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面光】鬼王家的小少爷(7)

好像很久没更这篇了?(:3_ヽ)_我才不会说太久没写面光感觉浑身不对劲,赶紧写篇压压惊。

——————————————

  7、

  曹光对于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为李家公子的眼中钉很是不能理解,他只要他的先生,外面的小姑娘他是一个都不感兴趣,他只想安安静静的打理曹府事物,并不想成为小姑娘口中拉踩人的理由。

  “先生……”

  沈面一听那哀怨的语气就知道,他家小兔子又委屈了。他可算是知道之前他家这小兔子是怎么委屈成那样的了,这三天两头的没消停过。

  “你又不让我吃了那姓李的小子。”沈面表示这回他也委屈,他是山鬼,也是鬼王,吃凡人对他来说才是正常的,但这小兔子不让,他能怎么办?

  “你!说!你要我还是要他!?”

  吃,这个字在曹光这里已经有了别的意思。这下沈面就只剩下,面面不是,面面没有,面面不知道。小兔子吃醋可爱是可爱,但这比他委屈更难解决,先不说打不得骂不得吧,就他此刻说啥他家小兔子都听不进去的了。

  鬼王,愁。既然说不听,沈面也就懒得说了,直接把小兔子往床上一扔,陪他共度春宵。沈面虽然很宠曹光,但不代表他真的温柔到骨子里,他骨子里还是凡人们所惧怕的山鬼王。残暴,嗜血才是他的本性。

  “你再委屈,我真的不保证能让那个姓李的活着。”

  沈面的耳语此时对于曹光来说有些像是深渊低语,让人迷失心智的同时还带着莫名的恐惧感。曹光是什么都不敢说了,窝进先生的怀中,乖巧温顺的如同一只兔子一样。尽管他现在能清楚的感觉到来自沈面的恐惧,他的身体和思想都告诉他,远离他比靠近他危险,最深处的求生本能让他尽力的去靠近沈面。至于为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可能是觉得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也可能是因为他知道沈面再怎么凶,怎么可怕都不会真的取他性命,他是唯一有这个特权的人。

  沈面早就想把那个隔三差五就来找他小兔子茬的公子哥给弄死了,他这只小兔子从小到大他都没舍得让他受半点委屈,这个公子哥三番五次的找茬,现在还活着真的得感谢他家这只善良的小兔子了。

  有些姑娘不信邪,找了各种机会来和曹光套近乎。曹家虽没有李家那么多的后台,但在这不大不小的小镇上还是很有分量的,算得上是富家子弟。再加上年轻的当家,这要是哪个姑娘嫁到曹府,立马就是曹夫人,比其他三家的少夫人地位可高上一些的。

  你以为只是姑娘们单枪匹马?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曹光这天闲来无事,来到他们曹家的店铺巡查。这不,就有个老人家上前跟他扯上了家常。

  “曹老爷,这坊间都在传您是个龙阳之好啊。”

  这话一出曹光是既尴尬又无奈,他不是那种会给长辈甩脸色的人,面前这位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富商,但在这里也是个小有钱财的商人。

  “您看您,年少有为,难免有人在背后说些不中听的话,还是赶紧娶亲,这也好让曹老爷安心事业不是?”

  曹光可算听出了,这老爷子感情是来催婚的,曹光笑了笑,并没有明确表示些什么。在外人看来他可能真的是一个好脾气的年轻人,只是这都是表象,他脾气其实一点都不好,只不过面对这种人情世故较为圆滑罢了。他在这道上也混迹了些日子,曹家老爷子也没少教导他这方面的为人处世。

  “三日后的花朝节老夫在观园设宴小聚,还望曹老爷赏个脸。届时祁老爷和刘老爷都会来。”

  设宴小聚?还特意选在花朝之时,这怕是相亲局吧。曹光可清楚这种所谓的交设宴小聚,他们商人之间的设宴小聚,避免不了的就是有些人会带自己的子女参加,美其名曰观摩学习,实际上就是放他们出来和同龄的人套套关系这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但避免不了的是,倘若是一男一女看对眼了,父辈又觉得没问题,联姻随时都会提上日程。

