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51)

  51、

  罗浮生和韩沉也抵达了这个规模比城市小,比村落大的小镇。这里的发展还算是有模有样的,道路铺上了还算统一的石板,周围的建筑物也修饰的有模有样的,颇有兽族某古镇的感觉。

  因为之前罗浮生去鬼门关走了一转回来,韩沉也不敢有的太快,刻意的放慢脚步,硬是把想走快几步的罗浮生也给拉慢了。

  两人慢悠悠的游览着这个小镇,除了这里被划为妖族地界之外,和兽族真的没什么区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人并不多的关系。

  罗浮生视线注视着前方,嘴角微微动了动。“八点钟方向。”

  “啧。”韩沉很不悦,“他们到底是打算怎么样,跟到底吗?”他原以为干掉那三个人,他们会轻松一些,这才几天?就又跟上来了。

  罗浮生轻声笑了笑,“这里是妖族,到处都有可能是极端派。”

  “……我现在就在意一件事。”韩沉说,“我们一会儿还能好好吃饭吗?”

  “我给你试毒,怕啥?”罗浮生说的相当轻松,根本就像是不怕食物中会有毒一样。

  韩沉瞥了身旁这个狐狸一眼,他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吗?这么洒脱。

  他们随意找了一个看上去不错的旅店,住下了。走在最后的罗浮生刻意的缓慢的将门关上,确定外面没有人。韩沉将房间可能藏有窃听,监视的地方后,确认没有他才开口。

  “这趟散心散的有点心累啊。”韩沉往椅子上一坐。而罗浮生也很少见的边看手机边往他面前走。

  “这旅店的老板是从兽族自愿来到妖族的。”

  “???”可以啊,罗浮生,居然在他眼皮底下把这旅店给调查了一遍?“这旅店老板是兽族人?”

  “登记上是,据说是跟着妖族的妻子过来的,在此定居了。”罗浮生将手机递给了韩沉。

  手机上是他洪帮的人给他发来的情报,罗浮生顺手拿走了桌面上的烧水壶,“这个小镇之所以发展比较好,这里洪帮的人也不少。”

  水流灌进烧水壶的声音响起,韩沉想开口,但又不想提高音量,闭上嘴,等着罗浮生装好水出来。“这里也算是我们洪帮的半个地盘。”语气中透露着些许的得意。

  “那我们住旅店干嘛?去你们洪帮的地盘不好吗?”韩沉将手机还给了罗浮生。

  “想和媳妇儿过二人世界。”

  韩沉毫不犹豫的给了罗浮生一白眼,“你真的没完了是吗?”

  罗浮生笑了笑,并没有正面回答韩沉的问题。但是韩沉看的出来,以这只狐狸的性格看来是没完的了。

  “现在怎么办?”韩沉暂时也不想和罗浮生在刚刚那个话题上纠结了,掀开窗帘的一角看着楼下的街道。

  粗略一看,还就真有那么几个看着不协调的人守在下面。不是说他们长相穿着不协调,而是下面就一条道,周边也没有什么店铺和标志性的东西,你说三五个大老爷们站那干嘛?等人?

  罗浮生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群聊,六合居。

  【特调处】赵云澜:@【黑盾组】韩沉@【洪帮】罗浮生

  【特调处】赵云澜:[新情报.jpg]

  罗浮生点开大图,是一个竖着拍不全,非得横着才能看全的文件。两指将图片放大,这才让他看清楚上面的文字。

  都是一些地名,扫了一遍,全是妖族地界的。不会是想让他们全跑一遍吧?韩沉就在他身边,有什么话直说就好,所以他也不想回群聊的信息。

  “媳妇儿,把你手机拿出来借我一用。”

  “?”韩沉将窗帘重新拉好,他不知道罗浮生盯着手机干嘛,因为他知道对于这只狐狸来说手机不是必需品才对。

  他凑到罗浮生身边,看到他手机屏幕出现的是一张地图,一看就知道不是兽族地界。罗浮生抬手,示意让韩沉交出手机。

  两人对视了一眼,韩沉也懒得问,从怀里摸出手机解锁后递给了他。

  就看这只赤狐点开了他们的群聊,找到了赵云澜新发上来的一张图片,将原本只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文字放大,拍照的设备还不错,能放到让他们足以看清楚文字的大小。

  接下来这只狐狸所做的事让韩沉是有些目瞪口呆。

  “你是怎么在这个没有任何地标的地图上找出这些地方的?”韩沉反复确认了一下,图片上的文字并没有坐标,这只赤狐居然看着这些地名在他手机的地图上点出了好几个标点。

  “知道个大概而已,准确的我也不确定。”罗浮生将地图放大了又缩小,确认了点的数量和地名的数量对上数了之后,“怎么样?要全都走一转吗?”

  “……”韩沉拿回手机,将群聊里的那张图缩放看了看。这是一个计划书,上面写着……永创集团?!怎么又是这个集团。

  现在韩沉看到这四个字就自动的与极端派画上了等号,计划书里的内容讲的就是他们集团对于妖族投资开发的。妖族地大物资足,所以那些有能力的集团都想着将妖族地界的资源纳为己用。明着说是为兽族效力,暗地里呢不过是想多赚几笔。

  韩沉不是罗浮生,他还是要和群里的这群人交代或是提问的。

  【黑盾组】韩沉:???

