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65)

  65、

  他们的据点在地下,这次就算有沈巍和沈面助阵也不一定能立马的找到他们的所在地。地下不像地面上,障碍物是错落有序的,物体与物体间隔还有着空隙,沈巍和沈面的感知能在这之中穿梭,可是地底下是实心的,也就是说他们在一个实心的空间里打造出了一个空间。

  在地面上的他们很是束手无策。

  他们现在只祈祷洪帮的人能帮他们找到通往那个地下机构的入口了。

  宫铁心和罗非一大早就醒了,按照宫铁心的猜测他们不可能连夜开着车,总归会在途中停歇。但是四轮驱动总是会比他们徒步要快,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去宫铁心所说赶得上,罗非真的觉得这几天把他这些年没有化兽的时间全给补齐了。

  一头雪豹驮着一只猫,在黑市中穿梭,他们根据着黑市狼群员工的指引,绕开了极端派经常出没的街道,窜进了周围都是化兽妖族的街道中。

  这条街道所售卖的都是化兽时用的物件,在兽族来说,就是宠物用品。兽化时的衣服,饰品,出行装备,这里应有竟有,在这方面妖族可比兽族全面的多了。

  因为都是喜欢化兽人的街道,罗非也甚少进入这种区域。这种区域必须化兽才可进入,不然会被这里的看守者以一种很暴力的行为扔出去,无论你是否有特殊原因。

  “猫探长,有没看上的?”宫铁心突然开口问道。

  “我们在赶路。”罗非真不认为自己是宠物,更不认为自己需要这些东西。

  宫铁心也不顾罗非的反对,轻巧的从路人头顶上越过,跃进了一家服装店里,“西北部很冷的。”宫铁心还是给罗非解释了一下。

  “不好意思,请给我背上的猫,挑选一套合适的衣服。”宫铁心相当礼貌的与店员交谈道。

  店员似乎甚少遇到这般有礼貌的顾客,明显的愣了一下,才将宫铁心与罗非迎入店里。

  “我自己选。”罗非从宫铁心的背上跃下,跟着猫头鹰店员进店去挑衣服,大型真香现场?宫铁心笑了笑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不过,西北部的气候真的不是闹着玩的,这个季节还算好,但是真的要是入冬了,就连他这头雪豹去都会觉得冷。

  还是去准备一下好了。

  宫铁心趁着罗非在挑选衣服的时候,去了一旁的出行装备店选购了一些化兽时可用的装备,比如说背包之类的。因为他们并没跟沈面说要备车,所以黑市商会也就没有给他们准备。

  等罗非挑选好衣服后出来,就看到宫铁心已经换了一身的装备,这么一套在雪豹的身上还有些小帅气。像极了外出勘察的科研人员,身上的装备都非常的贴身轻便。

  宫铁心看着罗非一身的绅士的模样,跟他人的模样时候简直是一个样,还有一个小小的礼帽扣在了脑袋上,现在就差一个拐杖了。

  “他自己选的?”宫铁心问店员。

  “是的。”店员也以礼貌的态度回答道。

  宫铁心了然的点了点头,便跟着店员去付账了。没一会儿宫铁心就在店员的陪同下回来了,罗非没察觉有什么异样,便跳上了雪豹的背脊。

  “有些好奇你们妖族化兽之后是怎么付账的。”化兽之后人类模样的衣服全被包裹在了身体之中,这当然就包括了的钱包手机这些贵重物品。

  “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掌纹,和你们兽族的指纹支付是一个道理,另一种是妖术识别,妖族的科研学者发现,每个人的妖术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在早年便研发出了这种支付方式。”

  每个人生来就有妖术这件事罗非是知道的,只是明不明显罢了。不过妖族人天生就明显的自带着妖术气息,没少被兽族人说是天生的邪门歪道。当然,在兽族出生的孩子如果天生妖术气息出众也会被视为异类。

  “你们妖族还真是方便。”

  兽族,何开心家门口。

  谢南翔站在门口,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摸着口袋中的钥匙,因为经常去何开心家串门,所以何开心将备份钥匙给了他。

