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79)

  79、


  裴文德他们那边原本只是打算偷了物资就撤离,不管怎么说他们的人手并不足以将那个占地面积略大的研究所给一下子围剿了。这里除了研究所和一些基础设施以外还有一些生活所需的场所,像是田园牧场,供人休息活动的大草地,还有这些室内的活动场所,这里可以说是一应俱全。


  据宫铁心的分析,这些应该都是他来过之后才建造的。


  然而世事难料,他们再怎么小心也敌不过他们的设备更新,新的监控设备遍布了整个研究所。看守虽然并不全是训练有素,但执行力还是在线的,无奈之下他们双方就起了规模还不小的冲突,罗非对此只能庆幸在妖族热兵器成本高所以他们所用的都是弩箭、弓箭这种远程武器。宫铁心和花无谢的妖术都能很很轻易的化解这些武器的攻击杀伤力。


  然而让他们觉得棘手的并不是这些手持武器的看守们,而是那些本就是妖族人还服用了赌命草的实验品。因为冲突,缉妖司和地君殿的人数上要比驻守在这里的看守要少,他们只能寻找合适的地形将自己的存活率拉高,然而这么一下,无意间将被关押在这个研究所记得实验体放出了。


  因为长时间的实验,他们的神智都不太稳定,是敌是友有些人根本就分不清,场面可以说是乱成了一团。


  “探长,帮我把背包给卸下来。”面对因为冲突而激发了狂暴的活体实验品宫铁心眉头少有的拧作一团,他们撤退的道路本就不多,实验品这不分敌我很容易将他们围堵在这里。更何况因为药草的药性,这些人的妖术比普通的妖族人还要强大,就凭他和花无谢两人是无法将罗非和裴文德毫发无损的给送出去的。


  “你要干嘛?”雪豹的形态让宫铁心拥有了较高的武力值,但这并不需要卸下背上的背包,在说这个背包还能当护甲用,保护这头雪豹的背部,现在卸下就相当于不要防具。


  宫铁心没有解释,罗非也不再追问了,犹豫了一下才将他背上不知道装着些什么的背包给卸了下来,别说这包还是有几分重量。正想问里面都是些什么的罗非,下一秒就看到了刚刚还是雪豹模样的宫铁心化成了人的模样,手伸进白大褂的口袋中摸出了被透明盒子,他清楚的看到里面装有棕色的丸子,应该是什么药丸。然后他就听宫铁心低声说了一句,但是他并没有听清楚就看到宫铁心跑了出去。


  没错,还是人的模样。罗非眼疾手快伸手就抓住了宫铁心的大长尾,当然这纯属他的条件反射,然而宫铁心并没有因此而停下,从透明的小盒子中抛出了一颗药丸,很是精准的投进了一个狂暴的活体实验的嘴里。


  “……”罗非看着这一幕对赶过来保护他们的小孩们说,“看到了吧,以后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要张嘴。”


  孩子们的记忆还停留在记录宫铁心利索行动上,听着罗非的教育也只是木讷的点了点脑袋。裴文德看着缠绕在罗非手臂上的尾巴内心很是复杂,你不是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家雪豹的尾巴除了保持平衡之外很能用作第三只手吗?


  “无谢。”裴文德唤了一声身旁的白狐,白狐不解看向了他,“你的尾巴也能那样吗。”至从了解到妖族兽化后身体构造其实和兽族有些许不同之后,裴文德觉得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


  花无谢看了看裴文德所指的方向,面容略显尴尬,“可能……不太行,不过裴大哥想被试试被尾巴围着的感觉的话,我可以练练。”


  好的,裴文德确定妖族真的是个相当神奇的族群了。当然这也很清楚,是物种在进化之中发生了分歧,就在他们或者的悄无声息之中。也许在最开始他们都是一样的,只是后来他们的生活开始发生了变化而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那是什么药?”


  “之前让何开心让你们兽族的一个叫谢南翔的兔子研究的药,对服用药草的人有缓解症状的作用。只是不知道,这个改良的效果怎么样。”因为药物不会即可起效,更何况他手中的这个是减少了剂量的,所以什么时候奏效,有没有效宫铁心根本就不清楚,他转向看着身边已经穿上御寒衣物的孩子们,“你们带罗探长离开这里。”


  孩子们对于宫铁心的话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拉起罗非的手就往反方向走。但是罗非怎么说也是个成年人,怎么会让孩子们轻易的拉着跑?“我离开,那你呢?留在这里干嘛。”


  “给你断后。”宫铁心神色轻松的对罗非笑了笑,就像是日常玩笑一般。但是这个让他们身边的裴文德看不下去了,当他是死的吗?“你们俩个都先离开,我们缉妖司来就是协助你们离开的。”


  “我不能走,我得确定这些药的药效。”宫铁心这回是真的铁了心不打算与罗非一起离开,但罗非又何尝不是?他也不是真的对宫铁心的安慰视若无睹的,拿起身边掉落的弓箭,对着想向他们袭来的活体实验品就是一箭,近距离的瞄准偏离不会太大,箭羽直直的插进了活体实验品的大腿,看着活体实验品吃痛的跪倒在了地上罗非轻哼了一声道,“原来是知道疼痛的啊?那就好办了。”


