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朱白】对A夫夫的婚后日常(6)

今天都怎么怎么了???来看个沙雕文开心一下。

我流返祖au,ooc有!bug有!

晚上更《势不两立?》看韩沉和光光带娃!有空再写个程慕生x微光(面光兼浮沉党还是下不去手)【大哥说二哥点生光文,我能有什么办法x(阅读理解零分)】

————————————————

  6、

  

  朱一龙接到白宇的电话的时候正看完这次星海给他发来的东西,星海的通讯器是一个手环,因为手机实在是太不方便了。他看着来电显示,白宇,他看了看时间才不紧不慢的接通了通话。上来就说他处境尴尬,按照以往的惯例,这个皮皮虎肯定又浪出边儿了。

  

  朱一龙和白宇的家在龙城的后方,距离变异野兽袭击的地方有些距离。所以他也没发觉这城市的一端出了事,当他听到白宇说自己被金刚生擒了的时候他是怎么也不相信,理由?呵,白宇什么人?又不是他不在一会儿就能被捏死的蚂蚁,再说了听白宇的语气根本他不像是真的出事。

  

  “真的!不信我让金刚吼一声给你听听?”

  

  “来,乖宝宝,吼一声。”

  

  通讯另一头的白宇开始在逗小动物一样逗着什么东西,通讯只有语音,所以朱一龙也看不到通讯那边的白宇是在逗什么。然后他就听到了一声野兽的嘶吼声,好吧,他家小白没有骗他。

  

  “龙哥,现在信了吗?所以你有空没啊?”

  

  “你都这样了,我还能说没空?”朱一龙听着通讯那头的白宇似乎并不是很着急,所以他也不着急,没有切断通讯,稀稀疏疏的一阵动静之后。

  

  “哥哥,你能不能有点危机感?我现在处境很危险啊,我还是不是你的小心肝儿了。”

  

  朱一龙听的不单只是没有任何的危机感,甚至有些想笑。

  

  等他到的时候,其他人为了防止金刚把那个胡子拉杂的“美女”抓走,锁链绳子都用上了,然而金刚对于他家的白虎似乎情有独钟,死死不放手。白宇还抬手拍了拍说,“松开点!骨头要断了!”

  

  “龙哥。”

  

  “龙爷。”

  

  见到人来了,大家都很主动的打了声招呼。朱一龙点了点头以示回应,对着那边被金刚拽在手里的白宇提高了些许音量道,“怎么样?感觉如何?”

  

  “还好,活着。”

  

  朱一龙看着白宇咧嘴笑就知道问题不大,挥了挥手让联盟的人都退到一边先。众人很不解,但还是照做了。不知道是不是解除了危险,白宇感觉到原本用力握着他的手松脱了一些。刚想回头谢谢他龙哥,哪里知道他龙哥的龙尾一摆,直接让金刚失去了平衡向后倒去。

  

  “???”

  

  不先救人吗???

  

  朱一龙上前,变成了龙的模样,只不过和他平时不太一样,身子没有拉长,而是正常的比例,“龙哥你要干嘛去?哥斯拉大战金刚吗?”

  

  朱一龙白了他一眼,在金刚站起来的一瞬间将金刚连带着白宇一起掀了出去。野兽的吼叫夹杂着白宇的惊呼,“龙哥???我还在这里啊!!!你真的是来救我的吗???”

  

  身后围观的人也是目瞪口呆,他们的白虎指挥官被一同的掀了出去???什么情况???家暴现场???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朱一龙恢复了人的模样走到了金刚落下的地方,原本应该被它拽在手里的白宇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了出来踩在了金刚的身上,“死了?”朱一龙问。

  

  “没呢。”白宇抛了抛手中的手枪,扳机扣在手指上晃了晃,“没子弹了,这货真的皮糙肉厚,你动手吧,我没带刀。”白宇从昏厥的金刚身上跳了下来。

  

  而朱一龙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把长刃,星海多用神兵,而神兵多为冷兵器。所以白宇并不觉得奇怪,这把长刃是用他龙哥的龙骨所制,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不死取骨还不留后遗症的。

  

  手起刀落,变异的野兽也彻底的失去了生命体征。

  

  “玩的开心吗?”

  

  这明显是在问白宇的,白宇笑咧咧道,“还可以,被抓着还挺新鲜的。”

  

  朱一龙看了看周围的痕迹,白宇变化过身形。白虎的模样是足以于这只变异野兽抗衡的,他也不认为一只金刚真的能给他家白虎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在他看到金刚的第一眼就确定,它不过是体型庞大,和其他那些速度快杀伤力猛的不是一个层次的。

  

  “不过哥哥,我得抗议一下啊。”

  

  “嗯?”朱一龙不解。

  

  “以前你都不会让这些东西靠近我的,你看看现在……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猫了?”

  

  朱一龙没忍住笑了。

  

  “你要是真的觉得有危险还能慢悠悠的跟我求救?真的有危险你也不会让联盟的人留在现场,早让他们逃命去了。”

  

  白宇撇了撇嘴不否认,“怎么样,我这次表现还可以吧?”

  

  “你指哪方面?演技还是面对这只金刚?”

  

  “都有,怎么样?我可是很满意我的表现的。”

  

  “你可拉倒吧。”朱一龙哼笑道,“下次不准胡闹了啊,再有这类的事第一时间先通知我。”

  

  白宇吐了吐舌头,朱一龙知道什么意思,白宇的意思是,不保证。

  

  朱一龙伸出手点了点他的鼻尖儿,“迟早把你自己皮死。”

  

  “那就看看我龙哥速度快不快了,快呢,我是死不了的了。”

  

  朱一龙给了他一个标准的居式白眼,没有说话。白宇的自信并不是空穴来风,他确实不会让这只白虎把自己皮死的,就像这只白虎说的生活总得有点乐趣,总是一成不变的可真的不好。他不阻止白宇也是因为,他知道这只白虎有分寸,毕竟都老大不小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意外,有的只是你从一开始就没有纳入考虑范围的东西。他想过所有可能赶不上的情况,所以他不会让这些情况发生。同样的,白宇想过所有危机的时候,所以他会在这些时候里挤出一丝的空隙,让他龙哥有足够的时间赶到。

  

  这就是他们俩的默契。

评论(11)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