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74)

  74、

  “小南?你什么时候养宠物了?”大庆看着谢南翔肩上乖巧趴着在睡觉的小熊猫很是惊奇,别人都是养小猫小狗的,这谢南翔居然养了一只小熊猫。

  重点是还很好看,脖子上还有一个领结。

  “啊?我没养宠物啊。”谢南翔按照手机上林静发来的指示,将何开心给他的文件袋塞进了他们特调处的重点保护区。

  “那你肩上那只是什么?布偶?”汪徵因为身体特殊,无法外出,只能呆在特调处。

  “这个?这个是何开心啊。”

  “?!”特调处一脸懵逼。

  夭寿啦!!!线人死掉变成布偶了!!!

  赵云澜抓完老鼠后看到大庆给他发来的这条信息时也是一脸懵逼,什么鬼?!何开心在前几个小时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他就去抓只老鼠的时间就凉了???

  “小巍!回特调处!带着这只老鼠一起!”赵云澜将手机收好再次化兽跳上了沈巍肩上。原本两人打算走回特调处的,顺便路上找点吃的,现在看来不太行了。

  沈巍看了看手中被他强制化兽,并且关进了不知道哪里找来的笼子里的灰老鼠。一脸宁死不从的模样。薄如纸张的耳朵上有个血窟窿,这是赵云澜的杰作,不过赵云澜也不是故意的,纯属意外。

  “小巍你干嘛呢?这只老鼠不能吃别看了。”赵云澜看着沈巍用异样的眼神看着笼子里的老鼠,就有些怕怕的,怎么说他家黑老哥还是妖族人,正所谓江山易改……

  因为在兽族,沈巍身上并没有披着黑袍,所以赵云澜也没有办法钻进黑袍中隐藏身躯。

  特调处看着他们沈教授一身斯斯文文的,肩上趴着只猫,手里提这个笼子,里面关着一只看着不怎么好看的老鼠,耳朵还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凿出了个血窟窿。

  这又是什么情况???

  “小南!?何开心凉了?!”赵云澜不理会特调处那些异样的目光,从沈巍肩上一跃而下,踩着周围的椅背跳到了坐在沙发上给睡着的小熊猫顺毛的谢南翔面前。

  “什么鬼?!活着好吗!”谢南翔一脸懵逼,怎么就凉了?!他怀里的小熊猫有温度的好吧!

  “大庆说的。”赵云澜看着他怀中的小熊猫都忘记自己现在还是只猫,抬起爪子指了指,“别告诉我……这货是何开心。”

  “对啊,怎么了?”谢南翔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赵云澜这幅神情,很奇怪吗?现在的人都返祖了,更何况何开心是妖族人,化兽在正常不过了。

  “这么可爱的吗?!”赵云澜觉得不科学,太不科学了!沈巍和沈面是两头狼王,罗浮生是一只赤狐,这何开心怎么不一样?!真的是他们的兄弟吗???

  “干嘛?!我家的一定要和你家的一样凶巴巴吗?!谁规定的???”谢南翔觉得赵云澜这是偏见!

  “他们家都是肉食的才对吧!”

  “小熊猫也是吃肉的啊!”

  “……啊?是吗?” 赵云澜回头看向身后走来的沈巍。

  “嗯,小熊猫是杂食,会吃肉。”沈巍将手中的笼子放到桌面上,当然毫无温柔可言,里面的小老鼠还因为笼子和桌面的接触而被颠了一下。

  “不太经常见到小熊猫,不清楚。”赵云澜抬爪子捂了捂脸,“他现在怎么回事?睡着了?小巍,我没听说你们妖族喜欢化兽睡觉啊。”

  “……看个人习惯吧,不过我记得开心他没这个习惯。”沈巍也觉得奇怪,何开心是除他之外最频繁出现在兽族的兄弟,按理来说他更习惯兽族的生活模式才对。

  “他之前只是化兽护送我来特调处的,后来进了特调处他就睡了过去,大概是幻术和催眠太消耗他精神了。”前几个小时何开心的催眠和幻术几乎没停过,手不血刃代价还是挺大的,再加上他家到特调处还是有些距离的,一直紧绷着神经现在这样对谢南翔来说还算正常,所以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再说了,鬼知道之前何开心是什么时候被绑走的,在算上那些时间,是该好好让他睡会了。

