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56)

  56、

  发现了窃听器的韩沉,并没有立即把他拆了,反而是拿起了拔下来的充电插头,站起身刻意的侧身面向窗户,将手中的充电线收好。

  韩沉所料不差,窗户正对着的建筑物里确实有人在监视着他们。虽然看不清楚,但通讯并没有被切断,窃听器应该还没被发现。

  罗浮生走出来就看到韩沉在收拾东西,“今天就走?”

  “不是,带充电线出去以防万一手机没电而已。”韩沉的语气依旧平和,就像根本没有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

  极端派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清晰的画面。说话的同时韩沉给罗浮生试了个眼神,告诉他,窃听器在落地灯那。罗浮生会意,当不做任何的回应,只是拿出手机,“我查查看附近有什么好玩的。”

  说着点开了他们的群聊。

  【洪帮】罗浮生:@全员 一会儿看我们发的坐标。

  【特调处】赵云澜:哦豁,你们这是要干嘛?

  韩沉收好东西,放到身上后也拿出了手机。

  【黑盾组】韩沉:狐狸向导给你们指景点。

  赵云澜因为跟着沈巍,所以根本就可以不用正经八百的靠两条腿走路,瞬移想到哪儿就到哪儿。此时他们在一个建筑物的至高点,坐在至高点的隐蔽处边上俯视着这片小镇。

  感受到手中的震动,视线便转向了手机,这回他不急着回复,而是点开了林静弄的定位软件,因为就在附近,韩沉和罗浮生又没有刻意的关闭定位,现在赵云澜的手机显示出了他们俩的位置,这件事韩沉和罗浮生都不知道。

  赵云澜将手机递给了站在他身旁的沈巍,然后自己化兽,跃上了沈巍的肩上,钻进了黑袍的兜帽里,“走吧,这里太显眼了。”

  “……”沈巍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点,开始移动了,但还在一起并没有分开行动。暂时不会有问题,听赵云澜的,瞬移离开了这个至高点的隐蔽处。

  因为沈面和罗浮生都到了这个小镇,极端派虽然接到上头命令说不要去惹沈面,但总有的人不信邪。

  为了安全,沈面让曹光出门的时候化兽,由他抱着逛这个小镇。

  可曹光怎么可能真的一路不动乖乖的趴着?手脚并用的抓着沈面的高定西装就往他肩上爬,不算尖锐的爪子在西装上留下了爪子印。

  沈面只是低头看了看,并没有发难于这只在他身上如此放肆的虎斑猫。

  曹光两只前爪趴在沈面肩头,看着他们身后的街景,真想拍下来。

  “喵呜……”仔细观察着街道的曹光,看到他们身后有人借着路人的掩护,时而向他们靠近,时而拉开距离,但总会保持着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跟着,和他的视线一对上就开始东张西望起来,他们这是被跟踪了?!

  “我知道。”沈面的声音不大,也不小,足以让曹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下来,别看了。”

  曹光“哦”了一声后趴回了沈面的手臂上,抬头看向一点都不惊讶的白狼,“他们是昨天在我们门口的人?”

  “不是。”沈面不用回头都能看到后面跟着的是什么人,长什么样,有几个。“但他们是同一批人。”

  “……和那些大半夜不睡觉转移药草是同一批人?”

  上次他们在那个药草田差点被发现,要不是他机灵赶紧给他先生撒娇让他爬上树,让沈面自己瞬移走,恐怕他们就被那些看上去凶巴巴的人给逮个正着了。

  后来他们跟了那群人一路,他也在路上弄明白,之前他吃的问题零食里就是参有那些药草。但是除了对他们兽族身体有害之外,那种药草还挺好看的,要不是沈面不允许,他肯定偷一株回去。

  “应该也不是。”极端派虽然没有统一的制服,但是不同人手底下的穿着都是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的,算是同款不同样吧。

  跟在他们身后的显然不是转移药草的那一批。

  曹光有些不开心的垂下了脑袋。

  “怎么了?不喜欢他们跟着?”沈面看着手臂上突然没了精神的虎斑猫。

  “谁会喜欢?总觉得出来玩都被人盯着,我又不是什么三岁小孩,又不会走丢。”曹光真的觉得现在的氛围就是,他和朋友出来玩,家长不放心在后面跟着。

  “嗯,那我们去把他们弄走吧。”说着沈面抱着虎斑猫转身,直径走向了那些人。

  那些人看到沈面向他们走来,因为不知道沈面是不是看上了路过的哪家店,极端派额的人纷纷转过身,假装看着路边摊上的东西。

  沈面一手抱着猫,一手拍了其中一个人的肩膀,“告诉你的同伴,赶紧滚,我夫人不喜欢你们跟着。”语气中带着的杀气让他怀中的虎斑猫缩了缩,但是他抬头看到的却是一张笑颜,只不过是皮笑肉不笑的那种。

  “尊,尊上……”被拍肩的小喽啰感觉到一阵寒气,从脚凉到头,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下次,我感觉到一个,杀一个,你们自己决定是死是活吧。”最后沈面给了他一个淡淡的笑容,是那种很人畜无害的那种。

  “???”他家先生这么刚的吗???

