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面光】鬼王家的小少爷(6)

  6、


  因为曹光带了一个没见过的人出现在了,三位老爷看着都有些机警,显然都在说,这个小孩怎么回事他们四家人的生意怎么还带个外人来掺和?现在曹府家大业大开始不懂规矩了?


  曹光自然也看出了老一辈的顾虑,正想开口解释就被那边的祁家祁公子给打断了。


  “沈兄?!你怎么来了?”


  沈面对此只是笑了笑,没有做任何回应。曹光见状赶忙解释,老爷们这才了解到,原来这个白衣男子是他们家孩子的救命恩人。也知道了是因为李家那个“不孝子”拿了他家老爷子的产业乱来,气的李老爷直拍扶手,他原以为他家那不孝子出去一趟死里逃生转了性子,哪知道他接了家业就开始和他这个老爷子对着干。


  李家这小镇里最大的富商,因为和官府有些关系,所以出关进关其他三家多多少少都会仰仗李家,平时不限制还好,这一限制他们的货就出不去了。李公子拿着自己的身份,将能换的人都给换了,新的人根本都不听李家老爷的。


  沈面听完了现状冷哼了一声,“你们凡人就是麻烦。”直接杀了重新换上自己人不就好了吗?干嘛这么大费周章的。沈面对于凡人这种磨叽的处理方式本就很不满意,现在就因为这种磨叽的处理方式让他家小兔子忙成了一个陀螺???反手就将椅子的扶手给一掌拍碎了,但其余的依旧完好。在座的包括曹光都算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会议中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恩人息怒。”三位老爷也是被吓的不清,一开始还怀疑这个白衣青年看着也没什么厉害之处,这没想到是内力深厚,可谓是人不可貌相。


  “给你们三天时间,把那捣乱的李公子给我解决了,要不然我就亲自动手。我家小少爷可为了这事几天都没休息好了,你们自己看着办。”沈面起身挥了挥袖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了被吓傻的六人。


  曹光可以说是一脸懵逼,先生啊!你这是给我扣了顶大帽子啊!曹光回头看了看三位老爷外加他们家两位少爷看自己的眼神,哎哟喂,这下他是怎么也说不清了。但他还是随便扯了个谎,他总不能现在就说,不好意思那先生其实是他失忆前的家人,然后把所有事都告诉这些人,虽然说是世交,好友,但总归在商场上多多少少都有些竞争关系,该防他还是得防。


  曹光跟着沈面一同离开后,刚刚被沈面一掌击碎扶手的上好红木椅突然粉碎在了五人面前,吓得他们小心肝儿是一颤,他们孩子的这救命恩人是个不好惹的主。李老爷对此是愁的不行,对面是他们家宝贝的恩人,做出这种事算不上无礼,反而是他们家那孩子,被人救了还为难恩人现在的雇主这就是忘恩负义了。


  “先生,先生你慢点走啊。”曹光也不知道沈面生什么气,这些事本来就他们四家的事,和他这个先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是,好好的呆在曹府享受不好吗?干嘛跟他出去?


  沈面听到曹光的声音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真的放慢了脚步,回头看着追上来的曹光。


  “先生,你生什么气啊?”


  “……”看着眼前的小兔子为了这个曹家奔波消瘦了几分他就心疼,这想着好不容易长大了终于长些肉了,现在?现在又瘦回去了。“你要是再因为这些凡人的事瘦了就跟我回家。”


  曹光一惊,但是内心深处却有一股暖流,他又想钻到他这白衣先生的怀中撒娇了。曹府虽然没有亏待他,但寄人篱下总是会给他束缚感,现在他家先生来了,以前那些束缚就像是被先生一根一根的砍断了,矜持?嗯在外他还是要矜持的!


  “那可不行,曹府救了我,怎么也得还了这恩情才行啊。”


  “你的意思是只要这里不存在就跟我回去是吗?”


  “不是!”