  “这只老鼠是打何开心那只吗?”谢南翔看着桌面上笼子里的老鼠,除了耳朵上有个血窟窿之外,并没有其他外伤。

  “应该是吧……我们就发现了一只老鼠。”赵云澜看着笼子里的老鼠气哼哼的莫名觉得有些可爱,当然这并不排除他是看玩具的目光看的。

  “你们要审吗?审完可以给我不?”谢南翔不知道从哪摸来了一支笔,戳进笼子,戳了戳那只老鼠。

  被戳烦的灰老鼠回头就给谢南翔亮出了两颗獠牙,吓的谢南翔抱紧了怀中的小熊猫,老鼠的牙齿这么尖的吗?怕不是故意磨成这样的吧。

  因为谢南翔下意识的抱紧,何开心一惊,睁开眼睛就看到张牙舞爪的灰老鼠,想也没想,对着笼子里的老鼠就张开了嘴,凶狠的发出了警告般的嘶吼,一只爪子伸出踏在了桌子上,尖锐的爪子与硬朗的桌面发生了碰撞,发出了有些扎耳的声响。

  此时的小熊猫脸上写着超凶两个大字。

  笼子里的老鼠看着这体型比他要大的生物,还这么凶,气势上就矮了不止一截,本能的让他缩回了笼子深处。

  “哇……没想到何医生这么凶……”赵云澜也没想到,真的是人不可貌相。“话说小南你一只兔子要这只老鼠干嘛?”

  “我缺实验品啊。”谢南翔说的理所当然,这只老鼠可是对他家小熊猫下狠手了!这仇他可记着了,他怎么可能会让他好过?打不过还折腾不过吗?

  刚睡醒的何开心脑壳儿有些昏沉,凶完老鼠之后就像是漏气的气球一样,趴倒在桌子上。

  在一旁围观的大庆是一惊,“夭寿啦!这次何医生真的要凉了!”

  “不会凉!”何开心和谢南翔突然默契的一致对外,何开心他很清楚自己只是精神消耗太过,需要注意罢了。谢南翔他可还记得自己是医生,虽然只是个实习医生,但是他也不会让他家小熊猫这么轻易的凉了的!

  何开心卷成球,缩回了谢南翔的手臂上,“不行,头还是有些疼,我再睡会儿。”

  “嗯。”谢南翔应了一声后就坐回了沙发上,就不再乱动了,生怕再把何开心吵醒。

  赵云澜全是默许了这只灰老鼠会留给谢南翔了,反正兽族里查无此人,想必这只老鼠是妖族人,既然不是兽族的人,那就随他去吧,妖族本来就奉承着弱肉强食。

  他从重要保护区中取出了谢南翔松开的文件袋,摊开一看,瞬间有种脑壳儿炸裂的冲击。这些东西都是些数据报告,还有一些他看不懂的配方。

  “小南,这些有事什么东西?”上面并没有他们所需的资料,更没有永创集团与妖族合作的任何证据,那他们到底干嘛要抓何开心?这些东西有那么重要吗?赵云澜不知道。

  “不知道啊……我没看。”何开心可以说是直接将这一沓文件很是草率的塞进了文件袋,然后也很匆忙的塞到他手中的,里面内容是啥他都没要来看。

  “你看看。”赵云澜将文件递给了谢南翔,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谢南翔应该能看懂这些东西。

  谢南翔小心翼翼的将小熊猫放到腿上,接过文件一张一张的开始翻阅了起来,没一会儿谢南翔的眉头就快要拧在一起了,他将一部分放到了桌子上,一部分放到了沙发上。

  “发现什么了?”赵云澜大概就是长辈们说的没腰骨的人,这还没站多久,他就趴在了沙发靠背上,双臂交叉的放在靠背上给他的脑袋当垫子用。

  “这些东西都是研究药草的资料,还有缓解方案,裴哥他们说不定有救了!”谢南翔很是兴奋,刚想起身表达一下自己兴奋的情绪,下一秒就想起腿上还有一只小熊猫。迷糊的小熊猫差点就从他腿上变成球滚下地了,还好谢南翔及时的坐回了沙发上。

  被动作惊动的何开心脑袋昏沉,迷糊的睁开眼睛,看到周围并没有任何变化,就闭上眼睛继续睡了。谢南翔长出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这些报告的可信度有多少,但如果是何开心拿来的应该不会有假。”

  “哦豁,意外收获?”这东西虽然说并不是他们特调处需要的东西,但这东西可以说很有用,看来宫铁心是找有准备让何开心带着这些东西出来,不然他们不会盯上何开心来取这些东西。

  赵云澜直起了身子,舒展了一下筋骨,“小南,你们近期就呆在特调处哪儿也别去了。”

  “可我要上班啊。”好不容易才从学校出来开始了真正治病救人的生活他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

  “我会和医院那边说,我们特调处需要你,等我们这边事结束了再回去。”有的时候,权利就是可以这样为所欲为。

  “……不,我不是很想被你们需要。”谢南翔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的生活就别想回归正常了。

评论(15)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