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66)

  66、

  赵云澜:大庆,现在立刻去小南家。

  大庆:???去干嘛???

  赵云澜:保护证据。

  大庆:?!

  赵云澜有些庆幸,要不是现在他们在小镇中,谢南翔的信息他根本就不能即可收到。他看了一圈他周围的,能打的都在这里了,裴文德和花无谢去和林静他们汇合,本没打算唱什么空城计,只不过他们一开始都没想到主谋原来就在兽族地界中,没想到被迫应验了,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需要我让锦曦去一趟吗?”韩沉看着赵云澜神情严重的眉头都快拧在一起了,但是这个时候自乱正脚是大忌,兽族也并非完全空了没人。

  赵云澜抬起手手背向着韩沉,神情依旧有几分严肃,不似之前的吊儿郎当,“不用,那样就太明显了。大庆知道怎么做的,现在你们和沈面不能离开这里。”

  “……”他们两队人是在极端派的眼皮底下进的小镇,这要是一起去往兽族赶确实就太明显了。

  “小巍,我们现在赶回去。”赵云澜将手机塞到了沈巍的手中,转身就变成了一只警长猫,跃上了沈巍的肩上。

  “你们现在赶回去,就算我哥会瞬移也得分好几段路,赶不到。”沈面说这话的同时还不忘给他怀中的虎斑猫做着舒适的全身按摩。

  “总得有人回去坐镇,能打的都在这里不合适。”

  这话在座的没人否认,只有曹光抬头说了一句,“我不能打啊。”在兽族他可能还能打一打,在妖族,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沈面笑了笑说,“你呆在我身边安全。”

  “现在问题是,何开心不在谢南翔身边,所以谢南翔很危险懂吗?”沈面揉搓着曹光的小脑瓜说。

  “何开心?他是谁?”曹光没见过何开心,也不认识这个人,“他去哪了?”

  “证据在小南手上,而他不在小南身边,应该被抓走了。”韩沉略带严肃的神情说。

  曹光抬头看向了沈面。

  “?”沈面不解,韩沉解释的很清楚,这小猫还有哪里听不懂的吗?

  “你会不会也被抓走?”

  “……”除了曹光全员陷入了短暂的迷之沉默。

  “要是谁敢抓,我敬他是条汉子。”赵云澜说。

  “你也许能看到大型屠宰现场。”罗浮生说完,韩沉瞪了他一眼,“在曹光面前说什么血腥话?”

  “……”他家白狼先生原来这么恐怖的吗?双方的评价竟然出奇的一致。

  “现在还怕吗?”沈面笑眯眯的问。

  “怕,我怕来抓你的人会太惨。”曹光像是在撒娇一样,趴到了沈面的身上,用他那毛茸茸的小脑袋瓜蹭了蹭沈面的颈窝。

  赵云澜抖了抖身上的毛,“啧啧啧,阿光真的是越来越会秀了,老婆我们赶紧走,要不然我的眼睛要被闪瞎了。”

  “且慢。”韩沉突然出声道。

  “还有什么事吗。”赵云澜看向韩沉。

  韩沉故意的往罗浮生身上一蹭,“好了,你可以走了。”

  “……???”这是干嘛?!恶意报复吗?!

  罗浮生先是一愣,随即噗呲一声就笑了,没想到啊,他这媳妇儿原来是这么皮的。

  韩沉冷哼了一声,他在特调处,可没少看赵云澜和沈巍秀恩爱,当时欺负他是单身狗,现在?呵。

  赵云澜很心痛,他不是心痛这一个二个秀恩爱报复他,而是这一个二个全被妖族给拐跑了,心真的痛。

  兽族,谢南翔家。

  谢南翔将手机往他卧房里床上的枕头底下一塞,把门一关,走出卧房深呼吸。开始进行不知有没用处的自我催眠,没事的,他只是邻居,只要自己不暴露就行。

  然而谢南翔并不是表演专业的,在他家的门被敲响的那一刻,刚刚对自己所做的自我催眠完全就飘散在了空气中,他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手在抖,腿也是软的,这个样子去开门显然是会暴露的。

  怎么办?!

  谢南翔脑海中只剩下了这三个字。要不……假装不在家?这无疑是个好方法,但是谢南翔总觉得如果他假装不在家,外面那一群人肯定会闯进来搜。

  在他纠结的期间,那边的敲门声从客客气气的变成了粗暴的拍打,像是恨不得把那块阻隔着的门板硬生生拍碎,这是把谢南翔兔子的性子给硬生生的吓了出来。这么暴力,这么没耐心,一看就知道是一群暴躁老哥,这要是把门开了他都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乖乖的站在门口不进来。

  “MD,不在家!老大怎么办?”门外传来了交谈的声音。

  “情报说住在这里的谢南翔与何开心交往甚密,东西很有可能在他这里,不管用什么方法,把门给我打开。”

  谢南翔这一刻有些理解为什么之前何开心说他是乌鸦了……但是这回他没有说出口啊!怎么就应验了?!

