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63)

之后再给之前的补上标题,因为这个系列还有另外一篇,大纲已经写好的那种😓怕之后再改麻烦……

——————————————

  63、

  罗非和宫铁心几乎不停歇的跑了大半天,从太阳挂在天空开始,一直到他完全落入了地平线下。黑夜中两只猫科的视力还是很有优势的,“歇会吧,他们好像跟丢了。”罗非从宫铁心的背上跳下,落在了一个平稳的地上。

  还好,这个宫铁心没皮到打算在乱石堆里过夜,罗非心想。

  俄国蓝猫的体型和雪豹本就相差甚大,再加上这只雪豹还是妖族的,简直就是种族优势。

  罗非抬头看着眼前这只比他高不知道多少的雪豹,这是他正式的与宫铁心这副模样对视,初见这模样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仔细看,就爬上了他的背,被这头雪豹带离了首都,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是在这只雪豹的背上度过的。

  看着天色从明亮变成了现在的漆黑一片,这头雪豹在黑夜的衬托下像是发着光一样,忽略掉他身上的斑点,他的皮毛很白,很柔和。

  “探长?”宫铁心不知道罗非在看什么如此出神。

  不知道宫铁心的声线是不是天生如此柔和,这与他雪豹的外形很是不符。

  罗非是典型的兽族人,不喜欢化兽,“这里确定是安全的吧?”他张望了一下四周。

  “算是吧。”宫铁心看了看周围,在夜里大部分的生物都进去了休息模式,所以现在的山林里一些细微的声响都会因为没有别的干扰而放大。“累了?”他知道兽族人有着规律的作息时间。

  “不是。”罗非简洁的否认了后,化回了人形,比起动物的模样,他还是更喜欢人的模样。 从怀中摸出了不合适这个年代的怀表,看了看时间。

  八点四十七分。

  妖族,西北部小镇。

  “我们撤去训练场,等夜尊他们离开我们再回来?”

  “资料怎么办?”

  “训练场有备份,而且我们不在这里他们找不到的。”

  极端派趁着夜色,开始了一轮小规模的撤离,只是他们再这么小心还是被罗浮生安排的眼线看到了,将情报传向了罗浮生的手机。

  “极端派撤离了。”

  沈面坐在了罗浮生他们的旅店中,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趴在他腿上的虎斑猫,这房间的窃听器已经被他给废掉了。

  “他们附近还有据点?”他并不认为极端派会放弃这座发展的如此完善的小镇。

  “不知道,需要让我的人跟去看看吗?”罗浮生问。

  “跟去吧。”说这话的是沈巍,这个原本还不算小的标双挤进了四个人两只猫后空间明显局促了不少。

  韩沉洗完澡出来,看着房间里的人,也不知道哪根经搭错了,将手中的毛巾往罗浮生那一抛,自己化兽趴到了他的腿边。

  因为今天化兽跑了一天,韩沉也将他的兽形态给洗了一遍,现在全身的毛都是湿漉漉的,尽管他出来的时候已经甩过身上的水了。奈何最近降温,毛开始长了,变得特别的藏水。

  罗浮生发完信息就坐到了地上,给韩沉那身还挂着些许水珠的黑色皮毛擦拭了起来,他家媳妇儿身上挂着水就不乐意往床上躺,连带着他也不准。

  “地方我们都粗略的看了一圈,重要的资料倒是没发现,全是一些建设规划和项目投资。”赵云澜趴在沈巍的肩上晃悠着尾巴说,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尾巴直往沈巍的脸上扫,很是随意,扫到哪儿算哪儿的那种。

  “哥,你说话就说话,能别调戏沈教授吗?”曹光趴在沈面的腿上看着那边的哥哥老不正经他就看不下去。

  刚刚气氛多正经,怎么一到他哥就跑偏了???

  “你哥就那样,习惯就好了。”韩沉索性看都不看赵云澜一眼。

  “浴室借我一下。”沈巍说着也不等罗浮生他们同不同意就钻了进去。

  “呃……我觉得我们出去回避一下比较好?”罗浮生看着身前那只皮毛还没完全擦干的大黑犬。

  “我同意。”韩沉知道他们进浴室是干嘛的,起身甩了甩身上半干的皮毛,跟着罗浮生小跑出了旅店房间。

  “干嘛借浴室我们要回避?”曹光回头看向了并不打算起身的沈面。

  “因为浴室隔音不好。”沈面说。

  “……”曹光似乎知道是什么事了,“我们也出去吧。”

  “嗯?为什么?”沈面故意的笑看着趴在他腿上的虎斑猫。

  “我肚子饿!”

