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72)

  72、


  “我的天,你们敢不敢再能跑一点?”赵云澜就差连垃圾箱都给翻过来找了,最后在一个楼梯的小角落发现了他们,他们的面前躺着几个昏睡死的人,一身统一的黑西装,一看就知道是那些看守的人。


  “监控实在太麻烦了。”何开心也很无奈,谢南翔因为没见过这种围堵的场面,被何开心护在了身后。他的妖术虽然可以手不血刃的干掉敌人,但同时也会给他带来副作用,那就是头疼。


  所有的幻术呈现出来的景色都有他的大脑构思,这个像两个人施展还好,人数一多他就受不了,出现的东西还得让他们每个人都看到,而且每个人接收视觉频率都有些许不一样,有的人能很快做出调整,而有的人却不能,让这些人保持统一水平同时看到幻术,说真的太费精神了。


  “还好吧?不会是之前被那只老鼠打成脑震荡了吧?”谢南翔看着何开心揉着头,很难受的样子就急了,之前要不是他,何开心也许不会挨揍。


  “没事,真脑震荡了我用不了幻术催眠的。”何开心摆了摆手,他其实更想说,妖族哪有兽族那么弱不禁风的,就挨了几下揍,对于妖族小时候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


  “老鼠?你说这里有老鼠?”赵云澜是猫,猫抓老鼠可以说是天性。不过现在的生活质量提高了,猫很少会抓老鼠吃了,都是抓来玩比较多。“后面是后门,你们自己出去吧。”


  谢南翔看着赵云澜搓搓手的样子就很疑惑,“那你们干嘛去?”他自然知道赵云澜的你们两个字是不包括他和沈巍的,这个沈教授是不可能会在这种时候还离开他家赵局长半步的,你放九头牛来也拉不走。


  “抓老鼠。”赵云澜嘿嘿嘿的笑着说,“小巍,化兽化兽!我们一起抓老鼠去。”


  沈巍因为赵云澜生在了兽族,所以他把自己硬生生的逼成了个兽族人,极少兽化。但他家的昆仑君开口了……那就化兽吧。


  这个一米八的大学教授瞬间化作了一头近有两米长的黑狼,一爪子下去气势十足,没有了人时的儒雅做伪装,黑狼显的特别的凶。赵云澜早就见识过他家沈教授化兽的模样,所以对沈巍这副模样特别有免疫力,黑白相间的警长猫兴奋的在黑狼身边伸出爪子抓了抓地面,似乎是在确定自己的抓地力。


  可谢南翔哪见过这副模样的沈教授,现在的他真的觉得除了何开心,妖族的都是超级可怕的存在。


  “你跟着我,别跟丢了啊。”何开心对于沈巍倒是没多大的害怕情绪,对他来说沈巍不过是他哥,他哥有什么好怕的。


  “啊?哦。”谢南翔觉得现在好像只有自己是唯一在状况外的,被拉着跑,然后躲起来,然后现在又被拉着跑,所以他到底是来干嘛的?当活定位的吗?好像本来就是……


  跟着何开心的身后一路小跑,为了不给兽族的人带来慌乱情绪,何开心刻意的走街串巷避开那些宽敞的大路。


  “为什么我们不报警处理?”谢南翔对于何开心这种躲躲藏藏很是不理理解,他是被绑架了啊,按常理来说不是应该报警吗?


  “报警?你看到赵云澜他们报了吗?”赵云澜他们为什么没有寻求组织的帮助这个何开心并不清楚,但是他可很清楚自己是在兽族的大街上被绑走的,兽族的道路监控不少,这样都被绑了,绑去哪里赵云澜去查一下应该就知道了,然而看现在他们都不知道,还得把这只兔子放进来定位。


  这其中无非就两种可能性,一,道路监控被黑或是装饰,二,就是连赵云澜都不知道哪些是自己人哪些是敌人。


   然后他们九曲十八弯的摸回家中,因为他们家就在三楼,何开心往旁边一拐,拉着谢南翔钻进了旁边的逃生梯中。


  又是逃生梯……谢南翔真的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再进这种地方了。昏暗的灯光只够人足以看见脚下的路,空气压抑不流通,经过刚刚那么一场你抓我躲的抓捕游戏,现在他甚至觉得下一个拐角会不会冒出个什么人。一想到这个,谢南翔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不过是一个刚毕业步入实习的实习医生,为什么自己不在救援现场奔波而是在这种追杀中奔波,是不是老天爷老糊涂了给他安排错人生了???


