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85)

  85、


  刚刚的战斗中沈面也不是毫发无伤的,经过改造训练的妖族人,被圈养却未被驯服的天敌,他身上多少都挂了些彩,这一身衣服自然也不能要了。


  他趁乱溜进了一个训练中心,因为罗浮生妖化,这里的人多半都被调往了前线,虽然不能说是他们一早就说好的,但他们确确实实打了波配合,他是想着潜入这个训练机构。理由很简单,这里应该有解决他家小奶猫体内药草的方法。


  这地方不是他熟悉的,哪里是控制室哪里是研究室,哪里是宿舍哪里是医疗室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地图。这让本来脾气就不是很好的沈面很是烦躁。


  这里是重要的据点,自然是不会全部都被调往前线,还是有零零散散的巡逻者。但是撞到沈面,还不如去前线呢。


  巡逻队员并不是经过改造的妖族人,两两结伴,转角遇到了沈面。


  “……”双方对视了一下,巡逻队员手上是本能掏出的武器,但是看清楚眼前的人,他们陷入了抉择,放下武器装作没看见?还是和这个战损的夜尊硬碰硬?后者肯定不是明智的选择。


  两人僵硬的放下武器,默契的想装作没有看到沈面略过他离开。然而沈面并不想放过他们,在两人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手一伸,一手掐住一个的脖子,突然笑了一下,巡逻兵心肝儿就是一颤然后就失去了知觉,沈面手腕一用力,两人的脖颈已经断开了,手一松,失去了支撑躺倒了在地上。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挡路者死。只是这两人并没有想要阻挡夜尊的去路。


  留守在监控室的人看到了这全过程,屏幕里的夜尊在解决了巡逻兵后还看了一眼他头顶的监控,抬手就把监控给破坏了,在屏幕显示雪花的前一秒,留守在监控室的人看到了屏幕里的人对着镜头笑了一下,那个笑容可怕的让他觉得自己见到恶鬼了。想拿起监控室里的通讯器通报同伴让他们避着些,但手抖的把桌面弄得一团乱。


  美洲狮大概是低估了宫铁心这个科研人员的战斗力了,几轮下来他不但没有突破雪豹的防守拿下被他护在身后的人作为人质,反而是被雪豹爪子踩着脸,按着身躯,扭动了几下都无法挣脱,还扯动了身上被雪豹抓出的伤口,兽化的身躯是妖术所化所以并没有红色的液体流出,只留下了黑黝黝的一道口子看不了里面是什么。


  雪豹的爪子张开甚至是已经伸出来,刺进了他披着的野兽外皮,“首领,我不喜欢杀人,你最好不要动。”


  “你还有脸喊我首领?”美洲狮从雪豹的口中听到这两字的时候真的觉得无比讽刺。同时也觉得,这只雪豹真的能装,如果不是装的那就也是真够能忍的。他不认识罗非,但是他知道韩沉,他们的对手之一,现在宫铁心和谁一伙只要不瞎都能看的出来。


  宫铁心对此并没有给予任何的回应,神情冷漠的看着被他死死按在了地上的美洲狮,或者说是被他尖锐的利爪扣在了地上。


  韩沉做了简单的包扎,看了一下躺在那边动弹不得的罗浮生,确认了他只是因为不适应妖化身体短时间不受控制而已,才走向被雪豹压制的美洲狮,看了一眼那边开场就被罗浮生和沈面击杀了的秃鹫,“你就是极端派的另一位首领?”


  美洲狮心气高傲,被这样按在地上也不足以让他开口求饶,冷笑了一声,“没想到,两头猎食者都干不掉你和罗浮生。”


  猎食者是极端派放出的这事在不久前他就听那只秃鹫说了,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罗浮生没告诉你们,要干掉他得杀他两次吗?”


  “永创集团和你们是什么关系?”韩沉我不想追究为什么他们要放出猎食者要将他和罗浮生干掉。


  “你们不是很厉害吗?自己查啊。”美洲狮这次出来早就料到了最坏的结果,所以……美洲狮一甩尾巴,扣在他尾巴上的黑色金属环敲击到了地面,发出了滴滴滴的声响。


  “那是什么东西?!”罗非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以他的了解,那个黑色的金属环大概是什么控制器,但是就这么看他实在是看不出那是什么控制装置。


  美洲狮冷笑了一声,“你们只剩下五分钟时间,你们所要的证据就在那边的地下基地里,不怕死就进去拿吧。”


  “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你觉得我们会没有准备吗?当夜尊站在你们那边我们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美洲狮原本就只是想来找这雪豹来算账的,因为是他提拔这头雪豹的,所以现在雪豹倒戈他作为首领也是脱不了干系,自己闯的祸自己解决,这是规矩,首领也不例外。


  “沈面呢?他没跟你们在一起?”宫铁心在这群半死不活的人里并没找到那常年一袭白衣的人。


  韩沉一个眼神看向了大门敞开的地下基地入口。


  “……”美洲狮也看见了韩沉的视线,现场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氛围,沈面进去了,但是……以他们对沈面的了解,他是不会给他们把证据给带出来的,这还不如让沈巍进去呢!然而沈巍并不在这里。


  罗非:老裴!离工地远一点!