  “说了抓鸟给你烤着吃你又不要。”沈面无奈,只好抱着虎斑猫起身。

  “我想吃鱼。”

  因为是妖族地界,兽形态的模样比起人的样子更不容易被人分辨出来,沈面说什么都不让曹光变回人的模样,憋屈的曹光赌气的趴在沈面的手臂上。

  韩沉和罗浮生并肩走在他们的前面,偶尔回头看了看,韩沉往罗浮生那凑了凑,“你们家的人是不是有同一个设定?”

  “什么?”

  “变脸速度都特别快。”韩沉到现在还记得下午见到沈面兽形态的模样,全身雪白,唯有右爪和胸前染上了血色,还隐约带着些许的杀意。

  “嗯?我好像还没变过脸?”罗浮生会想着,嗯没有。

  “昨晚,你关灯确认房间里有没监视器的时候变过。”韩沉说。

  “那也算?”

  “怎么?不能算?”韩沉挑眉看向身旁的赤狐。

  “……能,怎么不能算,媳妇儿说能就能。”媳妇儿说啥就是啥。

  韩沉一手肘就击向了罗浮生的腹部,看着罗浮生一脸茫然吃痛的模样他才开口解释道,“顺手。”

  “……”媳妇儿高兴就好,罗浮生心说。

  三人一猫走在街上,这怎么看都是出来玩偶遇后一起逛夜市,没有人能想到他们是来这小镇干嘛的,更不会相信,这队人,一队耍的极端派四处找人,一队人整得极端派鸡飞狗跳。

  曹光趴在沈面的手臂上,紧挨着他的身躯。所以当沈面的手机振动时他们感觉的非常清楚,“手机响了。”

  沈面原本不想理的,但是夫人发话了,他只好将怀中的手机拿出来,看了看。

  “你们,看手机。”

  罗浮生和韩沉听到这话先是不解的回头看向沈面,然后各自掏出了手机。

  群聊,六合居。

  【外援】罗非:妖族,西北部的一个小镇附近有极端派的训练机构。宫铁心猜测他们研究药物是为了激发兽族人的体内的兽性,让兽族的人能在短时间里妖族化。

  韩沉的眉头明显一皱,他们现在就位于罗非所说的西北小镇镇中。

  “也就是说……”韩沉正想说些什么,但是一想到还在外面,他就没有说下去了。

  【黑盾组】韩沉:可这附近没有奇怪的机构。

  【外援】罗非:[语音]为了不被发现,他们把训练机构建造在了地下,训练时偶尔会上到地面上。

  罗非发送来的语音里说话的并不是罗非的声音。

  【黑盾组】白锦曦:这是谁的声音?应该不是罗探长的吧……

  【洪帮】罗浮生:是宫铁心。

  【黑盾组】韩沉:???宫铁心出来了???

  【外援】罗非:嗯,因为孩子被送往西北小镇,他也就没有留在那边的意义了。我们现在在黑市。

  【外援】罗非:@【黑市商会】沈面

  【黑市商会】沈面:我和那边说了,你们直接过去,宫铁心知道路。

  【外援】罗非:[语音]多谢。

  罗非和宫铁心原本打算在树林里休息一晚再前往黑市的,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极端派的空中巡逻兵发现了他们,无奈之下他们只好连夜赶到了黑市。

  借着黑市人多,宫铁心化回人形,离开研究所时一身的白大褂还没来得及换下,现在他也只能将外套脱下搭在手臂上,一手拉起打算边走路边给韩沉他们发信息的罗非钻入人群中。

  “如果你不是猫科,说不定能当个导盲犬。”汇报完信息的罗非将手机放回了口袋中,看着拉着他走在前面找路的宫铁心,打趣道。

  周围的吵杂并不影响宫铁心的听觉,“导盲豹了解一下?”

  罗非看着一条白色黑斑尾缠到了他的腰上,“宫医生,解释一下?”抬手摸了摸腰上的大尾巴,手感极佳。

  “这里人多怕你走丢。”宫铁心也应罗非要求解释了一下。

  罗非抬起被牵着的手,“那这个呢?”

  “单纯想和探长牵手,这个解释可以吗?”

  罗非被宫铁心这个解释逗得噗嗤一声笑了,他还真的不知道这只雪豹这么能说,还有这么多奇怪的解释。他低头看了看缠绕在他腰上的尾巴,力道也不重,这更像是挂在腰上的感觉。雪豹的尾巴是用来保持雪豹身形平衡存在的,罗非还真的不知道这个平衡杆还能当牵引绳用。

  返祖的雪豹数量很是稀少,所以对于返祖后的雪豹研究相对的也就少了,罗非不是科研学者,要不然他真可能把面前一直雪豹圈禁起来做研究。

  这个宫铁心,身上到底该藏有多少他想象不出来的东西和技能?罗非在这点上很是感兴趣。

评论(7)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