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92)

今天是宫铁心和罗非+何开心和谢南翔场合,虽然不在一个地方但我好像有些天没写其他人了?切换一下_(┐ ◟ᐕ)¬顺便写一下帅气的澜澜

前文见tag,巍澜衍生联手出演的剧情向中长篇练习文,试着学会在剧情中穿插甜甜的感情戏。我流返祖au设定见90章√因为偶尔急躁会让显得剧情太快了,我会努力的把所有事情都交代完的(毕竟我的胶带很多不要钱x)

————————————————

  92、

  正如洪帮的小青年所说的一样,在这被炸开的废墟下还有别的通道。只是被厚重金属门隔开了。罗非上手摸了摸,金属冰凉的触感一下触碰到温热的手掌,在这种天气下给人感觉一种冰刺戳到了皮肤。虽然能感觉到金属的冰凉,但也感觉到金属上面有有一层尘土的触感,应该是爆炸掀起的尘土打在了这门上,也可能是这道门原本就被厚实的泥土掩埋着,因为爆炸才露了出来。

  罗非摸了摸,将上面的尘土抹掉了些许,食指弯曲轻轻扣了扣门板。哦豁,这门还不薄,“你们有没有力气比较大的种族?”罗非对身旁的青年说。

  “黑市商会那边来了几个熊族的,我去叫他们过来。”青年说完就跑了去。

  “之前那么大的爆炸都没把炸开。”宫铁心看着眼前这个比人高上一些的金属隔门有些惊讶,上面除了一些轻微的痕迹之外,并没有任何的弯曲。

  “所以只能取巧了。”罗非开始在勘察了起来,没有把手,门的上方有个被毁坏了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黑色物件,应该是感应器,这附近有什么紧急按钮开关才对。

  这附近已经被清理干净了,碎石块和厚泥土都基本被移除了。宫铁心在门前蹲下,试图在这里找到门与地面连接的缝隙,用手轻轻的扫开一些泥土。“这门应该是被封住有一些时间了。”金属门的底部有被掩埋的痕迹。

  “嗯,应该是爆炸才把这里炸开了的。”罗非同意宫铁心的看法。“那边的小哥,你们将这门附近的泥土石块都凿开,小心一些,别太暴力。”

  那边被招呼的洪帮帮众听到叫唤,立马就放下手上在清理的地方,拿着工具来到了罗非他们这边。罗非指了指几个地方,“不知道下面有没有什么东西,你们一点点的开。”

  帮众们因为接到的任务就是协助罗探长和宫医生,所以他们也没有多问,按照罗非的要求就开始开凿墙壁。而罗非看了一会儿,拿出口袋中的手机,往外走了几步,拨打了一个电话。

  “?”宫铁心知道打扰他人讲电话不礼貌,所以只是向他投去的疑问的目光。

  罗非并没有看到宫铁心的目光,但是他感觉到了。然而这边的拨号已经接通了。

  “你在哪里?不忙?正好,我想请你过来一下,我一会儿发坐标给你。”

  对话很短,对面的人说了什么宫铁心听不到,不过大概能猜到,对面大概也就是应了几声,后挂断了通话。

  “?”宫铁心还是保持着疑问看着罗非。

  “我们需要一个熟悉地下的人。”

  ※

  何开心与赵云澜交替的驾驶,将时间大大的缩短了。但就算是这样抵达研究所也花去了不少时间,车子还没停稳,地君殿的人已经出来迎接了,开启了入口的大门,一路带领着他们来到了停车场。赵云澜也才看到,妖族人化兽是真的能跟上四轮驱动的交通工具的。虽然他们没有将油门踩到底,但妖族人也只是一路小跑,配合着偶尔的加速。

  “这里附近能走人的道路有多少?”赵云澜将车子停稳之后,转头就问给他们领路的地君殿成员。

  “里面有地图,我们进去指给您看。”赵云澜和地君殿也是老相识了,知道这只猫和他们地君殿的黑袍使是什么关系,所以他们并不敢怠慢。

  “你们几个帮忙把车上的货卸下来放到仓库,你带我去看地图,剩下的听这俩人的安排。”分配完周围的人,赵云澜又接着说,“找个人叫花无谢过来和我商议接下来的安排。”

  “是!”

  地君殿也算是训练有素的组织,接到昆仑君的命令,他们问也不多问一句,就进去了执行模式。

  谢南翔哪里见过这阵仗?他都有点觉得他不认识面前这个叫赵云澜的人了,真的是他那个在特调处每个正形的哥哥吗?感觉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而何开心就没有这些情绪了,打开了车的后备箱,“这些都是药材。”简单的交代了一下里面的东西,看着地君殿的人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后,他才看向了楞在那边的兔子。

  “喂,你怎么了?”

  第一声,没反应。

  “谢南翔!”

