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面光】鬼王家的小少爷(4)

  4、

  曹光哭累了趴在沈面身上,说来沈面也是耐心毅力十足,愣是维持着一个姿势,等怀中的小兔子哭完。

  “鬼王……”老山神见氛围差不多了,应该可以说话了吧。

  沈面回头,刚刚眼中的温柔就像是不存在一样,冷冷的看着地上跪着的老山神,视线之狠让老山神觉得自己身上插满了各种兵器,隐隐作痛。曹光感觉到了异样,虽然他不记得了老山神,也不记得抱着他的这个人到底是谁,但他知道他要是不做些什么,这个一袭白衣的人会做出不好的事,他原本有些松动的手再次抓紧了那人的衣服。

  沈面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小兔子,行吧,小兔子不让他动手,那就动口,“说。”

  “小,小少爷不记得老朽了……”老山神说的很轻,像是试探,也像是失落。

  “?!”沈面回头摸了摸曹光的脑袋,“是不是刚刚磕着哪儿了?”

  曹光摇了摇头,“已经有些时间了……那个……刚刚失礼了,我……”他不知道怎么解释刚刚自己的行为,他不记得这个人叫什么了是真的,他也不知道那个老人家说的山神爷爷是谁,他现在谁跟谁都对不上号。可自己扑到这个人怀里委屈的哭了一顿也是事实,这说他真的不记得他会信吗?曹光不知道。

  沈面也明显感觉出了曹光刻意疏远的行为,他也看出了眼前人不知所措的情绪。沈面不质问,只是轻揉曹光的小脑袋。这只兔子记不记得他其实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影响,因为他还是那只唯一见到他发怒还会扑上来撒娇的小兔子。

  “抱歉,那个我……我不记得了……”曹光还是觉得说明一下比较好。

  “没事,头还疼吗?”沈面问。

  “疼……没有刚刚疼。”曹光老实的回答道。

  “那我们回家。”沈面一把将小兔子横抱起。

  “等!等一下!”回家?!不能回家!现在还不能回家!曹光不知道为何见到这个人之后他脑海里就没有了回家这个概念了,就像是见到这个人就等于回家了一样。

  “怎么了?”沈面不解,怎么还不想回家了?

  “在下有个不情之请。”曹光虽然发现了,这个人对自己不是一般的宠爱,山神山鬼见到他都要跪下,唯独对他,但就算是这样,这十年来学习的礼仪还是让他保持着理性。

  “……说。”沈面很不习惯小兔子的疏远,但看在小兔子还会抱着他脖子没有挣扎着要下地,他便忍了。

  曹光看着地上躺着的三个人,“送他们回去吧,怎么说也是他们带我回来的。”

  沈面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凡人,他不杀已经算是网开一面了,最后他还是只能叹了口气,“你们,幻化的像人一些,送他们下山。”

  在一旁跪着的山鬼一听到能离开,赶忙谢恩,拖着三个公子哥就往山下走。

  “我还有一个请求。”曹光突然的得寸进尺。

  “……”沈面挑眉,从鼻腔哼出一气,是他家那顽皮的小兔子没跑了,“说吧。”

  “你陪我回曹府好不好,府上一堆账本我还没看,生意上还有些东西我出门前忘打点了。”曹光不怕这个被称作鬼王的人,甚至还想撒着娇让他陪着自己。

  在一旁的老山神看着是心都悬了起来,虽然说鬼王很宠他们的小少爷,但是这般得寸进尺是不是有些过了?这可是好不容易才找着的啊,可别又没了,这回要是没了,他们也得没了。

  沈面深吸了一口气,他不但不生气,反而还有点想笑,说白了,他开心,他并不在乎他家小兔子回那个曹府干什么,他只注意到他家小兔子让他陪着回,这就够了。“好,你说去哪儿就去哪。”他不会再让这小兔子一个人到处跑了,他哥和他嫂子来喊他去昆仑山也不管用了。

  老山神时隔十年再次见识到鬼王刷新底线的可行性,他们家小少爷真的是不得了了,不记得鬼王还能让鬼王这帮宠爱。

  等三位公子哥醒来,已经是在山下小镇的旅店中了,一脸茫然的他们从客房走了出来,他们对了一下记忆,都是在山中,怎么这一醒来就在旅店里了?

  “你们醒了?感觉这么样?”曹光坐在一楼大厅,跟换了一身凡人衣物的沈面坐在简陋的四角桌旁喝着对他们都觉得上不了台面的茶水。

  “曹光?!”祁公子看着曹光一副神定自若的模样就很是诧异,明明是一起上了山,怎么他却给人的感觉他就没上山,也不曾见过那些黑黝黝的怪物。

  他一个心急,差点从已经有些泛白的木板楼梯上摔了下去,曹光见状也被吓了一跳,“你可慢着点,这要是摔伤了我可没法给你爹交代啊。”

