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61)

  61、

  因为极端派被沈面追了个鸡飞狗跳的,到后面全乱了套。罗浮生和韩沉因为路线被彻底打乱了,他们打算和沈面好好聊聊,他们在跑地点的时候偶有听到极端派嚷嚷着夜尊来了快跑什么的,真的是好气又好笑的。

  气呢是因为极端派好好的在街上找他们,他们绕开就是了,被沈面这么一追他们像是受惊了的走兽,到处乱跑,韩沉和罗浮生往哪儿躲都不是。笑呢是因为他们真的看到极端派慌不择路的从他们面前跑过,没发现他们也就算了,还在他们的注视下跳进了垃圾箱。

  “你这个二哥是不是太恐怖了点?”韩沉说。

  罗浮生干笑了几声,“哈哈哈,好像是。”

  “我现在有点担心曹光。”韩沉现在已经不想管这里究竟有几个极端派的盘口了,这是山大王生气,小妖怪都怕被揍纷纷逃散的场景了吧。

  “这个……应该没事吧?”罗浮生也不是很确定的说,但是他就是觉得应该不会有事吧,在他看来沈面对曹光还是很上心的。

  “你这个吧字,我听着心慌,我们去找他们。”说着韩沉也不化兽了,拉着罗浮生就拐出了小巷子。

  张望了一下,确定了一下方向。极端派是往西街跑,那么沈面应该就是在东街了。

  “媳妇儿,你慢点啊。”罗浮生可以说是完全被韩沉拽着走了,当然那也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打算反抗。

  韩沉不理会罗浮生,拉着就往街尾走去。这里说大不大,说小也还不小,跟据洪帮的情报,因为兽族的永创集团对这个小镇进行了一大批资金投资,所以在三年里就把这里原本只有三条街的地方硬是发展成了十几条街。商业街,居民区规划的非常好。离这里有些距离的山头附近还有工厂。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说不定真的可以变成类似兽族里的一个小城市。

  曹光因为趴在沈面背上乏了,下地跑了起来。这还没跑几步就看到拉着罗浮生往这里走的韩沉,“韩哥?”

  韩沉听到叫唤,低头一看,一只小虎斑猫蹦跶着小爪子跑到了他跟前,身后的白狼不紧不慢的小跑跟在他身后。

  “你们搞什么鬼?”韩沉问。

  “玩捉迷藏啊。”曹光端坐在地上回答着,因为沈面不让他化回人形,他只能这样了。

  “???跟谁玩???”

  “极端派。”曹光一脸的无辜的模样,韩沉一看就知道和极端派玩捉迷藏的不是他家这个小表弟,而是他身后的大白狼……这体型……

  “罗浮生,你们家都是吃什么长的???”沈面比罗浮生这只狐狸还要大,虽然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他和罗浮生就算了,曹光和沈面的体型也相差太多了吧???

  罗浮生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们这天生地养的,你问他他问谁?问天地吗?

  “正好,你们帮我看一下曹光,我离开一会儿。”沈面说。

  “你干嘛去?”曹光一听就有些慌了,他化兽之后还没在别人身边呆过,这当然包括了韩沉。

  “抓鸟,今晚给你烤着吃。”

  “不吃!”曹光可听说了,他们妖族可是会把死去的同类当成食物。虽然这没什么毛病,毕竟他们死后会变成动物野兽,人类外表的他们还是会食用动物的肉补充营养。

  但是他可是亲眼看到了沈面动手取了一只野猪的性命啊!再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变回了野猪的模样。他现在无法接受吃一个曾和他们一样的族人!

  而韩沉和罗浮生这时候也没办法化兽陪曹光,因为他们化兽的模样现在极端派还没正面见过,这也是他们的底牌,可不能现在当众化兽。

  “你们猫族不是喜欢抓鸟吃的吗?”韩沉是犬族的,虽然也吃鸟,但并不经常抓鸟。

  “我反胃。”曹光一想到之前的画面他就想吐,化兽之后的嗅觉灵敏多了,又因为近距离的,灌进鼻腔的血腥味也成倍数的放大,恶心了曹光好一阵子才缓过来。

  韩沉看曹光这个样子也知道他的胃是真的不舒服,抱起了蹲坐在地上的虎斑猫,“这附近有没哪里能弄到温水?”这话明显是在问罗浮生。

  “……去洪帮盘口吧。”罗浮生看了看周围,别说温水了,热水可能都弄不到,冰水倒是满街都是。“冰水可以吗?”

  “冰水对胃刺激,去洪帮吧。”韩沉不知道曹光为什么会这样,但眼下的情况还是先给这只胃不舒服的虎斑猫找杯温水再说吧。

  “沈会长说的抓鸟是去哪里抓?”韩沉跟着罗浮生就近的进了一个洪帮的盘口,给曹光讨了杯不冷不热的温水。

  “楼顶吧。”罗浮生边说边给沈面去了坐标。

  “楼顶?”一头狼去楼顶抓鸟???