  没一会儿赵云澜便给了他回信。

  【特调处】赵云澜:我和沈巍到了你之前提到的地方,我们发现,永创集团根本就不是投资开发。

  【特调处】赵云澜:准确的来说,不是投资开发建设,而是投资开发药草栽培。

  【特调处】赵云澜:所以我让大庆潜进永创集团,发现了那张计划书。

  【黑盾组】韩沉:你们的意思是?

  【特调处】沈巍:浮生对妖族比较了解,你们一路去看看,沈面会跟着你们的。

  【黑盾组】韩沉:感情我家狐狸是向导?

  【特调处】赵云澜:划重点!

  【特调处】祝红:我家?!

  【特调处】林静:又一个被妖族弄走了。

  【黑盾组】白锦曦:去玩,结果自己搭进去了,可以可以,老哥放心,黑盾组我会帮你看好的,你好好在那里过生活。

  【黑盾组】韩沉:……

  韩沉觉得这天没法聊了。

  罗浮生看着自己手机的地图,似乎在确认的路线,根本没有看群聊,也不知道是不是设置了免打扰,群里吵吵闹闹的这只狐狸的手机一点提示都没有。

  “怎么样?要去吗?”罗浮生抬头就对上了韩沉的视线,像是早就感觉到了他的视线一样。

  “去,我自己去。”韩沉说。

  “那可不行。”罗浮生想也没想的拒绝了。

  “……你能去吗?”韩沉说的是罗浮生的身体状况。

  罗浮生自然也是听出来了,笑了笑说,“怎么不能了?”

  “……”根本就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是吧?韩沉转身不理罗浮生,自顾自的钻进了浴室。

  见大黑犬生气的进了浴室,罗浮生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他怎么可能会放着他好不容易讨来的媳妇儿自己去那些危险的地方?他看着手机的地图上被他标出的点,这都可不是什么山清水秀的地方啊。

  罗浮生拨通了一个电话。

  走进浴室的韩沉,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看着虽然不是很狼狈,但也看出了风尘仆仆。褪去上衣,他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磕磕碰碰的淤青多少还是有一些的,一些暴露在衣服外的皮肤有被树枝划出的血痕,不过都已经结痂了。自己身上就这点小伤,和罗浮生那根本就没法比。

  韩沉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出现了罗浮生之前躺在落叶堆里濒死的模样。尽管现在那个人正好好的坐在外面,他还是无法忘记那一幕。

  洗个澡清醒一下比较好,韩沉这么想着,褪去了身上剩下的衣物,踏进了淋浴间里。

  韩沉把自己从头到脚都洗了个干净,干燥的毛巾搭在湿漉漉的头发上不一会儿就被沾染上了水气。因为进浴室没有拿衣物,下身就随意的裹了一个毛巾走了出来。就看到罗浮生褪去了身上那些快报废的衣物,现在这房间里的落地镜面前,检查这身体伤口。

  伤口已经全都合上了,但却留下了一道道的疤。

  “勋章还不少啊。”韩沉冷哼了一声道。

  他不知道在他看不见的时候,这个罗浮生到底受过多少次那样的重伤,但看他身上的勋章,应该是不会少的。

  “是啊,尾巴没秃真的是万幸。”罗浮生带着明显的笑意说。

  罗浮生看似在意的重点和韩沉的不一样,其实他知道韩沉在说什么。甩了甩尾巴,虽然现在看上去尾巴的毛没有之前的好看,但总归尾巴上的毛还是好的。

  他走到韩沉面前,上手就摸了一把韩沉的腰,哦豁,没有衣服阻隔的手感没想到这么好,让他忍不住的多摸了几下。

  韩沉抬手就拍掉了这只狐狸的爪子,“我刚洗干净的。”

  罗浮生赶忙举起双手以示投降,“洗澡,我去洗澡。”

  那只狐狸的爪子在他腰上摩擦的时候,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他手掌上的茧,不是说硌人,就是有点太……糙了,和他的皮肤触碰摩擦,让他觉得麻麻的。

  韩沉从随身的背包里抽出了新的衣物穿上后,才开始擦拭他那头刚洗干净的头,和耳朵,这一洗耳朵还真没少进水,难受的很。

  也不知道罗浮生在里面干嘛,等韩沉把头发尾巴都擦干了都还没出来。

  ……不会是晕倒在里面了吧?!

  韩沉一个激灵,就正想着敲门。

  “罗浮生?!”

  “嗯?”韩沉的手还没碰到门板,罗浮生就开门,低着脑袋,头顶盯着白色的毛巾,听到韩沉的声音,开门的瞬间才微微的抬起了头,疑惑的看着他。

  “……我以为你晕在里面了。”韩沉不是个别扭的人。

  罗浮生笑了笑,指了指他身后还在滴水的赤狐尾,“尾巴脏了,为了弄干净费了一些时间。”

评论(7)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