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势不两立?那就推倒一个(50)

友情提示:此文为剧情练手文,会出现非48组合场面的过度情节。

————————————————

  50、

  裴文德被隆起的树根隔绝在了外面,里面又被杂草给遮挡住了视线。原本这种情况,周围的空气会弥漫着一股属于这个地方植物的气味。

  但是不知为何,空气中的温度还被眼前疯长的植物给换了个气味,没一会就有血腥味从里面飘散出来,一开始淡淡的,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变动,血腥味开始变得浓烈了。

  裴文德眉头一皱,他与普通兽族不一样,可能是食用了赌命草,也可能是他在缉妖司待久了,血腥味他熟悉不过的关系,不用化兽他也能嗅出空气中那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看不到,只能将希望寄予听上了。耳朵抖了抖,甩开了一些杂音。

  树根隔绝的里头,是利刃划开衣物的声音,然后就是利刃砍在了树根上的声音,花无谢手中没有兵器,他也不认为他家的小白狐能徒手撸木。
  
  裴文德抬头就开始寻找这个阻隔断的突破口,他现在就想花无谢出现在自己面前,让他好好质问弄这个阻隔断的用意何在。

  他将自己手中的利刃收回了背后的鞘中,既然正面无法突破,那上面一定可以进去,除非花无谢连顶也给封上。
  
  裴文德踩着交错缠绕的树根,开始向上攀爬。

  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这个程度两种可能,一里面的人都被放血了,二是……怕不是他家小白狐血流干了吧?!裴文德一咬牙加快了手脚。
  
  他家小白狐进入战斗的时候手上可没有能轻易将皮肉切开的铁刃。

  待他爬到了阻隔断的顶部,刚想喘口气跳下去,脚下的树根就突然开始往下沉。好不容易爬上来的,可不能这个时候掉下去,裴文德在心中暗骂了一声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
  
  妖术失效了吗?妖术失效除了施术者自行取消,还有一种就是,施术者没有力气支撑妖术的实行。

  裴文德蹲下身子,抓紧了脚下的树根,尽量让自己摔下去。

  眼看着离地面越来越近,目测了一下距离后,他也顾不上什么,跳进了阻隔断内部。

  “无谢!”裴文德鼻腔瞬间被血腥味给充斥着,伸手拨开还没完全褪下杂草。

  没有回音,而拨开杂草的手指也在这时候触碰到了粘稠的液体,收回来一看,是血液,还是新鲜的。裴文德发现自己的手有些颤抖了,他不确定这些新鲜的血液是谁的,最好别是他家小白狐的。

  “无谢……”裴文德声音从焦急变成了试探,他现在祈求这在里面的花无谢能给他回应。

  “裴……裴大哥?”

  血腥味浓烈的方向一开始安静的可怕,突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他也顾不上阻挡着他的杂草,加快了脚步。还活着,他的无谢还活着。听声音似乎有些疲惫,得赶紧找到他。

  越靠近中心位置,周围阻隔视线的杂草就像是被乱刀削过,有着整齐的切口。因为着急没注意脚下,一脚踢上了地上的东西,低头一看,是一具尸体。

  周边还横七竖八的倒着好几具,全是被利刃所杀。而这些尸体的深处,一个身染殷红的身形单膝跪在那边,靠着手中的长刃支撑着。

  “无谢!”裴文德踏着脚下的尸体快步走到他的身边。

  花无谢累的抬头笑看向他,脸上还有未干的血迹。裴文德抬手就用他的袖子给这只小白狐擦着脸蛋儿,这些血,真不合适出现在他的脸上。

  “哪里伤着了???”裴文德急切的询问,却换来了花无谢一头栽倒。瞳孔瞬间收缩,“无谢?!”

  “没事,就是有点累。”花无谢其实从裴文德喊他的第一声就听到了,但一边支撑着妖术将他裴大哥隔开,一边还要对付这些差点就能算上源源不绝的极端派,真的太耗体力了。

  “怪我学艺不精。”花无谢扯出了笑意道,但因为疲惫让他的笑听上去干巴巴的,像是硬扯出来的。

  裴文德将小白狐紧紧的抱入怀中,真的吓到他了,他的小白狐真的不该来这个地方,身上的桃花香也因为周围的血腥味变得很淡薄。

  花无谢清晰的感受到了来自裴文德力道,他将手中的长刃撇下,伸手轻轻拍了拍裴文德的背,“裴大哥吓坏了吧,就一些小伤,一会儿包扎一下就好。”

  “下次不准再这样了!”裴文德开口呵斥道。

  花无谢被突然的呵斥吓得两只耳朵往后一耷拉,委屈的眨巴眨巴了眼睛。他只是不想他家裴大哥受伤而已,而且他也没受什么严重的伤,就是体力有些不支。

  裴文德向来见不得他家小白狐委屈,一看花无谢这副模样,口风就是一转,“抱歉,是我太过了。”

