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58)

  58、

  赵云澜的手机在沈巍手上,当收到了韩沉的私信后,他看了一眼,就把手机屏幕往趴在他黑色兜帽下的警长猫面前递了去。

  宽大的兜帽下,一只猫脑袋从他的脖子后面探了出来,两只像是穿了小白袜的爪子扒拉着沈巍的肩。

  “哦豁,这么刺激?”赵云澜看清楚了韩沉发来的信息,饶有兴致的说道。他并不觉得事情这样的发展有什么糟糕的,反正糟糕也糟糕了,还不如好好体验一下这个糟糕的事件会给他们带来怎样的惊喜。

  接下来,他们俩就往等待韩沉和罗浮生发来的坐标了。浮沉二人要潜进极端派的内部还是没那么容易的,但是对于沈巍来说就很简单了。这个工作原本交给沈面才对,但是奈何沈面一进入小镇就被极端派盯上了。

  “准备好了吗?”罗浮生将路线图记在了脑海里,他并不打算带着桌面上这个碍事的地图。

  韩沉将手机放好,该交代的都给赵云澜交代了,剩下就看他们能不能配合好了。“走吧。”

  两人再次化兽,从洪帮的一个隐蔽的地方出了去。

  赵云澜这边因为不想化回人形,猫的肉垫对于手机来说还是有些大了,不好戳回复,再者这时候也不合适发语音,所以他干脆的没让沈巍给韩沉回信息。

  这里是妖族小镇,所以大街上除了人走来走去,还有很多动物。因为是人化的,所以都非常有秩序。

  韩沉是第一次到这里,没有任何人认识他。而罗浮生极少化兽,所以极端派怕也是没几个认识他这个模样。他们可以明目张胆的走在大街上,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方便化兽的妖族人,有些摊子就这么平铺在了地上,要不是有任务在身,韩沉还真想去看看那些小摊子都卖些什么东西。

  韩沉是黑犬,纯黑色,只有肚皮上有那么几根白毛,但并不明显。垂下来的尾巴,让人看着就像是一头黑狼。

  身旁的赤狐心情颇好的晃悠着尾巴,一狐一犬看着就像是来这里闲逛的外地人罢了。

  赤狐偶尔会跑快两步,黑犬见状也会跟上,就这样像是嬉闹玩耍一般,他们走到了一个建筑物的楼下。

  赤狐抬头张望了一下,然后回头看到小跑跟上的黑犬,咧嘴笑了笑,他们不能说话,因为他们化兽后声音还是原来的,如果极端派有心,那他们一定能发现是他们。

  但用他们动物的叫声交流,那就是实打实的语言不通,除非罗浮生会读心,但这显然是不太实际的。

  这里的风格和妖族的首都有些相似,可能是没有首都那么多人,所以这里看上去会干净一些。

  一狐一犬像是追赶一样跑进了巷子中,在外人看来就是两个小青年打闹,胡乱瞎跑。没有人多看这两只动物一眼,但韩沉在钻进巷子后还是不放心的确认身后的街道。

  外面的人就像是看不见这条只能容下一人的巷子,韩沉背对着巷子口化为成了人形,身上的黑色衣服正好的能融入着阳光照射不进的巷子中。

  罗浮生在他化形后才跟着化形,因为衣服的颜色,韩沉的比较好作为幕布。

  掏出手机,打开了定位,这回他们直接把坐标放到了群里。

  另一边的沈面根本就不用化形拿手机,他和沈巍一样,他的妖术可以感知周围。他知道附近极端派的位置,当然他如果靠近罗浮生他们也能知道他们和极端派的距离。

  沈面带着曹光,不紧不慢的在这小镇里晃悠着,根本不像是急着去抓极端派。而曹光就不一样了,跑在前面,兴奋的这里蹦一下,那边爬一下的。

  “慢点走,小心摔着。”沈面嘴上说着让曹光小心些,自己却慢悠悠的走在后头,路人看着,就觉得这个家长怕只是意思意思提醒着在前头瞎跑的小猫,根本就不是真的担心他摔着。

  曹光不了解极端派,他看着满视线的人都不知道哪个是极端派。“这么多人,地方又这么大,我们怎么抓?”曹光爬到测一个高点,让自己的视线尽量的和他人形的时候平齐。

  化兽大概就是这一点不太方便,视线高度变化真的有点让他没法一下子适应,他也有点明白为什么家人都不让他化兽了,如果没有沈面抱着,化兽的视角真的有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

