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70)

  70、


  然后在谢南翔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看守者木讷的给他们把捆绑着他们的绳子给解了开。


  何开心活动了一下被捆了有些僵硬的手腕,然后看了看周围,就往一个隔间迈开了步子。


  “你干嘛去?”谢南翔将解下来的绳子给看守的人捆上,然后把原本绑着何开心的布条胡乱的揉作一团塞到那人的嘴里。


  “上厕所。”何开心说完就钻进了隔间中,被关了都不知道多久了,不给吃不给喝还不让动的,他忍到现在已经算不错了。


  谢南翔听着那人的语调,这个人像是刚刚挨完打吗?!这怎么看都像是和那个打手演的一出戏。


  等何开心出来,施展在看守者身上的催眠似乎也因为时效解开了,因为嘴被堵上了手脚也被捆着,他只能蹬着脚,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何开心随手找了块布将手上的水珠擦拭干净,走到看守者的面前蹲下。抬手拍了拍那人的脸,“感觉如何?是不是特别的舒服?”


  这明显是在嘲讽,谢南翔都不知道原来这只小熊猫还有这种恶趣味。“接下来怎么办?”何开心的行动已经超出了特调处的计算了,现在继续呆在这里等待救援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


  说着他还是一同蹲下,捧起何开心那张被的左一块淤青右掉一块皮的脸看了看,真是……一张好看的脸被毁了,谢南翔看着就有些小不开心的。


  “你来是特调处安排的,你们没有计划?”何开心任由谢南翔捧着自己的脸观察,他知道这个谢医生在给他检查伤势。


  “原本我就是进来当个活定位的,现在都能自由行动了,还呆在这里?”谢南翔松开手,站起身,就开始在屋子里搜寻着,看看有没有东西可以给这只小熊猫简单处理伤口的东西。


  何开心看着那小兔子满屋子的翻箱倒柜也猜到他想干嘛了,“别找了,他们不会在这里放给我止痛的东西。”


  “我还以为你不会疼。”谢南翔不理何开心继续翻箱倒柜的找。


  这里真的很干净,干净的连一只水都没有。真不知道干嘛要找这么一个装修的这么好看的房间关押人,谢南翔开始怀疑绑走何开心人的脑子是不是真的有问题了。


  “你进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何开心绕到沙发旁,坐下看着那边的兔子瞎寻摸。


  “什么线索?”


  “比如……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何开心抬脚踹了踹被捆在一旁的人,这人穿着一套没有任何标志的黑西装,根本没办法看出他们是什么组织的。


  “哦,这个啊。”谢南翔依旧不死心的翻找顿了顿接着说,“我哥说他们是永创集团雇佣的……你得罪永创了?”在他看来何开心不过是个心理咨询师,怎么想也不可能会和这种大型商业集团有什么关系。


  何开心轻哼了一声道,“不是我,是宫铁心,怕是得罪了个彻底。”


  “宫铁心!?他不是在妖族地界吗?他出事了?”


  “谁知道,现在我也没他消息。”何开心耸了耸肩,手机不在他手上,上一次他匆匆接收了文件,还没来得及看就出门了。“你现在能不能联系上赵云澜他们?!”何开心突然想起了什么。


  谢南翔明显被这个突然吓了一跳,“并不能。”他掀开自己耷拉在脑袋旁的耳朵,内测夹着一个微型装置,“为了不被他们发现,我只带了一个东西进来。”这是一个定位装置。


  “……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何开心一拍大腿就站了起来。


  “怎么了吗?”现在看来并不像是有什么人过来。


  何开心没立刻回答谢南翔,回身蹲坐在被捆着的人面前,“来,看着我的眼睛,接下来我说的你要听好了,一个字都不要听漏了。”他的语气故意的放缓了,一种能让人平静下来的语气,看着眼前的人木讷的点了点后,“刚刚你所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假的,都是虚幻不存在的。”


  “嗯……嗯?!”那人在反应过来的一瞬间,一声响指打断了他的思绪,然后整个人都呆滞的,就像是某条神经被切断了一样,垂下脑袋。


  “搞定,走了。”


  “啊?!”谢南翔就这样稀里糊涂被何开心拽着走出了房间。


  “喂,那个人就这样真的可以么?”谢南翔还是不敢相信何开心的一个响指能有这么大的威力,虽然他刚刚听着何开心说话有点困困的。


  “不可以我们也跑出去了。”何开心拉着谢南翔的手,一边注意着周围,抬头看看。啧兽族科技太发达真是件不好的事,这要是活人看守还好说,但是面对这些科技结晶对于他这个精神系的来说真的是……


