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84)

  84、


  “就你们仨?还有一个兽族?你们这也太……emmmmmm……草率了吧?”秃鹫故作苦恼的摇了摇头。


  “仨?是俩。”罗浮生一甩背将韩沉抛了起来,回身轻咬住了他的身躯,脑袋一甩就将韩沉往来时的路扔了过去。


  韩沉被罗浮生这么一抛也是懵圈了,在地上滚了两圈起身,正想问罗浮生这是干嘛的时候就看到那只赤狐用他那庞大的身躯将他护在了身后。隧道的光线不是很足,但是他还是能看到一条火红色的尾巴有规矩的晃悠着像是在说着什么。韩沉一咬牙,起身就往隧道口跑了去。


  听到韩沉跑出去的声音,罗浮生才停下了晃悠的尾巴,“怎么?不追吗?”黑色的爪子已经在地面上抓了抓,就像是在说,我看谁敢追一样。


  “不着急,兽族的人,不担心。只是罗少,这回你能不能护得住他了。”


  狐狸的眼睛中倒映出了秃鹫那副恶心的嘴脸,罗浮生哼了一声。“那就试试看好了。”


  “哎呀,沈会长,把您晾了这么久真是抱歉啊。我们这就来照顾您,你们,给我把这头白狼和这只狐狸拿下!”


  话落,秃鹫的身后突然窜出了几个人的身影,抬起的双手变换成了动物的兽爪,速度极快。沈面一惊,他低估了对手的实力了,动作稍微慢了一步,白色的外套就这样被锋利的兽爪抓出了一道口子。


  这些人不是普通的打手。


  抬头看去,那些人长着嘴,就像是披着人皮的野兽,锯齿状的牙齿根本就已经不是返祖后人类有的。这分明就是……“生化人?!”


  “沈会长,惊不惊喜?哦,还有惊喜。”秃鹫拍了拍手,他的身后传来了类似推车的声音,而且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嘶吼着撞的铁栏杆的声音。


  “惊喜,真的是太惊喜了。”


  这局面,实在不太好,极端派他们看来是早有准备,就等他们来了。


  ※


  罗非可算是知道为什么妖族交通发展的这么慢了,妖族人全力奔跑起来比四轮驱动的都要快,能翻山越岭,还能走街串巷,比四轮驱动方便多了。只是趴在这只雪豹背上吹着冷风,实在谈不上享受二字。早知道刚刚就同意宫铁心的提议,化兽钻进他的衣服里或者躲进他的背包里了。


  不过对于宫铁心的速度他也早就清楚了,只是没想到他们家老裴……回头看去,原本跟在他们身后的缉妖司众人全没影了,只有裴文德还能稳稳的跟上宫铁心的速度。因为这次他们不用担心有追兵,罗非也没有化兽,趴在了这头大雪豹的背上,看着手机上的导航,快到了。不过现在比起这个,他更想让人给他打造一套鞍具,之前宫铁心并没有全速前进所以没怎么感觉缺少鞍具有什么问题,现在?他觉得自己只要一个没抓稳怕就要从这只雪豹身上滑下去了。


  季节步入了秋天,树叶掉落的频率是夏天的好几倍,但现在并不至于让树全秃,可被风轻轻一吹,就往下飘落的叶子真的很阻挡视线。这也不知道是该怎么说怪天气气候好呢还是他们选路不太好,偶尔还糊了罗非满视线,甚至还可能被树叶正中脸颊。但是这时候张嘴抱怨,恐怕嘴里话还没说出来,就被风灌满了嘴。这时候罗非真的骑着马可能都好过骑着一头雪豹,这雪豹有时候还会借着周边的树干玩个飞檐走壁,虽然猫科这样他并不难理解,但是这雪豹是不是忘了他背上还有一个人了???在外人看来这样也许很帅气,但是当事人表示,这很容易晕车,真的。


  “是那边吗?”