  “喵呜……”曹光不敢说话,只能以猫的叫声叫唤着。

  “嗯?不行?那就地吧。”气场也不压抑了坦荡荡的往外放,周边的人被这股杀气逼得往旁边散去,都不敢靠近,也不敢多看一眼。

  他们知道,有人惹上这妖族的顶端之一的人,要做什么都不是他们这些平民百姓过问的,还是当做没看到吧。

  “喵呜!”你故意的吧?!曹光踩着沈面的手臂,攀上他的肩,试图阻止沈面的暴行。

  正面对上沈面的小喽啰因为沈面的“那就地吧”这四个字吓得跌坐到了地上,上头说的没错……这头白狼惹不得。

  曹光回头看了看跌坐在地上的小可怜,“愣着干嘛?还不快走?等着我家白狼动手吗。”他的喵呜只有他家先生听得懂,所以为了他家先生不在这种地方动手,他只能开口说话了。

  “是,是!谢尊上不杀之恩!谢夫人救命之恩!”小喽啰连连谢过后,匆忙的跑开了。但没跑几步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尊上夫人……是个男的?!猛的回头看去,就看到沈面和他怀中的猫似乎对他刚刚停留的路边摊上的东西起了兴趣,在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流着,气氛很是融洽,这时他一点杀气都感觉不到。

  但是下一秒,沈面视线从路边摊上转到了他身上,那股杀气又随之而来了,吓得他赶紧走。

  “……我都不知道你这么凶的。”曹光很少见到沈面生气,除了上次他不听话乱吃东西见过一下下以外,他就再也没见过了。

  “不凶点他们会得寸进尺的,”沈面将杀气全数收起。

  “就跟我一样?”曹光得意的撑起身子,用脑袋轻撞了一下沈面的下巴。逗得沈面笑了起来,“就你敢这样。”自己宠的,他那里敢说这小家伙得寸进尺?

  “你说他们会不会悄悄的继续跟?”

  沈面不动声色的瞄了一下那人离开的方向,“他们敢的话,可以试试。”

  “你要干嘛?”

  “我刚刚已经给他们警告了,他们若是不当回事,那我也没办法。而且惹我夫人不开心,我不作为可不行。”

  曹光是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来自沈面的宠爱,感觉很微妙。“这么说来,他们出事我有罪咯。”

  “怎么会?夫人何罪之有?”

  曹光听不出这个人到底怎么想的,听着像是在逗他,又像是在给他喂定心丸。

  不知道为什么,他家这个先生平时看着非常的温和,但是这样的外表下,他总能用一种平和的语气说出让人恐惧的话语,他家先生是个狠人。

  “是黑市好玩还是这里好玩?”

  这里不似黑市,人并不多,走在这条街上根本就不用担心会被人撞到,但是这里人也不少,放眼望去都是人。

  “选择困难症。”曹光真的选不出来,这里没有黑市繁华好看,但没有黑市那么多人,所以比黑市舒服,这两个地方他都喜欢。

  曹光就这样和沈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偶尔看到哪家店有好玩的,他都恨不得自己跳下去,跑到店里看。只可惜,沈面反应一向很快。在他双腿脱离手臂的一瞬间,沈面就能把他捞回来对他说,“想去哪跟我说,别到处跳。”

  曹光只能撇撇嘴的“哦”了一声,成天趴在沈面的手臂上,他都觉得自己的身子骨都要僵硬了。

  沈面刚想说些什么,就看到视线里窜出了一抹红,跑进了那边的拐角。

  罗浮生?怎么好端端的化兽了。

  “怎么了?”曹光抬头看了看沈面,他的视线注视着那边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沈面掏出手机,“没什么,确认一下任务走向。”

  这个曹光听懂他在说什么,这个算是个暗号,但也不算。刚刚应该是有什么人跑了过去了,“有好玩的?”

  “没有。”沈面说,“不过我们可以去找找看。”他笑了笑,看向了赤狐窜出的方向。

评论(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