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62)

雪豹宫铁心x俄国蓝猫罗非场合

罗非:我不认识这个宫铁心【溜了溜了】x

宫铁心:😞委屈巴巴
——————————————————

  62、

  妖族地界不知为何都会普遍比兽族地界要冷上些许,时间上同样是初秋,可罗非感觉妖族地界的秋风要冷些,如同秋末冬初。

  罗非呼了一口气,虽然不明显,但还是隐约的可以看到白气。明明在同一条水平线上,为什么气温能相差这么多?他紧了紧领口,看着妖族首都里的居民,有的还短袖短裤的,他不得不佩服一下妖族人的体魄。

  猫族一向喜欢温暖的地方,尤其像他这样习惯了兽族气温的猫。一下车就被风刮的倒抽了一口气,他也不是没在冬天来过妖族,但这温差真的没法一下子就适应。

  罗非将手从口袋中抽出,试了试温度。

  嗯,还不至于冷得麻木。

  拿出手机。

  罗非:你在哪儿?

  消息是送往宫铁心那的,所以罗非也不会去在意宫铁心什么时候回信息。正想把手机揣回口袋中的时候,宫铁心回消息了,四舍五入,秒回了。

  宫铁心:路上。

  罗非:抽身出来了?

  宫铁心:嗯,刚抽身。你来妖族了?

  罗非: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在我身上装了东西还是你会隔空读心。

  宫铁心:哈哈哈猜的,罗探长要是在兽族应该不会在意我现在在哪儿。

  罗非:好像有点理解别人说和我聊天没意思的感觉了。

  宫铁心:?

  罗非:没什么,我在妖族首都。

  罗非停下来看了看方向和建筑物。

  罗非:东城。

  宫铁心:罗探长这是……打算和我一起去?

  罗非:来都来了,就顺路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宫铁心本来就在妖族首都不远处歇脚,罗非还没走过几条街,一头雪豹就不知道从哪里跃了出来,拦住了罗非的去路。要不是他知道宫铁心是雪豹,他还以为极端派派人来追杀他了。

  “罗探长,你的顺路可能会委屈一下。”雪豹开口道。

  “?”罗非没懂。

  “宫铁心叛变!快抓住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声音乘着过街的冷风,传入了罗非的灰色猫耳朵里。

  “!”罗非明白了,宫铁心抽身出来还弄出了不小的动静,这里人多,他是冒着被发现的危险进的城。

  “你发信息让我出去找你不就好了吗?”罗非有时候真的不懂宫铁心打的是什么算盘。

  “罗探长不想试试坐在雪豹身上是什么感觉?”宫铁心倒是不慌。

  罗非看着面前的雪豹,耳朵听着不远处那急促的脚步声。没办法了,罗非跃上雪豹的背脊,宫铁心也像是掐着时间,在他跃上的同时转了个面向,待罗非的重量整个压上了他的背脊后,纵身一跃,借着街道建筑物的外壁跑出了街道。

  “你真的是搞科研的吗?”罗非趴在雪豹的背上,试图躲避朝他吹来的冷风。不得不说,移动的物体上吹到的风,真的比你现在原地吹的风要冷。

  “逃命技能罢了。”宫铁心语气非常的缓和,就像是在说这个技能没什么值得炫耀一般。

  宫铁心带着罗非窜出了首都,拐进了附近的树林中,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得到停歇的机会。不止罗非,宫铁心也听到了树林里有人搜山的声音。

  “你到底做了什么事,这么大动静。”罗非对于宫铁心被这样追杀很是不理解。而且,极端派追来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就是毁了研究室里的所有资料和样品而已。”

  “……我觉得有必要刷新一下对你的认识了。”

  罗非的双手抓着雪豹的背毛,雪豹的毛其实不算长,但是厚,他这一抓都感觉能抓到宫铁心的皮了,因此他也不敢抓的用力。

  “罗探长有没有好建议?”宫铁心看了看周围,这里就是普通的树林,没有可以掩藏的地方,他也不能让兽族的猫探长一直跟着他吹着冷风。

  罗非抬头看了看他们周围的树,树枝的粗度能承受他化兽,但承受不住雪豹。“赶紧离开这里吧,孩子被送往哪个方向?”他不用问也知道,宫铁心会主动抽身,就说明了他所在意的那些孩子已经不在研究所里了。

  “应该是西北部的小镇,那边有训练基地。”

  “西北部……你走慢一点,我给赵云澜他们发信息,他们现在也在妖族。”因为获得了一只雪豹坐骑,罗非得意有空拿出手机发送情报。

  只是这树林里,信号真的堪忧。罗非没办法,只能将文本输入好,“这附近有没有通讯基站?”

