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76)

  76、


  根据宫铁心提供的现有信息,赵云澜真的觉得世间的事是不是都是这般环环相扣,他们原本只不过是想阻止妖族研究赌命草祸害他们兽族的百姓,现在却牵出了妖族早就在研究药草,而且据了解,妖族现在大概已经有一批部队正在西北小镇待命了。


  【黑盾组】韩沉:@【特调处】赵云澜 总指挥,现在作何打算?


  赵云澜有些头疼,这个事现在还没有冒出台面,现在很海星鉴说这件事,要求部队增援这无疑是给兽族掀起没必要的骚动,更何况现在的局势是,他们已知兽族有他们的眼线,黑盾组内部不用想肯定是有的,但别的地方呢?哪儿还有他们的眼线现在他们都不清楚。


  这个麻烦现在可真的一点都不有趣了。


  【黑市商会】沈面:这样我能端了他们了吧?


  【特调处】赵云澜:端吧端吧。


  赵云澜现在就觉得天都灰暗了,这是干嘛,自己怎么莫名其妙的又接到了这种肃清工作?看着现在手头上的所有信息资料,不管是哪一个往上报都会引起两族关系恶化,但是都甩手不干事情会发展成什么状况他也能猜的出来,要么趁着这时插手候铲了,要么不管是哪一条都是两族大战,再来一次他就算是昆仑君也有心无力了。


  【特调处】赵云澜:@【缉妖司】裴文德 你带着缉妖司和熟悉地形的妖族即刻前往罗非他们所在地,将孩子们速速接回地君殿,将证人一并保护起来。


  【缉妖司】裴文德:知道了。


  【特调处】赵云澜:@【特调处】林静 尽快将探测器做出来,材料问题@【黑市商会】沈面@【洪帮】罗浮生 懂?


  【黑市商会】沈面:……懂。


  【洪帮】罗浮生:懂。


  【特调处】赵云澜:@【黑盾组】白锦曦 你们尽快的将黑盾组里的眼线锁定,最好把在兽族的眼线全找出来。


  【黑盾组】白锦曦:收到!


  赵云澜看向一旁待命的大庆,“你去盯着永创集团,看看他们的动静,玩也玩够了,接下来就轮到我们反击了。”说着抬头看向了身后给他当着靠椅的大黑狼,“黑老哥~有没兴趣和我们特调处一起行动啊?”


  沈巍看向满脸笑意的赵云澜,他很清楚这只猫要开始皮了,化兽下他的鼻梁上没有他习惯的平光眼镜,微微的低下了脑袋,扬起本是下垂着的嘴角,“非常乐意。”


  对于沈巍的回答赵云澜早就知道了,他就是意思意思询问一下罢了,拿起手机,按下语音,“那,各部门,准备一下,轮到我们了。”


  群聊在一瞬间统一回复了一句:收到!


  齐刷刷的将原本还是呼天扯地得群聊界面给占满了,就连白锦曦看到这统一的格式也不自觉的跟上了队形。


  谢南翔抱着依旧维持着小熊猫模样的何开心,不知道为什么在赵云澜说出那一句话的刹那他觉得这个部门帅出了一个新高度。


  这就是他们兽族的特别调查处啊!这下他才明白,为什么特调处权利能如此大了,因为实在是太帅气!连他听着都想加入了!


  不行!他也要做点什么!


  “哥!你们特调处有没有制药的地方?”


  赵云澜刚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去做自己的事时被谢南翔兴奋的语气给吓了一跳,哦豁,这才是他赵云澜的弟弟嘛!“没有,不过现在可以立刻给你弄一个出来,汪徵给他准备一个制药室。”


  “好的!”


  何开心对于特调处这个效率也是有些惊讶,按照他对兽族的了解准备这么一个地方一般都要经过各种审批,可这特调处居然可以这样说准备就准备,“这特别调查处还真是特别。”


  赵云澜听到何开心赞赏的话语很是得意,“怎么样?何医生有没兴趣加入我们?”


  “我很乐意考虑一下。”加入特调处就会变成兽族的公务员这点何开心很清楚,但是比起铁饭碗他更喜欢赚多多的钱,所以他不会加入也不会选择与特调处为敌,这个部门怕是整个兽族最可怕的部门了。


  妖族从来都是不受任何束缚的野兽,在曹光看到沈面眼眸中闪过的一丝寒光那一刻他才意识到为何赵云澜会这么评价妖族的人。这些天下来他多少对沈面有了更多的了解,他不只是黑袍使的弟弟,更不只是黑市商会的会长那么简单,他是狼,真真实实的一匹狼,是妖族人见到都会朝他跪拜甚至他什么事都不需要做就会有人向他求饶,凶残的白狼王,可这匹孤狼却为他低下了头,在他意识到之后他是震惊,是不知所措的,沈面察觉到了怀中猫的异样。


