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94)

( ⌯᷄௰⌯᷅ )真正的大boss终于露脸了【bushi!】


今天是宫铁心和罗探长携手面光推动剧情(:3_ヽ)_纯剧情……


前文看合集 or tag


我流返祖au,巍澜衍生群像,人物很多,一共6对cp交叉推动剧情。原创人物一般都没有姓名,全是动物代号。后期会出现带崽剧情,崽儿们配不配拥有姓名我就拿不定主意了,有没人能给个意见?(:3_ヽ)_


——————————————


  94、


  永创集团的总部位于兽族最繁华的城市,办公楼更是被周围的高楼所包围着。位于最高层的是他们所有者的办公室,不知道是不是他们都喜欢俯视着外面的景色。


  “董事长,接下来怎么办?极端派的地下基地被攻破了。”


  “……一群废物!”


  “……”因为对方的愤怒情绪,进来汇报的人垂着脑袋,返祖后的出现的动物耳朵耷拉了下来,尾巴也夹了起来。


  “我要的东西呢?”现在玻璃窗前的人,收回了看向大楼外的视线,回身看向那名汇报者。


  “应该在,在特调处……我们进不去。”汇报者是一只在兽族随处可见的犬族,俗称大黄。


  “让妖族的人攻进去,把东西给我取过来。”


  “那,那可是特调处啊。”大黄战战兢兢的说,在兽族人眼里特调处是个什么地方?能只身与妖族抗衡的部门,就连内部成员都是混合了兽、妖两族人的地方。


  “你不想做可以滚。”那人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旁,狠瞪了一眼大黄,指节分明的手指扣在了做工精致的酸枝木桌上,散落在桌面的文件看似凌乱却又并不会让人觉得糟心。“不缺你一个。”


  “……”这话确实没错,在兽族生存就是这样。爱做做,不做滚。很潇洒,只是口袋也很空。


  大黄硬着头皮,只能回给那人一句,会去通知的就下去了。


  他看着桌子上散落的纸张,上面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不过是一些人的信息资料,寸照上的人有的挺直着腰板,有的含腰驼背的没个正型。倒是上面的文字信息都是统一的一个合适,是有人刻意的整理过。他看似有些疲惫,很是随意的让自己跌坐进一旁那舒适的皮椅上,整个人的身躯正好的贴合着皮椅的形状。装潢晶亮的天花板映入他的眼中,心里骂着特调处迂腐。为什么他们就不懂呢,他可是在造福整个兽族。


  当然这也只是他漂亮的场面话。


  视线瞟了一眼桌面上的纸张,眼神中透露着压抑许久的愤怒,随即嘴角不知为何扬起,失声的笑了起来,轻声的说了一句,活该。


  妖族地界,西北小镇。


  宫铁心和罗非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金属门的打开方法,黑市商会的熊族用了各种方法都没办法将其打开。壁上的泥土都被他们挖开了,都没有看到有什么通道。


  “应该还有别的通道。”宫铁心看向周围被炸开后被石块泥土掩埋的地方。


  “把这里全部清除太费时间了。”罗非知道宫铁心想干嘛,而且他说的也并非没道理。只是这里这个情况,太为难洪帮和黑市了,没有一个工程队是没办法全部清理完的。但是根据这门周围的状况,他觉得这门后面应该和被炸毁的地方不是同一个画风的。


  “……”宫铁心对此也不否认,确实太费时间也太费人力了,他们人手不想极端派那样充裕。宫铁心回头让洪帮的人都停止了这个无意义的行动,开口道,“你们去把那些尸体抬回去,我要研究一下。”既然这里没办法有新的突破,那就没必要再纠结了。


  “我去看看曹光那边。”


  ※


  曹光坐在床上,磕磕绊绊的敲着代码,但总是会有那么几个地方对不上号。


  “我发了一个新的,你看看这个行不行?”手机里传来的是林静的声音。常规的破译程序无法将移动盘的密码给破了,林静猜测移动盘里不止一层或两层密码,也就是说曹光手中的移动盘并不是市面上常规的移动盘。


  “不行啊,这个根本就没办法运行。”


  手机那头的林静像是烦躁的挠了挠头,“到底哪里不对???”


