来很正常。


  罗非看着宫铁心的模样,就知道他现在不是很想解释,他就代宫铁心把孩子们的事给不知情的罗浮生韩沉他们完整的说了一遍。


  对于小孩子,兽族天生拥有保护欲,所以韩沉和曹光商量了一下,打算去陪孩子们吃饭,好让他们安心些。但罗浮生和沈面,一个不是很懂,一个不是很乐意。


  “吃饭,一会儿再说。”罗非叫住了准备去隔壁包间的韩沉和曹光。“探测器还在吗?”


  “在啊。”曹光不解罗非为何这样问,那种东西他怎么可能会丢?!


  “明天你把破译密码的工作交给林静,你跟我们去找地下基地的正门。”


  “……”曹光这回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白狼先生,而不是看他的哥哥们。沈面并不表态,也就是算默许了,简单的回了一句,“哦,好吧。”


  三位哥哥心情莫名的有些复杂。


  七人简单的商议了一下,打算安顿完孩子后再另寻地方商量对策。韩沉与曹光去往了另一个包间陪孩子们吃饭,罗浮生与抵达小镇没多久的三人理了一下最近事情的发生顺序,已经其中的可能性和逻辑。沈面得到了宫铁心的准话,他家小奶猫不会有事后,也终于决定全力配合他们的行动。


  吃饱喝足,五人看了看时间,是时候去另一个包间接人了。当罗浮生推门进入的时候,一只白色的飞禽迎面的扑到了他的脸上,慌乱间还抓伤了罗浮生的脸。


  “……”


  包间里霎时间安静了。


  罗浮生提着那飞禽的翅膀,看清楚了眼前的小家伙,是一只矛隼。这小孩显然被罗浮生吓到了,全身僵硬,连翅膀都不会扇了。“对,对不起……”


  “还好吧?”韩沉从还没生气的罗浮生的手中抱过了小矛隼,摸了摸他那被抓伤的脸,“还好,不深,不至于毁容,脸皮厚果然是有好处。”韩沉对此还是比较满意的。


  宫铁心一把将罗浮生推进了包间,“你们在干嘛?”


  “看孩子们是什么动物,矛隼刚刚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好好的飞在空中,突然就失去了平衡,这不就撞上了罗浮生了。”韩沉还是不放心的多看了几眼罗浮生脸上的伤,“疼不疼?”


  “疼!”罗浮生顺水推舟来了一波撒娇。


  宫铁心将小矛隼抱到怀中,坐到了包间的沙发上给他检查着身体。小矛隼以为自己闯祸了,有些害怕的不敢吱声儿,罗非上前摸了摸小矛隼以示安抚,“怎么样?”


  “没什么大问题,应该是太小了,对于妖术的控制不熟悉导致的。”化兽乃妖术的一门,活着的化兽与死后化兽区别还是存在的。至少,活着的时候妖术外形和本质肉体是分开的,也算是精神力的一种,这种东西得不断地练习才能运用自如。


  这些孩子总归还是兽族的人,不似妖族出生后就开始习惯化兽。


  “宫医生,为什么他们化兽后的毛色都偏白?”曹光抱着沙丘猫,和手机里搜索到的沙丘猫照片进行了对比,他怀里的小家伙的毛色白的和照片里不太一样,除此之外都符合沙丘猫的特点。


  “我接手的时候他们已经在研究所里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实验了,有长有短。我想这应该是长期实验的作用。”宫铁心将矛隼送回了韩沉手中的,不打也不骂让矛隼似乎有些惊讶的往韩沉怀里蹭了蹭,抬头看向韩沉。


  韩沉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没事,这只狐狸天生脸皮厚着。”这话罗浮生听着就不乐意了,他脸上都出现划痕了。韩沉在罗浮生发作之前按住了他,另一只手安抚着怀中“闯祸”的小矛隼,看向宫铁心,“药草会造成白化?那老裴……以后是不是会连人都会变成白色?”


  “……老韩,你认真的吗?”裴文德天生皮毛就是白色的。


  “目前只发现会影响妖术外貌,人的模样还没怎么有变化。化兽如果是天生白色,是看不出才的,比如那边的。”宫铁心看了看那边乖巧的坐在一旁的小白猫和兔宝宝。“对于这种药性的研究还不完全,不过少量按照一定的比例摄入,可以延长寿命。”他在极端派的时候可没有完全的依照极端派的要求研究。


  罗非从马甲口袋中取出怀表再次确认了一下时间。“好了,现在你们这些小崽子吃饱喝足,该回去歇息了。”


  小白犬悄然的走到裴文德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角,“裴先生,你们不会在我们睡着的时候把我们送回去吧……”比起冰冷的实验室,他更喜欢跟他们呆在一块。


  “……”


  孩子总归还是孩子,“你们听指挥就不把你们送回去。”裴文德妥协。


  很好攻略了一个他们将目光投向了宫铁心。


  “……”宫铁心看上去温润,实质上真的是铁心。依旧不为所动,他本来就是打算让这些孩子身体稳定了就送回兽族,妖族实在不合适这些孩子的生存。


  “……老铁我们人手不足。”罗非意思意思的帮了一嘴。


  “……你赢了。”对于罗非,宫铁心还是选择松口了。


  在孩子们的欢呼声中,韩沉给了赤狐一个眼神。行吧,他家媳妇儿是兽族人,护崽儿。罗浮生敲了敲桌子,守在外边的洪帮人闻声进来,抬手指了指包间里的一圈小娃娃,帮众看了一圈,数了数人数后退了出去。


  全程没有语言交流。


  “好厉害……”小矛隼看着罗浮生很是随意的动作,嘴里没有吐出一个字,进来的人却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


  罗浮生笑了笑,“还有更厉害的,想学吗?”


