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91)

今天依旧是宫铁心和罗非的场合,宫铁心罗非get√地契,以后不愁没地方住了【这个跟剧情没关系吧喂!】


——————————————


  91、


  盒子里的东西不多,一个不过巴掌大的记事本,一个印章,一枚戒指,和一块上面刻着他看不懂文字的木牌。最底层还被压着几张被叠好的纸张,就像是一个私人宝物盒子。上一次看到各种东西还是在一个证人小孩家里看到,这极端派还真的无法从年龄上推断个人行为。按照他的理解,这东西是属于某个高层的,因为这金属盒子的材质可不是普通人家能弄到的,就更别说小孩子了。


  再者,地下室里不是极端派就是他们的活体试验品,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活体试验品里有孩童,他们也不会拥有属于他们的私人物品。而极端派所谋之事应该不会有未懂世事的孩童参与,有也可能是听话的棋子,也就说这东西是属于成年人的。但是这么简单的锁扣,在他这个兽族人看来,未免也太不严谨了吧,一撬就开,可能放在什么保险箱里都比放在这个小盒子来的安全。


  他没有问,直接从盒子中拿出了被叠放好的纸张摊开。


  “……地契???”这东西对于现在他们来说并没有任何用处。


  宫铁心将印章取出,看了看上面的图案,然后递到了罗非面前让他看上面的图案。是一只鸟类,“大概是秃鹫的传家宝。”


  罗非摊开手,宫铁心很默契的将印章放到他的手中。先是掂量了一下印章的重量,这是一个木章。手感不错,在印章中确实算的上是上品,无论是材质还是上面所刻画的图案。他将印章放回了盒子中,取出了木牌。木牌与印章是同一材质,应该是出自于同一块木头的,只是雕刻的手法和印章上图案的雕刻手法显然不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这些东西我们要来没什么用。”罗非将手感不错的木牌放了回去,这种也就只能拿来当收藏品,可惜了他对这一类的收藏品并不是特别感兴趣。最后还没查看的笔记本在宫铁心的手上翻阅着,看他翻阅的速度,应该这才是这只雪豹要找的东西。


  “那些东西你可以带回去给本杰明,应该对他们有用。”宫铁心一边翻阅着手中的笔记,一边给罗非说道。这两者看似有联系,莫非笔记上记载着印章和木牌的用途?


  “怎么?这些东西难道还是什么机关钥匙?”当然这也并不是没可能得,本杰明会盗墓,自然也有那么些道上的友人,偶然间他还是了解到了一些墓道机关。关闭或开启有的确实会需要一些钥匙之类的东西,但那些东西并不是常人认知上的钥匙,而是类似于他面前的这些东西,还有的是雕刻着特定图案的玉佩。


  兽族地界自然是严禁盗墓这种破坏文物的行为,但在妖族就不一样了。


  “难说。秃鹫的祖辈是为地君殿效劳的功臣之一,他留有什么宝贝也是很合理的。”罗非的问题似乎根本就打断不了他翻阅笔记的思绪。


  “妖族地界建立至今也有千百年了吧。”罗非想看宫铁心手上的笔记,但他也不好直接抢来看,百无聊赖的他又开始把玩起了被他放回盒子中的小物件。这些东西看着也就只能说是身份的象征,有没有代表着地位他不清楚。而且妖族也没有一个正统的史记记载,很多东西都是口口相传的,有没有传岔些什么谁也不知道。“你要这些东西到底作何用途?”


  宫铁心翻阅了一页才开口,“不知道,直觉告诉我这里有我想知道的东西。”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难道他们不是该寻找更有力的证据吗?现在可没时间让他们浪费了,他们这次算得上是打草惊蛇了,也不知道赵云澜他们能不能拦下极端派,这要是让那些战斗力凌驾于兽族军队之上的特种兵抵达兽族,可真的不是闹着玩的。当然罗非很清楚,兽族的人数优势还是在的,看地下基地的规模,人数应该不会过百人,这数量的队伍想彻底攻下兽族还是不太可能的。


  “……”


  两人就这么无话过了好一会儿。


  “看来极端派是早就准备了这么一出了。”说着宫铁心将笔记本翻到了特定的页面,摊开递到了罗非面前。上面的文字密密麻麻写满了整整的一页纸,字迹潦草,还好妖族本就是兽族分裂出去的,文字什么的大多数都还是相通的,所以罗非不至于完全看不懂。看着上面的字迹,虽然潦草,但并不会歪七扭八看不懂,是习惯书写的人的手笔,显然不是什么莽夫的字迹。


  然而密密麻麻的整一页并不是全是重点,宫铁心很贴心的用手指划出了一个重点,“极端派的首领总共有五位,这边记录了除了秃鹫一族,美洲狮一族,还有土狼,牛羚和蛇族。”


  “……也就是说,就算秃鹫和美洲狮死了,其他三族会继续他们的行动是吗?”罗非拿起笔记本,开始仔细阅读起了上面的文字。


  “我不确定,我之前所在的研究所只见过美洲狮,秃鹫也只是偶尔间听说的,土狼的话倒是以守卫的身份我见过不少。牛羚一族和蛇族我就不清楚了……你们特调处不是有一位蛇族的吗?她可能知道些什么?”