  谢南翔长这么大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事情,现在是觉得刺激可怕。他总觉得不知道哪个拐角就能让他们装上什么人,这里也不知道有没有路人。


  他们两人现在手上没有任何的通讯工具,根本没办法联系外面。“刚刚应该搜一下那个人身,看看有没能用的。”虽然头顶有监控,但并不是无死角的,何开心贴着死角艰难的越过了三个摄像头,实在是不想和这些东西较劲了,正好旁边就是逃生梯。


  “楼梯……”谢南翔也看到了,但话还没说完何开心拉着他就撞进了逃生通道中。


  逃生通道不比外面,灯光昏暗的让谢南翔一下子没有适应感觉眼睛一花一黑,要不是何开心抓着他的手,他估计已经不知道跌倒多少次了。


  “你的幻术没办法透过领头解决掉监控室的人吗?”谢南翔因为视觉的变化让他现在晕的有这样想吐,他现在恨不得离开这个昏暗的逃生通道到外面有监控的光亮地。


  “可以是可以,但我不知道监控室里的人会不会乖乖的盯着屏幕,如果他们中途移开视线,幻术是施展不开的,催眠更难,我可没听说这种地方的监控还带收音的。”他的催眠是要配合言语使用的。


  监控室。


  “喂你们刚刚有没看到什么东西从屏幕一角闪过?”


  “啊?你眼花了吧?我什么都没看啊。”


  “不对……还是小心点好。”说着他拿起了一旁的话筒。


  跟着定位,来到附近的赵云澜看了看手中的接收器,“应该是这里了……但……为什么小南在到处跑???”


  “……开心被放出来了吧。”沈巍觉得这是唯一说得通的解释了,因为之前谢南翔的点一开始是缓慢移动,这应该是被抓着的时候,然后长时间的在一个地方停留,现在却以一种很快的速度移动着。


  “……那是不是说明没我们什么事了?”赵云澜觉得自己这是白走一趟了?赶来救人,结果人已经开始逃跑了。


  “他们开始骚动了。”沈巍头一抬,看向了建筑物的外墙。他的眼神像是能透过这厚重的墙壁看到里面一般,然而赵云澜明显的看到他那黑色的狼耳朵警惕的抖动着。


  他们发现了何开心和谢南翔逃走了,赵云澜看着手中的接收器,“走!我们去把他们带出来。”话落赵云澜纵身一跃化作一只黑白相间的警长猫,跟着沈巍从后门钻进了这个混泥土结构的盒子中。


  妖族地界。


  罗非将围巾往上围了围,也不知道哪来的风,呼呼吹个不停。他看着走在他身边的孩童们,一个个都像是没有感觉到那打到他们身上的冷风,只有淡薄的衣服被吹着动了动,他们却不为所动。


  “罗先生,我们为什么要逃跑?”孩子们因为宫铁心的话,一路上也没问,现在漫无目的游走对于孩童来说是相当无聊的,不找些话题得被闷死。


  “嗯?因为他们是坏人。”罗非知道孩子不懂那些深奥的人情世故,归根结底,他们对于这些孩子来说确实是坏人。


  “他们不是要送我们回家的吗?”他们还记得宫铁心说,只要他们不再出现反噬,他们就可以回家了。


  罗非根本不知道那些,宫铁心也没跟他说详细的,听这些孩子们一说也是有些懵,看来意念交流并不能完全替代正常交流。罗非在自己的大脑程序中记下了这个弊端,等宫铁心……那头雪豹还活着吗?他现在不能确定。


  “你们的宫医生原本以为他们是送你们回家的,后来他发现这都是坏人的阴谋,所以就来救你们了。”罗非胡编乱造了一个较为贴合的理由。


  “……那我们不等等宫医生吗?”一个小女娃回头看了看他们来时的路,这是一只可爱的白色小猫。


  “……”罗非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说实话吗?这些孩子怕是要嚎啕大哭了,而且现在一切都那样的不确定。他摸出怀中的手机,两格信号,走几步还会掉至一格。


  就这样来回折腾的信号他还是决定拨通了那个他从未拨通过的手机号码。


评论(3)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