  “之前那个可以运行,但是破译不了。”曹光也是有些烦躁,他一个上午和林静试了不知道多少种方法了,移动盘的密码就没有松动过。还好移动盘没有什么自毁程序,应该是真的不能丢失的重要文件。


  现在这两个人得研究出一个新的破译程序,沈面对于这些虽然不是不懂,他活了这么久什么东西没玩过,但总归比不上这些专精的,于是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狼群给他送来的文件。这段时间没在商会,文件堆积如山,所幸都没有什么紧急的事。


  这间不大的套房就在这个短短的时间里被他变成了办公用的场所,旅店老板也是无奈,洪帮他都不敢惹,就不要说现在住在他旅店里的黑市商会的人了。


  沈面所住的那一层全被黑市商会包下来了,罗非因为是自己人进出并不受任何的限制。沈面房间的门更是打开着的,罗非连门都不用敲。


  “怎么样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那边看着文件的沈面。


  沈面抬眼看了他一眼,手一动,用手中的钢笔指了指床那边。罗非看过去,就看到已经快要抓狂的曹光,和听到林静近乎咆哮的声音。看来事情真的不那么容易。


  “你们那边呢?”沈面本来的目的只是负责端了极端派,并且给他家小奶猫找到解除药性的方法,其他的他一概不管。但是现在方法没找到,还让一部分的极端派跑了,着实让他不得不跟进这事儿。


  “发现了一个被极端派掩埋的地道,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只能确定的是应该通向西北方。门被长时间封死,现在没法打开。”沈面现在是自己人,罗非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把他们发现的算盘说了。


  沈面听完停下手中的动作,看了看罗非。好一会儿才说,“小镇往北的方向,有地下建筑,之前发现的,你们沿途去看看,我在那边留下了爪印。至于入口……我们没找到。”


  “多谢。”罗非得到新的情报,转身就走出了房间,现在可没有时间让他们慢悠悠的了。


  走出旅店的罗非,看了看往北的方向,又看了看去往洪帮的方向。叫上宫铁心?他现在估计没空,还是自己去吧。


  他裹紧了刚因为快步行走而松脱的围巾。这个小镇和兽族的一些特色小镇很像,所以当他看到往北的山路也被简单的修饰过时并不觉得有什么惊讶的。虽然没有铺上石板作为道路的指引,也不是很宽敞,但至少可以看出有一天经常有人走过的小路。太久没有一个人行动了,罗非多少有些不适应。


  但不适应从来都不是他会放弃寻找自己所想知道信息的理由。身上没有任何的防身工具,他也就不打算贸然行动的窜进了小路两旁少有人进入的树林中去了。


  树林中的新鲜空气掺杂着冰冷的空气灌入了鼻腔,让他是感觉到肺像是注入了新的活力,同时也让他的鼻腔很是难受,抬高了脖间的围巾,试图阻挡一下冰冷的新鲜空气。山间的温度比小镇里要低得多这个他清楚得很,但这差距会不会太大了?他也没离开小镇多远,简直就像是从一个冰箱跨入了另一个冰箱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离人居住的地方太近的缘故,这附近连一只小动物的身影都看不到,甚至连生物的活动轨迹他都没有发现。造成这种情况的因素很多,可能是像兽族那样这附近的动物都被驱赶走了,也可能是动物觉得这里不安全自行离开了。但对于妖族这种更为贴近野兽的存在,真正的纯动物应该能和他们和平相处才对。


  呼出一口白气,证实了一下周围究竟有多冷后,罗非真的有些后悔没有穿大衣来妖族,这里的气温果然不是兽族北边能比的。他再次确认了一下手机上的日期,是秋天没错,可这里给他的感觉就是已经进入冬天的兽族南边靠北一点的地方。


  罗非摸了摸身上,什么东西都没带出来。叹了一口气,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必需品。虽然猫族怕冷,但并不代表在这种温度下会被冻死。


  树枝上的绿叶也在时间的推移下渐渐地由舒适的绿色转换成了干枯的黄色,被风一吹,有的挂不住纷纷往下落。落了罗非一头的枯叶。树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当然罗非听得出其中的规律,然而他在这个规律中间,听到了不规律的沙沙声。本能的使他警惕了起来。


  按理说这里不应该有人活动才对,现在就算是妖族也不需要山上拾捡柴火,附近就有小镇,还是建设相对完善的小镇上山捡柴可以说是不可能的。捕猎?那更不可能了,这附近连松鼠这种小型动物的痕迹都没有抓空气不成?但罗非还是以防万一的再次察看了一遍周围的树干与地面。这里也确实没有人经常活动的痕迹,也就是说这里不但没有动物的活动,也不是人们的必经之路。


  极端派?不可能,他们大部分应该已经在那地下基地爆炸之前就撤离了,如果还有幸存者……那就真的是倒霉了。


  罗非往后退了一步,立于头顶的猫耳朵仔细的听取着周围的动静,寻找着他们的规律,再次确认他刚刚是否听错了。


  “沙沙”的两声从他身后响起。


  罗非并没有立即回头确认,而是视线转悠着注视着周围的动静。随即左右两边都发出了某种规律的“沙沙”声。


  是生物穿梭树林的规律声,这个罗非很确定。突然头顶一声细小的声响,像是什么爪子磕碰到树枝上的声音,很细微。罗非这回猛的抬头看去。


  “……”


评论(1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