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82)

  82、


  沈面真的觉得特调处得寸进尺了,刚问他从黑市要了一批科技材料,现在又让他备药材。当然罗浮生也没被赵云澜遗忘,洪帮是妖族有着数一数二的物流运送网,号称是只有你想不到的地方,没有他们送不了的货到不了的地儿。罗浮生抓着手机的一角晃了晃手中的手机,“媳妇儿,我这大舅子可真的是物尽其用啊。”


  韩沉冷哼一声后笑了笑,“他精得很,能用的绝对不会浪费。”


  “特别调查处真的是有够特别的,诶沈面,你当初是怎么想不开去和这个大舅子开战的?”沈面当年的事罗浮生可没少听说,虽然没有参与其中,但他们洪帮多少也被波及了些,想不知道都难。


  沈面冷笑了一声,没有回答罗浮生的问题。


  “为什么我觉得他们两兄弟一开口就火药味十足?”曹光拉着他家韩哥坐在离他们较远的位置观战。


  “我也挺想知道的,明明都是犬科。”韩沉对此也表示挺好奇的,他和老裴就没这样一开口就火药味十足的。这两人是有什么仇吗?但平日的相处并没有发现,这两人吵嘴有时候真的莫名其妙的。“……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了。”韩沉突然画风一转,看向了罗浮生,“姓罗的,你少说两句。”


  “诶~”罗浮生吊儿郎当的就应下了,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敷衍韩沉。


  他们都是看到群聊里赵云澜的安排,所以现在他们得等缉妖司的人来才能动手。又是等,曹光觉得自己在这小镇都快长蘑菇了,第一次来确实觉得很新鲜,但是住了这么久,他都腻了。


  “你和罗浮生关系不好?”曹光回到旅店后拉着沈面坐在床上,一副我准备和你谈谈的模样。


  沈面觉得有些好笑,但他还是回答了曹光的问题,“没好过,想听故事?”


  “你和罗浮生有过节?”一听到故事两字,曹光就算真的是三岁小孩都知道这其中肯定是有前因后果的。


  “没有,我们妖族的兄弟和你们兽族的不太一样,我们只是单纯的凭感觉认亲,所以小时候见过的有,没见过的也有,感情好不好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你们父母呢?”


  “……”沈面愣着想了一会儿,“时间太久,不记得有没有了。”


  “你,你多少岁了啊?!”曹光看着沈面,再怎么返老还童总有个限度吧,太久不记得了?这得过了多久才能不记得啊???


  “和你们熟知的黑袍使沈巍同岁。”


  “……告辞!”黑袍使多少岁?这个曹光还是有听说的,至从人类返祖,两族分化那时便以存在了,人类返祖到现在没有万年也有千年,也就是说黑袍使少说都是千岁老人,眼前这头白狼和黑袍使沈巍同岁!?


  然而曹光嘴上说着告辞,却依旧坐在床上与面前的白狼面对面。“那,罗浮生呢?也一样么?”


  “他?大概也就百来岁吧,反正比你爷爷要大。”


  曹光突然扑到了沈面怀里,开始了一轮自暴自弃般的撒娇,“你们是不老不死的吗???你这让我怎么活???”


  “你怕什么?我肯定比你晚死。”沈面揉了揉曹光那头有些乱糟糟的头发,“会陪着你的。”


  “那你怎么办?”曹光翻了个身,枕着沈面盘起来的小腿上。“你比我晚死,那你不得一个人呆在这个世界?那得多无聊。”


  手指轻拂过他额前碎发,笑了笑,“没什么,反正我也习惯了。”沈面并不是没想过把曹光留在自己身边,只是这小猫不死,他就得压抑着自己的本性,而且是他自愿的,或者说这只小猫只要在他身边他就不会去想找别的乐子。他觉得这只小猫降生在这个世界就是这个世界给他的枷锁,一个让他不想挣脱的枷锁。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这个枷锁自己松脱,但是他却想把这个枷锁永远扣在自己身上,很矛盾。


  “突然想活的久一些。”曹光的视线略过了沈面,看向了他头顶的天花板。


  “为何?”