  紧跟在他们身旁的白犬看到已经那不再浓密的树叶缝隙中冒出了不合适树林间的颜色,一片绿色之中尽然看到了一抹灰蓝,像是什么建筑物的外墙。罗非视力和妖族比算不上优秀,但跟兽族比绝对算得上是眼尖的。一手紧抓着雪豹的背毛,让自己稍微能直起身子看清楚前方,宫铁心感觉到背上人的动作,缓缓的放慢了速度,罗非也趁此机会拿出了手机确认着他们现在准确的位置。


  “到了。”


  “快点,我怕他们已经行动了。”


  对于罗浮生,罗非并不担心,毕竟有韩沉在,可沈面……他多少也有了解过这头白狼王,几年前的妖族肃清一事他也算是目睹了一切,只是当时的他并没有参与其中。沈面绝对不是什么听话的主,赵云澜虽然是这次事件的总指挥,可不代表所有人都会乖乖的听从指挥,更何况他们也不知道谁可以百分百限制住沈面的行动,赵云澜?显然不合适,沈巍?约摸懒得管。


  雪豹听了罗非的话,速度又比之前加快了几分,这让裴文德有些惊讶,这头雪豹居然还能提速?!之前难道都只是在配合他的速度不成?!


  宫铁心比裴文德快到那么几秒,白色的爪子踏上小镇边缘铺设好的石砖地时,他明显的感觉到地面有细微的震动,这种频率他知道,并不是地震。


  “在地下。”宫铁心看向了地面,石砖地较大的缝隙都只是能看到底下的泥土,并没有办法看见地底是否有些什么。


  “……老裴,我和铁心先去,你在这里等缉妖司的其他人。”


  “不行,宫医生不是说这里是他们的训练机构所在地吗?就你们两个人我不放心。”裴文德并不打算听从罗非的安排。


  裴文德转身就在他们进来的地方留下了一个记号,“沿途留下记号,他们会跟上来的。”


  “……”罗非看向身旁的雪豹,然而雪豹并没有开口阻止,这里算的上是宫铁心的地盘,既然他都没有阻止那他也没什么好阻止的了。“先找入口。”


  三人便开始了分开的行动,这小镇虽没有妖都大,但也真的不小,罗非和裴文德对这里不熟悉不是一星半点的,走在这小镇里简直就是无头苍蝇。当然他也不是说这里的街道有多长,很多街道一走到底都花不了多少时间。罗非知道这样不是办法,而且也很浪费时间。他也不是没试着给韩沉他们发去信息确认位置,只是信息像是石沉大海一样没有回音。


  底下的入口可以在很多地方,建筑物内部,小镇外面,小巷子里都是有可能的。但宫铁心既然已经察觉到了什么,那就是说明他们已经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应该就不会平静到哪里,罗非一想到这个转身就窜出了这个并没有任何异样的街道。


  远方一声嘶吼,隐隐约约的传进了他的兽耳中,周围的路人也似乎听到了,与结伴而行的人交头接耳了起来,罗非很确定,那声野兽的嘶吼并不是幻听。


  “怎么回事?猎食者吗?”


  “不会吧,这镇子人不少,虽然说是我们的天敌,但他们也算是聪明的。”


  路人们就这个嘶吼声议论了起来,但是罗非不认为那嘶吼是兽妖两族的天敌猎食者所发出来的,他虽然没有见过,但并没有少听说过,也没少看关于猎食者的报道,猎食者作为天敌兽族对他们的研究可没少过。


  宫铁心在化兽之后在妖族可以算的是会飞檐走壁的那一类,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大型猫科的种族优势。路人们被偶尔从人们头顶飞跃的雪豹吸引了注意力。


  “哇!是雪豹!”


  “去猎杀猎食者的吗?”


  “好酷哦!”


  大人小孩的声音交杂着传进了罗非的耳朵里,多少显得有些嘈杂,灰蓝色的耳朵竖一下耷拉一下的,跟着路人们的视线抬头看去,宫铁心站在一家阳台上,视线看向了他视线所无法直视到的前方。在前面,罗非内心笃定着。


  “铁心!”


