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78)

  78、

  罗非看着面前突然杀出来的白狐和白犬是着实吓了一跳,周围的孩子更是像护卫一样将罗非围在了身后,警惕的看向面前突然杀出来的两只犬科,雪豹的尾巴也将罗非围绕了起来,这层层叠叠的保护也是让裴文德看着眉毛就是一挑,这……罗非成重点保护对象?

  白狐歪了歪脑袋,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恶意,宽大且柔软的耳朵随着脑袋的动作动了动,似乎是在说,你们这是在干嘛?一样。

  “无谢?那这只白犬就是……”宫铁心认出了这只白狐,是他们家的花无谢。

  “老裴……”罗非接下了宫铁心的话头。

  “你们……这是在干嘛?”裴文德端坐了下来,看着被层层保护在中间的俄国蓝猫。

  “自己人?”兔宝宝回头看向了被他们一同围在了中间的雪豹。

  “嗯,自己人。”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孩子们才放下了戒备,退到了一旁,乖巧的看着他们。裴文德看着这些衣裳单薄的孩子神情有些严肃了,虽然说现在的气温对于妖族来说算不上寒冷,但这些孩子穿着实在是单薄了些,然而他们并没有带多余的衣物来,失策了。

  “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地方能弄来一些衣物?”裴文德看向身旁的白狐。白狐看了看四周,似乎是在感受周围植物给他反馈的信息。好一会儿后花无谢才开口,“这附近就那边有一个建筑群,里面应该是有物资。”花无谢的视线落在了罗非他们等人身后的方向。

  “那边是研究所,不过刚刚我们过来的时候惊动了那边。”罗非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

  “……既然惊动了。”

  “那就干脆点?”花无谢知道裴文德想干嘛,有些明知故问的晃了晃脑袋。

  “……你怎么看?”罗非知道自己是阻止不了裴文德疯狂想法只能询问身旁宫铁心的意见了,毕竟这里还算得上是这头雪豹的地盘。

  “人多?”

  “你怎么也跟着瞎胡闹了。”罗非虽然嘴上说着宫铁心,但动作上并没有打算阻止,“我现在手上没有武器。”唯一的一把配枪在之前已经被彻底的报废掉了。他看了看周围,除了干枯的树枝就是毫无防御力的落叶,这用来烧火还可以,拿来防身还真的不行,难不成他要捧起这些落叶往敌人头上扣不成?这是在杀敌还是和敌人玩浪漫?

  “罗探长放心,我们会保护你的。”在一旁乖巧懂事的孩子们突然信心满满的拍了拍胸脯。看着稚嫩的小手拍着小小的胸膛罗非内心是复杂的,怎么能让孩子上阵杀敌?再说了他们也没经过什么专业的训练,这根本就是赶鸭子上架嘛,而且现在也不是非得这样做不可。罗非谢过了孩子们的好意,意思意思的教育他们,不可这般之后说,“你们的宫医生不会让我陷入危险的,对吧。”说着他看向了依旧用尾巴将他圈在其中的雪豹。

  宫铁心先是一愣,罗探长主动要他保护?这是什么好事?以前他说要保护这只猫探长无一例外的都被猫探长冷淡拒绝了,现在看来真的是养个孩子好恋爱?这些孩子简直就像是感情催化剂一样,发展速度让他都有些觉得自己怕不是中了幻术吧。

  “怎么?宫医生看似不乐意?”罗非见宫铁心半天没有反应,打趣的提醒着宫铁心回神。

  “怎么会,我只是有些受宠若惊。”宫铁心眯眼笑了笑。

  “……原来铁哥有这样的一面啊。”花无谢对于宫铁心这样感到些许的吃惊,在他的印象中这头雪豹哥哥简直活的像个人工智能,言行举止都像是程序设定好的那种,就连笑容都都相当的公式化。并不是说他笑的很僵硬,而是他的笑容让他感觉不到任何的感染力,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冷漠的笑脸面具一样。

  “……”裴文德不会轻易的去评价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他只是听过,现在才第一次见的人。只要这个人不主动探他的底,他就不会主动的去和这个人搭话。