  “曹光!是你把我们救回来的吗?”祁公子一脸看恩人的模样,盯得曹光是浑身不自在,他认识这个人十年了,从没见过他有这种神情,“不是,是这位先生听到你们的声音过来,我们才得救的。”睁眼说瞎话曹光这些年可没白学。坐在他对面的沈面,也很配合的不戳破,继续若无其事的喝着茶碗里无味的茶水,他也不想搭理这个凡人,就任由他家的小兔子自由发挥,只是先生这个称呼他听的是特别的舒心。

  “啊?多,多谢先生救命之恩。”祁公子看着沈面这一身装束,并不想是什么武夫,从这个人的配饰上他也看不出他究竟是做什么的,只能跟着曹光一起喊了先生。

  “免,你就别喊我先生了,在下沈面。”先生这个称呼是你叫的吗?要不是看在小兔子的面子上,沈面连开口都不想开口更正。

  “那……我可唤你沈兄?” 祁公子见眼前这个人不过而立之年的模样,看着也就和他们同辈。沈面抬眼打量了一会儿身旁这位祁公子,另外的两位公子也在这时候走了过来。

  “我听闻你们是为了山上寻鬼王才遇上山鬼的?”沈面选择跳过称呼这个话题,只要不喊先生,其他的他并不是特别的在意。

  知道自己闯祸的李公子把头埋的低低的,像是在祈祷着眼前这个白衣青年不会注意到他一般,“先……呃沈兄?你知道鬼王?”刘公子在走来的路上多少也听到了些许他们的对话,他看出这位白衣青年不喜欢他们唤他先生。

  曹光不说话,抿了一口无味的茶水,他对水不是很挑剔,反正都是身体所需的东西,没毒便可。表面上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曹光,内心其实已经暗戳戳的想着看戏,他觉得,他们面前这个沈面便是他们要寻的鬼王,沈面会怎么做?是直截了当的告诉他们,他就是鬼王,还是会……

  “知道。”沈面轻声道,“你们寻鬼王有何事?”他怎么不知道现在的凡人喜欢自寻死路?鬼王,听着字面上便知道不是凡人,依旧是说对于凡人来说鬼王是异类中的王者,这些不过而立之年的富家公子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在下几人听闻鬼王美若仙人,想一睹鬼王真容,看看是否真的如坊间所传一般。”

  沈面了然,看向对面正在玩弄茶碗的曹光,“曹光,你觉得鬼王长得好看吗?”

  “啊?好看啊,特别好看!”被点名的曹光抬头不假思索的就回答了,看着对面的鬼王他能说不好看吗?确实如坊间所传,美若仙人,和那些面目狰狞的山鬼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区别。

  “阿光!你不够意思啊!你居然见到鬼王了?!”李公子心心念念的鬼王自个儿没见着,被一个他们连哄带骗弄来的一个外人见着了,这怎么想都觉得心中那口气顺不了。

  “你们那时都晕过去了,能怪我吗?”曹光表示很无辜,不过若他们没晕过去那就连同他向鬼王做的一些列有失颜面的事都会被看到,他们还是晕了好。

  “我们现在再去还能看到吗?”虽然被山鬼围堵,但这并不能将李公子爱美人这个执念消除。

  “鬼王不在山上了。”曹光瞟了一眼对面的沈面,心说,你想见的鬼王现在在我对面呢,但我就不告诉你。

  三位公子对此也是无奈,他们错过了,现在他们也不想再去那座山了,这要是再被山鬼围一次估计就真的凉了。商议了一下,是能将这次的远行当做单纯的外出游玩,现在鬼王没见着他们也只能打道回府了。

  因为有同行的人,沈面也不得不让幻化成家丁的山鬼去寻来骏马。老山神怎么说也照顾了曹光好些日子了,这好不容易寻回说什么都要贴身伺候着小少爷,而山鬼在山上闲着也是闲着便幻化成沈面的家丁陪同他们一起回去。

  原本呢沈面想拉着曹光坐马车,可曹光想和他策马同游,就这样原本四人的队伍就这么多了一队人。祁公子特意的放慢了速度来到了曹光身边,“沈兄怎么也和我们一路?”

  “先生救了我们,我请他上府里坐坐,有何问题?”

  “……是没什么问题,但你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来头吗?”祁公子看着沈面带着的一个管家四五个家丁的,这怎么看都是哪家的公子,可他在这个圈子里混迹了这么久也没听说过有哪个沈家沈公子。

  “不清楚,好歹也是咱们的救命恩人,别这样。”曹光抬手拍了拍回身打量慢悠悠走在他们后面人的祁公子。

  祁公子虽然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但他又说不上,和曹光唠嗑几句后就自顾自的看起了周围的景色,也不与前面的李公子和刘公子走一起,曹光虽然不清楚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看着那李公子时不时的回头打量他,他猜应该是跟他有关系。

  “他看你不顺眼。”沈面见他家小兔子一个人,便回到了他身旁。

  “嗯,看出来了。”曹光道,“别下手啊,现在你可是我曹府的人,出事了曹府得当责的。”

  沈面噗嗤一声笑了,“依你。”曹府的就曹府的,谁让那什么曹府落到了他小兔子的肩上了呢?反正还是他小兔子的,无妨。

评论(7)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