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脑海中的无聊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宁愿写着笨拙的打斗也不愿经常开车的顽固分子。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68)

  68、

  宫铁心带着罗非抄近道,罗非不知道这个近道到底是个什么走向,宫铁心窜出了陡峭的山林,回到了平摊的山路上。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就在罗非以为宫铁心走错地儿的时候,宫铁心灵活的用爪子从衣服里掏出了一张地图,爪子划过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路线后,“看样子他们还没到。”

  “???”这位先生,你能先告诉我为什么我们四条腿能跑的快过四轮驱动吗?你到底是怎么确定的???

  “接下来打算怎么做?”罗非不知道宫铁心想干嘛,只见宫铁心的耳朵一动,一侧身将他放到了地上,“?”

  罗非乖巧的滑落到地上,坐在地上看着宫铁心接下来到底想干嘛。只见他从包里掏出一条人用的围巾,将坐在地上的俄国蓝猫给围了起来,“一会儿我去牵制押送人,你带那些孩子走。”

  人用的围巾对于现在的罗非来说有些大,他从层层叠叠的围巾里探出个头,“我带孩子走,你能跑的掉?”他知道,押送应该不止一个人。

  雪豹低头用鼻尖蹭了蹭猫的脸颊,“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然后罗非就听到远处隐约传来了引擎声,还真的赶在了四轮驱动的前面了?!突然罗非感觉自己身形一个不稳,定了定神才发现,这里被宫铁心用围巾包了起来,放到了一旁的石头后边。

  等他拨开围巾,宫铁心已经不知道去哪了,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只能听到远处的引擎声越来越近,却看不到任何的车辆。头顶是风吹动树叶的声音,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里太冷了,周围并没有生物活动过的气味与痕迹。这对于他们来说其实还算是有利的,埋伏也不会被打扰。

  罗非踏着优雅的猫步走出了围巾的包裹,刚刚还被围巾阻隔着的寒风现在毫无阻挡的呼了他一脸,他抖了抖脑袋,将被寒风吹乱的毛发给抖松。宫铁心也没和他商量一下行动暗号,这还真的是全靠意念的行动啊,罗非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

  不过他知道一件事,宫铁心不会把他放到能看到车子的范围,也就是说押运车很有可能是从他身后那石头后面经过,他所面朝的方位是安全的。

  没有过多的安排,罗非只能根据周围的地势进行合理的安排,以此配合外面那个不知道到底要怎么把车子停下来的宫铁心。他觉得这有些好笑,一个不能失误的行动,他们却都没有商量过究竟要如何行动。

  化回人形的罗非猫下身子,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拾起地上的围巾,宫铁心是特意给他准备的吗?和他这身衣服还挺搭的。他将围巾围好,将外边的寒风隔绝,呼出一口气白气,这回是真的冷了。

  冷的路都结冰了。罗非瞟了一眼石头后那灰色的公路面,薄薄的一层,不仔细看还看不清,这里的秋天还真的有够冷的。他虽然经常来妖族地界,但并没有像这次一样这么深入这个地方。

  等等,不对。

  罗非伸出手,试了试空气中的温度,这个温度并不足以让道路结冰,那只剩一种可能了。他背着传来引擎声的方向,压低身子,试图将自己隐藏在这块大石头身后。贴着石壁边缘,看了看外面的公路,果然这层冰只覆盖了一小段路。能做到程度的大概只有妖族的妖术,而这附近只有一只妖族,那就是宫铁心。

  罗非从外套里的掏出了他的配枪,取出弹夹确认着子弹的数量。他没带多余的弹药,所以这里的用完了,就是真的没了。

  “吱啦”一声响,罗非感觉自己的耳朵被什么尖锐刺穿了一样,原本立在头顶的灰色耳朵耷拉了下来,然后就是重物倾翻在地上的声音。近在咫尺,有时候真的觉得拥有兽耳也不是件好事。

  听着石头后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他知道,车子只是简单的倾翻在地,并没有给车上的人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有的时候妖族电子信息流通速度较慢也是一种好事,“卧槽?!这里哪里来的雪豹?!”

