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燕

我只不过是个无聊的讲述者,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无聊的故事。

曾名为赤,是一只红色的大猫。现名为苍,一只不喜争斗的黑狐。

偶尔或经常话题终结者。

本lof一切图文未进允许不得转载or商用

【巍澜衍生/面光】一厢情愿(4)

是一篇曹光倒追鬼面的文😜直男光光追人路漫漫【x】
有明显的bug,食用时请勿细嚼慢咽😂

————————————————

  4、
  
  曹光本来只是回来龙城做个如同支线任务一样的学术交流,现在的他却身处与黑暗中。哦,也不能说是黑暗吧,就只是单纯的没有灯的大楼楼下。
  
  这个小区的绿化做的很好,楼下的绿化带除了随处了见的矮树丛,绿化带里还种着几棵他现在看不清品种的树,树的树龄少说也有五到十年间。
  
  “这里怎么没有灯啊。”按理说这里绿化这么好,居民应该茶余饭后都会下来散个步之类的,安装几个路灯不是很有必要吗?
  
  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十点都不到,这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手机屏幕突然闪了一下,眼花了?曹光这么想着暗灭了手机,果然在这么黑的环境中手机的背景光显得太亮了。
  
  “你可以不用跟来的。”沈面看出了曹光内心中那在不断滋生的恐惧。
  
  “不行!”
  
  “为什么?”沈面看不懂这个人,害怕就跑啊,干嘛要逞强。
  
  “不,不知道……我就是想和你待在一起。”曹光低着头,但他知道这句话他一定要说给这个人听,你问他理由?没有理由!
  
  “……”沈面不再搭理这个奇怪的凡人,赶紧把他嫂子下达的任务完成,他可不想被他哥请喝茶聊天。
  
  突然身后的路灯闪了一下,吓得曹光“哇”的一声。沈面也被他那声“哇!”给吓的回头看去,“你干什么?!”
  
  “抱歉,灯闪的同时,感觉背后凉嗖嗖的。”曹光还顺道的隐瞒了一件事,就是他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冰凉凉的,还毛茸茸的,像个冰毛球。
  
  “过来。”
  
  曹光心虚的抬眼看了看面前的人,最后还是小跑上前与他并肩而行。刚刚手臂被那冰毛球撞了一下,现在他总觉得被撞的手臂有异样的感觉,寒气透过皮肤直钻入骨,他试图搓热,但效果并不佳,反而还让他整个人都觉得这里凉的怪异。
  
  “很冷?”沈面看着曹光都快缩成一团了。他是鬼族,所以对于温度并不是特别的敏感,他也不清楚现在的气温对于人类来说是冷是热。
  
  “有点。”早知道就带件外套出来了,这哪是夏末啊……这根本就是深秋了吧。
  
  沈面伸手触碰了一下曹光,吓的曹光抖了一下。沈面没有机会曹光的本能反应,“刚刚是不是有东西碰到你了?”
  
  “……嗯。”曹光觉得自己是不是隐瞒了最重要的事?他听沈面的语气好像不太对。可是自己一个纯汉子,被碰一下没什么吧,没必要这点小事都拿出来说。
  
  沈面抓起曹光那只被撞到的手臂看了看,虽然现在光线很不补充,但这对沈面来说并不碍事。
  
  曹光的皮肤看上去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但在沈面的眼里,他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蓝色的斑块,这个东西他知道是什么,这东西不是凡人能看到的。
  
  他嫂子这个小表弟是免不了一场病了。
  
  人类,真麻烦。
  
  “哦,原来是冰魔啊。”赵云澜看着这个被沈面带回来的东西,他们特调处接到报案说是小区闹鬼,小区里有一大半的人都卧病不起,没想到是这个小东西惹的祸。
  
  冰魔,不是鬼,而是一种生活在极寒之地的类似鬼的妖,是个可以触碰的灵体,触感有点像是雪花,但是碰久了你会发现,这个东西不但捂不热,还会把你的体温带走,被他触碰到的人会染上风寒感冒,也不是什么厉害的妖就是了。要治愈其实很简单,就是远离这个妖,然后去沐浴几天阳光就好了。
  
  至于小区的路灯,大概是因为它在灯柱上停留,他散发的类灵体的寒气阻扰了电流。
  
  “所以……阿光你是染上了?”赵云澜看着坐在旁边一直要咳不咳,难受的曹光,他有点幸灾乐祸。
  
  原本吧,如果是真厉鬼也就罢了,鬼王坐镇再厉害的鬼都得掂量掂量自己再行动,而且鬼是灵体,对于肉眼凡胎的普通人是没有实质的杀伤力的,最多也就给你吹吹阴风,吓吓你罢了,没想到啊遇上了妖哈哈哈哈哈。
  
  “咳咳咳,哥,咳咳这冰魔为什么,咳咳会出现在这里?”他们这里虽然冬天会下雪,会结霜,但并非什么极寒之地。
  
  “听你说话我都觉得难受,老婆啊你给他解释一下呗。”赵云澜听着曹光一句话都说不利索就难受,提着关着冰魔的笼子就往特调处总局内部走。
  
  沈巍知道赵云澜是想快点把冰魔带离这里,好让曹光好过些。
  
  “他会出现在这里可能是有人去了极寒之地把他带了回来。”沈巍解释道,冰魔体积不大,就一个手掌那么大,而且看着就跟个毛球似的,看着就是个装饰。
  
  “要不送你当宠物?”赵云澜放完东西就走了出来。
  
  “我谢谢你啊咳咳咳!”曹光觉得他现在只要一开口说话喉咙就痒。
  
  “行了行了,沈面你送他回家吧,这么晚了他也回不了A市。”赵云澜看着曹光都快把肺给咳出来就替他难受。
  
  回家的路上,曹光是走三步小咳一声,再走两步大咳一声,他觉得他的嗓子是不用要了。
  
  “……”沈面是听了一路,恨不得伸手扼住他的脖子,一使劲把他拧断,这样他就耳根清净了。但是他并不能这么做,憋屈。
  
  “你也碰了咳咳那个冰魔啊咳咳咳,怎么你没事咳咳!”曹光一堆问题没有搞明白,现在他的嗓子还不让他说话。
  
  “你还是别说比较好。”沈面说,这个人怎么回事,没事找他聊天他可以理解,现在嗓子都快被他自己咳废了还想着说话。
  
  曹光他也知道自己喉咙不舒服,但是他就是想和这个人说话,他能怎么办嘛。
  
  “你有手机吗?我加你,你打字说吧。”沈面看出了曹光的委屈,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尽然主动的加一个第一天认识的人。
  
  手机是赵云澜为了方便联系他硬给他塞。
  
  听到这个人主动要自己的联系方式,曹光也不管自己喉咙是不是难受了,想说这什么,但是沈面在他突出一个字之前拦住了,“闭嘴,打字。”
  
  然后曹光就加了沈面,给他戳去了一个字。
  
  哦。
  
  然后,沈面的手机第一次疯狂发出消息提醒的跟群里发红包一样。

评论(8)

热度(102)