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面光】鬼王家的小少爷(2)

这篇先交代一下光光这边,下一章预告,面面宠妻开始!【😂我没忘这篇,真没忘】

————————————————

  2、

  “大夫,这孩子没事吧?”妇女的声音穿过黑暗传进了曹光的耳朵里,那声音是如此的焦急。曹光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焦急,他自己全身上下疼的不得了。

  “唔……”曹光试着动了动身子,发现是真的疼。

  “孩子你醒啦?”妇女看到曹光清醒之后很是欣喜,这个人他不认识。但是看着衣着,很是好看。他抬头看了看周围,精致的摆设,好看的家具。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妇女坐在床沿,窝着他的手。

  自己叫什么来着?一下子想不起来了。曹光头有些疼,有些混沌。他现在只知道这里不是他家,但是他并不记得他家在哪里。 自己是谁?他也不记得了。

  曹光,你就叫曹光吧。

  他不知道是谁的声音,但是……

  “曹光,我叫曹光。”

  “哎呀!真的是缘分啊!”妇人开心的拍着手,“孩子,这里是曹府,既然与我们家老爷同姓,还救了我们家老爷的命,你就好好在自己休养,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救了……老爷的命?曹光完全不知道这个妇人在说些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啊。他要回家,现在他脑海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曹光强忍着身上的疼痛,试图下床。

  “诶!你还不能乱动啊。”一直站在一旁待命的中年人出声制止道,“能救回来已经很不容易了,你可别在让伤口裂开了啊。”

  曹光闻言才低头看了看自己身子,光溜溜的,只有白色的布条缠绕着,白色的布条上还被他不知道的东西染红了。

  “孩子你伤的这么重要去哪啊?”妇人很是揪心,这孩子可是他们家老爷的救命恩人,可不能再出意外了。

  “回家。”曹光说。

  “你家在哪里?我们派人去给你家报个平安。”曹府怎么说也是有名的达官显贵,自然不会亏待这个小恩人。

  “我,我不知道……我想不起来了。”曹光委屈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掉,他想回家,家里有个人在等他,他不记得那个人是谁,但是他知道那个人没见到他会着急的。

  “哎呀,傻孩子别哭别哭,想不起来没关系,你先住府上,等你想起来了我们送你回家好不好?”

  妇人膝下无子,曹光又是个聪慧的孩子,曹府上下喜欢的不得了,待他好些了,能跑能跳了,可依旧是除了自己的叫啥之外其他都不记得了,曹老爷就将曹光收为义子。

  就这样曹光以凡人的身份在曹府生活,他忘了自己是妖这件事,所以后来的很多年,曹光只知道当年,在山上,他救下了他的义父,才被曹府收养的。他很清楚自己并不是曹老爷的亲儿子,曹府上下对他都很好,但他还是想回家。

  “曹光!”这是曹老爷世交的孩子,至从来到了曹府后,经常和这个祁氏青年一起玩耍,但是随着年龄的成长,他们还是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曹光看着手中的账本,听着耳边阔噪的声音甚是烦躁,“又干嘛?”最后在青年的骚扰下,曹光开始放下了手中的账本。

  “我听说在北边的山上有鬼王。”青年经常游走于风月场所,所得到的情报也可以说是天南地北的。

  鬼王?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词,并不是那种在哪本书上看过的那种,而是……很熟悉的……“所以?”曹光还是不知道这个纨绔子弟要干嘛。

  “我和刘公子和李公子约好了,你去不去?”

  “不去。”曹光很干脆的拒绝了。

  曹老爷前些年驾鹤西去了,夫人没多久也随他去了,留下曹府这偌大的家业没人管,曹光只好接手了,这一接也有好些年了。

  “你倒是想一下啊!你不是说想回家吗?趁此机会咱们陪你出去走走,你去找家,我和他们俩去看鬼王,岂不是一举两得?”青年说的头头是道,但是曹光很清楚,肯定是别人出的主意。

  曹府现在只剩下他这么一个不着道的外系人,在他们看来现在的曹府不过是一个空置的肥肉,谁都想瓜分,要不是曹老爷临终前立了遗嘱,现在曹光恐怕是连话都说不上几句,他怎么能让这么大的家业落入他人囊中?

  听青年的言下之意听着就像是让他赶紧滚,曹光跟着曹老爷在这种上流社会混迹时间也不短,这种话中话他还是听的出来的。表面上与你称兄道弟,背地里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我考虑一下。”曹光自然是不可没明面上和青年撕破脸皮,曹府的生意还得仰仗他们家的些许势力。

  “等你的好消息!一起出去玩才有意思嘛!”

  曹光看着青年表面上并没有任何异样,刚刚希望只是自己过于敏感吧。

  最后曹光想着借此机会给自己放松一下,便应下了青年的邀约。

  但是同行的这一路,曹光和青年的好友根本就聊不到一起,曹光听着他们一路上说着哪个姑娘长得好看,哪里的风月场所来了新的姑娘。

  他对谁家的姑娘长得好不好看并不感兴趣,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他觉得姑娘都不比他零碎记忆中的那个人好看吧,虽然他记不清那个人长什么样,他就记得那个人很好看,非常好看。

  一路的青山绿水,他却无法和那边的三个青年玩到一起,一个人骑着马走在他们后边,一个人欣赏着这沿途的风景。

  真好看,真想和他一起看。他?他到底是谁?曹光是一点都想不起来。

  虽然曹府变成了一块谁都想抢的大肥肉,他作为曹府唯一的继承者必须守住,但是他还是想回家。

  一行四人跟着沿途的听闻,最后在一个传言最多的小镇子停下了脚步。这一路走来,其他三人的心思确实都放在了那鬼王的身上,根本没有人在意他是否在寻家。

  “我说你们怎么就这么痴迷鬼王?”一路上没参与他们的曹光最后还是开口询问道。

  刘公子对于曹光开口很是欣喜,“哎哟,曹大公子可算是提起兴趣了?我们听闻这个鬼王如同仙人,可好看了。”

  “……鬼王是女的?”曹光问。

  “不知道啊,没人知道他的性别,所以我们这不就来一探究竟了吗。”李公子搓搓手,“若是个姑娘,长得好看娶回家也不亏你们说是吧?”

  “你可悠着点吧,你家那母老虎要是知道你是出来谈姑娘的不知道怎么对你呢。”曹府世交祁公子端着茶杯打趣道。

  “你们可醒醒,这要是万一鬼王不是姑娘家家,你们怎么办?”曹光觉得这群纨绔子弟可真的有够不务正业的,他们家老爷子没被气死也是心大。

  “那,那正好体验一下养个男宠的滋味?我听闻男宠可是很流行的。”李公子并没有被祁公子的打趣给吓到,家里有母老虎怎么了?老子依旧在外风流的架势。

  曹光无言,低头笑着摇了摇头。

  一行四人在小镇歇了会脚,便不顾居民们的阻挠执意要上去,曹光原本并不想与他们同去。但是这些纨绔子弟可以说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哦不对,他发小还能打一下。但是山上有什么妖魔鬼怪居民都说不全,这要是让这么几个公子哥上去,都不知道能活几个。

  秉着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安全的想法,曹光还是跟着他们上了山。

评论(5)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