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77)

  77、


  因为不再像之前那样像是个无头苍蝇一样乱撞,特调处,黑盾组,缉妖司等人此刻已经分工明确的展开了实质性的行动。白锦曦和周小篆更是将近年来加入黑盾组的新人底都给掀了个遍,现在唯一知道有妖族眼线的就是他们黑盾组。


  当然他们也知道这些眼线多为情报兵,只是传输情报的话做的周密些还是很难被外人发现的,在这点上何开心也给他们说了他做线人的经历。要不是他与宫铁心来往过于密切极端派可能不会怀疑到他身上,但是要把纸质资料带出只能这样,这是他们都没办法的。


  何开心和极端派接触也是有些时间,对于极端派还是有相当程度的了解,按照他对极端派的了解,潜伏在兽族的极端派线人应该都是一些直肠子的人,但也不是什么都说,只是他们的行事风格比较粗狂,当然如果是女性的话,行为相比于兽族的女性多为仗义一些,说直白一些就是类似于白锦曦这种女强人型的比较多。


  “老大?!你是妖族线人?!”周小篆不知道是听漏了哪个字还是哪句话,满脸惊讶的看着身旁的白锦曦,下一秒就被白锦曦一掌盖头,“我是线人听完何医生的分析还能这样若无其事的坐在这里?!心理素质是得有多强?!”


  周小篆知道自己又犯蠢了,摸了摸被打疼的脑袋嘟着嘴。


  “妖族的人多为急躁,遇事沉不住气,被人误解很少会坐的住,所以被我这样剖析还能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的话,那我真的还给他颁发一个影帝奖了。”


  何开心看了看白锦曦送来的人员资料,这是何开心要求的,按照赵云澜所说的,黑盾组在他送去第一封匿名信时就发现了内部有妖族线人,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们都无法确定线人是谁,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现在他也只能呆在特调处,小兔子又成天窝在制药室折腾那只被赵云澜他们带回来的老鼠,没事做的他只能自己找点乐子玩玩了。


  白锦曦听了何开心提供的行为特征后便带着周小篆回黑盾组了,送走了两个黑盾组的人他活动了一下身上有些疲倦的骨头和经络,拿起桌子上的一张人员履历。这些都是近年来加入黑盾组的新人,身家清白,都是兽族出生的人,这么一看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每个人都有确凿的生活轨迹信息,但是这并不代表这其中没有造假的成分。


  何开心突然觉得给宫铁心当线人是一件相对来说轻松的差事了,之前他不用太过的深入思考,只要将情报送出来就行了,现在?看着这些他从未见过的人,用自己的经验和学识分析这个人,太费脑子了。一天下来他也没办法确认谁的可能性大,信息不够,再加上这些人物履历的可信度有几分他也不清楚,靠直觉?这连他都觉得太草率了些。


  谢南翔折腾完那只灰老鼠心情很是愉悦,让他打他家小熊猫,不过他也并不是单纯的报复,反正赵云澜也说了,这只老鼠并不是兽族的合法居民,更不是永创集团雇佣的打手,他为什么会帮永创集团现在还尚不明确,谢南翔自然是不会把他往死里整,不过也就确认现在他手头上所制作的药丸是否对正常人或兽有危害。


  等待的过程是时长时短的,谢南翔将观察的工作交给了特调处的人后便走出了制药室,就看到他家的小熊猫不知为何又化兽了,正一只站在桌子上,两只前爪下压着的是白花花的纸张,上面的字太小谢南翔得走上前才能看清楚那些是哪里的资料。


  人员履历?


  “干嘛?现在招新人?”谢南翔随手的拿起一张人员履历看了起来,粗略的看了一下,警校毕业的,看了看年份也就是前几年的事,这些简历很普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也对,又不是艺术生,简历模板自然不会是那种创意十足的。


  “人手不足吗?”


  在他看来特调处人手还是相当充足的,现在的特调处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小的部门了,所以人手也自然多了些。


  “这些是黑盾组的。”


  何开心本来就头疼还没好,现在聚精会神让他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了起来,“你有没什么治头痛的药?”


  “头又痛了?止痛药吃多真不好。”谢南翔将小熊猫抱了起来,而何开心在被抱起的瞬间伸出了自己那灵活的爪子抓住了一张人员履历,谢南翔不知道小熊猫的穴位是否和人的一样,但他还是按着他熟知的穴位大致位置给何开心按摩了起来。


  “你干什么?”何开心抬头看向认真寻找着穴位的小兔子。而他的小兔子并没有因此停下手中的动作,手指在这只小熊猫毛茸茸的脑袋上轻按着寻找着穴位。“做实验,有感觉跟我说一声。”


  “你还真的是谁都能拿来做实验,你轻点。”何开心感觉到谢南翔的指力戳中的位置让他有种酸麻感,谢南翔闻声放轻了力道轻揉了一会儿问,“现在感觉怎么样?头还疼吗?”


