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93)

今天巍澜主场!

————————————————

  93、

  “如果是大批部队的话,在他们不分散行动的情况下,这里和这里是最有可能的。”花无谢指了指地图上的两个地方。地势较为平坦,行进的阻碍会小一些。

  “现在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哪里……”两条路,一上,一下。根据地势的走向,这两条路要汇合的话就得绕一个圈,上路距离他们的研究所较为近,他们如果是大张旗鼓的行军,驻守在这里就可以拦截。

  花无谢的手指划过地图,沿着了前进的路我不断地延伸,“上路通往妖都方向,也可能是去往兽族,下路要去妖都路程过长,如果是下路他们去的应该是别的地方。”他们面前的是一张妖族地界的常规地图,没有任何的地方标记。非常的朴素,“他们要是走下路,我就真的不知道他们是要去干嘛的了。”花无谢虽然熟悉妖族地界,但有些隐蔽的地方他还是不知道的,更何况极端派一直都是明里暗里都有。

  “我们需要一个在极端派呆过的人。”赵云澜心中浮现了三个字。

  “铁哥。”花无谢自然也猜到赵云澜想到谁了。

  “沈巍到了吗?”赵云澜在地图上用记号笔画下了花无谢所指出有可能是极端派去向。

  “比你们早一些到,现在应该在观察室那边。”

  赵云澜将地图拍了照,发上了群聊并且@了宫铁心,简单的用文字说明了他想知道的。

  “观察室?他在那边干嘛?”对于沈巍在所谓的观察室他还是有些不理解,是什么东西需要观察他不知道的吗?

  “沈巍哥来的时候带着一只发狂了的猎食者,我们好不容易将它送进了观察室。那边构造比较坚固,猎食者应该破坏不了。”花无谢解释道。

  “活着啊?!”这还是有些出了赵云澜的意料。

  猎食者,兽、妖两族的天敌,在他们眼中它们更是杀戮,狡猾,狂暴的象征。在许久以前猎食者还不会躲着他们,因为作为天敌对于妖、兽两族可以说是大有赶尽杀绝的趋势,后来兽族联合起来反杀,才导致了现在的猎食者不敢接近人多的地方。但是落单的他们还是不会放过的,已知都是会与其死磕到底,没想到沈巍居然能活捉。虽然他也不是觉得没可能,只是没想到真的能而已。

  赵云澜在花无谢的带领下来到了这个所谓的观察室。

  “哥,嫂子到了。”花无谢礼貌的汇报了一声,而赵云澜心突然很累,都懒得纠正称呼的问题了。上前一步与沈巍并肩,顺着沈巍的视线,他透过玻璃看向里面。

  一只通体黝黑的野兽正在里面乱撞,时而撞向隔着他们的玻璃发出了“碰碰”的响声,然而玻璃却是纹丝不动,碰了壁的猎食者对着玻璃外的他们嘶吼着宣示着自己的愤怒,这个观察室果然坚固。

  “你怎么抓过来的?”观察区的猎食者很是生猛,不像是会被生擒的样子。

  “跃到他身上带着瞬移,只不过太生猛了,一次瞬移没法最大限度,所以速度慢了一些。”沈巍对此也有些无奈。

  “伤着哪了没?”比起猎食者的死活,他还是更关心他家的黑狼有没受伤,毕竟猎食者的战斗力可真的不是开玩笑的。“我当时也就随口一说,不一定要活的啊。”沈巍总是这样,这个让赵云澜多少有些不满,稍微偷一下懒,对他的要求放松一下自己的标准这很难吗?!他又不是一定要他这个黑袍使百分百做到什么程度。

  “没受伤,我绕背抓的。反正也不是不能活捉。”沈巍任由着赵云澜检查,一点反抗都没有。

  “要活的……嫂子你要做什么啊?”花无谢听着很是不解,这东西遇到了能杀绝不留活,怎么还要活捉了?“做研究吗?”

  赵云澜摆了摆手,“我哪有那本事,我就是好奇,这猎食者是从兽族的方向来的。那附近我熟的很,根本就没有猎食者的活动痕迹。”

  “……”这个沈巍也很清楚,因为前些年兽族地界边境附近因为怪事频发,特调处那段时间了没少奔波,都快赶上了地毯式搜索了一遍。这还没过个两三年的,就出了这么一件事。猎食者现在学精了,不会轻易靠近人频繁活动的地方,所以现在他们多出现于妖族地界。

  “如果他是野生的猎食者,为了追捕我们,从你们妖族地界内部跑过去,再与我们同行,你不觉得奇怪吗?”妖族首都与兽族首都可以说是面对面的,也就是说就算是过了兽族地界,进去妖族地界后只要没有进到妖族地界深处都是不会有猎食者活动的,毕竟妖都到黑市这段地方都是有人活动的,而且相当密集的。现在的猎食者可不会笨到只身闯敌营。

