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71)

ヘ( ̄ω ̄ヘ)♪来个面光+浮沉小甜饼,后面大概就进入主线后半部分了。

————————————————

  71、

  季节到了,开始大范围降温。曹光化兽,窝在了沈面的臂弯里,风吹动着因为天冷而变长的橘色毛尖。“你们妖族好冷……这才几月啊……”

  沈面低头看了看怀中的猫,“是你要出来逛街的啊。”两只小白爪都缩了起来,看着就像颗毛球,松松软软的,毛茸茸的。

  曹光委屈的喵呜了一下,沈面本就不是会理那种爱抱怨的人,他夫人委屈了怎么办?给他去买衣服呗,还能怎么办。本来一路逛街的罗浮生和韩沉,看着沈面也不和他们打招呼,直径的往衣服店里走。

  “我觉得我们一起逛是不太可能的了。”罗浮生觉得沈面眼里只有他家的小奶猫。“媳妇儿,你冷吗?”

  韩沉来妖族后就没少准备东西,而且他体质在兽族之中算得上是中上等的,“不冷,还有,你能好好喊我名字吗?”之前他看在罗浮生是伤员的份上不和他计较,现在这罗浮生从早喊到晚,不烦都烦了。

  “嗯?媳妇儿挺顺口的,不想改了。”

  韩沉瞥了一眼身旁的赤狐,那橘红色的尾巴在他身后愉悦的晃悠看着更是心烦,“你换不换?”韩沉不喜欢有事没事就动用武力。

  “不换。”

  韩沉深吸了一口气,抬手就是一个肘击,这个狐狸真的是太令人烦躁了。罗浮生往后一退,抬手接下了韩沉的肘击。韩沉抬眼看向眼前的赤狐,他脸上的神情并没有任何的惊讶,反而还很愉悦的抖了抖耳朵,笑而不语的看着自己。

  “啧。”

  然后这一狐一犬就在这条街上打了起来,周围的路人并不想被卷入其中纷纷的向两旁退去,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二人。

  真的不得不说,韩沉真不愧是兽族训练营出来的顶尖学生,面对罗浮生这只实打实的妖族人他一点都不逊色。反而还把罗浮生几次撂翻在地,但是实战经验还是罗浮生更胜一筹,见招拆招,韩沉的攻击很多时候都像是打上了棉花一样,对这只赤狐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相比于韩沉的认真,罗浮生就显得有些随意,更有种逗韩沉玩的意味在,让人看着就觉得这只狐狸怎么能这么欠揍,当然这也包括韩沉。自己居然因为这只赤狐做噩梦了,想想都觉得亏。

  “……他们怎么打起来了。”换上猫专用的衣服后,曹光整只猫都精神抖擞,随时都可以去蹦跳了,然而前面打起来的两人让他忘了自己是准备去玩的了。

  “……谁知道。”沈面并不是很想深度解析那两个人为什么会打起来,反正也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还是阻止一下吧。”曹光说着就想跳下去,然而被沈面拦了下来,“别管他们,他们闹着玩的。”

  “真的……”那个疑问字还没说出口,他的余光就看到他家韩哥狠狠地将罗浮生的下颚给打了,“你确定那只是闹着玩吗???”在曹光看来那都是真打架了吧,还往脸上揍了!

  “哎哟疼疼疼……”罗浮生踉跄的退后了几步,摸了摸自己那被打的生疼的下颚骨,活动了一下才再次开口说,“媳妇儿下手轻点啊,会脱臼的。”

  韩沉因为没有带手套,所以是真真实实的用自己的关节骨硬磕他的下颚骨,说不疼那可假了,他甩了甩手,“脱臼了好,至少能让你闭嘴。”

  “先生!!!他们这是在吵架吧!!!”曹光还是第一次看他韩哥打人,兽族能动口绝不动手,现在他韩哥都上手打人了,打的还是自己人,“家暴现场了啊!”

  “……家暴现场可还行。”沈面看着依旧不打算阻止,抬手顺了顺毛有些炸起来的小奶猫,“没事,这是他们的情趣。”

  曹光表示家暴算哪门子的情趣啊?!反正他是不会想和他家的白狼先生打架的,打肯定也打不过。

  “之前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就不让喊了?”罗浮生其实也并不是真的想知道为什么,因为就算他知道了他也会继续喊。

  韩沉似乎也知道罗浮生就象征性的问一下,哼笑了一声,“你让我也喊喊,咱们扯平。”

  罗浮生一听就乐呵笑了,“好啊,我输了让你喊,我赢了,你就是我媳妇儿,等着我娶你过门,怎么样?”