  “他是去虐极端派的。”这里相对来说较为隐蔽,所以曹光得以化回了人形。

  “……极端派惹他了?”韩沉看沈面平时还挺正常的,也不是那种好战分子。

  “鬼知道,上次极端派来我们住的旅店不知道干嘛,他就这样了。”那天他躲在被窝里,啥都没看到,就听到对话,对话内容还相当的正常,不知怎么的就这样了。

  “四街还是五街的街口,现在估计还躺着一个呢。”曹光说这个心就无比的疲惫,甚至还有一种杀了人的罪恶感。

  罗浮生听言,给了身旁待命的亲信一个眼神,让他去确认一下。

  没一会儿,沈面没回来,亲信倒是先回来了,“老大,死了一个,我们已经处理了。”

  “知道了,下去吧。”罗浮生对于这事丝毫不觉得惊讶。

  韩沉以为自己上次见到罗浮生那样教唆人打架已经算是弱肉强食的典范了,现在沈面是直接动手杀了一个,外面还如此的风平浪静,妖族弱肉强食果然名不虚传。

  “这干脆让沈会长把极端派一锅端了得了,现在整得这么麻烦。”韩沉真的想把罗浮生拖过去,这天下来东跑西跑的,他可还记着他家的赤狐是个伤员。

  “沈巍不会同意的。”罗浮生笑着说,“现在这样零零碎碎的让他杀几个解解气,估计已经是极限了。”

  “沈面以前是见谁杀谁的?”曹光好奇,因为沈面平时看上去就不像是那种人,虽然给人一种坏坏的感觉。

  “也不能这么说,不过谁惹他不高兴他就杀谁这倒是真的。”

  “……好可怕……”曹光听着罗浮生所说的,再配上他今天所见……真的有些可怕。

  “你在给我夫人说我什么坏话?”沈面一个瞬移出现在了罗浮生背后,吓的罗浮生耳朵一立尾巴一炸,“没啊,我就说一些事实而已,不是坏话。”

  韩沉瞥了一眼炸开毛的狐狸尾巴,顺手捞了过来,开始顺毛。罗浮生也不把尾巴抽回,就这样让韩沉给他顺。

  “啧,秀恩爱出去秀。”沈面说着就将他的小奶猫强制化兽,抱回到了怀里,“怎么?胃不舒服?”他注意到桌面上的温水,因为空气中的温度较低,所以他隐约的能看到上升的水气。

  “近距离观摩了凶案现场,突然回想起画面,现在感觉不太良好。”曹光原本想把脑袋靠在沈面的上臂的,他嗅了嗅皱了皱眉,“你又动手了???”

  沈面因为是从尸体堆里回来的,所以也没注意身上沾染上了血腥味。味道虽然不是特别重,但曹光嗅到了还是有些不舒服。

  沈面很委屈,他已经很小心了,这次连血都没溅到他身上。看来以后做这档子事得在外面走一转再回来,去了身上的味道,当然曹光肯定会让他最好别再做这档子事。

  “他们呢?”

  沈面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我留了一口气了,活不活的了我就不知道了。”

  “八成是活不了了。”罗浮生低声哼笑道。

  “当我没问,也麻烦当我什么都不知道。”曹光绝望的将脑袋埋进了沈面的臂弯中。

  韩沉则是表示,怎么他们家的猫族总是能遇上这么危险的人物,这些猫到底哪里讨他们喜欢了???他甚至开始担心起他们家的俄国蓝猫罗非了。

  另一边,极端派。

  “我去!夜尊干嘛啊?!大开杀戒吗?!”

  “你们谁惹他了?!不知道这头狼惹不得吗???”

  “肯定不是我们,我们好歹也是他以前的旧部,怎么可能闲着没事踩他雷区?”

  “那是谁?!现在这里根本就待不下去了好不好啊?!”

  “我有个提议,我们去跟尊上夫人求情,你说夜尊会不会放过我们?”

  “两个字:呵呵。夜尊什么人你们长这么大不知道吗?他顶多给他夫人把眼睛遮住,剩下的他照做。”

  “诶,不是……我听说,我们在弄的那个药草,他夫人好像误食了,而且还起了反噬。”

  “???你哪来的情报???”

  “那虎斑猫是赵云澜的表弟,而他们家有个叫谢南翔的兔子是医生,认识何开心,上次有眼线看到何医生急急忙忙的去了曹光家,何医生和宫医生一起研究过压制方法啊你们忘了?所以何医生急急忙忙去那里能有什么事?”

  “行了别说了,我们怕是要凉了,动了那头白狼王的心头肉。”

  “我觉得我们还是去避避风头吧,今天我还看到夜尊让偶遇的罗浮生他们照看他夫人,然后他转身就把我们的空中部队给干掉了。”

  “这个我同意。”

  “啧,怎么偏偏就被夜尊他夫人误食了?现在不表态的黑市商会怕是真的不吃我们讨好这套了。”

  然而黑市商会本来就不吃他们讨好这套。

评论(1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