  看着小矛隼布灵布灵的眼睛,韩沉瞥了一眼身旁的赤狐,“别教坏小孩子。”


  罗浮生可以谁的话都不听,但是媳妇儿的话可就不能不听了,看着这只赤狐不再说话,韩沉对小矛隼说:“别跟他学这些,你们今天早些休息,明天还要请你们帮忙。”


  “真的不会把我们送回去?”沙丘猫抬头看向曹光。曹光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柔软的触感让他有些明白为什么沈面总是喜欢摸他脑袋了,手感是真的好。


  “为什么不想回去?”曹光这些天也算是受够了这种忙碌的日子了,也就偶尔清闲半天,现在他全天都要跟通讯那头的林静研究着破译程序,晚上睡觉脑海里都是乱飞的代码,头昏昏沉沉的,有时候还痛的要死。还不如上学轻松。


  “不好玩,什么事都不能做。”沙丘猫变回了人的模样,乖巧的坐在曹光的腿上撇着嘴。研究所那边别说玩具了,能有个高点的架子让他爬就不错了。


  “小孩子精力旺盛,无谢忙起来没时间陪他们玩。”裴文德知道其中的原因,之前他们还在研究所的时候,偶尔间花无谢还会陪他们闹着玩,他们这一走,赵云澜他们还没到,研究所的事就全压在了花无谢的身上,小孩子自然也就无聊了。


  “佩服一下宫医生,居然能带得住这么多的孩子。”韩沉这么一夸,罗浮生有些不满意了,自家媳妇儿居然在他面前夸别人???韩沉瞄了一眼那只狐狸,心说这只狐狸今天怎么回事?还是行动上安抚了一下他,他现在一下照顾两个着实有点累。


  宫铁心笑了笑,“之前都是有看护的,我不是一直照顾着。”


  “但是宫医生对我们最好!”小白猫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不知为何带着骄傲的情绪。其他的孩子也纷纷的附和道,孩子们就是谁对他们好他们就跟谁,大人们对此也只是哈哈哈的笑了,没有谁打算跟他们说什么大道理。


  把孩子们安顿好了之后,原本想着可以回去继续奋战代码的曹光被他先生带到了一个客厅一样的地方。沙发茶几,那边还有看上去相对复古的壁炉。茶几上摆放着正好人数的茶具,但都很符合这间房的格调,一点都不突兀。知道的这里是洪帮的一个给他们二当家准备的套房客厅,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要拍戏呢。


  “我们先简单的安排一下。”罗非是最后进入房间的,看着已经入座的众人,“明天阿光和我们去寻找你们之前发现的地下基地的入口,老韩你和罗浮生将极端派的东西整理一下,看看还有没有留下什么有用的东西。”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韩沉知道罗非不会毫无根据的做安排。


  罗非与宫铁心交换了一个眼神,宫铁心接着罗非的话,“美洲狮是我之前所在的东北方向研究所的管理者,而秃鹫则是这个地方的管理者。之前我们夺下的研究所按理说应该也是有一位管理者驻守才是,可那边并没有。”


  “……极端派到底几个首领?”曹光第一次参与这种行动,虽然听着有这乱,但他还是听得懂一些。


  “已知有五位,秃鹫、美洲狮,还有我没见过的土狼,角马和蛇。”宫铁心从怀里拿出了他的半自制的地图,摊开后上面的特殊标记是普通地图上没有的。


  东北方向一个研究所是宫铁心之前就职的地方,中部的研究所是他们前不久攻下的,他们所在的位置是西北方的小镇,是一个训练机构。曹光伸手指了指西南方向的标记,“这个是什么地方?”


  “研究所,我知道极端派的研究所有三个地方,这个是最后一个。”宫铁心解释道。


  “按照你们的推算……这样还少一个地方。”罗浮生数来数去这地图上重要标记也就四个地方,但宫铁心又说极端派有五位首领,一个人一个地盘这根本就不够分。


  “难道第五个是地君殿?”沈面说。


  “这也不是没可能。”罗非说,“但地君殿,他们要在黑袍使的眼皮底下搞事情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应该还有另外的据点。”


  “极端派之间的交往并不是很密切,除了必要的会面,他们很少会有交流。”宫铁心表示他在东北部的研究所呆了那么久,都只是参加过他们内部的会议,偶尔能见到秃鹫,但其他的真没见到。


  曹光看向沈面,后者注意力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只小奶猫身上自然也是感觉到了,对此他也表示自己无能为力,跟他们黑市打交道的他也就认识秃鹫,美洲狮和土狼,然而这些信息不足以补全他们现在所未知的。


  这房间霎时间弥漫着一股凝重的气氛,“你对西南方向这个研究所有多少了解?”罗非这话明显是问宫铁心的。


  “不多,但我知道,药草大部分都是先经西南,再发往中部和东北部。”


  “也就是说这里是初加工的地方。”罗非的手指轻扣在西南部的标记上,“蛇族在制药这方面天性不错。”


评论(1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