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54)

林静,祝红和郭长城出演过度章√

————————————————

  54、

  林静三人因为是驱车来的,所以找路费了一些时间,到工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三人下了车,周围只有嗖嗖吹来的凉风,偶尔会传来“咕,咕”的声音,只凭借所听到的声音他们不清楚这是什么飞禽,是他们的同类还是普通的野兽。

  郭长城害怕的看了看周围,笔直高耸的树耸立在这条唯一的道路两旁。最低的枝丫也在四五米之上,但这种树和他们前面工厂里的还有这一路来的所看到的树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特意栽种的。

  这里除了他们的车灯没有任何的照明,哦还有天空中那一轮明亮的白月光,但这对于兽族来说还是太少了,更何况他们一会儿还要进去月光照不进的工厂中。郭长城开始在自己贴身的斜挎包中翻找了一下,掏出了三个小型电筒。

  然而祝红是妖族的人,与生俱来的夜视能力也高于兽族人。而林静和郭长城就不行了,没有手电筒他们可看不清楚东西。

  夜晚没有人的工厂,其实说恐怖是挺恐怖的,尤其是周围有些地方杂草丛生的,杂草被风吹动的轻微的左右摇晃着,发出细微的沙沙声。脚下虽然有着一条看上去较为平整的道路,但也没有很好的铺上水泥,碎石沙在他们踩上的同时发出了声响,在这个安静的工厂里显得特别的明显。

  但说不恐怖,也还真的不怎么恐怖,夜空中的白月光将没有遮盖的地方撒上了一层非常柔和的白光,视觉加上听觉,让眼前的这一切变得有些虚幻,偶然间郭长城还能听到那些可能是躲在杂草丛里,也可能是躲在身后高耸的书上的虫儿发出来的的声音。

  妖族在他眼里就是个很矛盾的地方,很美,但同时也很危险。这里就是兽族青年们所向往的地方,这里夜晚的安静和兽族城市里夜晚的安静区别真的很大。

  郭长城害怕,却又兴奋。上次来妖族他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的欣赏这里的夜景,就被卷入了战斗中,现在可算是有时间慢慢的欣赏了。

  “长城!”已经走到工厂门前的林静回头看到郭长城在后边四处看便叫唤了一声,毕竟在妖族,这里可没有什么夜晚的巡查兵,这一不小心走散可是很危险的。

  “啊!来了!”郭长城还没看够,听到叫唤后他还是看了外面的景色几眼才匆匆的跑了过去。

  “林静,你过来看看这些东西。”早他们一步进入工厂的祝红在林静带着郭长城进来就唤了一声,她看到了被巨大缠绕着的东西,看上去像是什么仪器,这东西她颗不了解。

  林静走快了几步,抬手用手中的小手电扫了祝红所说的东西一遍,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这是什么鬼组合,树根和机器?”乍看之下,就像是什么被遗弃的高文明与自然的结合。

  “艺术品?”祝红真的不认为这样情况下的机器还能运作。

  郭长城举着手电仔细的看了看周围,“这里是什么展览的展厅吗?怎么看也不像啊。”

  这个厂房就是个随意搭建的铁皮厂房,顺着手电光的移动,郭长城还能看到铁丝的锈迹,铁皮的颜色似乎也有些泛白,没有重新上漆的样子,这种地方放展厅?可能性真的不大。

  林静的注意力却被树根缠绕的仪器给吸引了,他摸了摸仪器的触感,冰凉的感觉告诉他,这些东西都是新的。但是这种机型……他努力的在自己的脑海里翻阅着,“这种机型什么时候研发出来的,我怎么不知道……”不论是近期的还是以前的,林静的脑中都没有这种仪器设备的图鉴。

  “你行不行啊?”祝红质疑道。“老赵看你经常捣鼓这些东西才让我护送你来的,你别跟我说这事白跑一趟啊。”

  “这种我在兽族还真没见过……等我研究一下。”林静接着树根搭出来的天然梯子就开始往里趴去。但是这些仪器设备被这些树根毫无规律纵横交错缠绕着,掰也掰不开,他只能见缝插针式的试图在脑海里还原出它们原来的模样。