  何开心被按的舒服闭上了眼睛,“松了不少。”


  位置果然和人的不太一样,谢南翔默默的在心里记下了这个穴位。看着小熊猫将手中的纸张放下,享受的模样他莫名的有些小小的成就感,要不改行学中医算了。再加上小熊猫的手感极好,他真的忍不住多摸一会儿,毛球果然是消除疲劳最好的东西之一。原本是很正常按揉着头部穴位的,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大面积的揉搓小熊猫的脑袋了。


  “……谢南翔。”


  “啊,抱歉,你的毛太舒服了……没忍住……”谢南翔虽然嘴上在给很开心道歉,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继续揉搓着他毛茸茸的脑袋。“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何开心很不喜欢,但他并没有出声制止谢南翔的动作。


  “你缺主人吗?”谢南翔将何开心的头强制抬起,自己则是满脸期待的看着怀里的小熊猫。


  “……你想干嘛?”何开心看着谢南翔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神就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这兔子怕不是把他当成宠物了吧???


  “我缺一只毛球给我减压。”


  果然,被他猜中了,“等结束了陪你去看宠物,你租的房子房东给你养宠物吗?”何开心夺回了脑袋的主动权,低头看着手中的人员履历头也不抬的说。


  “养你就好啦,你住你自己家,房东总不能找你茬吧?”


  何开心轻哼了一声道,“我?就怕你这只小兔子养不起。”


  “怎么可能?!你就这么小一只!”说着谢南翔给小熊猫来了一发举高高。


  “我养你还差不多,就你那点工资,能养活你自己就不错了。”


  妖族地界。


  因为步入秋季,山林里的动物都纷纷出来寻找过冬时所需的食物。突然急促的脚步声踏着地上干枯的落叶在这个本就安静的林间响起,机警的动物们动了动耳朵便四散逃开了。


  两个白色的身影以一种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在林间穿梭着,有时穿过了落在地上的阳光还会像周围折射出有些刺眼的光。这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人看到了,也许会以为是上天派了使者来,两个白色的身影后的不远处,几个黑色的身影也窜入了他们所经过的地方。


  “我的天……老裴和花无谢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完全跟不上啊。”缉妖司的山犬已经用尽全力了,但还是赶不上。身后的同僚们也实在是累的够呛了纷纷停下脚步歇息,他们的头顶上盘旋着一只隼和一只夜鸮。见他们停了下来他们也落在了他们头顶的树枝上。


  “是最近伙食太好,都长胖了吧。”夜鸮白打趣道。


  “就你话多。”缉妖司的一只山猫喘着气瞪了头顶的夜鸮白一眼。


  “有时候会飞是真的好,你们慢慢跑,我和隼老头先跟上去。”夜鸮白蒲扇了几下翅膀就往裴文德和花无谢的方向飞了去,隼老头看了看地上的年轻人是摇了摇头后才跟了上去。


  “我们这是被看扁了吗?”山狼很清晰的看到了隼老头那有些像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很是懵逼。


  “很明显,是的。”梅为了跟上他们的速度也只能化兽,一只个头并不大的小鹿蹬了蹬蹄子,似乎是休息够了。


  山猫回头看了看与他们同路的妖族人,各个都没有疲倦的神情。妖族人体能还是比兽族要有优势的,但速度似乎也就跟他们差不多,反正都是追不上前面那两只白色的动物。


  跑在前面的裴文德和花无谢并不是一直以一条直线前进的,偶尔间他们会交换着位置,如果这速度放慢一点可能就会像是很平常的林间嬉闹,然而他们的速度一点都不慢,甚至有时候会让同行的人提心吊胆,深怕他们下一秒就撞上前方的树。


  裴文德突然停下脚步,伸直了脑袋观察着四周,似乎像是在确认着方向一样,“无谢,你确定是是这个方向没错?”


  白色的狐狸也在白犬停下来的那一刻踩下了刹车,“没错,是这个方向。”化兽的裴文德无法拿出手机确认罗非他们的位置,只能靠花无谢的妖术特性寻找这两人的位置。“在前面,有一个小队的人在移动。”


  “走吧。”


评论(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