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67)

宫铁心在线卖萌,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不要信】

oocx3,食用注意!

————————————————

  67、

  宫铁心对于妖族的地形可以说不是一般的熟悉,这还没几天,罗非就感觉到气温变化的厉害,寒冷的空气让人觉得呼吸都有些不舒服。

  这也可能是野外的属性加成,山林中的湿气遇上了寒冷的温度那简直了。罗非觉得要是自己没有现在这一身衣物,应该早就被冻僵了。

  雪豹站在一个峭壁的至高点,抬头看了看天空,天空中没有监视者,看样子他们已经甩掉了极端派。低头看去,这是一个一步踏空就万劫不复的地方,在这里遭受到袭击可就真的不是闹着玩的了。

  雪豹转身,借着突兀的石头,攀爬上了一个较为安全的位置。这要是来的是他一人还好说,这回还带着罗探长,太过冒险的事能不做最好还是别做。

  “赶得上?”罗非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哪了,也不知道宫铁心的方向究竟是对还是错。

  “赶得上。”说着就是一个飞跃,稳稳当当的落在了一个靠下的一块岩石上。然而宫铁心的脚步并没有因此停留,很是连贯的在这陡峭的岩石壁上游刃有余的穿梭。

  罗非也没办法说些什么,因为这里是宫铁心的主场。因为宫铁心身上穿上了衣服,所以他现在根本就不担心身子不稳而下意识抓到雪豹的皮肉,伸伸爪子,勾着雪豹背上挎着的背包带,探了个头看了看他们的脚底下。

  万丈深渊。

  他不用试都知道摔下去肯定活不成了,这雪豹简直就是真实版的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兽形态虽然在野外行动很便利,但是有时候怪不方便的,比如说拾材火。

  林间很多掉落地上的树枝,然而这些树枝的长度都要比这只俄国蓝猫的身子要长。虽然有些嫌弃树枝上干枯有些剥落的树皮。但他还是试图咬住树枝,试图把这个比他还长的树枝咬起来。

  咬起来不是问题,但是……罗非根本就没试过化兽咬着东西移动,一个平衡不稳差点摔倒在地。

  “……”罗非有些不开心。

  抬头看向那边的雪豹,嘴里塞满了树枝不说,还有多余的力气抬头确认这周围是否安全。感觉到视线的雪豹,扭头看向了他,脑袋一歪,卖萌似的。

  啧,罗非不知为何有些不悦。

  低头看了看地上躺着的树枝,雪豹走了过来,看了看,低头将树枝咬起。

  “你的嘴到底能咬住多少树枝?”罗非真的不知道这头雪豹到底怎么做到的。然而宫铁心只是笑了笑,走到开阔地,将树枝放下后才开口道,“能咬住大概有我尾巴粗细的一捆树枝。”

  因为雪豹数量太少,罗非都忘了雪豹喜欢咬着自己尾巴这事了。然后他就看到宫铁心做了一件,他以兽形态无法完成的事,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两个打火石,然后将弄好的树枝给点着了。

  “???”兽爪能这么灵活的吗???

  罗非抬起爪子看了看自己的,缺乏练习……做不来。他走上前,伸爪子轻轻拍了拍雪豹的大爪子。宫铁心不知道他想干嘛,抬起抓子翻过来展开在罗非的面前,大大的爪子肉垫朝上。

  然后就看到面前的俄国蓝猫开始玩他的爪子肉垫,似乎在研究着些什么。宫铁心将爪子像手掌一样摊开,明显的看到了面前俄国蓝猫的眼睛一亮。

  真可爱。

  宫铁心随即将手掌收回了原来的模样,罗非抬头看向他,“你怎么做到的?”同为猫科为什么这只体型比他大那么多的雪豹能做到他做不到的。

  “这就是兽族和妖族不同的地方,只是平时可能不太看的出来?”宫铁心说。

  平时能看得出来才怪,平日里不管是兽族还是妖族都维持着人的模样。

  “妖族习惯了于化兽,所以身体比起兽族化兽时更接近人,有点……兽人族的感觉。”

  罗非觉得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了,难怪妖族在兽形态时的日用品能够如此齐全。

  雪豹将罗非圈在怀里,面前是篝火,后面是雪豹,寒风根本就吹不进来,这样还挺暖和的。但他还是不习惯化兽,靠着宫铁心化回了人的模样。

  身上的衣物却没有因为他变回人而脱落在地上。

  “这又是什么原理?”他知道化兽时妖术将他们的身体包裹化形,化回人形包裹着原来身体的妖术也就消散了才对,怎么衣服也跟着不见了?