  在林静进行脑力工作的时候,祝红和郭长城可以说是非常的无聊,祝红不想东跑西跑,干脆的找了个地儿坐下。郭长城可就闲不住了,看着周围也没什么危险,和祝红打了个招呼就开始在周围转悠了起来。

  在知道没有危险的情况下展开一次夜间探险,让郭长城莫名的兴奋,你说他没见过世面也好,说他单纯天真也罢,他就是害怕但又喜欢着。

  “我的天!祝红祝红!你有没办法把这些东西弄出来?!”林静兴奋的惊呼让在一旁无聊的发呆的祝红吓了一跳,一脸疑问的看向正掏出手机发送着信息的八哥鸟。

  “林静哥有什么新发现吗?”郭长城在这种氛围的感染下也莫名处于了一种兴奋状态,现在最冷静的就只剩下祝红了。

  “这东西啊,是改良的,我就说怎么没见过东西的发布会。”林静闲来无事就喜欢关注这些高科技,自然就把兽族投入运用或是还在概念机的东西都记到了脑子里。

  “改良的?改良干嘛,原机型不好?”祝红对这种东西是一知半解的。

  “嗯……我换种你们听得懂额的方式说,这东西原机型是兽族农业上民用的一款机型,运用在农作物或是观赏植物的培育上。”

  “???这东西为什么在这里?他们打算把这里进行什么园林设计吗?”祝红还是没听明白。

  “那是原机型,这个东西虽然也保留了那种功能,我发现他还多了一种分解的功能。但是我不知道它分解什么,所以才问你能不能把它弄出来,我好研究一下。”仪器上面的按钮都已文字的形式表示的明明白白的,由于被树根缠绕着,林静看了好几个相同的仪器,对比才肯定了操作台上面的文字。

  因为改造过的缘故,仪器的外形上也做了改变,这要不是林静能在大脑中把它们分解开,他也认不得这个仪器的原机型是哪个。想到这个,他都想夸一夸自己这聪明绝顶的脑袋了。

  “分解?将植物分解有什么用吗?”郭长城还是不明白,分解这个功能怎么就和植物的培育放在了一起,这两个好像是两种方式吧,难道不应该分开来吗?

  “不清楚……”林静也很想知道,为什么要用这种机型作为蓝图改造,说到分解的话,也还是有机型的,没必要选择这款。“祝红,你到底能不能把它弄出来啊?”现在的他迫切的想把这些东西弄出来,让他好好摆弄一下。

  祝红正在研究怎么把仪器弄出来,谁知道这林静一催起来跟个催命符似得,她很是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别吵,我正在看呢。”祝红很清楚这情况肯定不是自然形成的,这是妖族的妖术所致,但是能这么大范围的……那个人并非等闲之辈。

  她围着看了一圈,哦豁缠的可真严实,这没有斧头锯子想破开几乎不可能,就这树根的粗度来说,用蛮力的话一个控制不好分分钟能给你上演一出鱼死网破。

  祝红手扶着树根,爬着上去,想找个突破口。原本不能算的上圆滑的树根上出现了这个缺口,缺口的手感比起树根的外皮要好,明显是人为的……

  祝红心突然一惊,人为制造的缺口?!“郭长城!给我个手电。”

  “哦,好。”郭长城也不多问,这里确实不比外面,这里光线并不是很充足,没有手电真的看不清东西。

  她打开手电,对着那个缺口就开始仔细的观察了起来,是砍刀,有人想用砍刀想劈开这些树根。而且看这个切口,砍刀还不是一般的锋利,两刀下去,能将树根切出个三角的缺口,但就算是这样也没能一下将这树根劈开,当然这也不排除那人想一点点的破开。

  摸了摸切口的内测,还是新砍出来的,就在不久前。

  “喂,那边那两个。”最不想出现的情况可能要出现了。

  “?”林静和郭长城抬头看向了祝红。

  “我觉得我们现在快点跑比较好。”

评论(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