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面光】鬼王家的小少爷(3)

  3、

  这山和他们一路走过的山没什么不同,也都是绿树环绕,如果硬是要挑毛病的话,那曹光会说,这里实在是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走在他前面的几个人似乎感觉了什么,搓了搓手臂,“怎么感觉这里跟个冰窖似得。”

  说是冰窖其实有些过了,曹光也不知道是体质本就和他们不太一样还是怎么的,他并没觉得很冷,只是觉得这里感觉不太好,他想离开这里。

  直觉告诉他,这里没有鬼王。他们所说的鬼王不在这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些个感觉。

  “我觉得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比较好。”曹光觉得这山林有些安静的过分了,没有虫鸟的鸣叫,就像这里是个死地一般。

  “不行!我们大老远过来这里就是为了见一见鬼王真容!怎么能还没见着就回去?”李公子很是亢奋,同行的两人对此也觉得很是惊讶,这是怎么了?吃错药了?

  “……”曹光对于这个李公子也并不是特别的了解,也就见过几次罢了,看着这位公子哥如此的执着他也不再开口劝阻。

  “曹光,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了?”祁公子刻意的放慢了脚步凑到了曹光身旁。

  “……不好说,只是这么一个地方居然没有生灵活动的动静,觉得奇怪罢了。”曹光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小就对生灵很敏感,这个地方有没有生灵,他只要踏进来便知道,尽管他并么有真的将这个地方跑遍。

  没有生灵也就是说这里一片死寂,可看着周围的树,绿色的叶片依旧泛着阳光。树……难道不算生灵吗?可这些树还活着啊。

  树当然算是生灵,只是曹光觉得这些树并不是真的活着,或者说,这些树只剩下躯壳。

  越往山上走,曹光那想逃离的冲动就越发强烈,但是看着前面的李公子奋力的往上走他就觉得很不对劲,“李公子平日里就那样嘛?”

  刘公子因为有些疲倦了,脚步也只能放慢,与曹光他们并肩,“他平日里不那样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鬼王是个美人就失了魂。”

  “看来李公子很爱美色啊。”曹光略带打趣的说道。

  “可不嘛,他可包养了不少的风尘女子。”祁公子对与李公子这种做法似乎破有意见。

  突然间曹光觉得周围氛围骤变,本就不舒适的氛围现在变得更压抑,更难受了。他看向身旁的两位恭喜,唇齿间呼出了白气,也就是说这里已经变得更冷了。曹光回头看了看来时的路,既然已经变成了一个黑洞洞的道路,两旁的树已经毫无生气可言。

  不妙!中术了!

  曹光脑海中不知为何浮现了这五个字,术?何术?他不知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晓得这些。

  “我们得离开这里!”曹光走快了几步,上前拉住了欲往前走的李公子,然而李公子一挥手便挣脱了,“别拦着我!”

  曹光一愣,身旁的刘公子与祁公子见状赶忙上前拉住,“李兄,我们还是回去吧。”

  “让开!我今个儿非得抱得美人归不可!”

  曹光见状也懒得管他们了,挥了挥袖子转身便想离开这个鬼地方。这里的黑让他很不舒服,这不是他熟悉的地方,曹光内心深处非常清楚这一点。

  山鬼?!

  曹光一回身就看到了好几个黑黝黝的身影,看不出模样,只能勉强看出是两条腿的生物,双手比人的要长上些许,而手像是妖化的利爪一般。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知道这些东西叫做山鬼,因为在曹府生活的这些日子他根本就没见过这些东西。

  山鬼通体黝黑,面目狰狞,一排不似活人该有的獠牙像是将嘴撑破了一样,带着压抑的气息,一步一步的向他们靠近。

  “这,这些是什么东西啊?!”

  “怪,怪物?!”

  曹光回头看向身后,这些纨绔子弟在城里风流,到了野外可以说一个都靠不住,一个个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公子,当然这也包括他自己,从进曹府后他就没吃过苦,更别说习武了。

  他们现在在这群山鬼面前就是美味的食物,而且他身后的三个公子哥可以说已经失去了逃跑的能力了。曹光在内心狠狠地暗骂自己笨,干嘛跟着这群废材公子不带护卫的就上山?现在他是想跑都跑不掉了。