  罗非哼笑了一声,原来妖族的人真的也分不清楚真野兽和返祖人的区别。随即雪豹嘶吼了一声,他便听到枪支上膛的声音。

  “?!”这跟说好的好像某些不太一样。

  但是罗非并不会因为这种突发情况而冲动,反身从另一边转出遮掩他的巨石块,看到果然是车子的后面,抬起手上的手枪,对准上面锁着门的银色块状物就是几枪。

  伴随着“喀嗒”的声响,锁从金属链子上松脱了下来。

  “我靠?!”押运者这头手上的武器都还没对准面前的雪豹,后面就传来了异样。

  罗非也顾不上押运士兵会不会过来,一个箭步上前就把车后门给用力扯开了,里面全是不过十几岁的孩子,因为车子倾翻在地,他们也都横七竖八的倒在了车里。

  “快跟我走!”

  刚爬起来,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孩子那是一个懵逼,什么情况?

  押运士兵也不管前面的雪豹了,反身就想去阻止车后的人,然而他们步子刚迈开,雪豹就跃上了车的后箱,一声嘶吼把押运士兵给镇住了,当他们再想动的时候却发现他们的双腿被冻住了,根本动弹不得。

  雪豹跳下车厢,站在罗非身旁,“快,快和他在一起离开这里!”

  “是宫医生!?”孩子们听出了这头雪豹的声音,是一直照顾着他们的宫铁心。

  “快点,没时间了。”罗非听着那边的动静,那边的人似乎已经架好武器就等他们冒头了。

  孩子们一听到宫铁心让他们离开,纷纷跳下车,罗非看了看身旁的宫铁心,一人一豹交换了一个眼神,罗非牵起一个孩子的手就往刚刚他转出来的巨石那跑。孩子们见状纷纷迈开步子,跟着罗非的脚步。

  身后传来了连续的枪击声,但没有一颗子弹打中他们。

  跑出了一段路后,罗非确认了一下孩子们都是安全的后,“跑,往前跑,不要回头。”

  “可宫医生怎么办?”一个孩子不放心的不愿迈开脚步,抬头问道。

  “不会有事的,相信我。”罗非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无法相信,刚刚那么密集的枪击声,就算宫铁心再敏捷也不可能全数躲开。

  罗非的耳朵动了动,不远处的动静依旧持续着,听着这声响,他觉得那只雪豹怕是要被打成塞子了。

  低头看了看这些孩子,天真无邪的模样让人无法想象他们曾经被关在一个地方,被当成某药物的实验品,他不得不佩服宫铁心能一边做着实验,一边让实验品保持着他们最天真的模样。

  “我们快离开这里。”罗非轻推着孩子们的背,让他们往前走。

  直到他们跑出了能听到枪击声的范围外。

  这些孩子穿的单薄,罗非伸手摸了摸孩子们的体温。

  “哇!猫先生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孩子感觉自己吃到了冰棍一样,缩了缩身子。

  “……你们不冷吗?”罗非收回手,他觉得自己的手并不是特别冷啊,就是有点僵,但并不至于动不了。

  “不冷啊,我觉得这种温度还挺舒服的。”一只兔宝宝抖了抖耳朵说。

  ……这怕不是一只北极兔吧。

  北极兔的耳朵和普通兔子的很像,这只看一眼很难分辨出这只是什么兔子。

  其他的孩子也都没有缩脖子搓搓手的动作……罗非现在严重怀疑宫铁心在驴他,兽族的孩子在这个天气穿的这么单薄一个个都窝在家里不出来了,哪会像眼前这群孩子,站在寒风中一点反应都没有的。

  不是猫的模样对于罗非来说还是相当的便利的,他先是确认了一下手中弹夹里的子弹数量,然后掏出手机,点开地图。

  妖族在这种导航方面真该好好的发展一下了,看着这个只有地形剖面图的地图,他只能通过各方已知数据的综合情况,推测出可能有人居住的地点。

  这一群孩子,跟他在野外行走显然是不太好的,他们必须找个有居民的小镇或者村子歇歇脚。

  重要的是,有人居住的地方信号普遍强一些,他也好向缉妖司发出求援。

评论(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