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73)

  73、

  罗浮生神情凝重的看着眼前一众的帮众,帮众把头低的很低,连抬眼都不敢,头顶的耳朵都快贴到他们的脑壳儿上了。

  “你们怎么跟丢的?”韩沉一手压着准备爆发的罗浮生的肩膀,叹了口气,用一种安抚小孩儿的语气问。

  “他,他们分散跑了,我们一时间也不知道追哪个……等追上去的时候他们就不见了。”帮众的声音越说越小,这都跟丢可以说是低级错误了。

  “现在怎么办?地面上可以说是一个极端派都没有了。”曹光虽然觉得氛围不太好,但是他家白狼先生之前也给他说,地面上已经没有极端派的身影了。

  “……沈会长怕不是什么大魔王吧。”韩沉对此也是心累,虽然说极端派在地上对他们很有干扰,但是现在是一个都没有,反而更棘手了。

  沈面笑了笑,并没有回答韩沉的问题。

  罗浮生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那想骂人的情绪压了下去,不过这也看出了洪帮实在是缺乏锻炼,实战经验太少了。

  “总之先求助外援吧。”韩沉拿出了手机,就在群里将他们现在的情况简单的说明了一下。

  群聊,六合居,

  【特调处】林静:我这里正好有些材料,试着给你们做一个探测器吧。

  【黑盾组】韩沉:附带使用说明吗?

  【特调处】林静:呃……我先做出来,让人给你们送过去,你们看不懂我再教你们。

  【黑盾组】韩沉:行吧。

  韩沉将手机收起来,“事情就是这样了,现在我们只能等了。”

  曹光突然举起手,就像是课堂上的学生一样,“我有问题!”

  沈面和罗浮生根本就没有进过兽族的学堂,根本不知道兽族人这是个什么习惯,都愣愣的看着,只有韩沉说了一句,“问。”

  “我们为什么要对极端派赶尽杀绝?以前他们也存在,也没这样追到他们的老巢啊。”曹光对此很是不理解。

  “……”这个问题让韩沉陷入了沉思,要怎么还这小猫解释?因为发现幕后主使可能另有人,他们只能从已知中寻找证据,永创集团可不是他们黑盾组和特调处用特权就能扳倒的存在。这种事给曹光说了,他也不一定听得懂。

  “什么为什么?你忘了你吃的东西是谁制作出来的了?”沈面伸手捏了一下曹光的脸颊,略有些恶狠狠的说。

  曹光本能的伸手抓住了捏着他脸颊的狼爪子,“松手啊……脸会被捏大的!你就为了这事抓着他们就杀啊,我现在都没事了。”

  “你没事是因为在我身边,你看我现在什么时候敢放你一个人了?”

  曹光听着委屈的撇了撇嘴,确实沈面近乎寸步不离的跟他在一起,他对此是无法反驳。转身就化兽钻进了沈面怀里开始撒娇似的用脑袋钻沈面的身躯。

  妖族地界,同样西北小镇的路上。

  “罗探长,你看那边,好像有建筑物。”小孩子将罗非围在中间,走在前面一些的孩子看到了林中叶子缝隙里似乎藏匿着什么,隐约的能看到一块并不属于树林中的颜色。

  低头看着手机的罗非也注意到了手机上的信号变强了些许,抬头顺着孩童所指的方向看去,那是没有粉刷好的围墙,也可能只是随意搭建的。他叫停了往前走的孩子,借着信号增强他打开了定位,这里确实是合适人居住的地方。

  但眼前这个围墙比起城墙来说要显得单薄许多,并不想什么城池的围墙,反而像是什么工厂的围墙。

  “那是什么?”

  罗非抬头瞄了一眼,内心一惊,“快躲进树丛里。”

  他们身旁就是矮树丛,所以只要往旁边一个走位,他们就躲进了死角中。

  “罗探长?”孩子虽然照做了,但还是不理解为什么要躲起来。

  “那个是监视塔。”罗非说。

  看来这里并不是什么民用的城镇,刚刚瞟了一眼,罗非明显的看到驻守在上面人的衣着并不想是城防军,反而像是什么特种部队,再者,妖族地界可没有什么城防军。

  他身上没有宫铁心的地图,他不确定这里是不是某个研究所。现在他们有两条路,一条是绕开这个地方,继续找合适的落脚点。另一条是潜进去,搜刮一波物资。但是他低头看了看这一圈的孩子,还是选第一条路比较好。

  “一会儿你们看准时机绕开上面监视。”

  孩子们对望一眼后,看向了罗非,认真的点了点头。这只俄国蓝猫是宫医生的朋友,所以他们知道这个罗探长不会骗他们。

  罗非看着这一圈的孩子,乖巧的让人觉得并不像是个孩子,机警的像是什么部队的执行者,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带了一队特殊部队在执行什么潜入任务。

  正好有信号。

  罗非:[坐标]