  “这样你就不会无聊了,我也有更多的时间去看这个世界,说起来我这次来都没带DV,这里的风景没法录下来挺可惜的。”


  “……沧海桑田有这么好看吗?”沈面真的不认为这些风景有什么好记录的,反正这些对于时间来说都是暂时存在的东西,没了很正常。


  曹光伸手捧住了沈面的脸,让那张好看的脸正对着自己,“是你看太多了,对于我来说还是很新鲜的好吧。”


  沈面一愣,随后笑了起来,“好,我想办法让你活久些。”这小猫是天生就知道怎么取悦自己吗?他越来越确信这个小家伙就是上帝专门为他量身定制的了。


  听到沈面妥协的语气曹光双手用力的把他脑袋往下一压,而他自己借着力往上一凑,用自己的额头轻轻撞了他的额头一下后,躺回了他的小腿上。沈面抬手捏了捏腿上人的脸,“你就保持这个样子就好,什么都不用想,有什么愿望呢,跟我说,”


  “你是灯神吗?”


  “你专属的。”


  曹光对于自己捡到宝贝这事还是时常会让他兴奋的打滚,尤其喜欢在他捡到的这个宝贝身上打滚。沈面看着曹光,他算是明白为什么他哥沈巍能为昆仑守个千万年,为他甘愿压抑着自己的野性成为兽族了,放着现在的他,只要曹光说一句,他也愿意。


  但是生死这种东西曹光其实很清楚,长这么大哪还没见过什么亲人离去的?死亡对于他们兽族来说是不可逆的,或者说对于这个世界来说都是不可逆的。沈面虽然宠曹光,但他毕竟不是何开心那种会读心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曹光内心里到底打着怎样的算盘。


  既然不可逆,那就好好把握已知的。曹光看着眼前这个不老的人,他可能没有这个人看得透,也没有这个人知道的多,但是他多少能理解为什么这个人会杀人不眨眼,一些脆弱的生命在这个人眼里消逝不过常事,没必要眨眼。


  “先生,我们商量一件事。”曹光调整了一下脑袋的位置,让自己枕的舒服些。


  “嗯?”


  “等我大学毕业,我们收养一个妖族的孩子好不好?”


  沈面眉毛一挑,心说这个小奶猫又想干嘛。他没有立刻应下,“为什么不打算你生一个?”


  “……”白狼不按常理出牌,曹光有那么片刻的无语,“我,我生的出来吗?!你认真的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你说是吧?”沈面抬手将小猫扔到了床的正中央。


  “???”曹光一脸懵逼,什么鬼?!话题到底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你,你又耍流氓!?”


  沈面明显的愣了一下,仔细思考了一会儿耍流氓这三个字,可以说他是,也可以说,不是。“夫人不是想要三人世界吗?怎么就耍流氓了?”


  “我是雄性!你当我没学过生物吗?!”他们人虽然返祖了,身体器官除了有些与返祖的动物接近之外,其他都没什么变化。他可没听说猫族雄性变得能生育!这白狼明摆了耍流氓!


  沈面嘴角一列,笑了,“试试又何妨,夫人你说是吧。”


  “不是!”


  


  至从极端派撤离之后,这座小镇的开发建设也跟着停滞了。这个令韩沉有些不解,按理说,极端派撤离,负责建设的人应该会按照合同继续工作才对,今天他和罗浮生在小镇闲逛时留意到那些工地就像是过年放假了一样,一个人都没有。极端派的开发建设,工资还是日结的不成?没人发工资就不干活。要不然……


  “我们去散散步。”韩沉突然起身,把在一旁泡茶的罗浮生吓了一跳。这刚吃完晚饭,还没歇够一小时,怎么就想着去散步了?这对于一向注重生活的他媳妇儿来说是相当不正常的。


  现在他们的房间被洪帮重点的保护了起来,他也不担心这里再被装有什么监视器窃听装置,“媳妇儿?”不是他不想走,是最近他媳妇儿给他进补上瘾了,真的撑,要不是他平日里到处跑运动量不减,这估计早就长胖好几斤了。


  韩沉走到罗浮生面前,往他身旁那张并不大的桌子上一坐,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们妖族的工资是日结的?”


  “不是啊,月结的。”洪帮业务广,开发建设自然也是有的。“临时工倒是日结。”


  “你觉得妖族的那些工地,都是临时工?”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


  “不确定,去看看。”


评论(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