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83)

  83、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晨光没有了眼皮的阻挡钻了进来,突如其来的光让曹光皱了皱眉,翻个身打算继续睡。但是本应该睡在旁边的人现在不知道跑哪去了,他一个激灵坐了起身,随即腰部的酸痛让他不得不俯下身子。心里骂了那流氓几句之后开始在房间里寻找起了那人的身影,然而房间里除了从窗户那没拉好的窗帘跑进来的晨光之外,其他东西都是这房间本来就有的,但是唯独没有那个人的身影。


  这是第一次,沈面什么也没有交代的把曹光一个人扔下。当然曹光也不是什么小孩子了,这里没有危险他很清楚,所以哭着闹着找人他是做不出来的。


  也许沈面只是有事出去而已,一会儿就回来了。正当他想倒下去继续睡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敲响了,曹光很清楚,这绝对不可能会是沈面,可能是韩哥?但是为了安全,曹光还是将链子扣上才把门打开,因为链子的束缚,门只能开一条缝。


  “……你找谁?”门外站着的不是他家韩哥,不是罗浮生,也不是他在洪帮见过的人,这个人他从来没见过。


  “夫人,我是黑市商会的,来给您送早餐。”门外的是一头山狼,棕灰色的尾巴在他身后晃得跟只犬族似得,看上去傻傻愣愣的。黑市商会有这样的人吗?不会吧……


  门外的山狼似乎看出了门内人的顾虑耷拉下了耳朵,“如果夫人不信的话可以问问会长,不过得快些,我怕一会儿餐凉了。”说着他抬起手,让曹光看手中的东西。曹光让山狼在门外等着,自己回房间拿手机。也不知道他家白狼先生是和他有心电感应呢?还是早就准备好的留言,他拿起手机的时候就看到沈面的信息,说一会儿有山狼给他送吃的,在他回来之前都不要离开房间,有事和门外的山狼说。随即他才想起狼,是群居动物,而他先生又是狼王,有几只山狼部下还是挺正常的,只是他那白狼先生太过的我行我素了,让曹光以为,那白狼王真的是一匹孤狼。


  曹光回到门口,解开链子开了门,然而山狼只是将食物交给了他,自己则是站到了门的一旁,似乎是要等他将门关上才离去。曹光这才发现,原来门两边都站着人,像是莫得感情的看守者一样,看都不看他一眼。说实话,还真的有种被软禁的感觉。


  “问你们件事。”


  两旁的看守和来给他送来吃的山狼全部很有秩序的面向他,低下了头,似乎在等他说下文。


  “你们会长呢?”


  “回夫人,会长去处理一些事物,很快就回来。”刚刚还傻傻愣愣的山狼此刻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有事说事,没事闭嘴的模样。曹光应了一声,提着早餐就回了房间。看着手中的早餐,全是他爱吃的……是沈面安排的没错了。


  但是他还是有些疑惑,在这个小镇也是呆了十天半个月了,一直没见过黑市商会的人,怎么这个时候都到了?是一直跟着他们吗?那之前沈面杀了人不是应该由他们处理吗?可那时候明明是洪帮的人处理的。曹光真的觉得自己大概可以和罗非哥去学推敲案情了。


  咬着筷子,吃着早餐,听着楼下街道祥和的氛围……突然有些开始怀念起上学的时候了,不知道他的同学好友们都怎么样了,会不会因为他不见了而在背后议论着他些什么?习惯了跟着沈面到处走,现在他一个人呆在这里就觉得特别的无聊。


  干脆让门外人帮忙寻个抱枕过来吧,旅店的枕头睡起来还可以,但是抱起来感觉真不怎么样。


  韩沉举着他随身携带的便携式手电看了看前方的路,这哪里是在打地桩,这根本就是在挖地道吧。外围被临时围起来的围墙给隔断了视线,这要不是他们进来察看根本就不会发现。说着建设什么大型商业广场都是幌子。


  “你还记不记得你家的小表弟说镇子外的那个训练机构像什么?”作为妖族罗浮生的换上了兽瞳,这样就算没有手电照射,他也能看到一些东西。


  “老鼠洞。”韩沉哼笑了一声,“没想到让他给说中了?”