  “你的意思是……”

  “有人故意放出来的,这只猎食者应该不是野生的。”沈巍看着观察区的猎食者,大概是撞累了,在里面来回踱步,恶狠狠的盯着玻璃外的他们。

  猎食者很聪明,确实也是生物进化之中聪明的猎手。猎食者对兽、妖两族的了解程度可能比两族对猎食者了解的程度还要高。

  “把天敌放宠物饲养,那个人也真够大胆的。”赵云澜观察了好一会儿,都没发现这头猎食者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在他看来依旧是面目狰狞的怪物,还不如返祖后的他们来的好看。“他的行为看着也只是野生的,要么就是没有被驯化,要么他就真的是野生的,但被人引过来追我们的。”

  “留活?还是杀了?”沈巍看向赵云澜。

  “能关住就养着,有时候尸体能给我们的信息不多。走吧,我们安顿一下就去看看那些活体试验品。无谢,你让地君殿会飞的沿途看看能不能发现他们的路线。”

  “知道了。”花无谢应下后转身准备离开,突然想起了什么,“需要我找人带你们去宿舍吗?还是说,你们想先逛逛?”他可是知道这两人的关系,找人当电灯泡其实真的不太好。

  “你哥说的没错,你真的是个小机灵鬼,我和你哥到处逛逛。”

  “那我走啦~”花无谢很是愉快的溜了,观察室里只剩下了沈巍和赵云澜两人。沈巍看了一眼自来熟的赵云澜,在他记忆里,他和花无谢以前并不认识才对,怎么感觉他和花无谢很熟一样。赵云澜感觉到了沈巍异样的目光,嘟嘴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什么不知道。

  被关押在玻璃里面的猎食者来回踱步了一会儿,又开始试图撞破玻璃,然而都失败了。

  “猎食者的脑壳儿这么硬的吗?”赵云澜就站在这里看了一会儿,这放着其他生物研究头破血流了吧。

  “猎食者的身体构造和其他生物都不一样。”沈巍参与过兽族研究猎食者的项目,但除了看的出于其他生物不一样以外并没有任何的发现,当然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猎食者已经死亡的关系,而兽族地界现在的猎食者已经绝迹了,再想研究活的就得来到妖族地界寻找。

  只是兽、妖两族关系实在是微妙,大张旗鼓的进入妖族地界肯定是不行了,但只有一个不足十几人的兽族队伍能猎杀猎食者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要活捉简直就是不可能的。所以兽族那边并没有更多的研究数据了。

  “那边怎么样了?”

  “打草惊蛇了,说是有一部分实验部队迁出了西北小镇,不知去向。”

  赵云澜和沈巍一同离开了观察室特意的嘱咐好生喂养那只猎食者,别让他死了。

  “……实验部队?”这又是什么东西?他就去抓一个猎食者的功夫怎么就多了他听不懂的事。

  赵云澜长出了一口气才慢慢的给他家的黑老哥解释着。沈巍听完了眉头都拧一块了,妖族有这事他居然不知道。赵云澜赶忙安抚,“对方早有准备也没办法嘛你说是吧?”

  过了一会儿赵云澜又补了一句,“我已经让花无谢找人去空中侦查了,应该能赶得上。”

  “妖族山林居多,他们若有意隐藏起来空中很难发现些踪迹。”沈巍虽然常年生活在兽族,但对于妖族的大体地形还是记得的。

  “……那怎么办,总不能派出陆地侦察兵吧?地君殿没这么多人手啊。”这件事他们已经调动了太多的人了,地君殿,洪帮,黑市商会,甚至黑盾组,再多他们就只能向兽族借兵了,可这事不能再扩散了,兽族民众不似妖族人,他们很容易陷入恐慌,一恐慌什么言论都会有,两族好不容易有些缓和的关系很有可能因此再度恶化。

  为了两族能和平共处,他可以说是劳心劳力,都快为此秃了头,他可不能让他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两个就够了。”

  赵云澜不解,这……地方这么大,两个人就够了?“黑老哥,你这是想累死你们地君殿的人啊。”他可是要为地君殿的人打抱不平了。

  “我和无谢分两队,我带两个就够了。”地君殿虽然现在主和平,不打算与兽族开战,但是该训练的还是有训练的,只不过没有像兽族那样大规模的。

  “……又我一个人留守,命苦啊。”

  赵云澜故意的唉声叹气沈巍霎时间进退两难。“那怎么办……”

  “在你出发前得好好补偿我。”赵云澜故作委屈的模样沈巍真实的招架不住。

  “我,我试试。”

  看着全过程的猎食者表示心很累,连撞玻璃的心都没有了,他现在只想把这两个人从他的视线里扔出去,你们刚刚不是出去了吗?!回来干嘛?!我不吃狗粮!!!不用为我狗粮啊你们这群丧心病狂的返祖人!!!然而……他们之间隔着厚实的玻璃……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