  消息刚送出去,爆炸炸毁了这个在建工地,所幸的是罗浮生在最后一刻成功的恢复了行动,刚恢复化兽的他再度妖化,背着韩沉跟着宫铁心的脚步逃了出去,留下没来得及爬起来的美洲狮。这也是宫铁心故意掐着时间的。


  “沈面还在里面。”韩沉和罗非回头看着后面已经坍塌的地面。


  “没事,沈面不会这么轻易死的。”罗浮生将韩沉放了下来,自己也解除了妖化。看着韩沉眼睛里满是疑问他只能说,“回去给你解释。”


  裴文德和不久前才抵达小镇的缉妖司成员在地面坍塌后确定没有再多的变化借着翘起的地面,跳进了这个工地内部。


  “什么情况?”


  韩沉和罗非一人一手搭在自己“坐骑”的身上,一边确认着两人的猜想是否一致。听到裴文德问起,两人对视了一眼,“极端派来了个玉石俱焚。 ”


  “……???”据裴文德的了解,在罗非和宫铁心进入之前,他们的人应该不会超过三人,三个人将一个组织逼得玉石俱焚其实很是不可思议的,他不是质疑韩沉的能力,只是根据情报内部都是信息不明的妖族特殊部队。


  爆炸所引起的震动让在安全范围的曹光也感受到了,一打开门,外面的狼群看守也有些许骚动。这么大的动静,不是天灾就肯定是人祸,但这里的人看上去都不像是会惹出这么大事情的,唯一可能的就是他们这些天追查的极端派,一说到极端派他就联想到他那一大早就不见人,到现在还没回来的白狼先生。


  “夫人?!”


  曹光趁着狼群骚动跑了出去,狼群反应不算慢的,但还是被曹光突然的窜出吓了一跳,在他们看来,他们的会长夫人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可现在却是真真实实的窜了出去。


  这些天曹光没少抓着沈面陪跑,这十天半个月,再加上体内的药性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融入了他的身体之中,体能成长的没有妖族强但也比兽族的要快。这些天走街串巷的熟悉,是这些狼群无法跟上的。他凭着感觉来到了工地附近,原本为了建设而建起来的围墙也因为爆炸的波及倒塌了部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爆炸后独有的气味,伴随着被气流卷上天空的粉尘让曹光的鼻子很是不好受。


  “夫人,这里危险。”


  狼群虽然一开始没追上曹光,但能成为黑市商会的狼群执行力自然是不会底的,没一会儿就跟了上来。


  “你们,去把你们会长给我找来。”曹光神情凝重,他有种不祥的预感,他虽然近视但并不是瞎的,这片废墟中心的位置聚集了一班人,他认出了罗浮生赤红色的背毛,身边的黑色衣服的人不用想肯定就是他家韩哥,还有一头白色的大猫科在。他家白狼先生是狼,不是大猫科,这么兴师动众却没有他家先生的身影,唯一能解释的就是他先生还在里面。


  狼群看着坍塌的地面,又看了看身边的同伴,夫人发话了,那就只能去了。留下了一部分人跟着,另一部分跳了下去,开始了搜寻,只是他们并不认为他们的狼王在这下面就是了。


  曹光也不希望他家先生在这坍塌的地面之下,他转了个方向就往韩沉那边跑去,狼群见状也赶紧的跟了上去,他们现在并不敢粗暴的将这只到处跳的小猫抓起来,他们只能跟在他身后确保他的安全,因为他们的会长并没有很明确的说不让他们夫人出来,出来他们的得跟着。


  “曹光?!”他的三位哥哥看着赶过来的小猫本就有些惊讶,看到他身后跟着的狼群更是惊讶。


  “是黑市商会的狼群。”罗浮生看出了韩沉的疑惑,所以在他提出疑问之前便先开口了。


  “沈面呢?”曹光也顾不上他哥哥们在惊讶些什么,他现在只想知道他先生在哪里。


  罗非和韩沉看向了坍塌的地面,没有说话。因为他们也不确定沈面是否真的在里面,韩沉知道沈面会瞬移,但是在里面的沈面知不知道外面引爆了地下他就不清楚了,这种事存在着太多的可能性了。


评论(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