  “祝红?不可能,她小时候就被送到了特调处,族里的事她未必知道,还是说……你怀疑她?”罗非问。


  “我没那个意思,蛇族分支众多,特调处的应该是山蛇一族的,而这笔记上说的,应该是草原蛇或是沙漠蛇。但蛇族互相有联系,拜托蛇族的去探一下会快一些。”宫铁心解释道。


  “……”宫铁心说的并不是全无道理,虽然现在分为了妖、兽两族,但同族系的有些还是保留有定期聚会的习惯,这与是否是妖族或是兽族没有关系。罗非同意了宫铁心的提议,拿出手机就戳开了群聊。只不过这事他并没有在群聊里说明,他加了祝红好友,私底下跟她提议了这事。


  只是没想到。


  祝红:这个我有听说,蛇族确实出了极端派。


  祝红:只是最开始他们并不是极端派,只是因为某些原因离开了兽族。


  祝红:详细的长辈们也不愿意提,我以前也试着问过。


  罗非将手机的聊天记录往宫铁心面前一送。“你自己看吧。”


  宫铁心看着祝红发来的信息,他是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他之前还在为极端派做事的时候就翻阅过他们送来的人员信息,这其中就有这位名叫祝红的信息资料。按照年龄的推算,祝红在蛇族目前是没有任何的知情权和话事权。而且这也是老一辈的通病,自认为没必要让孩子知道的事是绝对会只字不提的。


  但还没等宫铁心和罗非商量下一步的对策时,祝红又送来了新的一条消息。


  祝红:正好我也好奇,我去试着磨一磨我四叔,看看有没什么有用的线索。


  罗非:不必勉强。


  祝红:不勉强,反而还很顺路。


  “……”看着这条秒回的信息,两人同时都陷入了沉默。


  “我觉得我得去和老赵报备一下。”罗非说。


  “我也觉得,毕竟是特调处的。”宫铁心看着这小姑娘秒回的信息也是略显尴尬,还真是雷厉风行。要不是他知道这姑娘是妖族人,他或许能更惊讶。


  “宫医生!罗探长!”洪帮的人突然敲响了他们的房门。罗非将手中的东西放入到面前的金属盒子,然后很是顺手的将各种合上推到了宫铁心的怀里,意思让他收好,才让人进来。


  “什么事?”宫铁心反手就将金属盒子塞到了他放在一旁的兽用背包里。


  “我们发现了一条通道,似乎没有被爆炸波及,只是门关着我们在想办法打开。”


  洪帮的人力物力在这种时候显得特别的靠谱,毕竟地下通道被炸毁,地面上也未能幸免的下陷,这种时候妖术还真的比不上那些大型机械,当然如果花无谢在,可能是可以省下这些事。


  “带我们去看看。”


  ※


  一片废墟之中,被人为的挖开了一个坑洞。碎石与泥土混杂在一起显得有点像是一锅杂和菜一样,仔细看,还有一些断手断脚,那边还有一些鲜红的液体,都是被这些泥土和石块埋在地下,应该是一些没来得及撤退极端派的尸体。


  宫铁心看着那边被开凿出的一个通道,里面有些星星点点的光,只是在白天并不是很明显,那边应该就是发现门的位置。


  “秃鹫和美洲狮的尸体你们找到了吗?”宫铁心看向了另外一边,那边是原本入口的位置。那边除了石块和塌陷的泥土以外,还有一些金属物件,那些是一些被砸坏的仪器,现在已经分不清楚那些都是些什么东西,一大片的地方,还得等黑市商会和洪帮的人再清理一下才能分类。


  可以说真的是人多力量大。上午还看不出这么明显的,这才没过多久。这边就已经开凿出了一个新的入口,那边已经清理了大半。


  洪帮的人去询问了一下,小跑了回来,“还没有,倒是清理出一批尸体,宫医生要先去看看吗?”


  “不必了,只要不是活着的,什么时候去看都一样,我们先去看看你们发现的门。”


  废墟的路着实不好走,宫铁心生怕他家猫探长摔了想去扶,然而罗非也很默契的怕走在前面的宫铁心一不小心滑下去而拽住了他的尾巴。


  “……”


  有时候默契也是很尴尬的。


  罗非呼哧一声笑了,两人都没有说什么,宫铁心将尾巴很自然的挂在了罗非的腰上,而罗非也伸手扶住宫铁心伸向他的手掌。两人小心翼翼的踩着脚下的碎石块,慢慢的下到了底下。带路的洪帮帮众很是茫然,因为他觉得气氛好像有些奇怪,但是仔细看去又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雪豹的尾巴不是平衡杆吗?”罗非打趣道。


  “化兽时,确实是,人的时候不过是个返祖特征。”宫铁心笑了笑说。


  “有什么新发现吗?”宫铁心看到带路人一脸的茫然也是不解。罗非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奇怪之处,给宫铁心去了个眼神,告诉他,这附近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没有?那这个小年轻怎么一脸茫然?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