  “在!”谢南翔条件反射的立正站好,转向,笔直的站在原地看着叫唤他姓名的人。

  何开心看着谢南翔这条件反射噗嗤一声就笑了,“你干嘛?军训吗?”在兽族生活久了的他还是知道兽族的一些事的。

  “不是你喊我吗?”谢南翔对于何开心笑了这事很不满撇了撇嘴,这有什么好笑的。

  “你干嘛呢?一下车就傻站在那。”

  “没,就觉得……有点不真实。”看着周围朴素的建筑物,外墙没有什么鲜艳的颜色,就连建筑物的风格都给人一种规规矩矩四四方方的感觉,这种单调的建筑物在兽族很少能看到,甚至有点……影响城市建设的美观。“这里好像监狱……”

  这次他们带了不少的药材过来,因为说是有大量的实验品,需要用到他们自制的药,搬运的途中有些人还是失了手,何开心顺势的搭了把手,才开口道,“这里是研究所,不是展厅。”

  “……我知道。”谢南翔觉得这只小熊猫怕是真把他当傻子了,这种事他看不出来吗?!而且他来的时候赵云澜已经给他说明过情况了。干站着没事做不太好,谢南翔也动手将他们的行李搬下了车,“我们住哪?”看着周围四四方方的建筑,他根本分不清哪个是住人的,那个是工作的,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进了什么劳改所,他不是来这里医治病人的,而是这里的囚犯。或者综合一下,他是来监狱就职的狱医。

  “这边数过去,第二栋建筑物就是了。那边应该有人接应,你们可以自己过去吗?”地君殿的人现在人手一个大麻袋,虽然不重,但也不好走远。

  何开心让地君殿的人去仓库,他自己领着自家的小兔子朝着他们所指的路走。

  “你对这里很熟?”谢南翔看何开心对于这里的一切都不感觉到新鲜,反而还有一种,这里是他地盘的错觉。

  何开心对于这兔子脑子里莫名其妙的想法也是有些习惯了,“不算,不过妖族这种地方我见过不少,之前我也说过我在给宫铁心当线人,这种地方自然没少进。只是……”说着他还是开始明目张胆的观察起了周围。

  “只是?”说话说一半,让听着的人感觉到很难受。

  “只是上次来这种地方,还是重兵把守的。”这研究所因为被缉妖司、地君殿联手攻下了,已经看不到极端派的守卫,缉妖司已经转移去了西北小镇,这里只剩下了地君殿的人。而地君殿人数本就不多,所以驻扎在这里的人自然也不会多,给人一种这里已经人去楼空的感觉,虽然沿途还是能看到一些人忙碌的身影,但似乎都像是不在意他们各忙各的,这些应该不是地君殿带来的人。

  宿舍坐落在这个研究所的生活区里,这里没有地图,何开心只能靠着对这类地方的了解自己在脑海里给这地方分区。生活区一般都不会是那些实验品的居住地,都是一些这里的员工。可能是极端派的人,也可能是普通的妖族人,甚至可能是兽族人。不过在这种地方见到兽族人的几率不大,他也就没有将这个可能性往心里去。

  “这里还有农田?”谢南翔注意到那边的空旷地,原本以为是什么茶园,走近一看才看清楚,原来是爬满庄稼的篱笆。

  “因为多数是与世隔绝的,所以有也很正常。”何开心回头看去,“而且你看,这么大的一片地方,以前住在这里的人肯定不少,如果全靠从外面运送物资,资金消耗怕是耗不起的。”

  谢南翔跟着回头,这时他才发现这里就像是一个小镇子一样,虽然是一些没有什么美感的建筑物,但这一看去跟他们兽族里城市中的一个区里的小地方有些像,他都觉得在这地方要是出现个什么商业街他可能都不会惊讶。然而事实是,这里并没有商业街这种地方。有的只有产粮的农田和畜牧业,那边似乎还有些别的东西但肯定都是些产出地,这边则是一栋栋的公寓楼,简单的阳台和窗户,墙体统一灰白色。

  他不禁的开始计算,自己要在这个单调的地方待多久,这里给他一种压抑的感觉,本来就心理负担有些大,现在身处这样的地方,他觉得自己心理压力更大了。自己今年怕不是犯太岁了吧,怎么就摊上这些事了。

  提着行李来到了宿舍楼下,他们张望了一会儿并么有看到接应他们的人。正纳闷着怎么办的时候,谢南翔就看到他身旁的小熊猫放下行李,去一旁的小单间不知道摸索着什么。没一会儿他就听到了里面的人说,“没有钥匙……我们上去看看吧。”

  ???提着行李上去吗?如果不是还得提下来???谢南翔表示他不要。何开心也没办法,就让谢南翔在楼下等,他自己上去看。一个人站在陌生的地方是什么感觉,害怕?多少是有一点的,这里没有给他一种活人的气息,有风吹进来,钻进了他没扣好的领子里,暖烘烘的脖子被凉嗖嗖的一吹,一个字:冷。耳边还还有风呼呼刮过的声音,这里的通风还真是不错,不过这话在谢南翔心里就是一句嘲讽的话语。

  要不是这里看上去并不破旧,他还以为这里是不是什么荒废的地方,甚至觉得下一秒是不是就有什么怨灵钻出来索命了,里外除了他就没有别人活动的声音了。

  早知道就跟何开心一起上去了。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