  “下来,说了别往高处爬。”沈面对于自家的小奶猫一言不合就“上树”这个习惯很是不喜欢。

  曹光虽然很想反驳,他又不是下不去,上次是他故意的。但最后他还是没有反驳,乖乖的蹦了下地,跑回了大白狼身边。

  “很想抓住他们?”沈面问。

  “要玩就认真玩。”曹光答。

  “你知道他们被我们抓住后是什么下场吗?”沈面并不是想来个什么杀鸡儆猴,他就是单纯想施展一下身子骨。至从有了家室之后他就没有好好的动过手了,其一自然是不想把自家这个温室里培养出来的小奶猫给吓着,其二嘛……他不想让他家夫人觉得自己蛮不讲理,以前他一个人无所谓,现在不一样了。

  曹光有些困扰了,兽族教育他能动口就不要动手,现在也不知道自家先生和那些极端派有什么仇,非得抓着他们揍一顿的架势。目前为止他所见到的极端派也没什么过分的举动,更是和他认知的极端派有着很大的出入。

  而且怎么看,沈面都比极端派恐怖,极端派见到他不是跪下行大礼就是撒腿就跑。

  但是都说要捉迷藏了,他们要是不抓到一个岂不是输了?

  “就,就抓一个吧。”曹光说。

  白狼挑了挑眉看着身旁的虎斑猫,“只抓一个?”

  “喂,别得寸进尺啊,给你抓一个玩,你怎么这样。”

  曹光想在游戏中获得胜利,但他又不是妖族那种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人。

  沈面笑了笑,到底是谁抓着玩啊。行吧,他家夫人让他抓一个玩,看看抓哪边的玩好呢。

  那边转角有两个,另外一边的街口有一个。哦,他们身旁的这个建筑物的顶楼有四个,不过似乎都是飞禽,不太好抓。不过十点钟方向的建筑物里有一群,少说也有八九个。

  如果只是抓一个的话……就街口那个吧。不过直接走过去太显眼了,没准还没靠近人就跑了。

  “我们往这边走。”沈面抬起爪子,就往转角拐了进去。曹光看到沈面动了,赶忙一个小跑跟了上去。算上尾巴足足有近两米长的白狼,步子一跨可比他这只猫要大的多。沈面走两步,他得走两步跑两步才能跟上。

  要不是不知道沈面要往哪里有,他早就跑到前面去了,用得着跟着这样吗?

  “喵呜!”曹光抗议了,沈面居然加快了步伐!

  沈面听到后面抗议的声音才意识到,自己关顾着计算时间和距离了,都忘了他家夫人是在妖族算得上缺乏锻炼的小奶猫了。

  回身趴下,曹光也不客气了,后腿一蹬就爬上了大白狼的背。在楼顶放风的极端派看着莫名的羡慕起了曹光,那头狼可是夜尊啊!他一个喵呜夜尊就只能回来趴下给他当坐骑?!这是什么待遇?!夜尊沈面宠夫人,宠上天的那种,就这样实锤了。

  谁敢有异议他们极端派第一个把那个人叉出去。

  不过萌cp归萌cp,但是……卧槽啊!谁告诉我们为什么夜尊突然开始加速了?!卧槽!人呢?!不对,狼呢?!

  借着种族优势站在楼顶监视的飞禽们明明已经死死盯着了,但现在他们视线所及之处都没有那头白狼的身影。

  沈面用了瞬移,但因为担心背上的小家伙,他只能一小段距离一小段距离的瞬移。在哪里落脚也只有沈面自己知道,曹光表示他有点晕车。

  因为沈面的行踪消失了,掐着距离的极端派们都慌了。这下怎么玩?都不知道夜尊在哪,躲都不知道往哪躲。

  “你好。”

  在街口驻守着的极端派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头白色的狼,那头狼的头顶还趴着一只橘黄色的虎斑猫,“喵呜~”

  “你,你好……”极端派的心此刻哇凉哇凉的,自己没有跟踪他们啊!为什么找上他了?!他只是接到命令定点看看能不能遇上洪帮二当家而已啊!

  “尊上……我能求放过吗?”

  沈面笑了笑吐出清晰的两个字,“不能。”

评论(8)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