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95)

  95、


  “罗,罗先生,你别带我们去宫医生那好不好。”小仓鼠撒娇小跑的跟在罗非身后,用一种快哭的声音哀求着。


  “罗探长,我们保证乖乖听话,您别送我们回去好不好。”小白猫伸手拽着罗非的衣摆。


  银喉长尾山雀落在他的肩上,叽叽喳喳的似乎也在做同样的事。


  “罗探长……”这回是之前的兔宝宝的声音。


  “我,我们真的会乖的。”小松鼠小跑几步,与罗非并肩同行。


  一群孩子追在身后,撒娇,哀求,扯衣角,罗非也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哪里受得了。停下脚步,看着身边的一圈孩子,粗略数了一下,都是他见过,熟悉的。只是他们现在,都换上了干净保暖的衣服。


  “你们不呆在研究所,跑来这里干嘛?”还差点让他以为自己被极端派的人给围了,说没被吓到是假的。


  “研究所不好玩。”这是一只猫科幼崽,黄色的耳朵尖有一寸黑色的毛,尾巴尖也是同样,这些信息告诉罗非,这不是一只普通的野猫或家猫,而是沙丘猫,他扁了扁嘴,委屈巴巴的说。


  “……不好玩,那边有地君殿的人在,总比你们在这里安全。”宫铁心给罗非说过,这些孩子是极端派目前为止最成功的实验品,这要是让极端派控制了,那就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可我们在那边,罗先生您不就危险了吗?”小白犬不服气,他才不需要那些人的保护。


  “……”罗非有那么一瞬间真没觉得这些孩子哪里乖了,都集体出逃了,之前怎么还乖乖的上了运输车的???太不科学了吧。“不管怎么样,你们来这里的事必须跟宫医生说。”


  “不要嘛!”小白猫用力扯住了欲往回走的罗非。


  这小女孩儿的力气是不是有些大了???罗非尽然被这只还没他手肘高的小女娃给拽住了???


  小松鼠直接拦在了罗非面前,“至少让我们帮你们嘛,我们可以的!”在研究所的那些天,他们也多多少少的意识到了什么,不受行动限制的他们,见到了很多实验品,痛苦的模样让他们回想起了在宫医生来到他们身边之前,他们也才意识到,他们其实也是实验品,只是宫医生一直在保护他们,让他们没有受到过多的痛苦。


  他们回不回得了家他们不知道,但是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人在保护他们,就是宫铁心和这只带着他们逃跑的猫探长。他们已经不是孩子了,他们也是有自助思考能力的。


  “……”这些最小只有十岁的孩子怎么那么能贫?宫铁心到底都是怎么教他们的???他严重质疑宫铁心的教育。“你们是想将功补过,帮我的忙,让宫医生不好责怪你们擅自出逃吧。”


  被拆穿了的孩子们,低下了头,尴尬的笑了起来。小白猫上前抓住了罗非的手摇晃着,“罗探长,你不忍心我们被宫医生骂的对吧?”


  罗非很想立即回答,忍心,非常忍心,让他好好教育一下你们最好。但他并没有,只是叹了口气,“这树林应该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你们帮我在这里找到一棵有狼爪印的树。”


  孩子们原本耷拉下来的耳朵纷纷竖了起来,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应了一声就四散开去。留下了一只看不出是什么种族的飞禽,小孩儿对罗非笑了笑说,“我留下来保护罗探长。”


  罗非看着这孩子笑的天真模样也跟着笑了,真的是一群小精灵,淘气却让人无法生气的小精灵。


  “我们也去找吧。”


  “诶!”


  现在的树林已经不像是盛夏时那般的茂密,隐约的能看出太阳的位置。根据太阳的位置,推测出现在应该是接近黄昏的时间,还有一些时间。分散去寻找的孩子一个消息都没有,回去一定要跟宫铁心商量一下给这些小淘气身上带上一个GPS定位装置才行。他觉得自己现在并不是满山找那白狼王留下的记号,而是在找自己那些淘气的跑到山里玩耍的孩子,主线任务都要变成支线任务了。


  “罗先生!这边!”一只小白犬从他的两点钟方向跑了过来,那边好像是……接近主山道的地方,看来他一开始就跑偏了。


  “你是飞禽对吧?”罗非看向身旁的小孩儿,飞禽一族的返祖耳朵很好认,在人耳的外廓长着与他们化兽时一样的羽毛,这孩子耳朵上的羽毛是白色的上面有着零零散散的黑点。小孩儿点了点头,罗非得到肯定之后才说,“去告诉其他的孩子回来集合。”


  不得不说这些孩子的执行力果然不一般,身旁的小孩儿瞬间就化成了一只矛隼,别称:海东青。是一种极其好看的鸟类,这孩子长大后怕是一只非常厉害的猛禽。


  “罗先生?”小白犬看着出神的罗非,歪了歪脑袋。


  通体雪白,耳尖与脚像是不小心染上了墨汁一样,就像是踩着污浊的水洼走向他,但身上却没有被污浊的黑水沾染丝毫。


  “你……以前化兽就这个样子了?”常见的都是踏雪寻梅,眼前这只小白犬却是相反的。


  小白犬低头看了看自己,对于这个他似乎也很茫然,他不知道,以前在家里有没有化兽过他已经记不清了,就连父母长什么样他都很模糊。只是依稀记得好像是有这么一个家,好像是有这么两个人,其他的都是一片空白。


