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80)

  80、


  因为林静确实是按照某款游戏中的设定制作出来的探测器,所以探测器的使用方法曹光没一会儿就摸透了,而且对他来说这东西的操作可比游戏中简单多了,不用考虑修复电线和电池,上手直接用,简直就像是在玩游戏中开了外挂一样。


  韩沉对于曹光的上手速度也感觉到了些许的惊讶,“你从哪学来的?”韩沉自认为自己见过不少科技结晶了,没想到这么一个东西自己还没摸清楚就被这个还在读大学的大学生给摸索出正确的使用方法了。


  曹光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才说是从电脑游戏中学来的,当然他也知道这个说法是很不靠谱的,毕竟你在电玩城会开赛车不代表真实中你也能将车开的和模拟赛车一样好。但现在事实是,他确实用游戏中的方法成功的启动了手中的探测器,虽然屏幕上显示并不是他们的母语,可这些对于他这个外语系的学生来说要看懂并不难,因为都是一些游戏中常用、常见的词汇,只是这些词汇可能跟现实中那些专业的精密仪器使用的词汇有些许不同。


  韩沉原本想问清楚探测器的操作,好让他们出去的时候方便使用,但是曹光并不是专业的,他知道这东西如何操作全靠他和林静玩过同一款游戏,其中的原理是他在游戏中摸索了好一会儿才熟悉操作的,而那款游戏也是一年前通关的,现在他操作全凭当时记下来的身体记忆,说了半天韩沉也都没法完全听懂。


  “这么看来,你这个小表弟得跟我们一起去找那个地下基地了。”高科技这种东西罗浮生不太懂,就坐在一旁玩弄着随身携带的蝴蝶刀。韩沉对于罗浮生的提议说不上反对,但他也不是很想同意这个提议,毕竟你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学生跟他们一起去寻找敌方阵营?这要是没找到还好,找到了万一进入混战,到那时谁都顾不上谁,要是出意外了他怎么交代?兽族和妖族不一样,如果说妖族弱肉强食是天性,那么保护自己族的孩童是兽族的天性。


  曹光这段时间知道了现在他们所面对的是一些什么人,也知道事情可能存在危险,但他是个男的,对于冒险有些天生的向往。他渴望着和他们一起去,但……


  他看向身旁的白狼。


  “想去?”


  “可以吗?”曹光让自己尽量的看上去像个乖宝宝,他知道只要他听话,沈面会带他去一切他所想去的地方。


  “可以。”对于沈面来说,保护这只小猫还是绰绰有余的,反正他现在只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把极端派那个隐匿于地下的训练机构端了,二就是保护他家夫人,这两个就算同时进行对他来说也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


  “没事,我保护你。”罗浮生看着韩沉的神情以为他羡慕他家的小表弟了,然而下一秒他就被韩沉瞪了,“你再像上次那样试试。”


  “……”看样子他媳妇儿是忘不了上次那茬了,罗浮生表示心有些塞,对他来说死一次是死不了的,对他来说更不算是死,他也习惯了,现在他这个还未过门的媳妇儿是说什么都不让他再用了,他得想办法习惯习惯。


  “撒娇卖萌都不好使我跟你说。”韩沉看着身旁赤狐满脸写着委屈巴巴就补了一嘴,哪有拿命开玩笑的?以前他不管,也管不了,现在他还管不了了是吧?


  然而罗浮生拿头就蹭了蹭韩沉,狐狸的耳朵还算的上柔软,蹭在他的颈窝,暖暖的毛茸茸的很是舒服,“说了不好使。”韩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罗浮生真的是撒娇卖萌说来就来,皮的不行,自己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只狐狸?他怎么就不像沈巍他们一样沉稳一些?


  “媳妇儿,真的商量一下呗。你看这次面对的是人,不是猎食者,我的胜算还是比较大的是吧。”罗浮生一把将韩沉抱到怀里,他不是说觉得韩沉的担心有什么错,但他这个打架打习惯的现在让他不动手,他真的憋得慌。


  “那万一他们有枪怎么办?”提出疑问的是曹光,韩沉对于曹光的说法表示很赞同,他受过枪伤,被抢打中了真的不是疼这么简单,当然他也知道罗浮生没少受这种伤,但他还是坐在罗浮生腿上挑了挑眉,眼中的意思就是,你听到没?