  罗非将自己之前所见的都与花无谢和裴文德从简的描述了一遍,不管怎么说那边也是守卫深严的研究所,还是讨论一下战术比较好。但因为他只见到外围,内部是个什么构造他就真的不清楚了,他可没有什么透视眼这种超能力。宫铁心用尾巴将周围的落叶给扫了开,露出了第一次的泥土,因为长期被落叶覆盖,泥土显得有些湿润且平坦,宫铁心捡起周围一根较为趁手的树枝开始在这湿润且平坦的泥土地上开始描画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形状,孩子们就像是在听课的学生一样,趴在了裴文德,花无谢和罗非的身上认真的看着宫铁心在地上画着些什么。

  当然宫铁心还没画完罗非就猜到了他在干嘛,他在绘制他们前方研究所的平面图。四四方方的盒子形状将这个大盒子的内部一一填满。宫铁心用手中的树枝木棍点了点几个地方,“这个地方的我也就来过一次,时间也有些久了,所以内部是否有变化我现在并不是很确定,但大致上是这个样子。”

  宫铁心指出的几个地方是人员较为密集的活动场所,他的建议是不合适正面突破,因为这些地方都有守卫把守。然后他又指出了几个地方,说了个大致的方位,这些地方因为并不是什么主要的活动场所,更多的都是用于物资储备的,人并不是很多,但并不排除他们会安排人巡逻。

  夜鸮白和隼老头也在这个时候追了上来,夜鸮白刚落地就抱怨了几句裴文德和花无谢跑的实在是太快了,裴文德很是冷漠的无视了这个缉妖司副首领的抱怨,直接跟他讲述了他们刚刚制定好的计划,夜鸮白和隼老头是一懵,不是说好只是来接人的吗?怎么就准备潜进研究所偷物资???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就这样好不容易追上裴文德的夜鸮白被安排着留守,等待援兵抵达,再将行动计划给增援部队说一遍。

  “我们能跟着去吗?”兔宝宝抱着大白犬的脖子,低头问道。

  “……不能。”裴文德冷冷的拒绝了,让这些小孩子潜进这么危险的地方?说什么都不行。

  另一边,因为之前就做过类似的探测器,所以这次的速度相对来说快上很多。尤其是在机械材料都充足的情况下,不得不说拥有相当实力的材料供应商是真的可以大大提升效率的。林静现在甚至想去和赵云澜提议,与黑市商会和洪帮整个合作盟约,黑市拥有的机械零件种类在某种程度上是多于兽族的,因为容纳了妖族和兽族的科技结晶,说黑市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最全面的交易市场真的一点都不为过。

  林静特别想跟人分享一下这次的制作速度,然而现在他所处的位置是妖族地界的地君殿,这里多数都是对这些一窍不通的妖族人,黑市那么多的科技结晶放在妖族真的是大写的浪费!

  拿起手机就想联系快递的林静忽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妖族……有快递吗?然而答案是妖族没有快递,他索性化兽,一只乌黑的八哥落在了桌子上围着探测器转悠了起来,然后就看到他抓住一个把手试图将这个探测器拎起来。可这探测器可是一个铁疙瘩,还是人类模样的他拿着都觉得这东西破有分量,现在他一个还没人大的八哥,那双细又不长的爪子根本就没办法提起它半分。

  群聊,六合居。

  【特调处】林静:求物流,快递(慢递),运输等任何一样的联系方式。

  【特调处】赵云澜:干嘛?给我们寄特产吗?不用这么急吧。

  【特调处】林静:……是寄探测器!

  【特调处】大庆:你不是会飞吗?别给你们飞禽丢脸啊。

  【特调处】林静:[白眼]东西太重,提不动。

  【黑盾组】韩沉:罗浮生已经去联系洪帮了,你一会儿去接一下。

  【特调处】林静:这个时候还是韩沉靠谱!

  【特调处】赵云澜:???你的意思是我不靠谱是吗?

  【特调处】祝红:年终奖警告。

  【特调处】林静:哈哈哈当然不是!我怎么敢说老大不靠谱呢是吧?

  【外援】罗非:出息。

  【黑盾组】白锦曦:出息。

  【特调处】大庆:出息。

评论(1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