  不过他还是象征性的按了按门铃,如果何开心在家他这样突然闯入显然不合适。

  他听见屋内传出了门铃声,他都快把自己的耳朵从门缝里塞进去了,但是屋内只有门铃声,没有人活动的动静。

  没人……那他只好……

  钥匙转动,将门锁轻松的打开了,没有加锁,这让谢南翔的心脏咯噔了一下。踏进门他本能的张望了一下,并没有明显被翻动过的痕迹。

  这还好是没人看到,不然他肯定被别人当成贼。进门顺手的轻轻将门关上,兽耳也是仔细的听着周围的动静。然而这个屋子里除了他进门是只要出来的响声之外就你有其他声音了。

  现在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屋子里没有别人。钥匙放在鞋柜上发出的响声像是能传到屋子内部一样大,这倒是把谢南翔自己给吓了一跳。想起以前进来何开心的声音都会屋子里传出来,现在真的是……太安静呢。

  “何开心?”

  没反应,看来不是在睡觉。

  屋子并没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就像是何开心匆忙离开,连窗户都没来得及关上。窗帘被外面灌进来的风吹动了起来,发出了声响。

  谢南翔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都没发现什么,除了能看出何开心是匆忙离开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同。

  不过换个角度,所看到的东西就会不一样。谢南翔站在屋子里看向进门处,嗯?沙发底下是什么东西?

  沙发的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溜了进去,是一个长方形的物体。何开心的家一向很干净,沙发底也是,怎么会有这么大一块垃圾?谢南翔猫下身子,将溜进沙发底下的东西取出,是手机。

  “?!”是何开心的手机,谢南翔知道何开心的手机密码,试着输入尽然成功的打开了。他点开后台运行的程序,里面有通讯软件。

  是数据文件资料,谢南翔出于好奇点进去看。

  !!!这个东西?!谢南翔肾上腺素急速飙升,这些东西他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很明显是一些重要的信息,因为发送这些东西的人是宫铁心。

  耳朵一动,谢南翔听到了楼下有车子急停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手握着烫手山芋的关系,现在他觉得周围都是危险的。

  何开心的手机掉在了这里,那这么说他是真的遇到危险了。赶忙将手机揣进怀里,将不属于这个屋子的所有东西一并带走,快去的钻回了自己家中。

  他背贴着自己家的门板,捂着自己那颗因为过度激动而有些失常的心脏,他在努力的平复自己激动又害怕的情绪。何开心把手机扔在了沙发底下,也就是说这东西不能被别人发现。

  背后的门板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吓得谢南翔一惊。然后他听到对门被打开了,一班人,他也听不出多少人,像是扎堆的钻进了他家对门,隐约间还听到了有人呵斥了一声,“搜!”

  完了,他们是要找他手上的这个东西吗?谢南翔看了看他拽在手中的手机,赶紧掏出自己的手机,给他那个不知道在哪的大表哥发去了一条求救信息。

  谢南翔:哥!何开心家被搜了,他们要的东西可能就在我手上!现在我在自己家里!怎么办???

  他之所以不报警是因为他知道,这整个事情都是不能外传的,这又惊动特调处,黑盾组又是分小队的,可想而知这事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事件。

  一边是搜家的架势,一边是焦急等待求救能得到回信。

  谢南翔闭上眼睛,希望时间能因此走的快一些。赵云澜没有秒回他信息,他现在甚至想给何开心发去求救信号,但是何开心的手机现在在他身上,他要怎么向他求救,意念吗?他也很清楚,那些人能这样闯进何开心家中,就说明他们知道何开心不在家,也有可能就是这班人抓走了何开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对面的动作似乎并没有停止,但是这隔着两个门板他都能听到声音的话,就说明有一个门板并没有被合上。

  谢南翔催眠着自己,从门板上的猫眼看一看,他们不会发现的,不会发现的。抱着这样的的想法,他爬上了猫眼的高度。

  透过猫眼,他能看到对门似乎是被打开了,但是因为视角很不好,所以他也看不全,只能隐约的看到似乎有人现在门外。

  天哪……何开心他们面对的都是什么人?再加上之前那声铿锵有力的呵斥,肯定不是平民老百姓的。听着动静,对面的那些人似乎都是训练有素的。

  现在的谢南翔与他们只隔了一个门板,距离可以说是非常的近了。

  真是刺激!

  但是谢南翔并不想要这种刺激,他看了看手中何开心的手机,一直拽着不合适,这样是对面的人突然闯进来,那何开心将手机故意丢在沙发底下就白费了。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家,他必须做些什么,不能就这样干站着等救援。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