  刚刚的暖意突然就荡然无存了,为什么他觉得只要他说是,这里就将不复存在了一般,让人感觉到害怕。吓得他近乎条件反射的否认了。


  因为沈面这个大恩人发话了,李老爷子是揪着他家那败家子的耳朵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当然那李公子不服,跟他老爷子是大吵了一架,李老爷差点被他这个儿子气的驾鹤西去,收回了所有的产业权利,就差将李公子赶出家门让他去外历练了。曹光得知此事之后都不知道为什么沈面这个刚来到这个地方的外乡人能有这么大的号召力,他觉得唯一可以说得通的就是,他家先生太可怕了。


  沈面平日里鲜少出门,外人也就只知道曹府雇佣了一个相当厉害的人物,却没多少人知道这个人长什么样。这可以说是曹光安排的,也可说是沈面本意就是如此,算是一半一半吧。


  曹光原本是很矜持的,就算跟先生同住一屋,但是时间一久吧……就真的不好说了。


  曹光终于是连夜将新季度的事物都安排妥当了,只要不出事,他就有一个季度的休息时间。而今天就是他第一天的休息,趴在半躺在长椅上的沈面身上,对他来说是相当的享受,沈面不推开他,任由他在自己身上翻身打滚。


  “当年就那么些大,一晃眼都长得有我高了。”沈面抬手顺了顺曹光那头长长了的发丝,手感还挺好的。曹光全当是夸他的,愉悦的哼哧了一声,往沈面的颈窝就是蹭了蹭。


  “先生,您是鬼王对吧?鬼族之王?”


  沈面应了一声。


  “那我呢?我是什么?”曹光对于自己的身世还是有些在意,山神爷爷喊他小少爷,他先生偶尔逗他玩的时候也会喊他小少爷,但这都不像是父母会逗孩子的当时,至少他在曹府生活的这段期间里就没见过,不止曹府,他常去的祁府也没有。


  “你?你就是你啊。”沈面并不打算告诉他实情,因为他觉得这小兔子这一下全都知道了就不好玩了。


  曹光喜欢向沈面撒娇,但不代表他傻,他听得出来沈面是在敷衍他。他故作生气的跨坐在了沈面的身上,沈面不怕这小兔子生气,只要不拿他自己的性命很他开玩笑,他都觉得是一种享受。毕竟不怕他的兔子,全天下恐怕就他这么一只。


  “怎么?”


  沈面挑着眉,任由曹光疑似报复的坐压在他身上,这小兔子对他来说没几个重量,所以对他也没什么威胁。


  “我觉得我不是人。”


  虽然曹光的感觉没错,但是这话听着怪怪的,包括沈面都这么觉得。不是人?他说完之后才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但又好像没有。


  “你不是人?那你觉得你是什么?”


  曹光本来就不是人,沈面也没觉得曹光那话有什么不对。


  人,对于未知是恐惧的,常年生活在凡人族群里,失去了记忆的曹光自然也就变得害怕未知了。然而这种害怕是沈面无法理解的,未知?有什么好怕的?他不知道。


  “不知道。”


  跨坐在他身上的小兔子像是蔫儿了一样,趴回了他胸口。对于自己的身世他说不在意肯定假,现在的他很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厉害的人,受不起老山神喊他一声小少爷。他亲眼看着老山神让准备枯死的老树焕发生机,那种对于凡人来说是神力,不是凡人应该有的力量。


  沈面不会安慰人,从以前就是这样。他只能抬起手轻揉着怀中的小兔子告诉他别想太多,这些本就不是他需要知道的,对于他来说小兔子是什么不重要,一点儿都不重要。


  曹光喜欢沈面,是那种对异性的那种喜欢,他很明白沈面和他一样是男的,他也很明白自己喜欢上了沈面就说明自己是龙阳之好。龙阳之好在凡人眼里虽然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但在某些人眼里就是有伤风化的事情。对此他很委屈的抱紧了先生的脖颈,沈面一向是任由这小兔子在他身上乱来的,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只是这一幕恰巧被来登门道歉的李公子看在了眼里,本就被他家老爷子骂了一顿一肚子火,现在看着曹府这少爷在他被罚禁闭这期间和他们的恩人好上了那能干吗?转头他就把曹光和沈面的事公之于众,曹府也因此陷入了舆论之中。


  虽然没有给曹府生意带来什么灭顶之灾,只是舆论让这只脸皮有些薄的小兔子更委屈了,然而现在他不能抱先生了,他更委屈了。沈面对于曹光这种做法是很不满,也很不赞同,非常以及相当之不赞同。


  所以沈面一气之下,抱起他家小兔子就回房间,彻彻底底让这薄脸皮的小兔子成为了他口中的龙阳之好。这事吧,其实没什么,曹光也只是等他和先生有个确认的关系,现在好了,他可以光明正大不用担心自己是龙阳之好拖累他先生了。只是外面的小姑娘们就不乐意了,曹光,曹府的少爷,颜值可是真的高,比起那些沉迷风月场所的度假公子都要高,尤其是比那个李公子高。


评论(6)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