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87)

不知不觉快90章了,然后依旧没完结_(:зゝ∠)_倔强的我见缝插针的水下感情戏,这篇东西货真价实剧情练手文。


然后,面面只是去换衣服了而已,人没事,光光已经替你们咬他了_(┐ ◟ᐕ)¬


————————————————


  87、


  白色的狼耳朵抖了抖,乘着风的狼啸轻飘飘的进入了他的耳朵。狼群的嚎叫有着不同的意思,这个是……他家的夫人着急了。沈面看着手中的移动盘和一个文件袋,结果他也只是找到了这些东西,这些是他还没来得及看的东西,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家小奶猫比较重要,他离开也快一天了。


  在美洲狮引爆地下室的自毁程序的时候,地下室的报警系统就响了,看着留守在地下室的人纷纷四处逃散,像是被枪支火药惊动的走兽一样都不理会这里是否有人侵入。系统的报时让他成功掐着点从那个地下基地的另一个出口逃了出来,但逃出的那一刻,身后的出口也塌方了。身上的衣物可没少被爆炸的气焰灼烧掉一些,再加上他身上挂着的伤,随便找条河看了看,挺狼狈的。这个样子回去他家小奶猫铁定要闹的。


  这边的狼群劝说着曹光先回旅店等待,那边的狼群继续在废墟里搜寻着他们狼王的踪迹。


  “罗浮生,你让洪帮处理一下这边,只靠狼群这要找到什么时候?”沈面和韩沉虽然没有什么交情可言,但沈面总归是他弟弟的心上人,他也没法真的做到袖手旁观。


  裴文德对缉妖司的使了个眼色,缉妖司一众点了点头,也去帮忙了。宫铁心并不是专修心理学的,甚至没怎么看心理学的书,但他还是看出了那边的小虎斑猫的情绪。他看了看身旁的猫探长,罗非点了点头,以示同意,宫铁心才化回人的模样,拍了拍衣服上刚落下的灰尘走到了曹光身旁。


  “曹光……对吧?”


  曹光听到有人唤他姓名,本能的回头看向了声音的主人。宫铁心明显的可以看到他眼眶中泪水在里面打着转,因为主人强忍着才没有流出眶。


  “你对沈面了解多少?”


  “……”这个问题曹光回答不上来,因为他一点都不了解,沈面的事他根本就没有从他本人的口中听过,都是周边的人零零碎碎的给他提过一些。宫铁心不是何开心那种观察人情绪的一把好手,只是以他的经验对付这只小猫还是够用的。


  “他没那么容易死的。”宫铁心拍了拍他肩,“别担心,他可能只是绕了一下远路。”


  “对啊,当年沈巍和赵云澜都没能把他弄死,这小小的爆炸,死不了的。”罗浮生语气轻松,明摆了在说,他要是这都能死就不会是沈面了。


  “小小的爆炸?你们妖族对事物的评判标准到底是怎么样的?”在韩沉看来这可不是什么小小的爆炸,这要是放在兽族指不定死伤多少了,好在这里是地广人稀的。


  罗浮生一把将韩沉揽入怀中,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真的算小的。”


  “嗯,这次我同意罗浮生的说法,是挺小的。”


  这个不是这里人的声音,曹光眼睛一亮,眼泪像是失去束缚的夺眶而出,“面面……”


  “嗯?我在。”沈面换了一身衣服,伤口就真的来不及处理了就瞬移来到了这个已经被炸成废墟的入口,扬起手上的东西,往宫铁心怀里一塞,“就这些了,来不及拿别的,你看一下是不是你们要的。”


  腾出手之后的沈面一把将要哭但又拼死忍住不让自己哭的小奶猫拥入怀中,“哭什么?我又不是回不来。”


  “我怕你回不来嘛……”曹光委屈的不得了,一边控诉着沈面离开也不给个准话,一边抱着他抽着气似乎是在强忍着不让自己继续哭。沈面看着是哭笑不得,这小猫是想他呢还算是想骂他?


  这会儿还上嘴咬人了,因为哭的停不下来,沈面听着他耳边那呜呜声,肩膀被咬的生疼,他现在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狼群看到了自家狼王回来了,纷纷跑了回来,沈面抬了抬手,让他们找人清理一下这个残局将他们打发走了。轻轻拍了拍小奶猫的背,“再不松口,真的要出血了啊。”


  曹光听到这句没有带着任何威胁语气的话语还是选择立马松口,把脸埋在沈面身上就是一顿乱蹭,很好,他这衣服是白换了,回去还得再换一次。他清楚的感觉到曹光拥抱着他的力度,第一次有人因为害怕他的离开而哭泣,他心情可以说是相当复杂,因为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值得有人为他这么做的存在,违心的奉承他见过太多太多了,而他的这些兄弟根本就不担心他的死活。


  “怎么样,是不是你们要的?”沈面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安抚着哭得停不下的小奶猫,看着那边的宫铁心认真的翻阅着他带回来的文件。


  “不是全部,但确实是我们要的。”宫铁心将文件转手递给了罗非,“罗探长,你看一下够不够指控永创集团。”


  “……现在还不好说,我们得找到跟这些相关的资料,确定他们确实让极端派做了这些研究。”罗非草草的翻阅了一下,余光瞄到了宫铁心手中的移动盘,“那个是吗?”


