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88)

雪豹妖化安排上了!(๑•̀ㅂ•́)√

————————————————

  88、

  应众人要求,宫铁心带着他们离开了小镇,进入了在夜晚是危机四伏的山林里。兽族的夜视能力实在有限,罗非干脆的在宫铁心选择的空地中升起了一团篝火,用于取暖也用于照明。

  宫铁心看了看四周,似乎是在确认这身边的空位是否充足。然后他们就看到一位儒雅的医生幻化成了一头在黑夜里泛着白光的雪豹,被篝火照射的一边被染上了橘黄色。雪豹抖了抖身上的毛,让他身上的皮毛看上去蓬松些许。这个模样在他们看来是在正常不过的,除了体型有些庞大之外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接下来就不一样了……

  雪豹伸展了一下身子,雪白的爪子抓取着地面,像是捕猎时确认着自己的抓地力一样。但是他们却发现爪子不知道什么起了变化,罗非更是因为距离过近而明显的感觉他与雪豹的距离在一点点的拉近,不是他移动了,也不是宫铁心移动了,而是宫铁心的体型正在发生着变化。犬齿也开始变长了,从嘴里长了出来,像传言中的剑齿虎一样。身上原本短而厚实的毛也开始变长了,尤其是他脖子附近,像是围上了一条厚厚的围巾,显得他更魁梧了。雪豹变化完了后依旧是抖了抖身上的毛,只是这一次罗非很清楚的看到了他身上皮毛甩动的轨迹。

  雪豹回头看向了身旁的蓝猫探长,现在在他看来这只猫探长又小了一些,宝蓝的兽眼中倒映出了那位猫探长的身影。

  这哪里是他认识的宫铁心?这就是只彻彻底底的野兽啊!

  罗非甚至能感受到这头雪豹带来的压迫感。但雪豹也不愧为雪山圣灵,是真的好看。

  “这就是真正的妖化???”缉妖司一众被这头美丽的雪豹惊到了,都说妖化不好看,这哪里看出不好看了?!

  宫铁心眯眼笑了笑,“对,这就是妖化。是不是看上去和你们兽族所认知的野兽模样不太一样?”这话明显是问罗非的。

  罗非看着眼前这头雪豹,原本就是能给他当坐骑的大小,现在比他高了一个头可能还有多,跟一匹成年马似得高度。

  “花无谢不是说妖化不好看吗?!这哪里不好看了?!”爱美的女性们看到这头雪山圣灵的模样简直是觉得惊艳。

  “他说的应该是,强制妖化会不好看。”宫铁心解释道。花无谢是第一个发现妖化正确方法的人,也是第一个知道怎么让因妖化而感觉到痛苦的人平静下来的人。你们问沈巍和沈面?他们俩是祖宗,身体和精神都已经不是他们这些后辈睥睨的,根本就没有遇到过这些问题,自然也就不需要寻找所谓的正确方法。

  因为宫铁心的关系,众人甚至觉得自己和一个树林格外的不搭,不知为何。这个树林就像是在迎合着这头雪山圣灵,甚至有种讨好的他的感觉,树叶沙沙作响,扇起的风都带着一丝的寒意,生怕雪山圣灵在他们这里感觉到热一般。然而着就苦了缉妖司一众,和跟来的罗非了,刺骨的寒凉像是透过他们的衣服和皮肤钻进他们的身体里。

  裴文德看着这全过程,花无谢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展示过所谓正确的妖化,更没提过这些,说他心里没有不舒服他自己都不信。但是理智告诉他,花无谢不说可能有别的原因。

  罗非冷得是抖了两抖,像是身体本能的在为他驱散侵入他身体的寒气。宫铁心尾巴一甩,将这只俄国蓝猫圈进了自己的范围,“外面冷,我们回去吧。”说着他便解除了自身的妖化,恢复成正常雪豹的模样。罗非看了看,也很是自然的爬上了雪豹的背脊,淡淡的丢下了一句,“懒得走。”后就趴在了雪豹的背上。对此宫铁心也只是笑了笑,其实罗非就算不解释他也不会将这只猫探长掀下去。

  旅店中,因为地区大范围的降温,本该是输送着凉风的空调被居住在这里的客人调整成了暖风。曹光吸了吸鼻子,被沈面一下捏住了鼻头,“怎么还哭?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曹光撇了撇嘴扭头躲开了沈面捏着他鼻子的手,“哪里好了?你跟我说你现在这样哪里好了?这个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个。”指着他身上的伤痕,一个个的开始了兴师问罪模式。

  沈面一脸问号的看着眼前的小奶猫,“不是你不让我用妖术治疗的吗?怎么还怪起我来了?”