  可奇怪的是,山鬼直直略过了曹光,朝着他身后的公子哥们走了过去。

  三位公子看着步步逼近的山鬼没一会儿全都晕倒躺在了地上,这下彻彻底底的变成了砧板上待宰的肉。

  “不准碰他们!”曹光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呵斥了一声。

  当然吼完之后,曹光腿一软就跌坐在了地上,面对一两只这种东西他可能还不至于腿软,可现在认真的数了数,少说也有五六只,现在山鬼们因为他的那声呵斥齐刷刷的看向了他,他刚刚怎么会有勇气开口的?他不说话山鬼也许不会注意到他。

  一只山鬼慢悠悠的走到他身边,低头嗅了嗅。

  “我,我不好吃的!你们别过来!”曹光挥手就打了跟前山鬼的侧脸。

  曹光感觉自己的手一阵疼痛,这些山鬼是什么构造?!怎么跟铁块似得?!但下一秒他就意识到自己这下是完了,不但吼了这些东西,还打了这些东西一巴掌。

  “小少爷,我们可算找到你了!”山鬼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一个接一个的全跪在他面前。

  “你,你们会说话?”曹光抬起手,手都还是颤颤巍巍的,他整个人也是虚的。“小,小少爷?你们在叫我吗?”

  “小少爷!您不记得我们了吗?”后面的一个山鬼神情有些惊恐,虽然这在曹光看来有些可怕。

  “我,我不认识你们啊!我,我……”曹光觉得自己现在害怕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快!快去把老山神请来!”山鬼们一阵的骚动让曹光觉得很是茫然无措,怎么回事?这些东西是山鬼他知道,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的。但山神他知道,因为他们曹府每年都会供奉山神,祈求平安,但是他因为是外系,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参与过供奉仪式。

  没一会儿一个老人家磕磕碰碰的跑了过来,山林也瞬间恢复了原有的生气,周围的生灵也像是被唤醒了一样。

  “哎哟!小少爷啊!真的是小少爷啊!”老山神看到跌坐在地上的曹光眼泪都要出来了,可算是找到他们的小少爷了。虽然眼前这个人不是他们认识的模样,但是他身上微弱的妖气,老山神很肯定,这就是他们那走丢了的小少爷。

  “老人家……?你认识我?”曹光觉得眼前这个老人家很是熟悉,但却想不起他是谁。

  “小少爷,是老朽啊!您的山神爷爷啊。”老山神手都颤抖了,他们家小少爷怎么了?

  “山,山神爷爷?”很熟悉的称呼,但是……曹光头突然阵痛了一下,然后疼痛开始扩散,他抱着发疼的脑袋,难受的弯下了身子。

  “小少爷,小少爷您怎么了?!您别吓老朽啊!”老山神看着曹光难受的模样就害怕了起来,这才刚找到的,怎么就出事了?

  “头,头疼……”曹光用力按着头的两侧,试图将那让他快无法思考的疼痛压制下去,然而并不起作用。

  怎么办?!老山神和周围的山鬼们一阵骚动,这让曹光的头更疼了。

  “你们又干了什么?!”

  曹光疼的抬不起头,突然一声呵斥让他心肝一颤,这个声音,是这个声音!突然鼻头一酸,他觉得自己很委屈,特别的委屈,没有缘由的。他强撑着头疼,抬起头,看着映入眼帘的一抹白,他伸手试图抓住那抹对他来说如同光芒一般的白色,然而距离有些远了,他抽了抽鼻子。

  沈面听闻找到他家的小宝贝了,赶过来便看到了这般景象,这些年就没消减过的怒气再度升至一个新高度。可余光瞟到了那个向他伸出手的人,瞳孔一缩,一个瞬移就来到那人身边。

  曹光感觉自己跌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眼泪哗哗的就开始往外冒,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他就是觉得委屈,扒着这个怀抱的主人,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不哭不哭,不会丢你一个人了。”沈面轻声哄着,看着怀中委屈哭的跟个孩子一样心都软了,什么怒火都被这个孩子的泪水给浇灭了。

  是这个人了,他要找的就是这个人了,他找到了。曹光哭的更凶了,这让沈面有些不知所措,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小兔子抱着他哭的这么凶。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只小兔子紧紧的抱在怀里,他不懂得怎么安慰人,更不知道怎么做他家的小兔子才不哭,这小兔子一哭,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能委屈成这样,要是他没放小兔子一个人在家里就不会这样了吧。

  “哪儿疼?我看看。”沈面只能哄,这兔子他捧在手上都怕摔着,那会舍得着杀了?

  “头,头疼!”曹光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的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跟这个人撒娇。

  “你们谁磕着他了?!自己把脑袋卸了!”沈面怒瞪着身后一群“废物”。

  老山神和山鬼恨不得把脑袋都给埋进土里,真的不关他们事啊!

评论(10)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