  “附近没有,最近的地方是黑市商会。”

  宫铁心放慢了速度,但是这个速度如果按照正常的路线行走,这个时候他们早就被极端派抓着了,所以宫铁心选了一个比较不好走的路。

  有的时候人的躯体是相当不方便的,罗非现在有点理解妖族说的这句话了。因为路很陡,地上落叶凹凸不平的,这一看就知道路上有坑,所以宫铁心是踩着露在落叶外的石头上前进的,这要是人的身体,根本出没办法从这一块石头夸到另一个石头上。

  但就算他们选择了这条路,还是能听到搜山的声音。还是太显眼了,罗非知道。显眼的不是宫铁心,而是他。

  罗非没有试过在移动的物体上化兽,所以他也不能确保他化兽是不是真的还能在宫铁心的身上。“停一下。”罗非压低了声音道。

  宫铁心刚抬起的爪子因为罗非的这三个字停了下来,“怎么?”

  罗非没有回答,他低头看了看他们下面的石头,只能容下宫铁心,根本没有多余的地方给他落脚。

  只能试一下了。

  罗非俯下身子,让自己尽量的特近宫铁心。深吸了一口气,后便化作了一只线条好看的俄国蓝猫。但是因为化兽会有短暂的腾空,罗非虽然做了心理准备,但心还是在腾空的那一瞬间咯噔了一下。

  最后他安然无恙的落到了雪豹的背上,化兽后的视角看了看,他才发现,他的担心有点多余,因为这头雪豹的背脊对于化兽的他来说有些大,还……意外的很舒适。

  “这样不容易被发现。”罗非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解释了一下。

  宫铁心对此也就没有问了,只是笑了笑,“那猫探长,坐稳了。”

  “?”

  宫铁心不似之前那样的一步一跳了,开始了连跳,罗非也没想到宫铁心会这么皮,被他突然这么一下,差点从这只雪豹的背上滑了下去,下意识的伸出了爪子往宫铁心背上一扣,他甚至能轻易的感觉到自己的爪子勾到了他的表皮,可现在松爪他就会滑下去,“宫铁心!”

  一声叫唤,宫铁心只能停下来,“没抓稳?”他其实也感觉到了罗非的爪子勾住了他的一层皮,他其实还挺吃惊的,没想到这只俄国蓝猫的爪子能穿过他的皮毛触碰到他毛下的皮肤。

  “……现在可以了。”罗非还是觉得用爪子勾住不太好,而且被抓刺到还是会疼的这事他很清楚。

  “从这里出发到西北部的小镇需要多久?”罗非这次趴在了雪豹的两只耳朵之间,后腿夹着雪豹的后颈,这个位置平稳多了。

  “看我们走哪条路吧。”宫铁心的大脑里除了研究资料还有常备的资料,比如说地图。“快的话一周,慢的话十天半个月都是有可能的。”

  “……我怎么不记得你们妖族有高速路。”一周和半个月,这个时间跨度好像有点大了吧。

  “确实没有,但近路小道还是有的,化兽能走。”宫铁心解释道。

  接下来罗非不想问,他也不用问,化兽能走就说明那些路很多都是人走不了的,甚至是只有这只雪豹才能走的路。反正,雪豹给他做代步工具,他也不慌。在兽族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和这头雪豹去救人来的有趣。

  宫铁心专挑悬崖峭壁或者是陡峭的山路走,这要是正常人前进的速度肯定会大打折扣,可宫铁心却能在这些地方游走自如,罗非看着雪豹的脚下,并不是统一平整的石头,有的石头顶端尖锐,一不注意摔上去身上怕是会被扎出个洞。

  枯黄的落叶因为轻薄,有的甚至将石头的尖锐面给遮挡了一下。然而宫铁心似乎并不在意脚下是不是石刺,走两步,跳一下的,罗非看着都觉得危险。

  “你打算怎么救?”罗非其实觉得这个时候问这个并不合适,但越早了解情况,就更有充足的时间想方案。

  “把运输车撂倒。”

  “???”这位先生你谁?是我认识的那个宫铁心,宫医生吗?

评论(10)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