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57)

  57、

  沈面抱着猫,拐进了赤狐窜出来的小巷。这条小巷子不宽,两个人并肩走在这里可能还会嫌挤的那种但是对于动物形态的他们来说,在这种地方穿梭起来并不是什么难事。

  曹光看了看小巷子的两边,这里本来就不宽,每隔一段距离还被堆满了东西,不过多为木箱之类的。

  这些东西虽然扎堆的摆放在这里,但是对于罗浮生那只赤狐而言并不是什么不可翻越的障碍,沈面将曹光放到地上。

  “?”曹光茫然的抬头看去。

  一个大美人化成了好看的白狼,“陪你玩。”沈面说着跳上了他们面前的木箱子,稳稳的站在上面。

  曹光一听就来兴致了,终于可以自己跑了!舒展了一下身子,做出了扑倒猎物的动作。没错!他的猎物就是那只坐在木箱上的大白狼!

  伸出爪子抓了抓地面,看准了木箱上的大白狼,曹光后腿一使劲。这头白狼是我的了!

  但是……嗯?!高度好像不太对?!

  曹光目测失误,没有跃上木箱,更没有成功扑到沈面的怀里,而是被木箱给拦截了。他扒着木箱的边缘努力不让自己掉下去,气鼓鼓的。

  沈面看着气鼓鼓的小奶猫一个没忍住就笑了起来,看来这小奶猫以后还是得抱着比较好。

  “不准笑!”曹光气呼呼的爬上了木箱,真丢脸。

  “好,不笑。”沈面真的是说不笑就不笑了,他跳下木箱来到了小巷被阻隔的另一边,“跳下来总不是问题吧?”

  木箱其实也就跟这头大白狼差不多高,所以曹光根本就不用往地上跳,直接双腿一蹬以一个完美的弧度飞跃到了沈面的背上,气哼哼的趴在了他的背上。

  “不蹦了?”

  “谁说的?!”曹光从沈面的背上跳了下地。

  沈面速度随着曹光的速度随时都在做着调整,跟在曹光身后不远也不近。看着走在自己前面,一蹦一跳,每到一个障碍物就耐心的看着曹光翻过去后,他才跟着翻过去。

  说实话,用动物的视角,从后面看着自家的小奶猫蹬着腿真的觉得好看,因为在兽族没有这么多天然的场地给他们这么爬着玩,所以曹光的身手显得有些笨拙。

  走在前面的曹光东张西望着找着东西。

  “找什么?”沈面看着那只虎斑猫这样东看看,西看看的,这里对他来说有这么新鲜吗?

  “这里的气味和我们来的地方那边的不太一样,明明是同一条巷子。”曹光因为长时间化兽,动物的天赋和技能都开始一点点的解锁了。

  跟到这儿了?沈面心想,那还真危险。

  前面的虎斑猫正想拐出巷子,突然就缩了回来。

  “?”沈面看着撞到自己手臂的小奶猫,反应这么大。

  “那边有人。”曹光还是知道这里是妖族,贸然跑出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还是回到沈面身边安全些。

  沈面也不急着出去,原地蹲坐下,将曹光圈进自己的两臂之间,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跟丢了?!你跟我说你们跟丢了?!”

  “对,对不起,我明明看着他们俩跑进了这里,谁知道一眨眼就不见了。”被斥责的人很委屈。

  “现,现在我们怎么办?”这次开口的显然不是之前道歉的那个人。

  “俩大活人怎么就不见了。”最开始训斥的人很生气,但又无可奈何。“怎么办?找啊!怎么办!?”

  “是!”

  不止三个人,沈面在心里数了数。

  突然一个身影跑了出来,正想拐进沈面他们所在的小巷中。

  “尊,尊上?!”小喽啰看着巷子端坐着的大白狼,怀里还有一只虎斑猫,不用猜了,这就是他们妖族的夜尊沈面了。

  虎斑猫显然是被突然出现的人影给吓到了,前爪离地,抱着大白狼的一只手臂站立,紧挨着他身后的大白狼。

  沈面倒是没有被吓到,低头看了看小奶猫,再看了看巷子口的人缓缓开口道,“我说过吧?”