  就在外面的人要破门而入的前五秒,一个黑影从客厅没关上的窗户跳了进来,化人,开门,一气呵成。

  “干嘛干嘛?!让不让人睡觉了?!”是大庆!谢南翔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但是现在并不是放松的时候。

  他趴在墙边,探出了个头,看着门口。

  大庆回头看了看躲在一旁的谢南翔,扭头就对外面的一群看着就不像好人的人没好气的说,“你们不知道兔子胆子小吗?!大白天的讨债?!”

  外面的黑衣人看着眼前这个牙尖嘴利的黑猫,他知道这是谁,特调处的人。他们有些不知所措的互相对望,这是什么情况,把兔子吓着还吵到特调处的黑猫副局睡觉了?

  领头的面相看上去亲切一些,陪笑般的开口道,“实在抱歉,我们也是奉命办事,没想到这里是特调处朋友的家的得罪了得罪了。”

  大庆一副起床气十足的模样瞪着门外的人,“哦,那还有事吗?没事明天来特调处送小鱼干赔罪!”

  “是是是,明天一定给猫大爷送上小鱼干。”

  大庆这么一唬,外面的暴躁老哥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了。特调处?这可是就算你关系户在海星鉴高层都惹不起的,混道上的都知道这事,哪还敢硬闯?

  把门一关,快步的走进屋子,将腿被吓软的小兔子扶了起来,“没事吧?抱歉啊,来晚了一些。”他本来能来的更快的,可是因为不熟路线,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

  谢南翔摆了摆手,“没事没事,你不来就真的出事了。”

  大庆给被吓坏的谢南翔顺着气,“现在出去就太刻意了,晚一点我带你回特调处,这里不安全。”

  “好,麻烦你了。”谢南翔现在只想冲到何开心的面前骂他一声大猪蹄子,说好麻烦不会找上他的呢?!他家的门差点要被拆了!

  不过他也挺佩服大庆的演技的,居然一上来,把门一开,台词都不用对,上去就是一个即兴表演。

  “你们特调处各个都是演员出身吗?”谢南翔表示很疑惑,他哥那种他较多了,但是没想到大庆也能说来就来。

  大庆对此只能苦逼的笑了笑,“并不是演员,只是工作需要,不得不会。”

  给群聊发送了一条,谢南翔安全了,的信息后,大庆这才跟着谢南翔去看了何开心的手机。

  “这些都是研究报告啊,他们要这个干嘛啊。”大庆虽然看不懂这些东西到底在说些什么,但是看着上面的各种数值他知道这种东西肯定不是什么重要的合同。

  可上门来的并不是妖族的人,而是兽族的私人团队。如果这些东西是什么重要的机密合同他也就认了,可这些东西都是研究报告,和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

  群聊,六合居。

  【黑盾组】白锦曦:那些人是永创集团雇佣的。

  白锦曦虽然没有前去帮忙,但是她也没闲着,秘密调取监控,黑盾组内部的情报网可不是摆着看的。

  【特调处】大庆:这种东西都是一些研究报告,永创集团要这些东西干嘛?他们不搞地产开发改搞科学研究了?

  【黑盾组】韩沉:不管怎么样,你们保护好小南和他手上的东西,赵云澜和沈巍已经赶回去了。

  

  何开心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他的双眼被蒙住了无法看见周围现在是个什么环境,同时他的幻术也无法施展,因为幻术的媒介就是他的双瞳。

  呵,这回还真的是有备而来的啊。

  他并不是在家里被抓的,他庆幸出门之前将手机扔在了沙发底下,要不然现在估计他就没有任何用途的被干掉了。

  “东西在哪?”这个人的声音很冷静,就像是他要找的东西对他来说并不是特别急需。

  “我不知道你说的东西是哪个。”何开心其实猜到了,他在之前就收到了宫铁心的信息,想必这些人要的应该就是宫铁心我离开研究所时所销毁的资料。

  “别装了,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何开心轻笑了一声,“我真不知道,你们到底要什么东西。”

  现在他看不到,没办法施展幻术出逃,只能看谁的嘴硬,谁能撑到对方崩盘。

  “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要的是什么?你们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我抓到这里,也不说明白,你这是当我是你们肚子里的蛔虫?”

  “好,我就说明白,你手机在哪里?”

  果然,要他手机里的东西。“家里啊,我说过了,我就下楼买个东西,没带手机出门。”

  “我们搜过你家上下,都没找到你的手机,说!你把东西藏哪儿了?!”

  没找到?哎呀,没想到那只小兔子居然会先于这些人一步,这回,他赌赢了。

  知道手机在谁手上的何开心现在是底气十足,“我怎么知道?你们可是最后进我家的人,难道不该问问你们自己人么?”

评论(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