  宫铁心抬起手,给沈面看了看罗非所指的移动盘。


  沈面耸了耸肩,“不知道,我翻阅的东西,唯独这个设有密码,看不了。”


  “我们得赶紧回去找人破了一个密码,那头美洲狮说他们已经转移了一部分人出去,他们肯定会联系永创集团的。”罗非真实觉得现在他们得和对方比速度了,兽族的商圈老大套路多着呢,要是给他们充足的准备时间分分钟他们手上有的证据会变成无用的东西。


  “……破,破解密码,我会。”曹光可算是把眼泪的阀门关上了,抽着气,一段一段的说道。


  罗非和韩沉两人互望了一眼,内心是又惊又喜,没想到他们身边就有个技术人员。


  他们分工突然就明确了,罗非去通知赵云澜,跟他商量他们这边所发生的事和安排,罗浮生这回根本就没时间休息,回到小镇居住的区域就要安排洪帮去给他们的技术人员准备破译密码需要的东西,要知道高科技这种东西在妖族可是很稀有的,而且价格也很高。


  “弄完了?”先于罗浮生回到他们位于洪帮落脚点的韩沉,褪去了上半身的衣物,正在处理写身上的伤。罗浮生一进门就看到这般光景,可以说相当的赏心悦目。从他手中顺走医疗用具,韩沉也没有阻止地将东西给了罗浮生。


  “解释一下你之前的大狐狸模样是怎么回事?”这是个疑问句,他并不是真的想强迫罗浮生一五一十的给他都说个明白。在黑盾组他也没少受伤,所以治愈伤口的药物与伤口碰撞产生的刺激反应对他来说并不是很疼,但也不是不疼。


  罗浮生不急着回答,而是将韩沉身上最大的伤口给包扎好,绑上的白色绷带弄得漂漂亮亮的他才开口,“妖化,人类时期那些玄幻小说里应该没少介绍妖这种存在。”


  “妖化?老裴他们妖化就是那样的?”他与裴文德同为犬族人,关系自然就比较要好,加入缉妖司服用药草,反噬妖化这种事他也知道。


  罗浮生将韩沉往后一拉,后者没有任何抗拒的意思,靠在了他的怀里,抬头看向他。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罗浮生回望着韩沉的双眸。


  “……”


  “妖族人习惯了兽化的身体,而妖化是化兽的进阶。缉妖司的人因为服用了药草强行的让自己的身体跃升,他们的妖化和我们妖族循序渐进的妖化不是同一种,但也是妖化。只不过一个是正确的,一个是错误的。”


  “……这是怎么判断的。”同为妖化,还有正确与错误之分?有不同?韩沉没有见过缉妖司妖化的人,或者说是那些人还没见到其他人就被缉妖司内部处决了。


  这里不止罗浮生和韩沉,裴文德和缉妖司更是听到这个话题凑了上来。他们为了能与妖族抗衡而服用的药草,而药草的副作用就是妖化。他们虽然没有见过同伴完整的妖化,但那过程的模样真的并不是特别的美观。


  “妖化是兽化的下一级,简单来说越级是不对的,这违背了进化的顺序。”宫铁心插了一嘴道。


  罗非将文件收好,放进了宫铁心化兽时的背包中,“你的意思是……你也可以?”


  妖族给他们兽族带来太多的惊喜了,而且都是他们不知道的,这就像是个大型的教学现场。这些来自兽族的学生一个个都在等着罗老师和宫老师为他们答疑解惑。


  “……可以,不过不熟悉妖化的情况下,就连妖族人可能都会翻。”宫铁心说。


  “翻……?”众人不解。


  “韩沉你还记得罗浮生之前太地下通道时的状况吧?”宫铁心问。


  “嗯,突然就倒地不动了,我还以为他怎么了。”


  “那是不熟悉妖化,却硬是强制自身长时间妖化所带来的僵直。”罗浮生解释道,“妖化需要时间适应,就像游泳前需要做热身运动一个道理,那次因为太紧急了,还没来得及让身体适应就进入战斗的关系才会那样。”


  “……这又是什么原理?”韩沉还是没听懂,就连罗非都需要些时间去反复理解这些字串起来所表达的意思。


  “现在的人化兽是妖术外附所形成的实体假象,而妖化是将自己的肉体与兽化彻底结合起来,所以一个不注意就可能再也变不回人的模样了。只不过妖化需要对化兽有一定程度上的熟练才能达到。”宫铁心对于兽族的不理解表示很理解,因为兽族在这方面研究并不是特别深,一旦涉及妖术就会被兽族列为违禁事项。


  “换句话说,就是我们都会变成野兽是吗?”除了这个说法,罗非想不到更简洁的解释了。


  “差不多。”


  缉妖司众人听到这个都开始骚动了起来,“那如果是我们这种你们所谓的错误妖化会变成什么样?”他们在同伴半妖化的时候就会将其处决,所以并不知道最终他们会不会变成野兽。


  “不人不鬼。”宫铁心说。


  “因为没有外形的基础,妖化会跟随你们的模样进行变化,大概就会是人类时期所描述的恶鬼模样吧。”对此宫铁心其实也并不是特别了解,因为他也没有让他手上的兽族实验品发展成那样的情况。


  “……还是你妖化好看。”韩沉似乎已经脑补出了宫铁心所描述的画面了,按照他的说法,还是他家赤狐毛茸茸的样子好看,不接受反驳。


  罗浮生听着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缉妖司的众人却是和自己人讨论了起妖化的问题。罗非拉着宫铁心,“有点好奇你妖化。”


  宫铁心眨巴眨巴眼睛,还不等他开口罗浮生就将他们赶出了洪帮。


  “出去妖化。”


  罗浮生了不想他这个据点被那只雪豹妖化而弄得一团乱,要知道他们妖族妖化体型会比人、兽的时候都要大,他是不会让这种可控变成不可控的。


评论(10)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