  罗非看着脑海中对于家这个地方记忆模糊的小白犬心情有些复杂,可面前的小白犬却没有一丝的慌张,就像是那些记忆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一样,罗非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甚至觉得如果他们落入了极端派的手中,可能会变成毫无情感的战斗兵器。


  “走吧,带我去爪印那。”


  “这边走。”小白犬依旧维持着化兽的模样,小跑在这已经铺上新一层枯叶的林间。


  罗非带着孩子们在爪印附近寻摸了好一阵子,都没有其他发现。天色也渐渐地暗了下来,孩子们原本正常的双瞳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化成了令人有些害怕的兽瞳。


  “回去吧。”这附近并没有塌陷,证明地下支撑着建筑并没有遭到破坏。但附近并没有找到通往地下基地的入口。


  “嘶……怎么突然冷了?”一向不会感觉到冷的孩子们倒抽了一口。他们抬头看了看四周,景色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但是周围明显的出现了来自大型肉食的压迫,他们本能的往后退尽量靠近他们要保护的猫探长。


  正在整理思绪的罗非并没有察觉到周围气温的骤降,一只兽爪从他身后一把抓住了他,“?!”出神的罗非被这么一抓被吓的尾巴都炸开了。


  “……你们怎么在这里?”是宫铁心。罗非回头看去,妖化的雪豹。


  “你怎么这个样子?”化兽不过瘾,改妖化了?!罗非很是懵逼。


  “猎食者的数量不对,我怕有猎食者跑到这里。”宫铁心解释完罗非的疑惑后,看向了开始往罗非身后躲藏的孩子们,“你们怎么在这里?”


  孩子们听出了声音,是他们的宫医生,纷纷垂下脑袋往罗非身后躲,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宫医生。


  罗非看了看身后的孩子,他也就一个人哪里挡得住所有孩子?现在就像是小鸡崽儿寻求母鸡的庇护一样,围在了他身后。


  “那个……铁心,我们……”罗非真的被这些孩子拉着成了共犯,不得不帮着这些小淘气。


  “你先别说话。”宫铁心知道罗非要求情,所幸直接打断了他。


  妖化的雪豹比化兽时的他更有威严,罗非都被这种大型捕猎者的姿态给镇住了。这不是他所熟悉的那只会撒娇的白色大猫,现在这只白色大猫在生气,虽然并没有很明显的表现的出来。


  “不说话怎么商量?”虽然被镇住,但不代表罗非会胆怯。“我们现在人手不够,这正好不是吗?”


  “……”


  孩子们听到罗非在帮他们,附和着疯狂点着头。小白猫探出一个脑袋,白色小小的耳朵在头顶,耷拉着,“宫医生,我们真的保证乖,不要赶我们回去好不好?”


  “你们得回去。”宫铁心丝毫不让步。


  “我们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小白犬鼓起勇气站了出来。


  “你们出现在这里就已经在添麻烦了。”这里表面虽然看上去只是工地塌方,但背地里是些什么事他们很清楚。更何况现在居然还有猎食者活着跑出来了。


  他是怎么知道的?和韩沉一起去搜刮极端派留下东西的罗浮生回来,看到被运回洪帮的尸体,他数了数问这里的猎食者是全部?负责搬运的帮众回答他“是。”他这发现不对才告知宫铁心,围攻他们的猎食者有三只,可这里拼拼凑凑最多一个半,有两只肯定是凉透了,那还有一只。


  孩子们耷拉着耳朵垂下脑袋和尾巴,乖巧认错的孩子总是让他们无法找到理由责骂。宫铁心话锋一转,面向罗非,“你也是,出来怎么也不喊我?要不是我问沈面,都不知道你出来了。”宫铁心因为这只猫探长不说一声就擅自行动本就担心,现在还带着孩子们一起胡闹,真的是一个都不能省心。


  罗非觉得自己是被孩子们牵连的,但他还是耷拉下了耳朵,看着眼前这头比他还高出一截的大雪豹。他可说不出什么都是眼前因为眼前这大雪豹忙的关系才没跟他说的这种话,因为他知道,他就算不说宫铁心也会知道是怎么回事。


  家猫撒娇可以说是一等一,技能满点,宫铁心对上了罗非双眼,虽然并不是化兽时的满月,但他还是心一软,“很晚了,明天来再找吧。”大雪豹的体型也开始缩小,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然后变回人的模样。


  罗浮生和韩沉,还有过来打算一起吃完饭商量接下来事沈面和曹光,看着宫铁心出去后领着罗非和一群孩子回来可以说是一脸懵逼。


  “你们出去一趟,还能生出十几个崽儿也是厉害的。”


评论(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