  韩沉被罗浮生硬生生给气笑了,“你是当我不会算吗?我赢了就只有喊你一声,我输了还得嫁给你?罗浮生,你这算盘打的可以啊。”

  然而罗浮生并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道德的,“哪里不好了?我娶你还得给聘礼呢,不亏啊。”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并不想听。”韩沉上去就是一脚,直往罗浮生胸口踹。然而罗浮生明显的感觉到韩沉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像是意思意思闹着玩的样子。

  罗浮生顺势的抓住韩沉的腿,一个走位,一拉,韩沉感觉自己重心有些不稳,正打算调整罗浮生抱住他的腰往上一举就将他抱了起来,笑咧咧的说,“好了,现在你是我媳妇儿了。”

  韩沉先是一惊,低头看着罗浮生笑咧咧的模样,噗嗤一声也笑了,“喂,你这可是耍赖。”

  罗浮生笑的跟个孩子似的,“不耍赖是娶不到我媳妇儿的。”

  “放我下来。”韩沉想故作生气,但发现自己被这只赤狐逗笑了之后就严肃不来了,话语间都带着明显的笑意。

  “你看,我说没事的。”沈面抱着曹光目睹了全程。

  “先生,我觉得我需要狗粮。”曹光觉得自己居然会担心他们真的是太天真了,不过那罗浮生本事还真大,居然能把他那总是不苟言笑的韩哥给逗笑了。

  沈面低头亲吻了怀中猫的耳尖,“你当我不存在吗?”说着像是惩罚似得张嘴轻咬了怀中猫那薄薄的耳廓。猫的耳朵很敏感,尤其是这样的啃咬,对他来说又痛又痒,本能的耷拉了耳朵缩了缩脖子。然后沈面又像是讨好的蹭了蹭曹光那毛茸茸的脸颊,“下次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沈面的声音很轻柔,挠的曹光心痒痒的“嗯”了一声,他其实也不知道沈面说的怎么做是哪样做,但他还是回头,舔舐了沈面的鼻尖,曹光尽量不让自己舌头上的倒刺刮到沈面,沈面能感觉到温热的舌尖轻点了他的鼻尖,“这样吗?”曹光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沈面愣了一下,笑了笑,并没有回答曹光的问题。曹光,曹光,这孩子真的是光吧,沈面这样想着用鼻尖轻蹭了小奶猫的鼻头。

  “我第一次看他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情。”罗浮生双手抱胸,往韩沉他那靠了靠,低声道。

  “他以前生活是得有多悲惨?”韩沉低声问道。

  罗浮生想了想,“嗯,特别惨,孤独了没有千年也有百年。”

  “……那你是怎么成为他弟的?年龄相差的你都可以喊他爷爷了吧,还是说……”韩沉上下打量起身上这只狐狸,思索以后是不是该喊他……老狐狸了?

  “关于这个问题……在妖族真的很难给你一个解释。”罗浮生难得认真的思考一下,“我们不看血缘也不没有族谱,长着相似的脸我们自然而然就变成兄弟了。”

  “你们妖族真玄乎。”韩沉对此只有这个感想了。他抬眼看了看那边气氛温馨的一人一猫,“还好并不是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但是这也更糟。”罗浮生不再吊儿郎当了,这让韩沉有些疑惑,这是怎么了?突然这么严肃。“如果哪一天你觉得自己要离开这世界了,劳烦韩副组长先两枪打死我,别让我有活过来的机会。”

  “干嘛突然说这个。”韩沉真的觉得这么正经的罗浮生不是他认识的。

  “因为啊,没有你的世界,没意思。”罗浮生最后还是笑了,恢复了以前的模样。

  “……你们是长生不老的吗?”韩沉的语气明显是故意想开玩笑,但是刚刚罗浮生的突然严肃让他有些后怕,罗浮生平时什么样现在的他清楚的很。

  “不算,但对你们兽族来说差不多。”罗浮生已经没有了之前的严肃,语气也变回了之前的轻松模样,“放心,我不会比你先走的。”

  妖族的寿命更长吗?韩沉低头哼笑了一声,这个世界还真是残酷呢。

  他下意识的伸手牵起了罗浮生的手,在罗浮生向他投来疑问的目光时,他开口道,“不想在这里吃狗粮。”说着,罗浮生感觉到韩沉握着他的手的手指力道加重了几分。

  他知道他家大黑犬被他吓着了,但是这事实他迟早会跟他说的。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一个人的时候觉得自己这条命没什么,死了就死了。一旦有了牵挂,死呢是不想死的了,但是如果自己所牵挂的人不在了,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罗浮生。”

  “嗯?”

  “你觉得会有来世吗?”

  “有啊,你们家那赵云澜不就是昆仑的转世吗?不过记忆好像恢复了。”

  “那你最好提前做好觉悟,我是不会两枪打死你的了,你也别想着死。”

  “啊?”

  韩沉没有说话,只是突然心情大好的拉着罗浮生逛街市。熙熙攘攘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愉悦的抖了抖耳朵,兽族的时间短,那有什么关系?既然赵云澜做得到,他为什么做不到?他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评论(9)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