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52)

  52、

  韩沉不知道这只狐狸说的几分真几分假,如果是真的,那这只狐狸还真挺喜欢他尾巴的。

  “麻烦你下次提前说一声,我心脏现在不太好。”

  罗浮生听着噗嗤一声笑了,他早已习惯了那种随时丧命的生活了,现在的他看着他家的大黑犬,看来以后自己这条命不能随随便便的拿来玩了,他家媳妇儿似乎被他整得心脏有些不好了。

  “笑什么,很得意是吧?”韩沉没好气的说。

  “不是不是。”罗浮生收起笑意,越过韩沉走到了床边就准备坐下。

  韩沉那句等会儿还没说出口,就看到罗浮生已经坐到了床上,原本干爽舒适的床铺因此也顺利的沾上了水气。狐狸尾的毛比他尾巴要藏水,所以韩沉不去看也知道,下面估计也是透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哪能怎么办?韩沉拿起被他放到一旁毛巾,坐到床的另一边,包裹着他那湿哒哒的尾巴就开始擦。

  他庆幸这间房是标双,床有两张。

  才揉搓了几下,他就感觉水从毛巾里渗了出来,“你下次出来麻烦把你尾巴上的水给我拧干,要不然就等着我把你尾巴拧断。”韩沉说的很平淡,但是罗浮生却听出了恶狠狠的感觉。

  “对不起。”罗浮生听着韩沉恶狠狠的警告,嘴都不贫的认怂,毕竟不是什么时候都合适贫嘴的。

  人都认错了,韩沉也没必要揪着这个碎碎念,上下打量了一下罗浮生,上衣没穿很正常,毕竟那套衣服都报废了,就穿了个内裤跑出来……除了身上的那些疤有些破坏美观之外,身形还是挺好看的。

  罗浮生感觉到揉搓他尾巴的手停了下来,他抬头看去,“怎么了?”

  韩沉眉毛一挑,“没什么,只是在想我的衣服你合不合身,我可不想出去的时候你就这样出去。”

  罗浮生下车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带任何的随身行李,潇潇洒洒的。

  “哈哈哈,不打紧,我已经让洪帮的人给我送衣服来了。等他们到,我们就出去吃饭。”罗浮生笑着说。

  “我都忘了,这里是你的地盘。”

  他们抵达这里已经是下午了,洗完澡折腾一下就到晚上了,夜晚他们过得还算轻松,出去的时候洪帮的人护在周围,韩沉也不怕突然窜出几个什么危险人物毕竟他可不想罗浮生在大街上晕过去,回到旅店已经是深夜了。

  韩沉站在窗边看着外面,极端派已经换了一批人在他们楼下守着了。被这样盯着很不舒服,“我说,你们妖族的休息时间到底是什么时候?”

  稍远些的地方依旧是灯红酒绿的模样,对面街道的店铺依旧开着店门,街上还有人两两结伴的闲逛着。

  这一晚上,罗浮生可没少被韩沉塞吃的,他的胃可不是无底洞,现在他真的有点撑。瘫在椅子上说,“没有固定的时间,全看个人的。”

  妖族都是不固定模式,没有统一化的管理,还真像一个自由乡,有实力的留下,没实力的滚蛋。

  韩沉放下窗帘,这次他仔仔细细的确认没有留缝,他可不想睡着睡着再看到一只眼睛盯着他了。

  走到罗浮生旁边,抬脚踢了踢瘫在椅子上的狐狸,“还好吗?”

  “有点撑。”

  韩沉看着罗浮生这个模样忍不住的笑了,“怎么样,没想到有今天?”明显的疑问句。

  “没想到没想到。”罗浮生也跟着笑了,摆了摆手说。

  “说认真的,真没事?”韩沉看着椅子上的狐狸,脸色还是不太好。虽然他也知道,不可能一下子都给他补回来,但看着他这副模样,自己真的很有罪恶感。

  罗浮生定了定神,看着韩沉的神情,多少读出了些东西,“真没事,妖族习惯了这种生活模式,一两天就好。”

  他没有说谎,同样,也没有全说。

  他现在也是能跑能跳还能打,但并非他的全盛时期状态罢了。这要是说了,他家媳妇儿估计是说什么都不会让他跟着去的了,毕竟兽族还真的有些太娇惯了,伤了非得修养个十天半个月什么的都是常规操作,他受不了。

  韩沉看自己是说不动这只狐狸乖乖修养的了,放弃的走到了之前罗浮生洗完澡出来坐的那张床边,伸手摸了摸,带着湿气的触感,冰凉凉的,这张床今天是不能睡了,他抬头看了看对着这两张床呼呼放风的壁式空调。

  “这张床今天别睡了。”

  “……那我睡地上?”罗浮生看了看地面,铺在地上的地毯将就一晚倒不是什么问题,只是地毯上……他皱了皱眉,有人进来过。

  “和我睡。”韩沉回头看向罗浮生,结果就看到了一只皱着眉神情凝重的狐狸,“怎么了?”