  花无谢原本想蹭上去撒个娇,让他家裴大哥消消气,但是一想到自己身上哪哪都是极端派的血,哪能往他家裴大哥身上蹭。啥也不能做,可把他委屈的。

  “先不说这个了。”花无谢突然想起来,他还有一件事没做,回头看向工厂的里面。

  因为刚刚的动静,工厂里的人都跑过来,当然现在无一例外全在地上躺着了。花无谢深吸了一口气,再次驱使着他的妖术。

  裴文德抬手按住了他,“我来。”

  “?!”花无谢很是惊讶,惊讶的施展到一半的妖术都停下来了,“裴大哥会妖术???”

  “……不会。”裴文德怎么可能会,缉妖都是用体术的,“但是这里一定有控制室,或者主要设备,只要捣毁那个就可以了吧。”他虽不是很懂这些高科技的操作,但他知道这些精密仪器肯定不能被破坏核心。

  当然在外面准备攻进来的缉妖司和地君殿的人也不是真的很顺利,极端派的人比他们多成一倍。要不是楚恕之出面,他们就真的是背水一战了。

  “不知道首领他们那边怎么样了。”夜鸮白刚从战斗中脱离,累的他坐在一旁的不知道怎么形成的岩石上,这岩石看上面的青苔,应该是在这里有一些时间了的。

  “都赶紧包扎一下,然后就进去。”裴文德不在,指挥缉妖司的任务就自然的落到了夜鸮白的头上。

  刚结束战斗,都还没缓过来的妖族人虽然很不情愿,但他们刚和缉妖司的人出生入死过,怎么说也算是生死之交了,他们也不能说就这么放着等裴文德自己走出来,他们地君殿的花无谢也在里面呢。纷纷拿出了自己的随身携带的医疗用品,开始了对身上那些小道小伤进行了一下紧急处理。

  楚恕之,夜鸮白见过几次,但之前因为他是特调处的人,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得罪,现在出手相助无疑在缉妖司替妖族耍了几分的好感。

  因为接下来要进入内部,楚恕之因为不能明着帮,只能化兽,伴随着这两队人一同进入。一头快有人高的黑豹,让潜伏在周边苟且偷生的极端派是一惊。他们没听说地君殿里有这么一头黑豹啊,气势非常的强劲,远远的看着都能感觉出这头黑豹非等闲之辈。

  “这个和情报上的不一样啊!”躲在一旁的极端派更慌了。

  上一个被捣毁的工厂虽然设备被破坏了,但他们也是差点就能把这两队人围剿掉的。那个时候,地君殿和缉妖司根本就没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他们不相信刚刚在外围干掉的就是这工厂的全部人,所以他们每前进一步都小心翼翼的。
  
  躲在高处看着这一切的沈巍赵云澜,“那些人……”沈巍看到了躲在一旁的极端派。

  “不用管,他们敢冒头,老楚就敢咬断他们的脖子。”赵云澜一点都不担心,而且要是把他们都给干掉了,谁给他们向极端派通风报信?做好事不留名?别闹了。

  赵云澜舒展了一下身子,放松了一下紧绷的身心,一跃就上了沈巍的肩膀,毛茸茸的脸蛋儿蹭了一下沈巍的侧颜,“这里结束了,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吧。”

  沈巍拿出手机,看了看坐标在地图上显示的位置。

  “走吧。”

  另一边驱车前往的三人,林静一边看着山路,一边用余光看车载的导航仪。看习惯了兽族的,再看妖族的难免会蒙圈一下下。

  “我打从心底的觉得,妖族真该好好开发改造一下了。”林静看着这如同地形图的导航图脑壳儿有点疼,不看前路都不知道前面有没有路,一不注意估计都能撞树上去。

  地上的路应该都是常年有车子经过,压出来的,完美的应证那句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自然就有路了。

  坐在副驾驶的郭长城更是被这一路上坑坑洼洼给颠的不得不抓紧了车顶的扶手。他一个土生土长的兽族人,虽然来过几次妖族地界,但这不足以让他习惯这里的情况,毕竟兽族都是道路平整的。

  “林静哥,我们还有多久到?”郭长城觉得林静的车技再好,他都要被这个路给颠吐了。

  “看地图,应该快到了。”林静努力的让车走的平稳一些,但是似乎并没什么用处。

  他们的目的地并非西南方向韩沉发现不对劲的山头,而是西北部,裴文德他们第一个捣毁的废弃工厂。

  事实证明,有时候有车还不如没车好。

评论(1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