  “这里应该和训练机构是链接着的。”沈面抱着曹光睡到一半,硬是被这两夫夫的电话给吵醒了,原本只是听他们说有发现来看看的,没想到发现了这个地方,干脆他一不做二不休若是找到就直接端了,若是找不到,那他就回去陪他家小奶猫。


  这小镇附近有好几个工地,昨晚韩沉和罗浮生几乎跑遍了其他的地方都没发现,唯独这里有这么一条不知同样何处的地下隧道,就像是有意修建的,以防万一罗浮生听韩沉的意见,把目前战力最高的白狼王给唤了过来。


  脚下是草草铺平的泥土地,周围是为了塌陷而打架的钢铁架,这里虽不高但不窄,一些大型的机器还是能进来作业。脚下都是碎石子,就算再怎么小心,踏上去还是会发出些许的声响,再加上这里的构造,回声使得动静又大了几分。便携手电的白光扫射着周围,目前位置他们还没发现有什么分岔路口,这么看应该是在挖主道。韩沉回身,手电的光直照射向他们来时的入口,现在是白天,入口方向有隐隐约约可看见的白点,但按照这个发现推断,他们已经往里走了很长的一段距离了,而且隧道并没有向下的趋势,而是笔直的延伸,却还是没看到尽头。


  突然一个小石子坠落,在这空旷的空间里荡出了回声,韩沉耳朵本能的竖了起来,仔细的听着周围是否还有后续的声音。身边的赤狐已经化兽了,尾巴也不再似狐狸那般,变得柔软,将他围在了其中,韩沉听说过这个,妖化。赤狐的体型也比单纯化兽要大上些许,“前面有人的味道。”赤狐张了张嘴,尖锐的犬齿,在光线这般不足的情况下还是能让人感觉到可怕。韩沉现在也没心思问罗浮生这妖化是问的回事,至少这只狐狸还保持着理智。抬起手,让手电的白光扫射了一下四周。


  “沈会长看到了些什么吗?”


  “……没有。”沈面并没有在视线所及之处看到什么可疑的身影,但是刚刚他感觉到了从他们前路吹来了一阵微风,像是什么闭合的地方打开了一条缝,让这里的空气流动了起来。


  “看来对方是知道我们来了。”韩沉的本能告诉他,前方有些什么东西在等他们,或者是在像他们靠近。


  “韩沉,你原路返回,剩下我和沈面去。”大狐狸抬起爪子就准备往前继续探索,然而韩沉哪是他说让他去哪就去哪的人?伸手拽着这只妖化狐狸的背毛爬上了他的背脊,“行啊,你也原路返回我就也能原路返回了。”


  “……”罗浮生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无奈,这怎么玩?把他媳妇儿从自己背上甩下来吗?虽然也不是说不行。


  原来骑狐狸是这么新鲜的感觉,韩沉伸手揉了揉蓬松的狐狸毛,比单纯化兽的时候好看且舒服太多了,就是体型太大了塞不进家里。一旁的沈面看着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洪帮二当家也有今天?这让人知道玉面阎王的威严怕是要没了。”明显的幸灾乐祸。


  “你好像没资格说我。”


  韩沉有时候真觉得不把曹光一起带来真的是失策,他们兄弟俩也不知道什么过节,没事就你呛我一句,我还你一句的。沈面他没有立场说他些什么,但是罗浮生他就很有立场了,让他总是媳妇儿媳妇儿的喊,韩沉上手就拍了一下大狐狸的背,“闭嘴。”


  厚实的皮毛让罗浮生觉得韩沉这一拍不痛不痒,但他还是闭上了嘴。


  而前方吹来了异样的风,吹动了这只大狐狸蓬松的毛,韩沉也很清楚的感觉到这些风带着一丝丝的凉意,就像是从什么长期来着空调的密封场所里钻出来的,里面有门打开了,他很确定。


  看样子,现在是正面对上了,要跑现在怕是跑不了了。罗浮生俯下身子,做出了备战的姿态,蓬松柔软的尾巴在他的身后上下晃动着,“韩沉,通知洪帮。”罗浮生难得正经的喊他的名字,韩沉知道前面来的人估计不少,拿出手机一看……该死,这里信号弱的只有一个信号,偶尔还会全没。


  “哟,这不是夜尊吗?怎么不走正门,这让我们还以为是哪来的入侵者呢,这要是误伤了您这多得罪,嗯?这只妖化的狐狸……应该就是洪帮二当家,罗浮生罗少爷了吧,真的是,来就来嘛,干嘛杀气腾腾的,没想到两只猎食者都没法把你的妖化逼出来,这时候怎么就妖化了呢?不合适吧。”


  来者皮笑肉不笑的神情着实恶心到了狐狸背上的韩沉,“谁?”


  “秃鹫。”罗浮生和沈面的声音都不想是之前那般轻松了。


评论(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