  “我泡图书馆的时候看过,书上说过多运用妖术对身体不好。”

  “……”沈面虽然很想告诉一个小猫,那本书是在耍他的,但是看着曹光仔仔细细的给自己处理着这些并不碍事的小伤,他便将到了嘴边的话语吞回肚子里了。曹光为他包扎好最后一个地方后,往前挪了挪,什么话都不说,将脑袋埋进了他的胸膛。

  “有没有人给你说过,我死不了?”他知道他家小奶猫在害怕什么,曹光害怕着他以前从来都不削一顾的东西,死亡。

  “有,但我还是怕。”曹光紧贴着他的胸膛蹭了蹭,是有温度的,还能听到心脏的跳动。

  “怕一个不存在的东西?”沈面真的无法理解这种情绪,因为不存在他从来都不会害怕,更不会为所谓的未知而畏首畏尾。

  “不可以吗?”曹光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理直气壮的打算就这个问题和他家白狼先生死磕到底了。

  “……不可以。”沈面也不是什么事都会对曹光选择让步。

  “为什么?”曹光不服。

  “因为不存在,你这自己吓自己。”沈面有必要让这只小奶猫清楚这一点,这要是那天他把自己吓死了怎么办?他去阎王爷那里要人?……好像也不是不行……

  “搞清楚,在这个问题上是你吓我,你不突然跑出去没个消息我会怕???”

  “……”好吧,他家夫人直接把错全往他身上推了,理直气壮,毫不留情。看着曹光气鼓鼓的他举双手以示投降,“我错,这次是我的错,下次出去前尽量给你报备。”

  “下次?尽量?你还敢有下次???”

  “……好,一定给你报备。”沈面也不想和他家小奶猫吵,这其实也没什么好吵的,他不愿意谁敢强迫他出去?报备一下还是有时间的。

  但是就算他妥协了,曹光还是一副我很生气的模样。沈面不是那种会讨好人的人,不是不想做,而是他根本就不会,这只虎斑猫让他破了很多例,而且数量还在持续刷新着,比如说这次。

  “……你怎么还生气?”

  曹光不说话,瞪了他一眼。衣服毁没毁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好好的一个人出去一趟,满身伤的回来,这还好没有什么贯穿性的伤口,要不然他的心估计得疼死。他家先生身体好看可不局限于体型,还有皮肤,现在这里一道口子,那边掉了一层皮的,这睡觉他都不敢乱动了。上下打量了一番,“你,你现在能化兽吗?”

  沈面不说话,直接化作一头白狼趴在了床上,看着曹光。眼神中透露着疑惑,曹光看他这么乖也没法生气了,上手摸了摸白狼,他记得他身上伤口的位置,一个一个摸了过去,他家白狼先生吭都没吭一声他才放心的躺下,蹭着白色的狼毛,“睡觉。”

  沈面不知道曹光为什么让他兽化,也不知道他在他身上瞎寻摸些啥,全当这是他夫人给他的惩罚,他只能庆幸,他家夫人没学着别人让他跪搓衣板。但是沈面现在睡觉有个毛病,就是只要他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曹光一旦抱着他睡着了,他就挪不动窝,就连关灯他都不想去关。

  他抬头看了看头顶的灯光,暖黄色的灯光并没有白炽灯那样明亮,反倒是让视觉感到相当的柔和,罢了,反正也不是很刺眼。

  他这刚把脑袋放下,曹光就松开了扒着他的手脚,爬下床,“啪塔啪塔”几下把房间里的灯全关了,顺手把窗帘拉上,一下子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曹光一下子没适应,磕磕碰碰的爬回了床上,摸索着白狼毛茸茸的触感后,一把抱住,把脑袋埋进毛里。还好他家先生平时对于化兽时的样子相当注重保养,他这才没铺的一脸灰,松软的皮毛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有些治愈的功效。吸了一口狼毛上的味道,还是洗干净后水气的味道。

  “别人吸猫你吸狼。”黑暗中沈面打趣道。

  “不然呢?我吸我自己吗?你别跟我说话,我还气着呢。”

  然而他们俩都清楚,其实曹光自己早就消气了,沈面很配合,“好好好,我闭嘴。”说着用鼻头蹭了蹭他的脸颊,有意的将他的脑袋往上拱了拱,让他将脖颈露出来,他嗅了嗅张嘴用前齿轻轻磨着小猫那对他来说柔嫩的脖颈。因为力道不重,再加上柔软的皮毛似有若无的轻扫过他敏感的肌肤。

  “哈哈哈!你别闹,痒!”曹光缩着脖子,一点都没有刚刚佯装生气的模样。

  沈面并没有停下,用舌尖舔舐了一下他的脖颈,轻轻的,曹光一个激灵的抱住了白狼的脑袋,“我投降,我投降,你别闹我行吗。”

  “嗯?我可还什么都没做。要说闹你……应该是是这样。”说着沈面起身将曹光压在身下,俯视着身下的人。

  曹光的眼睛已经逐渐的适应了黑暗,白色的狼在这一片漆黑之中显得格外的显眼。这要不是他知道这头狼是他家先生,他都以为自己在一个旅店之中被狼袭击了。“停,你身上还有伤,不玩。”

  “你觉得这点伤能阻止我?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吧。”

  “……我想睡觉,真的,”

评论(9)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