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75)

  75、


  雪豹的利齿将把罗非困住的麻绳网给咬断了,这让在网内的罗非是松了一口气。看着周围被残忍夺走性命而倒在地上的人他的心竟然没有惊起一丝的波澜,果然自己见得尸体太多了吗?


  视线转向了宫铁心,优雅的雪豹头顶,一只银喉长尾山雀蹦跶着,叽叽喳喳的罗非无法听懂鸟的语言,所以无法知道小山雀在说什么。


  “罗探长?没事吧?”雪豹的模样是罗非没有见过的,似乎被吓到了。


  “嗯,还好。”罗非看向手中的枪管,已经被利刃劈出了一道缺口,无法使用了,自己唯一的武器在此时正式宣告耐久度为零了。


  他长出了一口气,看向了身后赶回来的小孩们,略带玩笑道,“这种被保护的感觉,还挺不错的。”


  说实话,刚刚罗非还真的以为自己完蛋了。被困在吊网之中,手中唯一的武器也失去了杀伤力,要不是宫铁心来得及时,他估计已经被现在躺在地上的人给万箭穿心而死了。


  他走到其中一个尸体附近,将裤管往上一拉,蹲下,拿起掉在尸体旁的弩箭,“没想到还能见到这种武器。”


  兽族的人都已经用上了热兵器,这种弩箭还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经常见到。


  “热兵器对于妖族来说成本太高了。”宫铁心解释道。


  不知道是不是宫铁心制作出的薄冰的关系,周围的温度明显降低了很多,血腥味也因此被压制住了,要不是蹲下身子他都闻不到那些令人作呕的气味。


  “真的没伤着哪儿?”宫铁心不放心的上前开始用鼻头拱了拱罗非。


  “真没有。”罗非被宫铁心拱的有些痒,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声,“有孩子在。”


  然后罗非就看到钻进自己手臂下的大脑袋,很是无辜的看着他,伸手摸了摸,毛茸茸的,对视了一会儿后罗非突然将脸埋了上去,柔软的触感让他瞬间觉得自己被治愈了,他甚至忘记了刚刚自己差点就死在了围剿之中。


  “哇!亲亲了!”小孩们看到这一幕都不自觉的开始起哄了。


  宫铁心眯眼笑了起来,而罗非听到孩子们起哄的声音才回过神。


  ???我在干嘛???


  罗非尴尬的干咳了几声,“走吧,再多一会儿他们的增援就到了。”


  妖族地界,地君殿。


  花无谢看着被放在他身边的手机弹出了一条信息,是群聊的。


  【外援】罗非:@【缉妖司】裴文德 裴兄你现在的位置在哪?


  罗非?是谁?花无谢不认识,也没见过,不过是群聊应该不是什么奇怪的人吧。


  【缉妖司】裴文德:[语音]裴大哥出去了,没在,我们在妖族首都的地君殿。


  【特调处】大庆:这回这个又是谁???


  【特调处】赵云澜:花无谢。


  【外援】罗非:花无谢。


  【黑盾组】白锦曦:???群里怎么多了这么多不认识的???


  【特调处】赵云澜:……来来来,没加群的自己加群别让我动手了。


  【缉妖司】裴文德邀请花无谢加入群聊。


  【外援】罗非邀请宫铁心加入群聊。


  【外援】罗非:[语音]宫医生现在是头雪豹,没法……算了,你们当我什么都没说。


  【外援】宫铁心:初次见面,在下宫铁心。


  【黑盾组】白锦曦:???


  【特调处】大庆:???


  【洪帮】罗浮生:我们家老铁的爪子比较灵活。


  【特调处】赵云澜:?????


  【外援】罗非:[照片.jpg]


  【外援】罗非:嗯,特别灵活,你们自己感受。


  看着照片中,一只大雪豹一只手捧着手机,一只手抬起伸出了爪子的肉垫,歪着脑袋看着镜头,似乎很疑惑拍摄照片的人在干嘛。


  【黑盾组】白锦曦:@【黑盾组】韩沉 !!!你也来一个!!!


  【黑盾组】韩沉:???我是犬科!


  【特调处】大庆:……对不起我给猫科丢脸了。


  【特调处】赵云澜:……输了。


  【黑市商会】沈面:[语音]罗非哥!?你家雪豹成精了啊???


  看着这个聊天记录他忍不住,曹光忍不住抢了他家白狼先生的手机,也不管这是不是自己的账号,上来就发了个语音。


  【外援】罗非:我想……他早就成精了吧。


  【外援】宫铁心:(´._.`)其实沈巍他们都可以的……


  【特调处】沈巍:……


  【洪帮】罗浮生,:……感觉被卖了。


  【黑市商会】沈面:……宫铁心,我们有仇吗?


  【外援】宫铁心:没有。


  群聊霎时间就安静了。


  【黑盾组】白锦曦:???人呢???


  【特调处】赵云澜:做实验呢!