  罗非:我们现在在这个位置,附近有个基地。

  也不知道是不是离宫铁心比较近的关系,很快就收到了回信。

  宫铁心:是研究所,你们小心些。

  罗非:√。

  宫铁心没被打成塞子,他将兽用的背包卸了下来,化回人的模样,坐在侧翻的押运车上,看着手机中的信息,长出了一口气,果然自己还是不合适近战。他低头看着下边的押运兵被冰锥扎成了塞子失去了所有的生命体征,原本还想留他们一口气的,谁知他们不懂得什么叫见好就收,唉,还是动手了。

  这个坐标,方位应该是……

  宫铁心开始寻找起罗非所在的方位,他得赶紧与那位罗探长汇合,研究所可是有重兵把守的啊。

  他收好唯一的通讯设备,化作雪豹,穿戴好,一跃而下窜进了树林中。

  而押运车周围的冰霜因为他的离开也渐渐地消融,原本被冰锥固定的尸体也失去了支撑,躺倒在了地上,就像是这里什么都没发生,这些人离奇的死在了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公路上。

  “这附近都是陷阱机关。”小松鼠一个机灵,跳到了树上躲过了地上被他一不小心触发的机关。

  罗非看着小松鼠,神情镇定自若语气平稳,除了尾巴的毛有些炸开了,其余的地方根本看不出这孩子是被吓到了,这群孩子到底是什么存在。

  小松鼠的手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松鼠的小爪子,紧紧的扒拉着树皮,让他稳稳当当的爬在树上。这孩子之前手就是这样的吗?没印象啊。人类虽然返祖了,但是一直以来都只有耳朵和尾巴保留在外,手依旧是人手,小松鼠这种情况他根本没有见过。

  站在他身边的是一只小白犬,但是耳尖上有黑色的毛,小白犬嗅了嗅,“探长,这里我们没法过去,陷阱太密集了。”

  “这里是他们的范围,这也难怪。”罗非虽然对于这些孩子的生存能力很惊讶,但他也并不是那种喜欢大惊小怪的人,毕竟那样太不优雅了。“我们绕出这个范围,小松鼠你能回到我们这边吗?”

  小松鼠看了看周围,“问题不大。”说着就接着周围的树,蹦回了罗非身边。

  “你们谁去接一下宫医生?我怕他过来的时候碰到这些东西。”这里的机关陷阱一个个拆了太费时间了,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连环机关。

  “我!”一个孩子说着就化成了一只白色的小鸟,尾尖不知道是碰到了谁家的墨水染了色,小小的很好看。

  是一只银喉长尾山雀,这种鸟罗非还是见过的。

  “嗯,小心些。”

  “好的!”小山雀是个小女孩儿,特别活泼的一个女孩儿。

  “你们是兽族的孩子,怎么兽化的这么自然?”这在兽族是很不常见的,小孩从小就被教育不允许兽化,就连罗非小时候也没少被长辈叮嘱,只是后来离家了就没人管,自然而然便学会了,但也没这些孩子化的轻松。

  “因为生病的时候很难受,宫医生就教我们化兽,化兽之后就不会特别难受了。”兔宝宝乖巧的说

  “……”罗非并没有深入研究这方面,所以这一切在他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算了,等宫铁心回来再问吧。

  “遭了……”小白犬惊恐的看下自己的脚下,密集的落叶堆里突然闪出了银色的利齿。他们虽然反应比一般同龄孩子要更强,但是并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他面对这种突发情况还是进入了短暂的反应时间,而这反应时间已经足以让银色的利齿刺穿他的脚踝了。

  “呼……”

  小白犬回过神后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脚,并没有任何的伤口。抬头看去,是罗非。

  “没事吧?”罗非也有些惊魂未定的模样,虽然并不明显。他也是本能,余光扫到后随后就听到小白犬吐出的两字,等他回神,已经把小白犬抱了起来。

  “罗探长!快跑!”小松鼠是这些孩子中反应最快的,他听到捕兽夹闭合后出现了一个像是什么机关被激活的声音。

  罗非听到小松鼠的声音后,也没来得及看脚下,抱起小白犬就往前跑。其他的孩子也纷纷的跟了上来,灰色的耳朵动了动,听到了后面不远处传来了一声,“那边有情况!”

  罗非不悦的“啧”了一声,被发现了。

  他低头看下怀中的小白犬,很是自责的垂下了脑袋。待他跑出了一段距离之后,回头看了看跟上来的孩子,将小白犬放到了地上摸了摸他的脑袋,“我们一起行动太显眼了,分散开,首先确保你们自身安全再来找我。”

  “罗探长你要干嘛去?”小白犬抬头看向了罗非。

  “我和宫医生本来就是来这里救你们的,自然不能让他们抓到你们。”罗非拿出怀中的配枪,再次确认了一下弹夹里所剩的弹药。

  这回可真的就得计着数来用了。

评论(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