  罗浮生没急着回答问题,起身就把房间的灯都给关了。

  “你干嘛?”韩沉对于罗浮生突然的动作感到不解。

  黑暗中,罗浮生的双眼如同化兽了一般,泛着光,还没习惯黑暗的韩沉都看得到那双如同野兽一般的双眸。这是野兽的双瞳,平日里可是见不着的。而常年在兽族生活的韩沉鲜少有机会能见到这样的双眸,因为这种眼眸兽族人无法在人形态的时候更替出来。

  罗浮生扫视了一圈,房间里没有任何一处有反光点,野兽的眼睛有时候就是这么用的。他抬手将灯打开,笑咧咧的说,“没啥,就是看看黑暗里好行动,还是光线充足的好行动。”

  “???”韩沉觉得这只狐狸是不是伤着脑子了,怎么他听不懂这只狐狸在说什么。

  罗浮生拿出手机,给韩沉用短信发送了几个字。

  罗浮生:有人来过来。

  韩沉还纳闷着面对面干嘛要发信息,看到这五个字他就懂了,再不懂就是他伤到脑子了。

  罗浮生:没有监视器,窃听不知道有没有。

  韩沉看到罗浮生接下来的这句话,如果有窃听,他们现在不说话肯定会引起他们的怀疑,“你要行动干嘛?出去做贼?”说话的同时,手指也轻戳着屏幕给罗浮生回了一条。

  韩沉:有我们也先别动,我们要在这里住一两天,发现就拆没完没了。

  罗浮生:听你的。

  “之前那些地方条件不太好,你看现在舒适的床有了,浴室也备着……”这再娇惯的兽族也应该没什么意见了吧,

  “嗯,睡觉。”韩沉知道他要干嘛,所以了当的截断了那只狐狸的话,爬床睡觉。“不准碰我。”原本以为韩沉主动趴床是同意了,结果来了这么一句,罗浮生嘴角一抽,行吧,没戏,睡觉,他可不想被这只大黑犬拿着枪抵着,那样就真的太刺激了。

  两人背靠背的侧躺在了床的两边,这样睡确实也挨不着,只是被子……罗浮生看着自己身上半盖不盖的被子索性不要了,全给韩沉。

  “你干嘛?”

  “热。”

  “……”随便吧,反正这也不是野外,除了空调舒适的风,没有别的风吹进来。韩沉调整了一下位置,就睡去了。

  另一边。

  沈面停稳了车子,看着副驾驶窝着睡着的虎斑猫。曹光至从发现了化兽的好处之后,现在一言不合就化兽,当然他也是仗着这里是妖族才这么玩,要是回到兽族……沈面不在他还是不太敢的。

  窸窸窣窣的一阵收拾后,沈面轻抱起了熟睡的曹光。因为有人碰,他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见人是沈面他就没多在意,继续睡,任由沈面摆弄,甚至还蹭了蹭那人的臂弯。

  哪哪都有夜市,这怕是妖族的特色了。虽然没有黑市那样人声鼎沸,但也算的是热闹了。沈面怕这些吵杂声吵到自家小奶猫睡觉,就很干脆的绕开了热闹的街道,随便的找了个旅店住下了。

  将小奶猫轻轻的放到床上,自己也钻进浴室洗个澡,这些天一直在外面跑,兽体态身上的毛都脏了,沈面对此还是有小小的不满。

  这里还算不错,也可能是这里聚集的都是些爱好和平的妖族人,所以旅店外面很少听到吵杂声,就更别说打架闹事的声音了。

  曹光的耳朵动了动,浴室里的水声成功的把他吵醒了。这是他所熟悉的声音,他清醒了会儿,看了看四周,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车里了。

  房间不宽,也不窄,一张大床。这一看就知道是哪家旅店了,曹光伸了伸懒腰,舒展了一下蜷缩的有些僵硬的身子骨。

  浴室门是虚掩着的,他好奇的跳下床,透过门缝看向里边。白色的狼尾巴,是他家白狼。

  “干嘛?想一起洗?”沈面的感觉比起一般的妖族来说比较敏锐。

  反正该看的都看了,不该看的也看了。曹光大大方方的推门进入,“你帮猫洗?”眼下这种情况他是不会变回人的模样的了,他可不想来个浴室play。

  事实证明,曹光还是图样图森破。

  沈面坐在床沿,轻轻拍了拍已经变回人的曹光,“别生气啊,我没有故意瞒着你。”然而看着曹光赌气不理他的模样,他忍不住的笑了。

  “笑什么?!”曹光听到了动静,气呼呼的回头瞪了一眼他家的大白狼。他的腰酸疼酸疼的,现在的他根本不想动。

  沈面伸手捏了捏曹光的脸,“你怎么这么可爱?”

  曹光气哼哼的回了他一句,“你怎么这么妖孽?”

  “学会顶嘴了啊。”语气不像是生气,反而还带着一丝的宠溺。

  这让曹光更不想理他了,气呼呼的躺回去。原本只是正常的给猫咪洗澡的流程,没想到整得自己腰酸,还疼。

  他都不知道,原来妖族还能强制让化兽的人变回人的模样,他更不知道的是,这个技能全妖族只有两个人会,很不巧让他碰上了其中一个。

  曹光并没有等到沈面钻被窝,倒是等来一句,“没我同意,别把头露出来。”说完就把他按进了被子里。

  “?”刚想探头问,就瞄到沈面往门口处走去了,隐约间感觉到事情不对的他又把脑袋缩回了被子中。

  “你们有事吗?”沈面打开门,就看到三两个人趴在他们房间门口。

评论(11)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