  宫铁心听到一声的叫唤,低头看去,果然是猫探长。三两下从阳台上跳下,稳稳的落到了他家猫探长的面前,身边响起了一声声的惊叹,也许是被这只雪豹利索的身手惊叹到了,也可能是因为雪豹真的很少见。 罗非懒得管路人们到底出于什么原因而惊叹,扶着雪豹的背就骑了上去,这要是有一套鞍具那他就是征战沙场的将士,只不过坐骑不是骏马而是一头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是稀有物种的雪豹。


  “在前面?”


  宫铁心没有说多余的话,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罗非抓紧了雪豹的背毛,“先找老裴。”


  雪豹没有说什么,应着罗非的指示转身跃出了人群,往高处攀爬,这里的建筑物大多都不是很高,宫铁心跑两步就跃上了一间屋的屋顶,有时候飞檐走壁速度就是会比和一群人在拥挤的街道穿梭要快。


  希望能赶得上,罗非在心中默默祈祷着。那声嘶吼给他一种不祥的预感,准确的他也说不上来,而且现在也没有时间让他去计算前方发生了什么事。他不是应付不来,只是不太喜欢这种准备不充足的即时战斗。


  然而,等他们找到入口,赶到时已经晚了,韩沉捂着腹部左侧,黑色的布料让人看不出他受伤了,直到罗非看到鲜红色的液体从他指缝中渗了出来才知道。


  根据周围环境留下的线索,罗非大致上能猜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这景象肯定不会是韩沉一人能做到的。横七竖八的尸体不算将这里铺满,但数量至多也不是兽族一人能造成的,更何况按照宫铁心所说这里都是经过改造的妖族人,韩沉就算是再厉害,他身上的伤和这里的死伤成不了正比。


  “救罗浮生。”


  韩沉喘着气半跪在地,显然疼痛让他有些吃不消,罗非不知道这里所发生的细节,但看这景象他多少也猜到了,横七竖八倒着已经变回动物的尸体,“某种情况下,这里的食物种类还是意外的丰盛的。”


  韩沉虽然不喜欢猫族,但现在这情况下他还是得清楚轻重,“阿非,宫铁心呢?让他赶紧给罗浮生看看。”


  罗非闻言看向了他身后正在四处张望寻找着什么的雪豹,“哪个是罗浮生?”这是罗非问的,这里除了韩沉以外全是野兽,还有猎食者,死的活的都有,只是现在他也没法一一确认哪些是活着的,他只能肯定那边那只羽毛快掉完的秃鹫是死透了。


  雪豹似乎找到了,后腿一蹬,就越过了那些横七竖八的尸体,落在了一只体型有猎食者一般巨大的赤狐身旁。赤狐似乎抬不起头,只是抬眼看了看进入他视线的雪豹。


  “好久不见。”赤狐哼笑了一声。


  “你还真是乱来。”宫铁心对于罗浮生这副模样丝毫没感觉到惊讶,反而还有些……意料之中。


  “韩沉呢?他没事吧?”


  “我先让你恢复兽化,晚了你就只能维持这副模样了。”宫铁心卸下身上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了一早就准备好的东西。


  罗非这里也准备了一些东西,原本也是为了这种突发情况。“罗浮生怎么会变成那样?”罗非虽然没有见过罗浮生化兽,但那样和猎食者齐平的体型他真的不认为是正常人能做到的。


  韩沉喘了口气,“不知道,一会儿我还要抓他来好好问问。”


  “阿非!”


  罗非一惊,条件反射的拉着韩沉往后一退,因为事发突然韩沉一个没站稳踉跄了几步,回头看去,一头美洲狮被飞扑过来的雪豹给推到了一旁。


  美洲狮从地上爬了起来,咬着牙,从牙缝中硬是扯出了三个字,“宫,铁,心。”


  “……宫医生,解释一下?这是……你的老相好?”罗非看着美洲狮一副被抛弃的怨恨模样,真的像极了被丈夫抛弃的怨妇,只可惜听声音,这只美洲狮是头雄性的。


  宫铁心对于罗非这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就有些哭笑不得。


评论(1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