  “妖族兽形态的衣服经过特殊加工,能融进每个人的妖术中,你化回兽的时候衣服还在的,只不过只有身上的衣物能这样。”

  “你的意思……你现在身上的挎包不能?”罗非看着架在宫铁心背上的挎包。

  “因为妖术兼容剂并不好获取,做衣服还好,做这种东西就太过浪费了,很少人会那么做。”

  “……你们妖族怎么还有这种东西。”这倒是罗非都没想到的,一般情况下应该是兽族的科技水平要比妖族的高些许。

  宫铁心笑了笑,“只不过这些东西在兽族看来就是些没用的东西罢了。”

  “这倒也是。”

  兽族,不知名地点。

  何开心动了动手,手背捆着一实一实的,根本挣脱不了。耳边时不时传来细碎的声响,像是人在走动的声音,又像是什么物体移动的声音,但就是听不到任何人说话的声音。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守的人职业素养太高,居然没有一点破绽就给他,这也就算了,还不给他送吃送喝的,要不是他是个妖族人,这怕早就被这群人放置到半死了。

  不过这么长时间没动静,他是不是可以猜测住在他家隔壁的那只小兔子现在是安全的?他得想办法离开这里。

  何开心试着移动自己的位置,双腿并没有被任何东西束缚着,他扭动了一下双手,试图知道捆着他的是什么材质的东西。他现在并不能知道自已是背对着看守者还是正对着看守者,所以手上的动作并不敢大幅度的扭动。

  小动作的是有弊端的,何开心盲扭了好久,手都酸了才感到捆着他的东西碰到他的皮肤,“这捆的有够紧的啊。”他内心冷笑了一声,连他的袖口都给扎住了。

  他又反复确认了一下,还好,并不是像妖族那里,用的铁链,只是普通的麻绳。毛糙的触感摩擦着他手背和手腕上的肌肤,还真的怪割人的,这么几下他都觉得自己的皮肤要被蹭掉一层皮。

  不是铁链的话只要附近有什么尖锐的东西,磨一磨总归会磨开的。只是……尖锐的东西……

  何开心的手开始在身后摸索了起来,然而手指只能感觉到光滑的地面,和……哦豁,原来他是背对着墙壁啊。他往后挪了挪,艰难的操控着手指触碰着身后的墙壁,这个触感……啧,还真的不好办啊。

  他手指传给他的信息是,这里并不是什么废弃的建筑物或者什么临时的毛坯房,而是精装过的房间,这应该是在某个人的家中,或者是……办公场所。他需要更多的线索,看不到真的是太麻烦了。

  另一边,兽族特调处。

  沈巍带着赵云澜回到特调处的时候,谢南翔已经乖乖的坐在这里等他们了。赵云澜从沈巍的黑袍中窜了出来,抖了抖身上的毛,端坐在桌子上,看着沙发上坐立不安的谢南翔。

  “小南,这里不是敌营,你不用这样如坐针毡吧。”

  谢南翔这才认出眼前这只黑白相间的警长猫是他哥赵云澜,因为家里规矩在,他也没在家里见过赵云澜这副模样。

  赵云澜看看自己,“哦,我都给忘了。”然后谢南翔就看到一只好看的长毛猫变成了一个一米八几的大汉坐在桌子上看着他,赵云澜看着一脸呆滞的谢南翔,抬手就在他眼前挥了挥,“hello?谢南翔同志,回神啦,还想不想救你家的何开心同志啊?”

  “想!”谢南翔听到何开心三个字就立马回神了。“但是我不知道他在哪。”

  “又一个被拐跑了,小巍啊,你们家都是什么人?这么会拐我家的孩子。”赵云澜根本就不关心谢南翔知不知道何开心在哪,他现在只知道他家的小兔子被对面的不知道什么动物给拐跑了,心塞的很。

  沈巍对此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兄弟们都看上了赵云澜家的人,他对此也很疑惑,但也不好制止,毕竟现在都讲究自由恋爱了,他也经常听说过这么一句话,打扰别人谈恋爱是要被雷劈的。

  “哥?”回神后的谢南翔有点听不懂赵云澜在说些什么了,不是他先问自己救不救何开心的吗?他回答了啊,怎么感觉他哥在说别的事,难道是刚刚自己发呆的时候听岔了什么?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