  宫铁心对于罗非这个举动是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这位猫探长是这么不听话的,不过仔细一想,猫似乎从来都不是什么听话的主子。


  “老裴,这些活体实验品别弄死了,留给我们的宫医生做研究。”说着抬手就是一箭,箭羽不偏不倚,正中他眼中的目标红心。宫铁心对此感到意外,他没想到罗非面对战斗能如此镇定,更没想到他对研究似乎也破有兴趣。之前还担心给这个猫探长暴露过多自己的本性会把这只猫给吓跑,现在看来是他多虑了。


  裴文德看着这两人,看样子是说什么都不打算先撤离了,反而是想将这里给拿下。真是一点都没有后方人员的自觉。


  ※


  探测器送到韩沉手上花掉了三天的时间,虽然洪帮已经算的是快马加鞭,加急了,但妖族地界的路是真的九曲十八弯,这还是配合上了四个轮子的速度,中途除了必要的停靠,其余时间他们都在行驶的路途中,韩沉也没办法给罗浮生在这上面挑个什么毛病出来。


  但这东西是林静自创的,市面上没有类似的东西,更没有类似的使用说明,可能是因为制作的较为急,上面也没有文字标注哪个按键是做什么用途的,只有简单的颜色区分按键。这让韩沉不太敢下手试验,毕竟这东西要是坏了又得等个三天或以上,这确实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曹光原本也就只是跟着来游玩的,捣鼓这些东西自然是轮不到他的。但是……“这种按键格局有点眼熟啊……”曹光化兽上瘾了,现在没事就喜欢化兽趴在沈面的怀里,他的位置可以说是vip专座,看到的东西自然也比他还是人的时候看的要清楚多。


  韩沉很是疑惑的看向曹光,然而曹光的注意力全在他手上的探测器上,他不确定是不是他所想的那样,但是这个探测器的样子真的像是他之前玩的一款单机游戏里的设备。


  “在哪里见过?”


  “……这东西是林静哥做的对吧?”


  “嗯,你知道怎么用?”


  “如果是林静哥做的,我想我知道这东西怎么用。”说着曹光从他的vip专座上跳了下来,化回人的模样拿过探测器反复翻看了一下。他不得不佩服林静,居然将游戏里的东西还原出来了,那个游戏他还和林静讨论过攻略,不会有错的,这东西他知道怎么用。


  韩沉还是不放心把这么一个精密的仪器交给曹光这个孩子自个儿研究,他没有林静的号,正想通过群聊联系上林静时就发现,他们群聊的画风好像有些……不太对???


  群聊,六合居。

  

  【特调处】赵云澜:所以你们是说,你们将研究所拿下了是吗???


  【外援】罗非:一不小心。


  【缉妖司】裴文德:[语音]老赵,你让小南多做些药,这里的活体实验品数量有些多,宫医生手上的药不太够。


  【黑盾组】白锦曦:老裴的声音充满了疲惫……有情况!


  【缉妖司】裴文德:……???


  【地君殿】花无谢:哈哈哈,裴大哥是因为人头被铁哥和罗探长抢了心累而已,没事~


  【黑盾组】白锦曦:???


  【黑盾组】白锦曦:你们是去干嘛的??打游戏抢人头吗??


  【黑盾组】韩沉:宫铁心不是医生吗?我记得也是个研究人员,老裴你被一个脑力人员给抢人头了???


  【外援】宫铁心:(´._.`)


  【外援】罗非:(´ . .̫ . `)


  【特调处】祝红:……多了两个不用说人话都能秀恩爱的。


  【黑盾组】白锦曦:我觉得事情结束后可以办一个集体婚礼了,我现在怀疑这个是不是什么大型情感考验节目了……


  【特调处】祝红:你不是一个人。


  曹光一边摆弄着洪帮人送来的探测器,一边看着那边罗浮生笑瘫在了沙发上,他韩哥满脸都是道不明的情绪看着手机屏幕,就觉得好奇,“面面,他们在干嘛?”


  “没你的事,你继续捣鼓那玩意。”沈面看着群聊里的聊天记录也觉得甚是有趣。曹光认识沈面这么久什么时候被这样打发过?不开心的他钻到沈面的怀里,气哼哼的坐好,抓着他的手腕将其当做手机的支撑架一样,把手机移到自己面前,另一只手将沈面的左手放到自己的腿上后自己上手开始刷其了聊天记录。


  “抢人头不带我?!”曹光的关注点全在游戏,和抢人头这几个关键词上。沈面对于怀中小猫胆子越来越大感到惊讶,之前还是看到尸体就会想吐的小猫,现在居然想着冲锋陷阵了?


  “他们不是在玩游戏,你别瞎参合。”韩沉还是知道曹光的性子的,虽然是个高材生,但电脑游戏什么可是精通的很,这一看就知道这孩子以为老裴他们在打什么游戏了。


评论(11)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