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90)

90章了!补一下返祖au的设定。


返祖设定: 人类因为环境的变化而进化,长出了兽耳兽尾并获得了相应动物的特性。动物特性用于不限于灵长类动物,飞禽走兽为最常见,其次是两栖动物,最少见的是昆虫类。


形态分为三种:


※半兽人,全兽,妖化。


①半兽人形态下的人,人类本能与特性占多数。


②全兽形态下,野兽本能特性占多数。


③妖化则是人与兽的完美结合,可直立行走,正确的妖化人拥有人类的智慧与野兽的力量,是世界新的主宰。但能正确妖化的人在总人口数比例较少。


④妖化可幻化成人的模样,为了方便交合,当然如果妖化成兽的形态双方体型相差不悬殊也可以以兽的模样交合。【老脸一红.jpg】


关于交合生育(我觉得我用不上,但还是补充一下):


※半兽人与全兽只能与异性交合才可生育,同性可交合但无法生育。


①在半兽人情况下交合生育,孩子会保有较多的人类特征,唯独不变的是兽耳兽尾依旧存在。


②在全兽下交合生育,孩子在幼年期会保持着野兽的模样直至长大后才可化人。


※而妖化可与同性交合生育。


①母体孕育时,为了保护母体与孩子的安全,父亲将维持着妖化兽模样直至孩子降生后才可解除妖化。


②母体可维持妖化也可幻化成人类孕育后代,但雄性母体只能解除半身兽形态,因为雄性的生育器官是妖化形态独有的。


【ps:因为我没用到这个设定,所以孩子是什么样的我也不知道,就当这个世界妖化生育还没出现先例吧(喂!】


以上是不完全的设定,以后逐渐完善。


————————————————


  90、


  “又要跑地方啊?”缉妖司一众这才没休息几天,这次更是好不容易不用在野外扎营住上了舒适的客房,这还没休息两天就被他们的首领裴文德召集了起来。可以说哀嚎连连。


  以往哪有这样的,顶多跑几个地,和敌人打一架,然后能抓就抓回去,不能?就地解决这都是常规操作。现在呢?先从兽族出发掀了一路的黑工厂,然后去了妖都地君殿歇息,没几天就要出发前往支援罗非宫铁心,原计划是带着他们回地君殿,结果路上发现了研究所,干脆夺下研究所作为根据地,当他们以为帮宫医生打理完研究所就能收队了,哪知道又接到任务让他们前往西北小镇。然后呢?不是抓人,而是支援搜救和清理,这才刚休息个半天,又要出去了。


  还有比他们更惨的吗?


  裴文德也知道这些天他们跟着自己跑也是真的累了,夜鸮白在他们出发来西北小镇前飞往兽族取东西了,也不知道路上有没碰上赵云澜他们,如果没有,那他就要白跑一趟了。


  “阿昆阿仑,还有你们几个速度快的先去,其他人留在这里帮忙。”裴文德点了几个速度较快了。


  梅就不乐意了,“你这话的意思是我的速度不够是吗?”


  “你去干嘛?他们是去拦极端派的。”


  “我怎么就不能去了,好歹我也算的上缉妖司的老成员。”


  两人就这件事僵持不下,他从宫铁心那了解到,极端派的特别部队是和他们缉妖司一样都服用过药草的人,但和他们缉妖司不同的是,他们还是妖族人,在战斗力上就比他们缉妖司要强上很多,他也不是质疑梅的实力,只是让这一个小姑娘去,确实不妥。


  最后裴文德还是以首领的身份,勒令梅留守,明面上是让她好好看着新人。再说了,他把老成员全带走了,没人带着,这些新人出什么事他这个首领可是难逃其咎。


  因为理都在,小梅花鹿没办法拿裴文德怎么办,气的直跺脚。罗非和宫铁心一路聊着,看到着小梅花鹿气气呼呼的。


  “这,不是缉妖司的梅吗?怎么谁招惹你了?”罗非将手中那个从废墟里寻到的金属盒子塞到了宫铁心手里上前询问道。


  这小梅花鹿给他的印象还是挺好的,在研究所的时候也没少跟花无谢学习,挺上进的一个孩子。


  “裴文德!”梅气哼哼的。


  “……”罗非对此不好做什么评价,虽然和犬族来往不深,了解的也甚是少,但裴文德为人其实还真的不错的。


  “来,这个给你。”宫铁心从外套口袋中摸出了一个糖丸一样的东西,递给了还在生气的小梅花鹿。


  “这是什么?”不单是梅,就连罗非都很疑惑。


  宫铁心笑了笑说:“糖果。”


  橘黄色半透明的糖衣包裹着一个棕褐色的馅料。小小的一个,也许是因为现在的气候较为干燥,这颗糖球并不粘手,触碰到手指还有些冰凉凉的,看着就像是市面上那些随处能买到的硬糖球。只不过并不像市面上的糖球那样好看。


  宫铁心看出了小梅花鹿的疑惑便开口解释道,“自己做的,用蜂蜜,听说甜的东西能让人心情变好。”


  “谢……谢谢。”梅有些没缓过神来,她现在都在怀疑以前他们缉妖司追捕的人真的是妖族人吗?为什么最近接触的都并那么不一样。


  宫铁心拉着罗非和小梅花鹿道了别,就迈开脚步去往洪帮为他们准备的休息场所。


  目送两人走远的梅,大概是周围太吵了,她动了动耳朵也听不清楚那两人在聊些什么,有说有笑的。看了看手中的糖球,棕褐色的馅料是巧克力吗?外面这一层是什么?她将手微微抬起,上前嗅了嗅,是蜂蜜的味道!她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都喜欢甜食,而且宫铁心也不是什么坏人,她也就放下了顾虑将这颗蜂蜜糖球塞进了嘴中。


  口腔的温度比糖球要高,含住的那一刻梅觉得被她手送进嘴里的东西不是糖球,而是一颗小冰球,一阵的冰凉在她的空腔中散开了,让她忍不住的缩了缩脖子,最后便是蜂蜜香甜的口感,黏黏稠稠的,并不想之前在手中那般,有一种入口即化的感觉。这个蜂蜜不是她在兽族吃到的那样,怎么说呢?很甜腻,但又不会让你感觉到不适,尝到最后,她甚至没有吃出最里面的巧克力是苦的还是甜的,满嘴都是蜂蜜的味道。


  她是梅花鹿,不是熊,但是她现在就想去和熊抢蜂蜜了!这个蜂蜜的味道太好吃了!