  “……沈面,让你家的小猫闭上嘴。”罗浮生的好脾气一向都只会对着他想对着的人。


  “怎么?还不让人说了?”沈面自然是站在曹光这边的,兄弟?他从来都并不觉得是什么他能帮他们的理由。


  罗浮生刚想开口反驳,就听到韩沉打断了他,“好了,你们两兄弟别吵。”韩沉听出了这两人言语中的火药味,沈面他不清楚,但是罗浮生他还算得上了解,气氛真的不太对,“不准逞强。”韩沉环抱住罗浮生的脖子就蹭了一下,这可把罗浮生乐坏了,这回就真的是他媳妇儿说啥就是啥,连连同意。


  “出息。”沈面冷嘲的笑了一声。


  “……阿光。”韩沉抬头就给那边曹光使了个眼色,曹光秒懂的比了个ok的手势,猫下身子,对准沈面的下巴就是一蹭,还刻意的用他那柔软的猫耳朵蹭着他的下巴。


  被曹光这么一蹭沈面是什么脾气都没有了,曹光看时机差不多了,开口道:“禁止吵架。”


  沈面听着是好气又好笑,但他也不能拿这只小猫怎么办,谁让这是他家夫人呢?自己宠的。而曹光成就感十足,满足的抱起探测器,“那我们现在可以去找老鼠洞吗?”在等待的这些天。他都快无聊死了,这里又没有电脑给他抱着玩游戏,手游他也快失了兴趣,他都差点把学习资料当游戏一样玩了。


  “阿光,你这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都学会去找老鼠洞了。”韩沉真不知道曹光是什么时候嫁给沈面了,更不知道这个好好的一个兽族大学生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种说话方式。


  曹光吐了吐舌头,他其实早就想这样了,在兽族那种规律满满的地方生活久了,对于他来说,妖族的说话方式真的是帅的不要不要的,反正又不在那个规律满满的城池,不借此机会体验一下,等他回去了哪还有机会?


  不得不说,林静的科技有时候还是相当靠谱的,至少比洪帮的人靠谱,韩沉是真的这么觉得的。曹光看着屏幕显示的信息,手指轻扣摆弄着前面的案件与操纵杆移动着画面显示的平面图。上面所显示的画面与他在游戏中见到的虽然有些许不同但这并不妨碍他确定地下建筑的位置。


  曹光看了看脚下的土地,像是在确认着什么的视线像是在追寻着一条并不存在的线看向了前方,“大概就是在这底下了,按照探测器的显示,还挺大的。”手指轻轻的推动着操纵杆,所显示的画面似乎推到了尽头,然而曹光可以看的出,这个并不是地下建筑的全部,就真的如他所说的那张,底下就像是某个地底动物的洞穴,跟个老鼠洞一样。


  因为想确认脚下的建筑到底有多大,曹光看着探测器的屏幕迈开了脚步。然而还没等他走几步,后方就一股力将他往后拖拽,他跌进了一个他极其熟悉的怀抱中,是沈面。曹光很不解的抬起了头,看向沈面。沈面只是示意了一下让他看前方,但是他视线所及之处并没有看到任何的东西,倒是耳朵接收到了奇怪的声音,是相当有秩序的脚步声,再仔细听,这些脚步声告诉他并不是一个或是几个,铿锵有力的声音像是要将这个地面踏出震感,能造成这种力道的肯定有至少一队的人。


  既然曹光听到了,罗浮生和韩沉自然也是听到了,四人默契的往后退了一步,躲进了不易被发现的林中,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并没有分开,而是往沈面身边靠近了些。沈面的妖术能掩盖住他们的气息,对面是妖族人,嗅觉与听觉的灵敏度他们都知道,很何况离的这么近。


  正如他们猜测的,一队训练有素的队伍踏着整齐有序的步伐从他们面前略过,并没有发现近在咫尺的四人。相比其他三人的镇定,曹光就显得有些慌乱了,他甚至能感觉到队伍跑过带起的风扑到他身上,距离近的让他下意识的抓紧了沈面的手臂,差点让手中的探测器掉落在地上,这真的堪比转角遇到鬼的恐怖。


  “他们……”曹光虽然多少猜到了些许,但并没有确定的信息他不敢肯定。


  “体能训练。”韩沉在兽族可没少做这类的训练,而且耐力跑是最基础的训练项目。“他们应该就是宫医生说的特殊部队。”


  “就这么看,他们也就和你们兽族的特种兵差不多,没什么可怕的。”罗浮生探出头,看了看跑远的队伍,虽然步伐踏在地上发出的声音让人觉得很是魁梧有力,但这多少都归功于他们脚下踩着的靴子。


  “……还是小心些比较好,具体的现在我们谁也不清楚,除了宫铁心。”


评论(5)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