  “对,对不起!”小喽啰吓得直接跪下了,他们不是没有收到沈面的警告,而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头白狼会出现在这里。

  也许是发现这边的异样,领头的跑过来,正想训斥跪在地上的小喽啰,余光一瞟,看到了巷子中的白狼。

  “尊上!?”这次他们并不是来跟踪他的,怎么就在这里遇上了???看到被吓到的虎斑猫,领头的心就凉了一半,心说完了,跟踪罗浮生和韩沉居然把尊上夫人吓到了,这跟得罪夜尊没什么区别。

  “你,你们在这里干嘛啊?!”开口质问的是曹光,入口突然跑出个人,真的是把他吓到了,现在还有点惊魂未定。

  是尊上夫人先开口,还能活还能活,领头的人在心中暗自庆幸着。“回尊上夫人,我们在找人,吓到您很抱歉。”面上恭恭敬敬,内心里慌的要死,他现在只希望这样的解释能让这只虎斑猫阻止他身后的白狼发难。

  “杀吗?”沈面低头询问道。

  这两个字一出,极端派的两人都想抱在一起求饶了。然而曹光没好气的瞪了头顶的白狼一眼,“成天打打杀杀像什么话?!”

  得救了。极端派两人都松了一口气,他们虽然不是黑市商会的人,但这夜尊想杀谁就杀谁,极端派?他根本出没放眼里过。

  两人抬眼看了看沈面的神情,凉了,连他夫人说的话都不好使了。现在的沈面满脸写着不开心三个大字,但他家的虎斑猫并不打算退让。

  “你是不是无聊想找乐子?”沈面问。

  “你有好主意?”曹光反问。

  “我们和他们玩捉迷藏如何。”说着沈面看向了巷子口的两人,“我们俩一组,抓他们。”

  “可以到处蹦那种?!”曹光对于刚刚的跨越障碍物特别感兴趣,在兽族他们都得去专门的地方才有的玩,或者你学跑酷,但无一例外都不能化兽。

  “对。”沈面眯眼笑了笑。

  极端派此时心已经凉透了,他们真的不该不信邪的去打扰夜尊和他夫人的,现在这个夜尊开始找他们麻烦了。

  另一边为了甩开极端派而化兽的一狐一犬,瞎几把在这小镇跑了小半圈后,寻着对方的气味汇合了。

  “什么情况,跑了一转居然没看到极端派。”韩沉这一路可以说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随时准备着看到极端派就跑,让极端派摸不清他们的动向。

  “……会不会是赵云澜他们?”罗浮生今天也就和赵云澜他们联系过。

  他们都忘了,沈面也在这个小镇里了。

  “不管怎么样,先去找证据。”韩沉说

  就在之前,洪帮给罗浮生捎来了情报,就在这个小镇,永创集团的高层来过此地,还和这里的极端派会面。兽族和妖族极端派,这怎么看都很可疑。

  罗浮生也依旧维持着动物的姿态。“走吧,我们先去换一身衣服,不然太显眼了。”他们穿成什么样出来的极端派估计都看到了,现在回旅店换衣服显然是不太实际的。

  一狐一犬就这样沿着小镇的外围,绕开有人出没的地方,回到了驻扎在这个小镇的洪帮里。

  洪帮的人一早就收到他们老大的命令,给他们准备了两套不太显眼的普通衣物。只是这个按着标准找的衣服套在这两个人身上……还是挺显眼的,真的是人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的类型。

  “老大,这些是极端派的盘口。” 洪帮将小镇地图平铺在了罗浮生的面前。

  “这么多?”罗浮生看着地图上的标记就有些惊讶,他从没想过会是这么多,在他看来极端派人数其实并不算多,在这个不大的小镇里顶多有个三五个盘口就差不多了,现在粗略一看,已经超出了三五个这数了。

  “因为兽族的投资,他们势力也就壮大了。”洪帮的人说。

  韩沉冷哼了一声, “兽族帮妖族极端派,这怎么听都像是个笑话。”,向来誓不两立的两族居然在互帮互助?你说因为贸易往来需要和妖族人打交道这个他信,但是兽族帮反对兽族存在的极端派???这怕不是要挂脑科吧。

  “确实像个笑话。”罗浮生不否认,兽族和妖族什么关系?对骂起来,妖族说兽族是家畜,兽族说妖族是畜牲,这都是常规操作,谁都看不起谁。

  “如果事情真的是我们想的那样。”罗浮生手指划过地图上标记,划出了一条顺溜的路线。

  一旁的韩沉在给赵云澜去了消息,说明接着来他们的计划。

  “那主谋就不是妖族极端派,而是兽族人。”绕了一个大圈,最后案件范畴还是落到他们黑盾组的管辖范围里了,还真的是有种这一切都将会回到原点的感觉。

评论(10)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