  “你还会做糖果?”走远了一些后罗非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稍微知道一些。”宫铁心平静依旧,“我听闻缉妖司的人都是服用过药草的,还是整一株,很了不起。”


  “……我好像知道你给她的是什么东西了。”和药草扯上关系的,再加上糖球里棕褐色的馅料……那应该就是之前宫铁心说不够用的药丸。


  宫铁心笑了笑,并没有说“是”,还是,“不是”。


  “真不愧是罗探长。”


  “原本还想问你要颗来尝尝,现在吃不成咯。”罗非说的很故意,宫铁心自然也是听出来了,他甚至知道罗非大概想表达什么。


  “回去给你做蜂蜜糖球。”像他们这种脑力工作者,适当的吃些甜食对于大脑还是挺好的,有的人甚至会因为过度用脑而需要甜食补给。


  “现在这里可没模具,你打算怎么做?问洪帮的人要?”


  宫铁心竖起食指,指尖开始形成出一层白蒙蒙的东西,罗非看得出来是薄冰。薄薄的冰层形成出了一个球的形状,不大,就一节手指的大小,“模具在这里。”


  罗非呼一声就笑了,“你们妖族还真的是方便,模具都省了。”


  宫铁心眯眼笑了笑,“也不是所有妖族人都能做的到的,这得看他们妖术运用到什么程度。”凝结出这么一个小小的冰球对他来说很简单,但初学者可并不会觉得这是简单的,对于初学者来说能不能凝结出一个空洞的球形都很难说,就更别说拿来当模具使了。


  “对了,你怎么给药涂上了糖衣?”在罗非看来这有些多此一举了。


  “还记得我们之前所在的那个研究所吗?那里的孩子看到是药丸一个个都不肯吃,我没办法,正好那边的物资里有蜂蜜,我就用蜂蜜把药裹进去,骗他们是糖果。”


  “宫医生忽悠人的技能点怕不是满点的吧?”罗非打趣道。


  宫铁心故作思索了一会儿,“应该没有吧。”


  “没有满点,等级应该都不低,不然极端派怎么会被你蒙在鼓里?”


  “这个还真没有,他们防我防的死死的。”宫铁心到现在还记得他办公室,寝室只要是他出没的场所大部分都会有看守,就差是寸步不离的那种。知道的就知道他被盯得紧,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什么重点保护对象呢。


  罗非用眼神瞄了瞄之前被他塞进雪豹怀里的金属盒子,“防着你还没告诉你还有这么个重要玩意儿?”


  宫铁心毫不掩饰自己的视线看了看手中的金属盒子,“这个?不是他们告诉我的,我猜的。因为我所在的那个研究所里美洲狮的办公室里就有这么一个东西,我就想这里会不会也有。”


  “……那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罗非看着金属盒子上的锁,这个虽然不是什么很难开的锁,但一个普通的盒子会用防火防爆材质制作,肯定不是什么一般的东西。


  “不知道。”宫铁心回答的很干脆,干脆的给罗非一种他知道,但他就是不说的感觉。当然这只是感觉,罗非对此还是会保持着观望态度。反正东西他们手上,宫铁心总不会在盒子打开的一瞬间来个什么百米冲刺。


  回到洪帮,罗浮生和韩沉因为在意极端派留下的东西,这都快午饭时间了都还没回来。罗非问洪帮要了撬锁的工具就开始研究起他们所带回来的这个金属盒子上的小锁。罗非来回观察了一下锁孔,并不是什么特别的锁,他能开。


  “没想到罗探长还会撬锁。”宫铁心像是礼尚往来一般说了这么一句。


  罗非的注意力全在金属盒子的小锁头上,也没怎么在意的回了一句,“稍微会一点。”话落他就开始撬锁了。宫铁心也不打扰,就安静的坐在一旁做自己的事。准确的来说,是观察正在专心开锁的罗探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锁孔实在有些小,罗非认真的试了好几回才把锁给开了,他看着锁孔上的划痕有些不是很满意,本来可以不留这么多痕迹的。


  他将锁递给了宫铁心,“这盒子里不会有什么机关吧?”罗非再次仔细确认了一下这金属盒子外部确实没有什么奇怪的按钮或是什么机关。


  宫铁心将被撬开的锁合上,视线就没离开过手中的小锁头,“不会有机关的,他们没这么多想法。”话刚落,他手中的小锁头“喀嗒”一下自动打开了。


  罗非被小小的吓到了,因为实在是有些突然,难道这锁被他撬坏了?然而宫铁心再次将锁合上,放到了一旁,伸手将罗非面前的金属盒子拿了过来,毫无防备的将这盒子打了开,而被他放在一旁的锁再也没有打开过,刚刚就像是他眼花了一样。


  罗非不会相信是自己眼花,他很相信是宫铁心动了什么手脚。只是……他目前为止并没有证据证明是宫铁心动了手脚。


评论(1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