  谢南翔更是在看到赵云澜近乎压着沈巍让他化兽做测试后,抱起了怀中的小熊猫开始揉捏的他的爪子。


  “谢南翔你又干嘛???”何开心睁开眼睛就看到这只兔子抓着他的爪子就开始研究了起来,捏一捏,扯一扯,似乎觉得他的爪子可以拉伸变形。


  谢南翔指了指那边已经被赵云澜磨得没办法而化兽的沈巍,爪子拿着手机很是无奈的模样,“你们的爪子可以玩手机???”


  何开心看了一眼那边,“有问题吗?哦……我忘了你们兽族不行来着。”


  “……”


  谢南翔原以为兽族和妖族的区别不过是一方嗜血好战,一方优雅平和,一方总是研究歪门邪道,一方则是坚守着传统,他现在开始深深质疑他所学习的教科书的可信度了,这闹呢?!身体构造都不一样了好吗?!


  “那你干嘛骗我说你拿不了文件袋???”这爪子灵活程度都快赶上人手了。


  “???”何开心一脸懵逼,“我拿着文件袋走路都走不快好吗?!”


  “那你可以不化兽啊!”谢南翔大有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趋势。


  “我头疼,你不怕我走着走着就躺了?”


  “……”说不过,这只小熊猫的嘴怎么这么能贫???


  赵云澜看着眼前这头大黑狼爪子张开,稳稳的将手机握着的时候内心可以说是非常复杂的,沈巍因为他现在知晓某些原因一直生活在兽族地界,活成了兽族的模样,严格要求着自己不化兽,可就算是这样长时间的生活,这头黑狼的爪子都比他这猫族人还要灵活,以前这家伙还是个小鬼头的时候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吗?emmmm没有什么印象……


  沈巍看着赵云澜眉头皱起,眼前这个人一向都是神情轻松,很多时候更是每个正经,现在眉头皱起的看着自己,瞬间就让他回到了当年那个跟在昆仑君身旁的小孩儿,“我,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


  赵云澜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回想的时候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看着眼前这头平日里不苟言笑的黑狼,此时他的脸上却浮现出了委屈的模样,这表情对他来说是威力超群的,这样子他就算真的生气也会瞬间消气,他更不会把这个看似软萌的小家伙和床上的饿狼联系到一起,“没事,我没生气,我就是在想,你以前能做到这种程度吗?我不太记得了。”


  记忆,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消逝,这个是自然的定律,无法改变。但有些记忆却是例外,赵云澜却没能在那些例外之中找到他所想看到的画面,是被时间带走了吗?还是他根本就没看到过呢?嗯……真的想不起来了。


  “什么时候可以的我也不知道,大概妖族生来便是妖族,根本就不需要药草改变。”沈巍语气中带着几分的道不明的感觉,是哀伤?亦或是被自然安排的无奈?他自己可能也分不清。


  赵云澜有时候真的觉得这头黑狼顾虑太多了,无论是赵云澜也好,昆仑君也罢,他从来都不觉得妖族和兽族有什么不一样的,在他看来不过是同为返祖的人类同胞。他难得的正经的拍了拍黑狼的背脊,然后顺势的就压了上去,黑狼在重力的影响下身形也顺着卧了下来。


  “赵云澜!现在不在家里,起来,地上脏。”


  赵云澜笑了笑,“又不是在这里做,黑老哥你太紧张啦~你看我的专属沙发可被人占着呢,借我躺一小会呗。”


  坐在沙发闹着小熊猫的谢南翔知道赵云澜说的是谁,一个激灵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现在他是让位,还是不让?让了他能坐哪儿?他觉得赵云澜怕不是在坑他吧。


  妖族地界,地君殿。


  裴文德因为缉妖司的事稍微离开了一会儿,这会儿回来翻看着手机上的聊天记录。这段时间需要个各部门打配合,手机成了主要的通讯工具,可他还是习惯不来没事就捧着手机。


  结果这离开了一会儿,回来一翻看的他是一头雾水,这聊天记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画风突变的你们一个二个都忘记主题了???他这次的合作伙伴怕是都有毒吧?这还能好好合作了吗???


  【缉妖司】裴文德:@【外援】罗非 阿非你问我们位置作何用途?


  问位置其实有些多余,直接给个坐标让他们去,这样效率来的更高。缉妖司本来就是这样一个部队,可以说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


  【外援】罗非:没事,我就看看你们现在的分部。


  躺在黑狼身上的赵云澜自然也是看到了群里的聊天。


  【特调处】赵云澜:罗军师要开始排兵布阵了?


  【外援】罗非:那就看你们乐不乐意维护世界和平了。


  【缉妖司】裴文德:……


  【黑盾组】韩沉:……


  维护世界和平???什么时候他们肩负起超级英雄的责任了???他们错过了什么吗???


  赵云澜内心:……怎么又是维护世界和平?!辞职警告!


评论(9)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