  到了他们家的楼层,何开心确认了一下周围,没有别人,先是走到谢南翔家门口,站了一会儿后又拉着他又到了自己家门口,然后他发现……自己的钥匙之前被那群人给顺走了,身上没有钥匙进门。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氛。


  谢南翔等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只小熊猫似乎是没有钥匙进门。抽出手,转身从门口看似无用的杂物中摸出了一串钥匙,然后他在何开心的注视下走进了家中,然后不带任何停留的时间,从他家中拿出了另一串钥匙回到了何开心身边。


  然后又在何开心的注视下打开了他家的门。


  门没有锁,这让两人既意外又不意外。


  “没想到他们气势汹汹,手脚还这么轻。”谢南翔看了一圈屋内,没有明显翻动过的痕迹。


  “你在现场?”何开心问。


  “嗯,当时前脚拿到手机,他们后脚就到了。还好我躲得快,要不然你手机就落到他们手上了。”


  这倒是让何开心有些吃惊,“你还知道躲?我还以为你当时被吓得腿软了。”


  谢南翔干笑了一声,“是腿软了,还好就住你对面,要不然还真跑不掉。”


  “辛苦了。”何开心伸手揉了揉谢南翔的头毛,顺手捏了捏他柔软的耳朵。动作很是随意,也很自然,但是耳朵被这样揉捏的谢南翔表示他现在自然不起来!这个何开心到底知不知道随便摸别人的耳朵是很不礼貌的!?但是何开心随意的力道也恰到好处,谢南翔不自觉的享受的忘了抽回自己的耳朵。最后还是何开心主动松开手,往继续走去,他才回神。


  “你这么急着回来干嘛?家里还有重要的东西?”谢南翔将门口的木门反锁后跟着何开心钻进了他的卧室。


  然后他就看着何开心半个身子钻进了一个小隔间中,在翻找着什么。这个隔间明显是自己改造的,因为他家就没有这个隔间。


  “呼,还好都在。”何开心从隔间中拿出了一沓文件,反身坐在隔间的入口处开始翻阅起这沓纸质资料。


  “这些是什么?”谢南翔看着纸张上的字觉得怪熟悉的,自己好像在哪里看过类似的东西……啊!何开心手机接受到的文件!!!


  何开心抬眼看了看谢南翔的神情,知道他点开过他手机里的文件查看了,他也不意外,“这些和那些应该不是同样的,宫铁心不会给重复且无用的东西。”上次拿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也没很仔细的看上面的东西,因为看了他多半也看不懂。


  何开心从隔间里翻出了一个文件袋,将这些东西放入,“这东西在我手上太危险了,你拿着。”


  “你当我身上自带防护罩吗?我又不是那种能打能跑的人,我只是个医生!”谢南翔真的不想再跟这事扯上关系了,治病救人他很乐意,但是带着情报到处跑他现在是拒绝的!


  “但你是特调处的关系户。”何开心晃了晃手中的文件袋,“拿着,我护送你去特调处。”


  “……你拿着不好吗?”谢南翔心情复杂的看着手中的文件袋,他真的很不想拿。


  “我拿不了。”何开心说完就变成了一只毛色极好的小熊猫,趴到了他的肩上。


  ???这又是什么操作?!你至少让我摸一下再爬我肩上啊!而且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一只小熊猫能护送我去特调处?!


  谢南翔看向了镜子中的自己……一点都不酷,而且肩上的小熊猫怎么看都是个非战斗人员,谢南翔甚至有点像……


  “你家有没有领结? ”


  “……你要干嘛?”


  “就问你有没有。”


  “衣柜里,自己去翻。”何开心并不想从谢南翔的肩上下去,也可以说是他懒了。


  谢南翔带着肩上的小熊猫开始翻箱倒柜,“喂喂!你能不能别把我衣柜翻的乱七八糟的???”何开心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这是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把他衣柜翻得乱七八糟。


  “找到了!”谢南翔根本就没理会何开心的不满,从衣柜里找出了领结。然后就把肩上的小熊猫往床上一放,把手中的领结往小熊猫的脖子上一系,完美!“好看诶!”


  “……谢南翔!?你脑子被门夹了吗???”


  谢南翔抱起小熊猫,往落地镜前一举,“你自己看!是不是好看!”


  何开心有些心累,好看是好看,但是我们能先去特调处把东西给放好再来玩吗???


评论(1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