  “怎么了?突然这么害怕,做噩梦了?”沈面的声音很柔和,柔和的让曹光无法将他与刚刚的孤高的白狼王联系在一起,他只能窝进白狼王的怀中,避开了那个为他而变得柔和的目光。他不知道沈面拿着手机和他们聊了什么,他只听到了赵云澜最后的那句话,赵云澜的声音从手机的扬声器传出来的时候并不是很大声,但却说的很有力,连带这他家的白狼先生眼神都变了。


  沈面很是不解,他跟确定以及刚刚只有打字,并没有说话,所以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不知道的情况下凶了谁。他将手机搁置在一旁,将往他怀里钻的虎斑猫抱了起来,强制他与自己对视。他对于自己神情的控制还是相当有信心的,换上了委屈的表情,看着不知出何原因不愿与自己对视的虎斑猫。


  “你,你别这样看着我啊。”曹光从余光中瞄到了沈面的神情,很委屈,委屈的嘴都撅起了。现在的白狼先生一点都不帅气,但是……好可爱。曹光觉得自己不能再看了,挥动着爪子试图将自己的脸给捂起来不让他看到沈面那委屈巴巴的面容。


  沈面不知道小猫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刚刚还好好的窝在他身上。没办法,他只能强制的让曹光化回人的模样。


  突然的变化让曹光自己也吓了一跳,跪坐在床上,眼前是他熟悉的白狼先生,没有任何令人害怕的气场,反而是一种让他不自觉的想往他身上爬的吸引力。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没有啊。”曹光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垂着脑袋耷拉着的耳朵时不时立了起来然后又很快的耷拉回去,小心翼翼的抬眼看沈面脸上的神情变化。他家白狼脸上的表情从委屈巴巴变成了佯装生气的模样,虽然是生气的表情,却没有令人畏惧的气场,曹光很清楚他家白狼先生在跟他闹着玩,似乎是想调节气氛。他自然是不敢和沈面真的吵起来,凑上前,钻到他的颈窝撒娇般的蹭了蹭,“你就当我做噩梦了,别这样。”


  曹光这么一撒娇沈面就只能举起双手投降,他真的不知道这只小猫从哪学会这撒娇的本事,对他是一用一个准,“真没哪里不舒服?”对于这只服用了赌命草的小猫,沈面真的有一百个不放心。他活的时间很长,知道世间很多的事,但唯独对于赌命草他所知的真的少之又少,他也是头一次觉得自己活了这么久算是白活了,还好到目前为止他的小猫没有再出现过反噬的迹象。


  “那你想我怎么样?”


  听着这人缴械投降的语气曹光可以说得意的尾巴都翘起来了,然而他的尾巴真的翘了起来,“我哥说轮到我们了,你是不是今晚要出去?”


  “干嘛?我出去你很开心?”沈面看着那根翘得的跟个旗杆似得橘黄色尾巴就真的好气又好笑,感情他家夫人是不想见他了?这可就不行了啊。


  “没有!”曹光一个激灵坐直在了身子,用一双真诚的双眸认真的与他的白狼先生对视了一会儿后身后的尾巴才软了下去,放到了床上来回晃动,“我想说你能不能哄完我睡觉再出去?”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他可不想眼光光等天光,他现在没有沈面陪着真的睡不着。之前就试过,沈面和罗浮生还有他家韩哥试着去寻找训练基地的入口,他在洪帮等,无聊的他想睡觉,却怎么也睡不下去。虽然他知道洪帮很安全,就算韩沉让罗浮生给他准备了一个相对舒适的环境,他也还是睡不下去,他也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做认知上的安全和感知上的安全是不一样的了。


  沈面轻揉着曹光那头凌乱的头发,“睡吧,我今晚哪儿都不去。”


  曹光内心里突然又惊又喜,以前不知道所以他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意识到妖族是不受任何束缚的野兽后,沈面的宠溺对他来说真的是让他既骄傲又害怕。


  “我是不是捡到了一个很不得了的稀有野兽?”曹光觉得自己就像是游戏中,欧气爆棚的玩家,抽到了一个顶级稀有卡牌。


  沈面哼笑了一声,觉得这只小猫真的总是有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是我之前展现的不够明显吗?居然怀疑我的稀有度?”


  曹光表示这不是自己的错耸了耸肩,谁让沈面对着他的时候都是百般宠爱,凶也只是因为他做错事了才凶,根本就不像罗浮生说的那样不高兴就动手的那种人,怎么看都是个普通有钱的帅哥,哪里能想到这白狼真的是狼王。


  下一秒曹光突然就明白自己为什么随便买一包零食都能中招了,他毕生的欧气全用在抽到这只白狼王身上了!这让他这个游戏玩家怎么活???他的欧气啊!!!曹光突然抱紧沈面,那叫一个欲哭无泪。内心只能不断安慰自己,抽到白狼王不亏,不亏的。


  而沈面却是一头雾水,这小猫又怎么了???


评论(7)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