  这早不聚晚不聚偏偏坊间传言起了就设宴小聚的,他不想联想到都难。

  沈面把玩着山鬼从不知那座山里寻来的宝贝,听着曹光一回来就给他抱怨着这些。

  “你若是不想去,拒绝便是,怎么还愁眉苦脸的。”

  “他们的意图无非就是盼我娶他们家女儿。但人又没把这事摆到明面上,你让我找什么理由拒绝?”曹光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可清楚这些需要套路了。而且这设宴小聚你不去他们指不定联合起来捅你刀子,他可没有曹家老爷子那些手段防得住这些老家伙联手,这曹府的产业可是他好不容易保下来的可不能在这种地方掉链子。

  “你是不敢承认自己是龙阳之好?”

  “……”曹光觉得自己被看破了,他承认,但是要他公开承认还是需要些勇气的。

  “两个选择,一,三日后我与你同去。二,三日后我将那什么观园血洗了。”沈面的语气轻松,血洗似乎在他看来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沈面拿起手中的宝物对光看了看,这宝物是块白玉,成色不差,曹光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的两个选择在我看来只有一个选择。”血洗观园?这是什么新式节目???

  沈面余光瞄到了他家小兔子的视线,似乎对他手中的白玉很是喜欢。“喜欢?送你。”说着就将白玉递给了他。

  曹光一愣,他和沈面虽然是那种关系,但又不似男女之间那般,收礼什么的他还是有些……“这玉这般好,给我真的糟蹋了。”

  “拿着。”沈面不给他拒绝的机会,直接将白玉塞到了他手里。玉本寒,想知道是不是好玉一摸便知。曹光手心是热的,这块白玉塞到他手心时他感觉到了一股寒凉,不似冰那般刺骨,但感觉这东西捂不热,他甚至能感觉到热感在接触到它的时候很快的消散了去。

  “这……”曹光愣了好一会儿才摊开手看着这块玉,不算通透,但色泽非常好看。

  “我要了没用,你拿去让人做成挂饰也好,首饰也罢,若是不够我再去给你寻些来。”

  “先生,这算是定情信物吗?”

  沈面看着小兔子呆呆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笑,“你说是,那它就是,你说不是,那它就不是。”

  这模棱两可的答案曹光很是不满,“给个准话成吗?”在他听来,这就像是在说,他自己定义,换种方式就像是在说,这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

  “你想要多少我给多少。”

  “先生……你知道你这话说的比我们这些见多了奇珍异宝的商人更有财大气粗的感觉吗?”

  “不喜?”

  “不喜,总感觉我这拼死拼活赚的都还没你多,不服。”

  “那就不服着吧,无碍。”

  “……”这话曹光没法接了,什么叫做那就不服着???还无碍?!他这是要闹了!沈面想起看出了他的情绪,“对了,花朝节?那是什么?”

  “嗯……换个说法先生应该能懂。祭花神,又称花神节。”

  “哦?为何祭花神?”花神与山神是同类,在沈面看来不过是一路野神仙,不足以让人拜祭,因为他们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不过是一些喜欢打理花花草草的家伙罢了。

  “相传,花王掌管着人间生育,所以人们都想请花神保佑儿孙满堂。说白了就是姑娘家家的节日,和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儿是没什么干系的。”

  “……光儿。”

  曹光刚坐下,正想尝一尝这从南方送来的茶叶是否真如他好友所说那样是人间极品时,就听到沈面唤他,他也就随随便便的应了一声。

  “儿孙满堂?”

  沈面所说的四个字并没有什么问题,连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对。但是他怎么觉得听上去怪怪的?

  “先生这是……想娶妻生子?”曹光很不开心,“正好,三日后先生陪我去趟观园赴宴,届时寻一寻,可否有讨先生欢喜的?”说着,他嗅了嗅杯中茶的香气,果真是上好的茶叶。

  “不需要,有你就够了。”一窝兔宝宝……自己应该还是能受得了的。

  茶香浓厚的茶水刚在曹光的口腔中打了一转,就被一口喷了出来,本是温润的茶水这时就像是滚烫的热水,灼了他的喉,让他控制不住的猛咳了几下,“???”

评论(9)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